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51

  第251章 rays of light 直耀五十洲

  “吃点吧,宝宝乖。”

  “才不吃,药苦的……”

  “吃了才会好呀,吃完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那好吧……”

  隔壁病床的情侣正在情意绵绵,坐在病床上的玉衡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他手上脖子上都打着石膏,肋骨也断了好几根,但好在这家伙的life force 比蟑螂还顽强,居然没有伤到内脏,只需要卧床静养一阵子就好了。

  虽然身体上的伤害并没有多大,但心灵上的创伤却让人一夜之间仿佛变了一个人,因为他什么都没说,从清醒过来到现在,他一个字都没有说过,眼神也变得木木的,像是一条死鱼。

  他手上捧着的盒饭是护工给他从食堂买来的,没有人给他送饭,但这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了,因为他觉得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会再多看他一眼了。

  自从他在Kunlun 上见识过的那撕心裂肺的一幕之后,他觉得自己一部分魂魄已经不再属于自己,活着这件事也变得可有可无,即便是吃饭也是随便糊弄两口。

  短短几天,他瘦了一大圈。每日深夜想到过去种种,想到曾经在Kunlun Mountains 上时的快乐,他却仍能感觉心如刀绞。

  玉衡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整个Sect 的brother 姐妹往死里整,他回顾自己的过往,他真的没有任何对不起他们的地方。

  “你怎么这么笨啊。”

  “你干嘛要说我嘛,我也没耽误伱吃鸡啊。”

  “本来我可以更轻松的,菜是原罪好吧。”

  隔壁床的小情侣从刚才的情意绵绵突然开始吵闹了起来,玉衡慢慢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他们,他们两个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争吵影响到了别人,于是开始压低了声音。

  但即便是再压低声音玉衡却还是能清楚听到他们的对话,因为那个女孩玩游戏很笨,所以总是被责怪,而她本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菜鸡给同伴带来了怎样的痛苦,continuously 的在那抗争。

  听到这里,玉衡突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菜是原罪啊……

  Spiritual Qi 复苏他是知道的,在经历过长久闭关之后,Kunlun 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头人带领整个Kunlun 重归繁荣,但整个玉虚之中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只有自己这个一点法力都不具备的菜鸡,即便是凝霜虽然身具Sect Master 之名,但strictly speaking 她却只是个代Sect Master ,真正的继承人只有玉衡。

  没有人想被一个废物领导着吧?

  想到这里,玉衡无奈的笑了起来,也许他们对自己的恶意正是来自于自己能力与地位的不匹配,毕竟换成是自己,恐怕也不能忍受一个废物享受着整个Sect 里最好的资源。

  凝霜……

  想到这个名字,玉衡只剩下一声叹息,有恨、有痛、有不甘还有一些莫名的难以描述的东西掺杂其中,这让他在反反复复的揪心之痛中生不如死。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变得强大,他幻想着自己能有一天杀回Kunlun Mountains ,让凝霜和那些恨不得自己死的人都跪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

  也许是因为那些小说的影响吧,这个画面在他脑子里反复盘亘,甚至成为了他这些日子里唯一能够安抚自己绝望的良药,而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也在时刻提醒他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人。

  “我要成顶级expert 。”

  他把饭盒放在一边躺在床上小声嘀咕着,但说了半天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成为expert 和复仇的途径和能力,想到之前Thunder Dragon 一人独战Kunlun 的模样,他心里那种羡慕和仰视都快把他拉扯疯了。

  但人家是十二灵,想要成为Thunder Dragon 那样的expert ,光靠努力still not enough 的,还需要innate talent 和运气,光靠Cultivation 远远不够,而且他真的能等三十年吗?三十年之后,他已经是个糟old fogey ,但Kunlun Mountains 上的那些恶人却还是青春常驻,一直到七十岁他可能都无法行动了,Kunlun Mountains 上的人才会逐渐呈现出老态。

  拿什么去跟人比?

  可难道这样的耻辱就这么算了?

  虽然他不能Cultivation ,但这样被曾经所爱的人、Sect 里的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senior and the others 差点夺去性命这件事,他根本无法做到释怀,他胸中的愤怒和恨已经快要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他不是Saint 更做不到放弃,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脑海里幻想罢了。

  “不行……不能这样。”

  他踉跄着穿上鞋,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医院,然后直接奔向了长安巷,虽然每一次呼吸他的胸口都会传来剧痛,但强烈的复仇意志却让他硬撑着就这么蹒跚着来到了目的地。

  然后就这么一瘸一拐满身冷汗的走进了小饭馆,在看到正在玩手机的小张哥之后,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小张哥侧过头看着他,满脸疑惑。

  “Holy Lord ……我想变强。”

  说完他哭得好大声,天公似乎在此刻为了呼应气氛也开始打了一场惊蛰的狂雷,接着便是雨便是跟着下了下来。

  玉衡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而小张哥却只是把视线重新调整回了手机,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会。”

  这话是没错,小张哥就俩主动技能,其他都是被动技能,他完全不知道什么spell 、什么道术,全凭感觉走,心念到了就完成了,他说不会合情合理。

  但玉衡听完却只是以为这是Holy Lord 给他的考验,他也不起来,就试图用绝伦的恒心去感动上苍。

  可问题是小张哥真不会……

  他跪了能有四十分钟,外头的雨越来越大,陈拾穿着个破蓑衣浪荡着走了进来,低头看了一眼玉衡,然后把酒bottle gourd 往柜台上一放:“老规矩。”

  “Old Chen ,你要disciple 不要?”小张哥一边给陈拾打酒一边用下巴点了一下地上的玉衡:“你要就把他带走。”

  陈拾touched the chin 上的胡须,沉吟片刻:“按理说,我也该收个disciple 了,但不要他。”

  说完,陈拾就捧着酒bottle gourd 去窗口喝酒去了,这Old Guy 记仇,他总是记得被that little bastard 摆EMO恶心的时候,看着他就生理性厌恶,disciple 肯定是不要的。

  不过还别说,陈拾如果愿意的话,给玉衡当个Master 那是真的没问题,因为陈拾作为no Sect, no Faction 一个人生抗Dharma End Era 到现在的人,他早就Human and Sword Unity 了,说是当世number one swordsman 绝对没问题,之前小马跟他比划过,小马这种自称为武器Grandmaster 的人simply 不是陈拾的对手,人家三道剑指就把小马打得找不着北。

  可能现在的Thunder Dragon 能跟陈拾打一打,其他人的话……大概也就是虎妞能够凭借妖身的优势跟他对抗的,其他十二灵基本都悬。这样的人如果愿意给玉衡当Master ,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可惜,玉衡自己作的孽,现在全得自己还。

  正while speaking ,老远就听见小马哎哟哎哟的声音,接着就见他冒着大雨一路蹦跳着进了小饭馆,他脱掉外套用力擦着头上的水,坐在许薇那边说道:“见了鬼了,早不下雨晚不下雨,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下起来了。给我来杯热饮,要个暖宫活血茶。”

  许薇没说话,只是指了指小张哥那边的屋子,小马好奇的窜了过去看了这么一眼,然后就发现玉衡跪在那边哭得像个死爹的娃。

  “咋?”小马好奇的问了一声。

  小张哥无奈的摊开手:“他冲我喊教练我想打篮球,可我不是教练也不会打篮球。”

  虽然整件事跟打篮球没啥关系,但小马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他laughed ,搬了张凳子来到玉衡面前,坐在上头问道:“心里头有恨?”

  玉衡gently nodded ,抹去眼泪之后用赤红的眼睛咬着牙说道:“此仇不报非君子。”

  “少来了。”小马嗤笑着一挥手:“你还是安安稳稳在这当个服务员吧,一个月好歹还有三千来块钱呢,还包吃住买保险,以后看着哪个富婆你就傍上去,迷迷瞪瞪的这辈子也就完了。”

  玉衡发疯似的摇头:“我要变强,我要报仇……”

  “你摸着良心自己想想,你这个样子上哪去报仇,你Kunlun Mountains 上expert 不算多可也不少,还有玉狮子那种monster ,你怎么报仇?你都二十岁了,还这么天真?”

  “我能……我一定能。”

  “这不是你说能就能的,你要是真能,Kunlun Sect Master 还能让你那骚Senior Sister 给夺了?你但凡要是有点出息,你爹也不至于把Sect 给个外人啊,你看你现在这落魄样,唉……”

  小马的嘴巴毒说话冲,但说的却是实话,这一层老皮一掀开,里头全是脓血,疼得玉衡翻江倒海,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现实。

  “不过嘛……”

  小马话锋一转,玉衡立刻抬起了头,盯着小马等待着他后头的话。

  “放在别人那边,你这样就没救了,但这可是十二灵的地盘,十二灵化腐朽为Legendary ,那也不是one or two times 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好歹我们相识一场,我也就帮你这个忙。不过你先想好,你一点基础都没有,想要快速成expert ,那吃的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你能不能吃得消,别when the time comes second day 就喊着自己不行了,那可别怪big brother 看不起你。”

  他的话极具煽动性,玉衡甚至连想都没想就开始咚咚给小马磕头,而小马却laughed :“等我把你Haozi 哥弄来的,你真想成expert ,没他可不行。”

  小马拿起手机给Haozi 发了个信息:鱼儿咬钩。

  干完之后,他转头来到了陈拾面前,劈手夺过了陈拾的酒bottle gourd :“憋喝了,Old Drunkard 。”

  “小崽子想死?”陈拾眼中凶light flashed :“别逼我动手。”

  “你搁这给我装呢。”小马回头一指小张哥:“瞅瞅那是谁。”

  陈拾的气焰一下子就下去了,抢下酒bottle gourd 说道:“有屁就放。”

  小马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指着玉衡对陈拾说道:“教他sword technique 。”

  “不。”

  “为什么?”

  “千金难买爷乐意。”陈拾一扭头:“好汉说不就不。”

  小马也不着急,往窗口一靠:“你教他会损失啥?”

  “不会。”

  “那他是不是得叫你一声Master ?你看你这样,哪天要真的是死了,你就让自己的尸首臭在外头?有个disciple 给你送个终,平时伺候着你,给你买酒买肉的。你说谁划算?”

  陈拾仰起头喝了口酒,没有做声。这就说明他多少是有些心动了。

  天底下有那不怕死的,但却很少人不惦记着自己的后事,死可以死但后事肯定得有,别的不说至少得有个人立块碑吧,哪怕是最简单的写上几个字“酒鬼陈拾”也至少能够证明自己来过这么人间一趟了。

  陈拾明显是心动了,他老了,虽然看上去还是个middle age person 的模样,但曾经想will not 想的病痛已经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前段时间他在医院住院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看着同病房的old man 孝子贤孙伺候着,而自己如果哪天死了也只是被人捡了去像条野狗似的给烧了,他这一生那真的是一点痕迹都没了。

  “是吧,咱们讲个道理,虽然这玩意不是什么fine jade 无瑕,但好歹能给你养老送终,还有就是你那一身的能耐,就这么带走了你说多难受啊,你对得起自己你对得起你Master ?你Master 想看着自己的能耐绝在你这代身上?”

  年轻时再豪迈的人物,到了一定年纪都得想想inheritance 问题,就连郭靖郭大侠都还铸了Heaven Reliant Sword Dragon Slaying Blade 把《Nine Yin Daoist Scripture 》和《Dragon Subduing 18 Palms 掌法精义》《武穆遗书》啥的都给塞了进去,这为的不就是个inheritance 么。

  陈拾最后的遗憾是跟夙敌的对决,如果真的到那一天找到了夙敌,自己也有disciple 收尸、能耐也传了下去,那可不就是无牵无挂了么。

  一层一层思考下去,陈拾心里大概是有些明白了,不过作为一个老傲娇,他肯定impossible 这么爽快的,于是便指着玉衡说道:“要meridian 没meridian ,要命格没命格,要Inner Strength 没Inner Strength ,要perception 没perception ,这样的人你让老子怎么教?”

  “这您可别担心,这种事包在我们几个身上,你反正只管教,剩下的交给我们,不行你就揍他。打死都活该。”

  小马的话让陈拾眯起眼睛轻轻捏着胡子:“嗯……倒是可以试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