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48

  第248章 胆子很大

  “大姐,我们这行是有规矩的,这要是我真把消息给你了,以后咱们的生意还怎么做?”

  清灵子对面坐着的是at first 拉拢他们入伙的那个老大,早在年前清灵子就约见了他,而他总是含糊其辞一直拖到了今天,而当听到清灵子诉求竟然是追溯上一单的发布者,这就让他十分为难了。

  “咱们是求财的,你说是不是?”老大很客气的给清灵子亲自倒了酒:“这一年时间,你们是所有小组里最优秀的,规矩伱也是知道的。”

  清灵子眼睑低垂,一直盯着桌子上的那张Thunder Dragon 在日本时的照片:“别的事都好说,但唯独这件事没的谈,我告诉你就是因为这些日子我们合作还不错,也不希望你太难做。”

  老大靠在椅子上,盯着看了清灵子很久,然后突然拿出电话打了电话出去给手底下的人说:“以后日本新人类的单子都不接了。”

  说完,他挂上电话,长叹一声对清灵子说:“大姐,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了你,吃饭吃饭。”

  清灵子轻笑了一声,起身拿走了照片:“不用了,many thanks 。”

  说完他转身就走,转瞬就消失在了街道之上,而清灵子刚走,老大身边的人就凑上来说:“老大,这是不是不合规矩,新人类那边也是我们的老客户了,这样不就断了财路么。”

  “再没有什么新人类了。”

  当天晚上,日本东京的一栋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打扮可爱,穿着粉色的little cotton jacket 的女孩突然出现,她嚼着泡泡糖,耳朵上挂着耳机听着劲爆的音乐,手上玩着一把一米多长的katana ,这是她刚买的,花了好多钱。

  她推开门走入大楼,她刚走进去就立刻有人上前凶神恶煞的呵斥她,但只是black glow 一闪,这一层所有人都软趴趴的躺在了地上,而她抬头看了一眼,坐上了电梯来到了七楼。

  电梯打开的瞬间,立刻就见一张被巨大力量捏成铁疙瘩的椅子朝她飞来,她只是轻轻一挥手就把那个东西给甩到了一遍,接着屋子留出现了十几个人,他们摆开了战斗姿势准备接战。

  “就这?”

  黑观音吐掉泡泡糖,面对同时攻过来的人,她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一个瞬移闪现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接着再回过头时那些袭击者已经全部被腰斩,有些甚至还没死,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而被他们其中的超能力者所控制的东西就像下雨一样hua la la 的落了一地。

  “hahaha ,弱鸡。”

  可就在黑观音想要继续往前走时,突然一阵微风袭来,她本能的侧过头,却发现他身后的墙壁突然之间出现了几道深邃的印记,甚至连墙壁都被透了过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突然向前栽倒,背后的羽绒服里的鸭绒像开花一样炸飞了出去,而跟随鸭绒飞出去的还有鲜红的鲜血。

  这时最里头的一扇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打开,里头有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而她的身后则是个面色阴霾的middle age person ,小女孩很瘦弱,下肢明显已经猥琐,她看不出年纪,因为营养不良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个哥布林,大大的脑袋上头还盯着一个金属头盔,头盔后头还插着densely packed 的管子。

  这个女孩全程没有睁开眼睛,但却能够给就连Thunder Dragon 都束手无策的黑观音一道重击。

  “真可惜,这么好的研究对象。”女孩身后推着她的那个middle age person 看着地上黑观音的“尸体”发出了感叹:“不过你干的很好了,zeta。”

  轮椅上的少女没有回应,middle-aged man 也习以为常。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异常,那就是整个东京的灯光由远到近开始逐渐熄灭,就像是冲击波的蔓延似的,整个城市在一瞬间就陷入了黑暗之中,就连天上的starlight 都黯淡无光。

  in this brief moment ,整个城市的人都出现了黑视,看不到任何东西,好像被完全包裹在黑暗之中,而在天空之上一座巨大的神相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直插云霄。

  只见伴随着呢喃的梵音,神相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那栋楼房之上,霎时间整个一栋楼就如同被液压机压爆的蜡烛似的分崩离析。

  里头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本还想抵抗,但只是刚一接触,她spirit strength 形成的护盾就被彻底瓦解。

  眼看着一切都要灰飞烟灭时,突然正在用铲子压汉堡肉的小张哥突然抬起了头,接着时间便停止了下来,而next moment 黑观音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道光,这道光直冲在黑观音本体之上,将她从高空击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地,而随着本体被击溃,法相也随之灰飞烟灭,城市中的光再次出现,只有那栋被压得东倒西歪的房子证明了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黑观音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捂着额头眼泪一直流,剧烈的疼痛甚至穿透了她的肉体直达灵魂,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残存的威能已经告诉了她,这个让人灵魂都颤抖的力量到底是属于谁的。

  不过恐惧和疼痛也把她从无意识状态给拉了回来,让她重新变得清醒了起来,很快她再次回到刚才的地方,在残垣断壁之中发现了那个轮椅上的女孩,她因为spirit strength 过度消耗已经奄奄一息,而他身边则是早已经exploded by the shake 掉的middle age person 。

  外头的警笛声响了起来,黑观音弯腰从地上捡起了她的katana ,然后抽出刀想要给这个轮椅女孩一个痛快,但就在刀接触到她皮肤的时候,黑观音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个女孩的潜意识回馈,她在期待死亡,甚至能让黑观音感受到她的欢愉。

  “有意思。”

  黑观音收起了刀,从口袋里摸出了泡泡糖放入口中,然后一把扯掉女孩头上的头盔,揪住她的领子朝后一倒,接着便和她一起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而刚才的突发情况造成了东京大范围的混乱,甚至都惊动了Great God Tian Zhao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刚才那股力量,而那是属于早已经被消灭掉的黑Spiritual Mountain 。

  那是她也无法匹敌的力量,但好在这股力量超过了world 的限制,最终得到了制裁。

  “old fogey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黑观音把抓来的残疾女孩扔在沙发上,正在那研究股票的清灵子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眉头不禁跳动了几下:“让你去执行的事情,你不要每次都玩花样。”

  “不是我啊,真不是我。”黑观音撩起自己额前的头发:“你看这,我能怎么办,再不收手会被打死的。”

  清灵子这时看到她的额头上有一个red 的小点,里头是鲜红的肌肉,而要知道黑观音有着近似不可破坏的身躯,即便是遭人破坏了,也会很快复原。但这个点没有复原,红肿的就像是在额头上给她开了个Heavenly Eye 。

  能有这个力量的人,清灵子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en. ”之后清灵子没有再怪罪黑观音,因为在得到警告之后及时收手才是最正确的方式,否则她一定会被制裁。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被打翻过去了,然后就脑袋疼、浑身疼,我就赶紧回来了。不过他们那边也被我做的差不多了,这个小礼物你拿去玩吧。”

  清灵子frowned 打量着沙发上昏迷不醒的少女,他歪着头想了半天:“你带个这个东西回来干什么?”

  “嘿,你是不知道。她直接把我打昏迷了。”说着黑观音转过身来给清灵子看自己的后背,她的羽绒服上早已经破开了大洞,里头的衣服也是一样的情况,甚至于她的后背上还挂着几道白色的印记,这是新长出来的嫩肉,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正常的颜色。

  要知道黑观音即便是没有使用本体,她继承于清灵子的spell 和技术,还有高超的格斗技巧和丰富的战斗经验,并且有着充沛的spiritual power 加持,这本身即便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清灵子那也是顶级expert 了,而她现在却被沙发上那个看上去很孱弱的child 给打成这样。

  “她是什么Sect 的?”

  “不知道啊,看着像是玩超能力的。”黑观音拿起桌上的水拧开喝了一口:“我先去换衣服了。”

  清灵子un’ed ,然后来到了那个残疾女孩的对面,而这时赛东风也凑了上来:“超能力?是什么?”

  “让你学习,你每天都在那动画片。”清灵子斜眼看了一眼赛东风:“你真是越活越回去。”

  “舒服嘛,当年那时代,要吃没吃,要穿没穿,要玩没玩,那可不就整天惦记着勾心斗角、争霸天下么,你看现在吃有吃的,玩有玩的,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有电视有电影还能看小说。谁要去管那些事啊。”

  “hmph! ”

  清灵子拂袖而去:“你留下照看她。”

  “大佬,你也别who 都留下啊,这种要来有什么用嘛。”

  “治好她。”清灵子的声音从屋里传来:“能伤到黑观音,必impossible 是等闲之辈。”

  赛东风噘着嘴,满脸不高兴的whispered :“脏活累活都是我干呗。”

  而与此同时,小饭馆中一阵阵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传来,因为今天是Grandfather Pi 那边的欢愉庆典,也是丰收祭。今天全体母狐狸精都要穿上好看的衣服去跳舞,而Grandfather Pi 则在群里给他们开了直播,直播家族里的母狐狸精换衣服。

  大家看爽了,自然也就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了,毕竟在座的诸位哪怕是天下一等一的cultivator ,这辈子恐怕也很难看到一千八百多个狐狸精的白嫩屁股。

  “你说,这狐狸精为什么要用人形办庆典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当年是炎黄二帝把农耕播种之术传给了Fox Race ,这才有了狐狸族的人丁兴旺,他们的丰收祭又叫春祭,是非常重要的节日,而且只要是能化作人形的狐狸都会化作人形以感谢炎黄二帝对他们的帮助。”

  “原来是这样。”

  下头有人看,就有人科普。白屁股虽好,但男人谁不爱炫耀个知识呢。

  就在他们聊着这种花边内容时,金玫冒着雨从外头走了进来,坐在了小张哥面前:“刚才黑Spiritual Mountain 动了,你感觉到了没?”

  “嗯,超过限制了。”小张哥nodded and said :“怎么了?突然这么紧张。”

  “非常强,比以前我知道的还要强。”

  小张哥nodded :“是的。”

  “为什么会这样?”金玫curiously asked :“他们不受管制么?”

  “受。”小张哥肯定的replied :“但是黑Spiritual Mountain 的特点就是这样,很容易就会breakthrough 限制。”

  金玫眉头皱了起来,黑Spiritual Mountain 这个被动是真的让人头疼,那就是濒死再起来之后,痛苦加持让能力不断往上涨,如果来一次超强的攻击,哪怕把他们的肉体打成了肉丝,只要Spiritual Consciousness 不灭他们很快就会重组,而重组后的黑Spiritual Mountain 众会根据自己的受到的痛苦增加attribute 值。

  这是简单的描述,反正具体机制更复杂,只是这次突然爆发让金玫感觉有点奇怪,于是就跑过来问一声而已。

  很快,在东京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了,毕竟这东西可没办法封口,当时全城的黑视,还有巨大的神相,整得就跟末日一样,还有那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过的大楼,听说里头死了很多人,而那些人还都隶属于同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而据相关人士透露,这个组织可能在进行一些非人道的研究活动,而具体的出资人至今还没有被发掘出来,但通过残留在现场的痕迹和一些设备,可以肯定这栋楼内有一所隐藏的研究机构,而在某个房间内还发现了大量非正规渠道的人体组织标本以及一些未被命名的病毒和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病毒唉。小八嘎真的是死性不改。”小马坐在长安巷外头的早点铺子上吃早饭,刚好手机刷到了这条消息:“不过要speaking of which 的话,之前张瑶不是把现在分成了三种不同的情况么,是不是就有超能力的?”

  “有。”Haozi 凑过去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她把现在超自然的生物分成了三类,超能侧、科技侧和secret technique 侧,我们都属于secret technique 侧。”

  “但是我觉得超能力好酷炫啊。”

  “嗯,我也觉得。”Haozi 抬起手买单,然后对小马说道:“我现在部门里就有几个超能力者,实际作用不大,没有电影里的那么夸张。”

  “那超能力怎么分system 啊,你看咱们,spirit cultivator 、sword cultivator 、气修、器修、ghost cultivator 一大堆,他们统一叫超能力者啊?”

  “这个你就得问张瑶了,因为国内数据库也归她来做,具体情况我还真not quite clear 。”

  “那咱们老大呢?”小马小声的问道:“他是那个system 的?”

  “他?”Haozi 沉默片刻:“餐饮业。”

  “呸,你这都不挨着!”

  之后Haozi 上班去了,小马还真的跑去问张瑶了,张瑶这人有个优点就是特别好为人师,她一听小马问问题,立刻就进入了教育主题模式,然后system 的科学的给小马进行的全面的补习。

  “超能侧里头一共有九个大类。第一个是最常见的精神类,就是通过spirit strength 来完成一系列的工作,抬起重物、改变方向、跟人隔空对话、托梦等等。第二个就是速度类,提高自己的速度、反应和敏捷,就是闪电侠你知道吧。第三就是力量类,bottle gourd 娃里的大娃那种,strong as an ox 能够手撕钢筋之类。第四就是形态类,比如拟态、比如拟形、比如隐形,这都属于形态类。第五就是能量类,喷个火、吐个电、眼睛射个激光。第六就是增长类,体型增大啦、长个Bone Blade 啦、长个翅膀啦。这都属于增长类的。第七就是功能性种类,比如眼睛可以在三十公里外看到马路上飞驰的小汽车的车牌号,比如可以接受到马路对面两只蚊子在吵架,这都属于是功能性的,包括什么透视眼之类也的也算。第八就是特殊种类,这些里头大部分是不太好归类的,比如可以让人感觉到恐惧、让人出现各种欲望、让人出现认知障碍等等,这是存在的,但着实不好归类。”

  “这才只有八个啊,第九个呢?”

  “有钱。”

  “丢……”小马face revealed disdain :“那我张哥呢?”

  “他啊……我想想……”张瑶戴着安全帽沉思许久,然后认真的replied :“餐饮类。”

  “喂,你们要不要这么敷衍啊。”

  “那你觉得他归到哪一类嘛,你自己说。全能啊,老弟。”张瑶凑过去小声对小马说道:“超越时间、空间、物质和能量,你告诉我,他该算啥?”

  “为什么就不能是服务类嘞?”小马仰起头露出纯真的笑容。

  “死走吧你。”张瑶一抬手推了小马一下:“对了,spring and blossom 了,你们那个邪恶计划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那个Kunlun Mountains 的小Prince 已经慢慢的上道了。”

  小马环顾all around ,发现并没有别人后,小声比划了个两根手指头:“三天后。”

  “你是不是有那手脑不协调的病?要治吗?”张瑶指着他的手指:“这是几啊?”

  “三啊。”小马转过手来,把他手心里的三根手指给张瑶看,然后said with a smile :“你说这两根手指啊?这是个耶。”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