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52

  第252章 超能者大觉醒

  “再喊报警了!”

  巷子中二楼有人打开窗户探出头骂了起来,其他人纷纷也跟着一起表达了不满,而一切的起因都是由于玉衡发出的惨叫声实在是太渗人了,要这不是长安巷,恐怕警察Uncle 都来四次了。

  而之所以他这么痛苦,原因就是他错过了最好的Cultivation 入门时期,现在想要冲入仙途,那就要强开meridian ,这种痛苦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equivalent to 一个人六岁的时候摔断了腿,但当时没治好,长瘸了。然后长大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再次去治疗,然后医生直接给他原来断的地方重新给掰断。

  甚至可能比这掰断腿还要更疼,因为全身上下四百多道meridian 穴位,都需要全部走一边,那是从头顶到脚底板一个舒服地方都没有,那叫声不惨才怪呢。

  “想要人前显贵,那就得人后受罪。”陈拾靠在后院的石椅上看着Haozi 让Thunder Dragon 一点点的用thunder technique 去冲击玉衡的meridian ,那种痛苦已经让玉衡几次昏厥过去,而现在的他就跟是从水里头捞出来似的。

  Haozi 走上前将一块毛巾放到了玉衡的嘴边:“后头三个点特别疼,你得忍一下。”

  倒是帮忙施法的Thunder Dragon 抬起头好奇问道:“你说用电电他就有用了?”

  “当然,你拿棍儿通都有用。”

  Haozi 说着用手点了点玉衡腿弯的地方:“这里,来。”

  玉衡死死咬着毛巾,回头用通红的眼睛看了一眼Haozi ,Haozi 心领神会:“这个不痛。”

  Thunder Dragon 手上电光闪烁,直接就按在了那个地方,原本听到不痛已经放松下来的玉衡,一下子就全身紧绷了起来,咬着毛巾的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脸涨得通红,但因为四肢都被固定,他只有身体在不断抽搐,然后脑袋一耷拉就昏了过去。

  Haozi 这时走回小饭馆从小张哥的制冰机里用勺子舀了一碗冰块重新回到后院,然后ruthless 的把所有冰块往玉衡脖子上这么一按,他浑身一个哆嗦就醒了过来。

  “忍常人所不能忍,伱既然想报仇,那就必须就要经历这种伐毛洗髓的痛。”Haozi 说着拿出一根金针来:“而且我们既然答应你了,就肯定会给你这么个机会,你现在能干的就是咬着牙挺过去。”

  说完Haozi 拿过Thunder Dragon 的手,用小张哥的水果刀嗖的一下在Thunder Dragon 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里头金red 的血液就流了出来,他连忙用一个小碗将Thunder Dragon 的鲜血接了下来。

  “操!”Thunder Dragon 大骂了一声:“有病吧你。”

  “守灵阵,本来是要那些个古代monster beast 的血来当纹身材料的,我寻思着你的血比那些玩意好用多了,我就懒得去麻烦了。”

  雷dragon blood 流不止,Haozi 在看到量差不多之后,赶紧用特殊的medicine 给他包扎了起来,因为medicine 的关系Thunder Dragon 才缓缓止血,疼痛感也好了许多。

  “奇怪……这把破刀怎么就能让我没法自行愈合呢?”Thunder Dragon 拿起一边的水果刀:“这就是小马五金店拿来的破刀啊,进价不到五块钱。”

  一般凡间兵器根本都是无法伤到Thunder Dragon 分毫,即便是凝霜的寒霜都只是“好像”伤到了Thunder Dragon ,但这把小刀却能让Thunder Dragon 的血hua hua 的流。

  “Divine Item 呢,不是因为它是Divine Item ,而是因为它是神用过的东西。许薇的金笔也好,金玫的丝巾也好,都是这样。这把刀是谁的?”

  “懂了。”Thunder Dragon 摆弄了一下小水果刀:“那就能解释我老大为什么能一锅铲把黑观音干到异次元去了。”

  Haozi 没有多说话,只是拿着那一碗金red 在月光下似乎还有金属光泽的鲜血来到了玉衡身边:“我现在给你施守灵阵,这个Formation 是集十二灵之力在你身上刻画十二Dao Talisman ,每一Dao Talisman 都能借用一部分十二灵的力量。算是顶级Spirit Gathering Array 了,不过也有缺点,你要想清楚,那就是守灵阵一旦上身,你就再也没有办法与十二灵为敌了,因为你的力量源自于此,如果你调转枪头的话,灵阵会直接毁了你。”

  Thunder Dragon 在旁边抠着鼻孔:“怎么毁?”

  Haozi 白了他一眼,他一直感觉Thunder Dragon 的脑子不笨就是有点病,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了,Thunder Dragon 脑子里头肯定有哪一个部分被人挖过一勺子。

  “世上还没有人能扛得住十二灵同时给他输灵好吧,Qi Sea 用不了两秒就炸了。”Haozi 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要是不会说话就最好闭嘴,没人会当你是哑巴,真的。”

  Thunder Dragon 哦了一声:“好的吧。”

  旁边的陈拾抱着酒bottle gourd 看着他们,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全程都很认真的在看着玉衡,因为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他开始经受煎熬时,他不管面容怎么扭曲,眼神里都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正常人在这样的疼痛下早就疯了,但他却越疼越清醒,好像要把这每一次疼痛的感觉都牢牢记下,这种如刀一样的眼神,正是一个sword cultivator 所必须的特质,因为一旦走上了sword cultivator 这一途,如果持剑人本身不能化作利刃,那么他的上限会非常低。

  Haozi 开始给玉衡用Spirit Beast 血纹身,这样的刺痛对现在的玉衡来说简直就是spa水疗,经过一晚上虚脱式的折磨,在纹身时他竟不自觉的睡了下去。

  守灵阵是需要将十二灵相全部纹在背后,那真的是叫左Azure Dragon 右White Tiger 老牛在腰间,不过纹到一半的时候,Haozi 突然哎哟了一声。

  Thunder Dragon curiously asked :“咋?”

  “我忘了问他要不要考公当兵了,纹身之后就没法考公了。”

  “丢……”Thunder Dragon 一挥手:“少抖机灵。”

  Haozi hehe 一乐,然后继续开始工作了起来,Haozi 的手巧心细,纹身的速度非常快,即便是这个阵非常精密但在Formation Master Haozi 的操持下也只是到三点钟左右时就差不多完成了。

  这时小张哥那边也下工了,小张哥和许薇一人端着一碗牛奶玉米来到这里边吃边看Haozi 纹身,这时玉衡原本白净的后背上已经是个满身纹的模样了,Formation 被掩盖在图样之下,而随着Haozi 用毛巾将皮肤上的Spirit Beast 血和玉衡自己的血抹干净,十二灵的法相就全部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请Holy Lord 点睛。”

  Haozi 毕恭毕敬的把手上的金针递到了小张哥面前,小张哥愣了一下:“啊?我啊?”

  “昂……天底下除了Holy Lord 还有谁能给十二灵点睛嘛。”

  “哦,你教我。”

  Haozi nodded ,然后几乎是手把手教小张哥怎样给纹身点睛,小张哥学东西非常快,他只用了五分钟就掌握了其中的诀窍,他拿着空心的金针沾上了Thunder Dragon 的血然后开始给玉衡后背的十二灵点睛。首先点下的就是Haozi ,双眼一开,原本只能算是有spirituality 的纹身突然就活了起来,即便是纹在后背却能感觉它正在做出各种动作。

  接下来是牛,双眼一点,所有人耳边似乎都听见了一声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牛哞声,之后也都是如此,每个被Holy Lord 点了睛的灵相法相都会出现相应的动作。

  而当最后小张哥把猪的眼睛都点上之后,从Haozi 开始每个灵相的眼睛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一样开始闪烁了起来,接着就见玉衡的背上仿佛一张会动的水墨画一样,龙乘云,虎从风,白马啸西风。所有的灵相都in this brief moment 活了过来,接着又缓缓恢复到之前的样子,眼里的光也逐渐熄灭,变成了普通的纹身。

  ”Ai, 它们好像都在盯着我唉。”许薇突然惊叫了一声:“你们看!”

  众人过去一看,还真是如此,不管站在任何一个角度都能感觉十二灵的纹身正在用眼睛盯着自己,虽然明明是个2D的图,但现在却整得比3D的还真实。

  更关键的是Thunder Dragon 的血,他的血液已经明显不是人类能有的颜色了,而当成纹身材料之后,会有一种特殊的质感,而且会随着光线的变化而发生变化,这就让这些静止的纹身看上去是会动的,比如Haozi 的尾巴会来回甩、老虎的耳朵会轻轻的动、龙的龙须会有被风吹动的感觉,就连猪的獠牙上都好像映衬着一道闪烁的cold glow 。

  “very handsome ……我也想纹一个。”许薇指着自己胳膊:“纹这。”

  “纹纹纹,我给你纹个拿叉子的大王八。”Thunder Dragon 骂道:“用我的血你们是不心疼吼。”

  聊着聊着他们就散了,把玉衡一个人放在院子里,捆着手脚。

  他被发现时已经是second day 上午了,等他被许薇放下来的时候,居然还在睡……可想而知他昨天受到了怎样的摧残,不过用Haozi 的话来说,这还只是个开始,之后他要经历的痛苦还多着呢,打通meridian 只是first step ,之后还有分筋错骨,让他已经彻底闭合的筋骨重新撑开能够适应之后高强度的训练。

  “武器总不能让我们给他弄吧,你是Master ,好歹给你final disciple 弄个什么玩意。”

  Haozi 坐在那对陈拾说道:“好赖是要整一个的。”

  陈拾思考了半天,然后说道:“能送我去华山之巅么?”

  “能啊,你要干啥。”

  “拿家伙。”

  Haozi 想了想,觉得这个点上华山肯定是不方便的,于是就跟他约好了黄昏那个点再过去,陈拾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继续靠在那喝酒看着窗外。

  今天一Heavenly Jade 衡都没有醒过来,但他却在反复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凝霜打下Kunlun Mountains 还梦到自己的same sect Junior Brother 化作野狗将自己啃咬致死。

  一直到傍晚时,他才缓缓醒过来,昨天的折磨加上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他现在感觉自己腿脚都是软的,根本连床都下不来,还是许薇这时开门进来放了碗面条在他床边。

  “many thanks 。”

  “谢我干嘛,你真的得谢谢我张哥,如果不是他,你早就死掉了。”

  “我知道,我这条命都是Holy Lord 给的。他对我恩同再造。”玉衡眼神looked towards 窗外:“薇姐,你说,人为何可以做到冷酷如斯。”

  许薇shrugged :“那谁知道呢,你快吃饭吧,Haozi 哥他们马上回来了。”

  “他们去哪了?”

  “不知道,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

  而就在这时,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Haozi 哥正跟陈拾站在华山之巅上一览群星,那种睥睨天下的感觉让两人久久都没有说话,豪气油然而生,这万仞之壁上,只有群星、只有罡风、只有云海层叠。

  当他们感受了一把World Lord 的气息之后,陈拾突然一手指天:“Old Partner ,我来接你了。”

  tone barely fell ,华山震颤,接着从那刀削斧劈的峭壁之上突然炸出了一道golden light ,接着一个已经落了漆的剑匣冲天而起,在万千starlight 之下,剑匣破碎,里头一柄锈迹斑斑的long sword 直冲到陈拾面前,剑尖对着陈拾的鼻子,不到五公分。

  “Old Partner ,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这次引你出来,便是给你个交代。”

  说完陈拾伸手握住了long sword 用力这么一滑。

  “啊别……破伤风……”

  Haozi 喊了一声,但却为时已晚,只见陈拾的鲜血已经顺着剑身流了下来,鲜血流过之出,锈迹斑斑的long sword 立刻就焕发出了incomparable 的Spiritual Qi ,通体变成了闪烁着silver light 的宝剑,剑柄之上七星点缀,剑身之上更是brilliant lights and vibrant colors ,与那漫天starlight 相得益彰。

  “走吧,我带你下山。”

  Haozi 看到这把精美的Spirit Sword ,满脸curiously asked :“Old Chen ,你这个剑看上去可以啊,为啥就不用了呢。”

  “因为……”陈拾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宝剑:“因为用不上了。”

  “哦……我知道,你们这些sword cultivator 讲究一个Transform Body into Sword ,你其实已经是一把剑了对吧,一把剑就不需要另外一把剑了。”

  陈拾没有回答,只是眺望着远方长叹一声:“Transform Body into Sword ……却永不可合道入圣。”

  “为什么?”

  “你真想知道?”陈拾转过头looked towards Haozi ,然后laughed :“告诉你也无妨了。初识剑,如初窥world ,见识浅薄,以为Sword Dao Road 只求first under the heavens 。再窥sword dao ,如人到中年,回顾种种万般皆为拖累,想着有朝一日断绝temperament ,斩断欲念便能至臻化境。而真的到至臻化境时,蓦然回首却发现化境之上却是一片虚无,这才幡然醒悟,Sword Dao Road 本就是欲念Dao Transformation ,爱恨情仇皆为此道,可我却早已断绝了红尘,无念便无道,所以我已不配用剑,因为我无法引剑合道,如今我只想找到夙敌,让他杀了我,或者我杀了他。”

  “好深奥哦。”Haozi 摊开手说道:“你们这些人真费劲,还是我们这种好,一辈子整不成,就转世去下辈子,反正一辈子一辈子的,总有一天能完成心中之道。”

  “那你的道是什么?”

  “我……”Haozi paused :“正……正义?为了正义?”

  陈拾laughed ,充满了不屑,转身提着剑腾空而起,就连灵虚幻境都没有用。

  “喂,你的剑叫啥名啊。”

  “七星龙渊。”

  Haozi 回到小饭馆,陈拾也仅仅比他慢了十分钟,看来传世Sword Immortal 果然不是吹牛逼吹出来的,这真的是有两把刷子,Haozi 看到陈拾慢条斯理的推门而入,靠在那边said with a smile :“你是打算把剑传给你小disciple ?”

  “他要是能修至合道归一,也不浪费宝剑的机缘吧。”

  陈拾说完便来到了饭店之内,看到正坐在那发呆的玉衡,他拿起手中用布包裹的剑扔到了他的面前:“拿去,若是辜负了它,我不放过你。”

  玉衡愣了愣,拿起那把剑,稍微打开一点包裹的布片,却见里头silver light 四射,隐有dragon roar ,这都不用试剑,哪怕用耳朵听都知道是一柄绝世Divine Weapon 。

  “愣着干啥?”Haozi 一脚踢在他屁股上:“这是啥你不知道?”

  玉衡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抱着剑跪在了陈拾面前,peng~ peng~ peng~ 就是三个响头:“many thanks Master 赐剑。”

  ”humph.”

  陈拾拂袖而去,而玉衡却跪在那死死抱着剑哭了起来,而Haozi 抠了抠耳朵:“你啊,第一个要改的,就是你这爱哭的毛病,大男人的流血不流泪,我跟你Master 聊了很多,他这辈子就single thought 想,就是能让这把剑跟它主人合道入圣,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我可没见过哪个Sword Immortal 一边哭一边reach a higher-level 。”

  玉衡用尽全力憋回了眼泪,然后站起身朝Haozi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Haozi 靠在那喊道:“许薇,一份腊肠炒饭一瓶无糖的黑松沙士,再来一份小酥肉。”

  而与此同时的宝岛,清灵子站在自己刚刚租下来的大写字楼里,他穿着一身利落的衣服,站在落地玻璃前静静的看着台北的夜景,外头风很大,但他的心情却很好,因为他从被十二灵赶出家园,到现在已经在这里有了不小的势力,才不到两年时间,而这两年里他不光cultivation base 恢复了,还积累了大量的primordial 资金并且也把自己的名头给打了出来。

  唯独让他心里有点不爽的就是自己那几个手下,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要不是看到他们虽然是方轱辘至少还能抽一下走一格,清灵子早就把他们全给开了,都滚蛋了说不定他比现在发展的还要好。

  “清灵子,快回来啊!”

  正在清灵子享受自己的成就感时,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接着就是赛东风的声音:“那个naughty little girl 疯了!我快按不住他了。”

  “黑观音呢?”

  “她去看电影了,你赶紧回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