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49

  第249章 腾宵不止three thousand miles

  “恭喜啊。”

  小马把一个背包放在玉衡面前,满脸笑容的坐了下来。

  正在听小说的玉衡一脸茫然的摘下耳机,警惕的看着这个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的小马。从他来这里到现在,他除了打心底里接纳了牛牛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被他真正接纳。

  小张哥和许薇还好,一个是小张哥地位高,还有一个是小张哥好说话,性格也温和。至于许薇,那是因为他来到凡间的第一顿饭就是许薇给他做的,而那个girl 也跟Holy Lord 一样,不嘲笑他的身份也不调侃他的来历。

  “你自由了,为期三个月的学习结束了,你可以回Kunlun 了。”小马said with a smile :“回去找你Senior Sister 成亲。”

  听到这话,玉衡的眼睛突然瞪大了起来:“当真?”

  “废话呢不是,伱自己打开包里的东西看看。”

  玉衡打开背包,发现里头是一部kindle,还有一些大家给他准备的礼物,吃的玩的都有。

  “走吧,已经给你准备了饭菜践行。”小马said with a smile :“你是不是以为十二灵都是魔鬼啊?说实话,我们就是某些人的嘴巴臭一点,其他真的比你们那些个cultivation 的人有人味多了。”

  这个玉衡不否认,这三个月在这里的生活,他其实也有些习惯了,虽然每天劳动挺辛苦,但日子过得还不赖,Holy Lord 不爱说话,但却总是会把当天卖不完的食物给大家分来吃掉,平时跟牛牛交流文学也很有意思,薇姐做饭也很好吃。

  “今天算是给玉衡送行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will meet again 啦。”

  在饭桌上,小马他们举起酒杯:“虽然咱们呢认识时间不长,而且两边还有点间隙,但相逢就是缘了,经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能相见。头儿!上送别。”

  小张哥laughed ,按下了音响的播放键,里头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一出来,玉衡就已经红了眼眶,他没说什么只是连喝了三杯,然后双手撑在膝盖上感受着酒精带来的眩晕感。

  “吃点菜吃点菜。”小马疯狂给他夹菜:“Kunlun 上头吃啥我不知道,但肯定没下头吃的好,这次回去你要慢慢习惯啊。”

  “big brother ,Kunlun 上头有养猪羊有种菜,不会太差的。”Haozi said with a smile :“别以为人家与世隔绝就是啥也不吃,饿不着。”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一顿晚饭就这么靠到了十一点多,之后玉衡迷迷瞪瞪的收拾玩东西就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等他东西都带好之后,张瑶那边发来指令:“灵虚幻境准备好了。”

  Haozi immediately 接收到了信息,然后笑着对玉衡说道:“big brother 们没啥好说的了,以后有空就来玩。去吧,灵虚幻境已经准备好了,进去之后就到Kunlun 了,我这就帮你把Kunlun 大阵解开,不过你走出去的时候要小心一点,这东西精密度不够,可能会把你扔到河里或者扔到谁的卧房里,你自己注意点别受伤了。”

  “en! ”

  玉衡来到小竹林的入口处,转过头对他们鞠了一躬,然后就转身走入了灵虚幻境。

  “各部门准备!准备!”

  当他的silhouette 消失之后,所有在场的人都用最快的是速度跑到了监控面前。

  这个点儿刚好是Kunlun Mountains 最疯狂的时刻,而那个“不太精密”的玉虚幻境则直接开在了凝霜Fairy 的屋里,这也没办法嘛,毕竟不太精密,怎么办呢。

  背着包拿着行李的玉衡被灵虚幻境甩了出去,在监控里看到他是直接从一米左右的地方突然出现然后摔到地上的,而此时此刻凝霜的屋中正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而当他们听到动静之后,屋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了玉衡落下来的方向,就连Haozi 他们也把镜头推到了玉衡的脸上。

  “给镜头给镜头,来远景!”

  Haozi 就像个导演似的指挥着张瑶控制镜头,在多次切换之后,终于可以看到屋中的全貌了,凝霜在云榻上用毯子遮住胸口,然后像是Supreme 的女王似的挥挥手让身边的几个人离开。

  而此时此刻的玉衡却dumbfounded ,好像大脑都已经不受控制了,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你说,咱们这是不是太坏了?”张瑶叹气道。

  小马啐了一声:“我们是坏?你三观是不是有问题啊。怎么个意思?干着人尽可夫勾当的人不坏、掩盖真相的人不坏,反而揭露真相的就十恶不赦呗?你这是什么道理。”

  张瑶沉默片刻后说道:“他本来可以一辈子蒙在鼓里。”

  “那你不觉得他那就太悲惨了么?”Haozi 小声道:“我们既没有让谁作恶也没有怂恿谁冒险,只是把该回家的送回家对吧。”

  这时Kunlun Mountains 上的场景已经白热化了,玉衡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场景,而凝霜也沉默了很久很久才缓缓穿上衣服,她的语气变得很冷:“你为什么会回来。”

  “Senior Sister ……”

  “我问你为什么会回来!”凝霜的表情突然变得凶神恶煞了起来:“你就该死在外面!你为什么会回来!”

  玉衡的嘴唇动弹了一下,但却没有声音发出来,他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this world 了。

  好死不死,就at this time 凝霜Fairy 的正牌Dao Companion 来了,他进来就是leg raised 踢在了玉衡身上,大声scolded :“深夜闯入凝霜房间,意图不轨!来人啊!快来人啊!”

  虽然青城的Little Young Master 也不是什么有用的人,但好歹也算是个cultivator ,而玉衡却是个一点能耐都没有的ordinary person ,这一脚直接被他踢翻在地,加上气血郁结,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就喷了出来。

  但他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双手缓缓撑在地面上,用手背擦掉了嘴边的鲜血,抬头茫然的看着面前的陌生人和站在那人身后一脸冷漠的Senior Sister 。

  那可是跟他一起长大的Senior Sister ,是他一辈子爱慕的人……可今天,她看到自己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条死狗,一条毫无价值的死狗。

  很快,Kunlun 的人都汇聚到了这里,然后就听那个青城山的Little Young Master 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玉衡是如何回来、如何潜入凝霜房间又是如何意图不轨的。

  “玉衡!你……”旁边的Elder 一脸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的表情指着玉衡说道:“你太让老夫失望了。”

  周围的人也都上来一阵口诛笔伐,玉衡默默的抬起头看着他们这一群人的嘴脸,嘴角慢慢露出了笑容。

  “死性不改,居然还敢笑!”一个Elder 上来就是一个巴掌。

  这巴掌极重,打得玉衡整个人都从窗户中翻了出去,玉衡本就受伤了,这一下之后,他当时就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不过他没晕多久,再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拖到了殿前广场的最中央。

  凝霜已经换好的衣服,而几个Elder 也都站在那满脸愠怒。

  刚才那名打他的Elder 指着他质问道:“你可知错?”

  玉衡跪坐在那抬头看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脸,然后再次笑了起来,他默默的摇头,但因为受伤,此刻却已经speechless 了。只是他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自己看了那么多小说,最终这样的剧情居然会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

  他清楚,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是当他看到凝霜时,心里还是会没由来的疼一下,这种疼痛超过了身体上的痛楚。

  凝霜扭过头不去看他,而周围的人逐渐从呵斥变成了咒骂,说玉衡disappointing ,说他枉顾上任Sect Master 的恩典。

  “按照sect rules ,行苟且之事者需要废除meridian 逐出山门。”

  其中有人翻出了sect rules ,然后开始颠倒黑白。

  “sect rules ……”玉衡嘴里小声呢喃了几句,然后仰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反问道:“究竟是谁违反sect rules ?”

  “还敢顶嘴!真是忤逆!”

  毫无由来的罪名和根本不需要道理的职责,成为压垮玉衡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但每一次都会被曾经对他毕恭毕敬的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们一脚踹回去。

  而就在这混乱之中,突然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一柄long sword 直直的冲向了他的胸口。

  玉衡看到了this sword ,但他却也没有了躲避的念头,因为心死了,从凝霜看都不看他一眼时,他的心就死了。

  可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突然握住了long sword ,然后这柄寒铁Flying Sword 就如同小child 的玩具似的被捏成了碎片,接着就见Thunder Dragon 出现在玉衡面前。

  “Holy Lord ……”玉衡低声呢喃了一声,然后接着便是毫无预兆的撼哭起来。

  “我说。”Thunder Dragon 此刻全身上下闪烁着丝丝电光,扔下手中Flying Sword 的碎片之后,他活动了一下手臂:“你们这帮人可以啊。”

  “你是谁!”凝霜突然提高声调质问道:“为何硬闯我Kunlun 禁地?”

  Thunder Dragon 的新身体跟他的attribute 极为契合,一举手一抬足都带动了滚滚威压:“我?我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雷名龙,人间Holy Lord 座下第一War General ,thunder technique Heavenly Dragon !”

  说完他左手一捏拳,顿时一套太虚Divine Lightning 直接穿透了屏障打在了他自己身上,耀眼电光之后,Thunder Dragon 浑身上下都透着赤红的光,就连头发丝上都被lightning 笼罩。

  这时他身后有人想sneak attack ,但Thunder Dragon 却连头都没回,刚才的一块Flying Sword 碎片腾空而起,直接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冲向了那个人,虽然sneak attack 者躲过了这堪称电磁炮的冲击,可后头的树林却被冲出了一道直径十米的通道,碎片打在Mountains and Rivers State Chart 的Formation 护盾上,整个Kunlun 玉虚的天空都震颤了一下。

  “我奉Holy Lord 之令,保护Kunlun 玉虚正牌Sect Master 玉衡之性命。”Thunder Dragon 用手指控制lightning 在地上划出一道沟:“踏过这条线者,死。”

  而在监视器后的众人,现在都是一脸茫然,特别是小马,他惊愕的指着Thunder Dragon :“他……他妈的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握草,这是上Three Realms 之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