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47

  第247章 邪恶计划逐渐疯狂

  还别说Da Huang 还真的适合这份工作,因为它看人类交配就跟人类看两只蛆打架似的,根本无法催生任何欲望,而它的感官又敏锐,很容易就能够听清楚闲着时刻的交谈,并在里头提取出来有用的信息。

  经过一整夜的筛选,一条清晰而完整的路线就被整理了出来。首先是Kunlun 小Prince 这次下来到底是什么情况,通过不同人嘴里的信息整合出来,其实就是凝霜宗主的一次暗度陈仓,她利用玉衡对她的感情,利用Haozi 过去的事情做文章,把这件本来不算什么的事情刻意描绘的非常夸张。

  至于玉衡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被整东北去,那倒也没人知道,毕竟Kunlun Mountains 上可没几个人在意这么一个废物,他们要防备的就是在接下来在整合Kunlun 时有人会用玉衡的身份做文章,仅此而已。

  其次就是玉衡从来没有参与过乱搞,从各种聊天的信息中可以得知,他要么是不行要么就是此生只爱一个人。

  第三,就是那个Qingcheng Sect 的小Young Master simply 没被凝霜当回事,就是龙王赘婿里的赘婿,但是不是龙王可就不好说了,虽然在平时的时候他在这边也能够被客客气气的对待,但私底下却没有一个人看得上他,而且据说好像他不太行,凝霜对他的能力非常不满意,根本无法填充这位玉女的沟壑难平。

  最后,那就是Kunlun 上下并不是一条心,自从Spiritual Qi 复苏以来,他们大skirmish 也发生了十几次,无外乎就是争夺话语权的问题,而这次凌霄被灭,其实悲愤的人并没有多少,绝大部分反而是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弹冠相庆。总之,几百年资源匮乏的煎熬,把这一群封闭在Dharma End Era 里的人都变成了wild beast ,他们的眼里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剑指天下豪情ten thousand zhang 的侠客精神,剩下的都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还有那种大牲口一般的欲望。

  这种事管中窥豹,以小见大,可以想象那些封闭起来的in the Sect 都是怎样的情况,与世隔绝的并非只有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更多的还有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的Asura 场。

  这样看来,出世入世还真的是各有利弊,比如十二灵选择出世,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臭毛病,但问题是这些年来他们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是不是Dharma End Era 。入世的人,他们千算万算是没有算好这三百多年的Dharma End Era ,凡间world 的发展速度超过了过去三千五百年的总和。但他们仍然根据自己的老经验来选择闭关躲避Dharma End Era ,要知道曾经的三百年,对overwhelming majority 封建王朝来说,区别都没有太大,哪怕是一千年,也不过是让一匹马多了马鞍和马镫,他们很容易就能够适应。

  但现在的三百年,别说马了,汽车都开始分跑油和跑电的了,飞速的时代果断抛弃了他们,而他们在突然之间就变成了时代的弃儿,除了逐渐适应world 之外,也只剩下把利己主义发挥到极致,以此来掠夺更多的资源了。

  之后几天,趁着正月还没过完,Haozi summon 所有现存十二灵开了个会,会议的地点是在Haozi 新办公大楼的Conference Hall ,因为这里刚装修好,还没有正式入驻,除了门房秦大爷之外就只有Haozi 有钥匙,再加上三层以上都是张瑶负责设计的模块化房间,安全系数比较高。

  会议的内容就是讨论怎么利用Kunlun 弃子来打好新一轮的信仰战争,在会上Haozi 表示这一战如果不打,一旦未来各Great Sect 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他们会成为社会动荡的种子,因为since ancient times 他们本身就是脱离社会管控的体系,而且因为他们在文化领域的巨大优势,很快他们就会把火烧到十二灵的身上,甚至可能显学inheritance 都会被他们夺取,甚至抹杀。这是圣主系绝对不能忍受的事实。

  Haozi 还表示,这场无声的战争虽然很困难,但还是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攻坚克难,用最短的时间和最高的效率来迎接即将到了新时代,并以饱满的热情和坚定的信仰来维护他们这个体系的荣誉,让这个属于这片土地的原生文明再次辉煌起来。

  在会上,各方代表积极发言,踊跃提出意见,并表示战争永远不是现阶段的主旋律,真刀真枪的行为不可取也不理智,因为相对于各Great Sect 相对完好的inheritance 序列,十二灵及尸解仙都出现了inheritance 断层,不论是十二灵还是尸解仙都不打无准备之仗,更不会去打逆风局。

  其中山大王指出:结合现阶段我方的实际情况和具体困难,正面战场上已经无法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当下十二灵某些成员出现了严重的战略性失误,从而导致十二灵整体battle strength 跌入了自秦王朝时代以来的最低谷,并且各成员间矛盾激烈、问题频出,在这样的状态下进行战斗无异striking a stone with an egg 。十二灵作为一个有组织、有纪律、有inheritance 的组织,在面对困难时绝不可以选择逃避责任、转嫁责任、无视责任。现阶段我们的核心工作内容,应该是从外部问题转进为内部问题,更多关注成员间的关系,以及成员间的思想活动,调整作风、摆正态度、纠正错误,尽可能在短时间内让组织内部的衔接、协调等重大问题上形成新的风格。不要再让好大喜功、得意忘形、好勇斗狠、玩物丧志等问题反复出现。

  但对此Haozi 持有不同意见,他说:现阶段正经历千年未有之变局。诚然,我们内部的确是发生了一些问题,工作效率低、任务完成的不好、不把事业和纪律taking seriously 、supercilious 、好逸恶劳、骄奢淫逸,但在这个extremely rare 的机遇之下,我们恰恰应该整合手中一切力量来继续完成多年前未能完成的理想和事业,这不光是对队伍的一次历练,更是对我们本身的一次警醒。在这个时间点去谈攘外必先安内,不光会错过最好的机会,更会让内部出现更深的矛盾和分歧。

  “我的话讲完了。”Haozi 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下面:“同意山大王张君的请举手。”

  赞同山大王的人有:虎妞、狗姐、山大王。

  “同意我的话的请举手。”

  赞同Haozi 的人有:Haozi 、小马、阿鸡

  “Thunder Dragon !”Haozi 一拍桌子:“你在干什么?”

  “你妈的。”Thunder Dragon 飘在那骂道:“你俩叼毛就差指着我鼻子骂了,我同意伱妈个锤子,弃权弃权,你们爱谁谁。”

  Haozi 拿了个矿泉水瓶把Thunder Dragon 装了进去,然后继续说道:“那么既然Thunder Dragon 弃权了,这件事我们只好暂时搁置,那么接下来我们开始讨论新一年的工作计划安排。”

  而就在这时,门被轻轻推开,小张哥站在那敲了敲门,接着后头露出了牛牛的脸,他手上large and small bags 的提着东西,hehe 的笑着:“我妈让我给大伙儿带点我们那的特产,都有都有。”

  这时小张哥said with a smile :“他一回来就让我帮忙找你们,说给你们带了几十斤平遥牛肉回来,说要亲自给你们送来,以表心意,没打扰你们吧?”

  这不废话么,圣主敲门他们敢说半个不字,那就是一锅铲下来了,而且还得被纪律委员狗姐给抓去罚跪,这个时候当然得说没关系的啦。

  而Haozi 看着牛牛挂着个无线耳机,手上拎着俩大塑料袋的样子,突然eyes shined :“你来的刚好,来来来。”

  “啊?”

  牛牛一脸茫然的被Haozi 拽了进去,小张哥laughed ,然后就带上了门走了出去,顺手还把装着Thunder Dragon 的矿泉水瓶子给带回了长安巷。

  “你还真有个性。”回到小饭馆之后,小张哥一边洗手一边对瓶子里的Thunder Dragon 说道:“你的关键票真的就弃权了?”

  “你是不知道那两个吊毛多欺负人,真的就是指着我鼻子骂了,我不要面子的?”

  小张哥laughed :“你知道人为什么会生气么?”

  “啊?”

  “因为被人戳到了痛点,因为他们说的都是事实你才会生气。”小张哥拧开瓶盖把Thunder Dragon 放了出来:“我不知道以前的圣主是什么样,但我知道如果我老爹还在,你三天挨九顿打是逃不掉的。”

  Thunder Dragon 噘着嘴不说话,怕师父是传统艺能了,师父当年对他格外严厉,如果师父还在的话,他真的可能会被打成斑马……

  “以后干什么事三思。”小张哥抬头把一个塑料袋提到了柜台上:“刚才Supreme Unity immortal 来了,你去后院试试看。”

  Thunder Dragon 一听顿时激动了起来,他嗷嗷叫着就要往塑料袋里钻,但小张哥却按住了他的头:“别着急,你还得去refining 它呢。”

  说完,小张哥把那个大塑料袋提到了后院,然后给Thunder Dragon 打开了院子后头的库房,这里已经很久没启用过了,里头说是库房但其实是闭关Cultivation 的地方,这种事情就不用多说,Thunder Dragon 都懂。

  “你自己在这里refining 几天,顺便也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知道了……”

  而与此同时,在Conference Hall 里,被安置在会议桌前的牛牛显得格外兴奋,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十二灵开大会,这说明自己是十二灵的身份已经被他们承认了,这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一天终于到来,激动之情可谓是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好了,现在你可以投票了,是支持山大王还是支持我。”

  因为Thunder Dragon 投了弃权票,导致双方票数一样,但这种方向性的major event 他们也不好用那个分歧解决终端来摆平了,所以现在牛牛的加入就等于是把最关键的问题抛到了他的身上。

  “干啊!那当然是干他们啊!”牛牛拍着桌子兴奋的大喊:“这么好的机会不干他们怎么行!干干干,我支持干干干!”

  山大王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生气,而这时旁边的狗姐凑到他耳边whispered :“圣主带他来的。”

  这一听山大王就顿时就消了气,因为小张哥既然带他来这里,肯定就有他的目的,而且圣主并没有干涉投票结果,甚至就在刚才这个傻牛才知道有这回事。

  这么一想,那其实也就没什么好生气的了,因为即便是Thunder Dragon 的来投票的话,结果也不会发生改变。山大王唯一能做的就是修改自己的计划,让他成为下一步的任务方针。

  “我见过那家伙了,感觉他脑子不是很好。”

  牛牛很诚恳的对Haozi 说道:“如果咱们真的要从他那下手,他那个脑子能行不?”

  他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因为world 上最残忍的事情并不是被一个聪明人骂弱智,恰恰是被一个公认不怎么聪明的人说脑子有病,这是贯通伤,治都没的治,一箭穿心。

  “那你有什么打算?”

  Haozi 的问题让牛牛目光炯炯,他拿出手机:“给他看网络小说啊,我最喜欢看的那种!看一阵子,他就会了。”

  “哪种?”

  牛牛把手机递给Haozi :“你看我书架!”

  Haozi 拿过手机翻了一圈,牛牛的书架上好几百本书,名字大多都是什么“华国War God 隐姓埋名成为赘婿,被戴绿帽一个电话十万将士齐聚一堂”“War God 归来,为报恩隐姓埋名,成为赘婿,却备受侮辱……摊牌了,我要恢复War God 身份”“仙界number one expert 为爱自封cultivation base 成为赘婿,婚后却遭背叛——誓要背叛我的人付出代价”。

  横过来竖过去都是这种,only one 个正常一点的是一本历史类的,但也是不能带脑子看的爽文,叫《宋北云》,Haozi 翻了几眼后抿着嘴沉默了很久:“你平时就看这些?”

  “好看啊!”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吧,但……

  “你试试吧。”

  果然,second day 开始牛牛就开始非常坚定的开始执行起任务来,他每天一来饭馆就开始蹭到玉衡那边去给他推书,但玉衡总是因为工作而看不完,于是牛牛为了他专门找到了个网络阅读的公司,花了好多钱让人家给定制了一个AI读书软件,然后就开始让玉衡听书。

  这听书可就快了,而且情绪非常连贯,不出三天,牛牛和玉衡就成了坚定的书友,两人总会凑在一起交流心得,有时甚至会聊到忘乎所以。

  要知道也许这种爽文对老书虫来说着实有点腻歪,但这不得考虑玉衡的真实情况么,一个涉世不深的Sect Young Master ,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cultivation 门徒,即便是Sect Master’s son ,可小时候的玩伴可不会因为他的身份就对他嘴下留情,有时候当他听到一些主角被羞辱的桥段时,他额头上的青筋会爆起,双手也会死死的捏住拳头,甚至会因为主角没有任何cultivation base 而被父母嘲弄而哭得好大声……

  这种彻底共情的情况一天总能发生好几次,而对此牛牛就是乐此不疲的给他推荐,最后甚至都因为晚上看小说看太晚,second day 玉衡都起不来床上班。

  “司徒浩劫当时就不应该跟那个女人好,他明明有个那么关心他的childhood sweetheart ,他为什么还要跟那个Young Lady Wang 好呢?现在好了,他被Young Lady Wang 跟奸夫陷害,被逐出了Sect ,还被人诬赖是淫贼!嗨呀……好气呀。”玉衡一拳头打在墙上:“世上怎会有如此薄情寡义的女子,看来还是我Senior Sister 好!”

  牛牛靠在那无精打采的说道:“你那本我昨天就追完了,熬了个通宵。之后司徒浩劫被逐出Sect 之后,遭了那个Young Lady Wang 的埋伏,被废了cultivation base 还成了残废,只能去乞讨。后来乞讨的时候,遇到一个老beggar 同情他,不但治好了他的手脚,还教他自创的绝世divine bow ,didn’t expect 就在那个破庙里头,当年威震cultivation world 的天山七绝都隐居在那里。”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玉衡目光灼灼的看着牛牛:“报仇了没有?”

  “后来司徒浩劫历尽磨难,终于杀了回去,然后逼着Young Lady Wang 那个奸夫为了活命当众扇了那个Young Lady Wang 一百八十个耳光,Young Lady Wang 求饶,司徒浩劫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就放她走了但也废了她的cultivation base ,最后她好像嫁了个乡下村子里的屠夫,司徒浩劫最后还娶了childhood sweetheart ,就是一直在等他的小苗。”

  “hehe ……hehe ,真好。”玉衡立刻沉浸在了美好的畅想之中。

  而这时牛牛又凑了过来:“这本,你看这本,已经完结了。就是说一个家族的继承人,被fiancee 阴谋夺权,一边假情假意的说要嫁给他,然后一边联合外人要赶他走,还陷害他坐牢,后来在牢里认识了一个老和尚,那个老和尚曾经是前Imperial Emperor 身边的大Court Eunuch ,临死前为了感谢主角陪他最后一程,把前朝财宝的位置告诉他,然后他出来之后从底层开始复仇。”

  “分享分享。”玉衡满脸笑容的拿起手机:“叫啥名?”

  “叫Kunlun Mountains 复仇记。”

  “Kunlun Mountains ?”

  “财宝埋在Kunlun Mountains 的。”

  “哦哦哦哦。”玉衡连连nodded :“好好好,我先看看。”

  看到他们两个在那交头接耳,Haozi 觉得万分惊奇……因为他压根didn’t expect 牛牛居然能with no difficulty 的把事给办了,甚至都没有要人帮忙,要知道玉衡可是一直对他们很抵触的,说话也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独处。

  “聪明人有聪明人的方法,笨人也有笨人的world 。互不相通。”小马在旁边拿着一瓶啤酒喝了起来:“你跟那小子说话的时候,总是居高临下。因为你打心眼里觉得他是个傻批,但咱们牛牛可不一样,hahahaha ……那小子对牛牛来说可刚刚好平等交流”

  小张哥弹了一下小马的额头,小马吃疼的喊了一声,然后立刻闭嘴,再也不敢多编排半句了。

  Haozi 转过身来,无奈的笑了起来:“我们头疼的breakthrough 口竟然会让他给breakthrough 了。”

  “世上不是每个人都聪明,聪明人有聪明人的plot against ,笨人也有笨人的活法。”鸡哥在一旁said with a smile :“佛祖拈花一笑,示而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