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53

  第253章 超能侧集中爆发阶段

  清灵子匆匆赶了回去,他在回去的路上只觉得晦气,因为他真的很难理解,当年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怎么到了这个时代里都成了臭鱼烂虾。

  别人就不说了,就说赛东风。这个人现在看来就是个混吃等死,没啥正经事干的该溜子,负责沟通联络,当当话务员传话筒,接接任务陪客户吃吃饭。

  但当年的赛东风可是公子扶苏手下第一女谋士,据说跟公子扶苏俩人关系不是很正常,而很多major event 里头也都有这家伙的参与,根据《史记·卷六·Qin Shihuang 本纪第六》中记载:始皇eldest son 扶苏谏曰:“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使扶苏北监蒙恬於上郡。

  这里其实就是赛东风以退为进的手笔,为的就是保公子扶苏一程,但最后因为赛东风也遭了徐福的plot against ,跟清灵子埋一个坑里了。而这大概也是公子扶苏被做掉的根本原因之一。

  而赛东风的本名为东方曼倩,后世东方朔的字与之相同,东方朔应该是她同族后辈,借用这位Old Ancestor 的名号一用。而东方朔是多厉害的人,史书中早有记载,但他比自己这位Old Ancestor 来说,那基本就是个菜鸡。

  就这么一个人,到了现在,清灵子十次看到他,就有八次是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酷爱吃炸土豆条子,还喜欢喝可乐,狗都比他勤快一点。

  至于其他人,清灵子都懒得去想,一想血压就高,就他们这个样子还想去反攻十二灵,说真的清灵子不知道这一辈子还有没有这个希望。

  打开门回到家,屋子里就跟他娘的太空舱一样,桌椅板凳电视机、锅碗瓢盆赛东风全都在天上漂着。

  “哎哟,你可算回来了,赶紧救命。”

  赛东风的声音传来,清灵子皱着眉头看着坐在地板上低着头闭着眼睛的那个残疾少女,她此刻就跟失了魂似的motionless ,强大的spirit strength 带动着房间里的东西不停转动,虽然没有指向性,但因为spirit strength 太过强大而导致面前所有的特殊景象。

  清灵子手指在墙上一抹,接着轻轻一弹,灰尘立刻在房间里扩散开来,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旋风,生生将原本的秩序全部打乱,而就连那个残疾少女本人也都跟着被卷了起来。

  她没有睁开眼,但生物本能似乎告诉她遇到了危险,于是她的spirit strength 突然直接转向了清灵子,屋里的东西因为失去了束缚而被狂风甩得到处都是,乒乓的落了一地。

  而清灵子此刻at a moderate pace 的伸出两根手指放在眉心前十五公分的地方,嘴里mutter incantations ,接着就见他的身体里分出三道残影生生击碎了席卷而来的超级spirit strength ,然后清灵子缓步走上前,他的身侧弥漫着强大的spiritual power ,而这些spiritual power 阻隔了那个女孩的spirit strength 大爆发。

  当他走到那女孩面前时,清灵子一只手捂在了她的眼睛上,然后突然呵道:“醒来!”

  接着他的spiritual power 就透体而过,生生击碎了女孩的防御机制,让她从奇怪的梦境中缓缓苏醒了过来。

  Earth Immortal 那当然不是吹出来的,作为在任何时代都是Earth Immortal 前三甲的人物,清灵子真的对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有着降为式的碾压,对这个只会玩spirit strength 的little girl 也不例外。

  说白了,这不就是“术”中的spirit technique 类么,而这个东西在他们那会儿,被称为“戏法”。都是些街头的方士warlock 给人表演的东西,什么这隔空取物、什么neither water nor fire can approach ,这都太低级啦,属于术法的primary level 应用,简直可以说是浪费了大好的精力。

  little girl 清醒过来看到清灵子,她嘴里嘟囔着听不懂的话,然后拽着清灵子的袖子将头埋到了他的怀里,看上去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似的。

  本来清灵子看到家里这一片狼藉还想发一通脾气的,但看到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这么无助的样子,清灵子骂人的话却也是说不出口了,只是对坐在旁边揉着腰的赛东风说道:“把屋子打扫干净。”

  而就在他们while speaking ,距离他们直线不到八百米的市中心突然就响起了爆炸声,接着人群的尖叫和警笛声就传了过来,清灵子抱着child 皱着眉头来到窗口,这一过去就见到一个人呜的一下飞到了半空,然后伸raised hand ,一根钢筋就被从不远处的建筑工地里窜了上来,直接把一架支援的直升机给干了下来。

  接着下头枪声就跟放炮仗似的响了起来,而那个人身子一晃就高速的飞了起来,他从清灵子上空掠过,但好像看到了清灵子抱着child 站在窗口,他一个扭转身子就踹碎了清灵子的落地窗户,进入到了房间之内。

  “警告你们,别出声。不然我杀了你。”

  那个男人恶fiercely 的指着清灵子的鼻子说道,大概是看他抱着个child 很好欺负的样子,然后就并没有把清灵子当成一回事,而是径直走到冰箱旁边翻找了起来,然后把黑观音的饮料和零食全部扒拉了个干净。

  “哦豁……”

  赛东风看到这一幕,难免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了起来:“完蛋了完蛋了。”

  他生涯小,这个闯入者并没有听见,他就像是个饿死鬼一样在那里疯狂吃东西,而这时外头battallion 的警察甚至军队都来到了这一片搜查了起来,被踹破窗户的清灵子这户人家自然成了他们的目标。

  几乎没花多久,楼下就已经被人包围了起来,接着那种特种车辆就冲了过来,上头下来了特战队的成员,荷枪实弹的在周围布置了个周全。

  “伱还有机会obediently surrender ,请释放人质,我们还能继续谈下去。”

  下头的喇叭开始劝导,但那个男人却浑然不在意,仍然在疯狂的吃东西以补充消耗的能量。

  清灵子把女孩放在沙发上,刚准备去干涉,就看到黑观音砰的一声出现在了沙发上:“晦气晦气,刚看到一个电影,电影at first 说什么跟它念咒能积福,看到最后才发现是分担诅咒,晦气!”

  说完,她起身来到冰箱旁打开之后立刻怒气冲冲的说道:“谁吃我东西啦!”

  说完之后,她才看到旁边那个坐着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也注意到了她,两人这么一对眼,黑观音上去就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你什么monster !”

  那个男人想要挣扎,但黑观音只是一掌拍在他的额头上就给他把凝聚出的超能力给拍散了:“什么破烂东西敢来我这撒野?”

  说完她还回头looked towards 清灵子:“你不是吧,你就这么看着这种monster 来家里捣乱?”

  清灵子抱着胳膊coldly snorted ,指了指窗外:“你打算怎么跟外头解释?”

  黑观音咦了一声,像拖死狗一样拖着那个人来到窗口,看到下头densely packed 的警察,她subconsciously 的啊了一声,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上那个被他一巴掌快拍死的人。

  “抓他的啊?”

  清灵子nodded ,然后指着黑观音说道:“恢复他,然后让他滚。”

  黑观音答应了一声,抽出残留在那男人体内的力量,然后像扔石头一样把他给扔了出去,而就在那男人出去的一瞬间,清灵子伸手一挥,周围无数的碎石残渣都劈头盖脸的砸向了下头的警察和军人,接着枪声噼啪响起,清灵子拿出自己的那把灭spirit spear ,对准那个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本能开始防御的男人就是一枪开了出去。

  他的枪声夹杂在嘈杂的枪声中一点都unremarkable ,但却一枪击穿了普通子弹毫无办法的防护屏障,直接从那人的下颚打入从天灵感爆了出来,他的头就这么在半空上炸成了一朵花。

  随着防护罩的消失,下头普通子弹就入雨点似的打在了他的身上,等他落地时却已经成为了一滩碎肉。

  不多一会儿,下头就有警察上来调查,看到屋子里一片嘈杂,又看到清灵子手上抱着个残疾女孩,脸上都是惊恐的样子,稍微解释了一下做了个简单的笔录就离开了。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清灵子来到窗口皱着眉看着缺了个口的玻璃窗:“这才叫晦气。”

  黑观音这会儿正在帮忙打扫卫生,她拄着拖把站在那问道:“你是怎么做到可以这么淡定的,要是我,他进来的时候我就给他干废了。”

  “然后呢?”清灵子正在用手把落入鱼缸的玻璃碴子捞出来:“然后无尽的盘问,怀疑和调查。”

  清灵子的冷静跟沉着真的是到达了恐怖的程度,他其实在那个人还没有进来之前就有一百多种办法让他粉身碎骨,但却仍然把这个人放了进来,并且还能够根据不同的形势变化而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案。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是被军警打掉的,谁也不会怀疑是住在这里的抱着child 的女子把那个在市区里把一层楼都掀翻掉的monster 给一枪干掉的。

  “今天很不对劲。”

  清灵子在赛东风和黑观音打扫卫生时,走到电视机旁打开电视看了起来,里头居然是一片calm and tranquil ,只是说这边某某地段发生了不明原因爆炸。

  但当他开始上网时这才发现,就在刚才,全world 许多地方都同时出现了超能力者的失控情况,这个情况清灵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肯定可以说明这绝对不是结束。

  而与此同时在小张哥的饭馆里,Haozi 一个小时前接了个电话就跑了,小张哥他们则凑在一起用平板上着Grandfather Pi 的灵异网站,这个网站现在已经是全国的同好者交流中心了,每天的信息量都非常大,而且不光是国内的消息,很多海外党也会immediately 把当地的消息给发布上来。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全world 各地同时发生了超过三百起超能失控事件,其中有一百多起出现了人员伤亡,而根据现场目击者表示,这些失控的超能力者都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强度才会失控。

  正当他们关注的同时,在巴黎就正在发生一起超能失控的事故,有留学生将正在发生的事情放在他们看的网站上进行直播,小张哥他们点开直播后可以看到,有个人正站在埃菲尔Iron Pagoda 的顶端,周围出现了大量的电弧,那人似乎把埃菲尔Iron Pagoda 变成了一个磁暴线圈,无差别的攻击着周围一切要靠近的人。

  “这个我熟啊。”小马指着屏幕上的那个blue 光点:“这是Thunder Dragon 。”

  “放你妈狗屁。”Thunder Dragon 吃着烤肠站在旁边:“grandfather 在此。”

  而就在他们开始互相斗嘴时,张瑶的脸突然出现在了一百寸的大电视上:“各位各位,听见没有?我这边检测到了特别不正常的能量波动,辐射中心是在太平洋上,正在高速朝我这边靠近。你们要是听见了就快点来救命,我这边启动不了灵虚幻境了,被严重干扰了。”

  “来活儿了伙计们。”Thunder Dragon 撩起袖子:“走。”

  而就在他们要出发的时候,小张哥extend the hand 拦住了Thunder Dragon :“这是我的事。”

  “shua”

  原本还摩拳擦掌的众人,近乎同时的分列两边,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小张哥的身上,而小张哥只是laughed :“你们想去也行。”

  “不了不了。”Thunder Dragon 狂摆手:“我虽然狂,我不傻。你都说你的事了,我就不跟你搀和了。”

  小张哥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包买了很久的口香糖放到了嘴里,而就在他咀嚼的时候,他的身体一瞬间转化为纯能量体,就整得跟曼哈顿Academician 一样,接着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第三形态!”Thunder Dragon 惊讶的叫了起来:“你们看见没有?第三形态出来了!”

  除了跟小张哥比较亲近的几个人,其他人都不太知道什么叫第三形态,许薇更是好奇的问了一句,Thunder Dragon 一脸优越感的说道:“老大有五个形态你不知道吗?第一个就是普通形态,咱们平时看的就是普通形态,第二个是rune 形态,就是浑身发光,满身都有咒文。”

  “满身都有皱纹?那……不就是old man 吗?”

  “是咒文不是皱纹,fuck ……incantation 的咒。”Thunder Dragon 转过头去瞪了许薇一眼:“Master 说话你不要插嘴。”

  “哦……那后面呢?”

  “这是第三个形态,就是能量形态。第四个形态是粒子形态、第五个形态是零。”Thunder Dragon 得意洋洋的说道:“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告诉我们的。”

  “零……”许薇的声音都颤抖了:“看着不像的。”

  而这时金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她坐在屋檐旁的耳墙上said with a smile :“零态就是everywhere ,全知全能。看来应该是有什么不属于this world 的东西出现了吧。”

  金玫说着,抬头望向了东边:“我能感觉到它的强大,比我们想象的恐怖很多。”

  “我想去看现场。”许薇小声道。

  “那就去。”金玫said with a smile :“不用担心会给他拖后腿,他的腿太粗,你们拖不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