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55

  第255章 社恐的家长会1

  “作为轮值主席,这次的事情你需要表态。”

  金玫在气场全开的情况下,大白象是招架不住的,他不停的用真丝的手帕擦拭着头上的汗,而下头的一众主Divine Grade 大佬都在等着他的回应。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这时Divine King 再次发言道:“就现在的强度,兔子们已经够了,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还希望各位能在the past few days 的时间里讨论出一个结果,而如果各位都不愿意承担责任,那么我作为Guardian 的顾问有义务建议他迁徙到另外一个world 去重新设置零号宇宙。”

  Divine King 的话里威胁意味非常明显,如果一旦Guardian 舍弃现在的零号宇宙,那么这里会在短时间内被world 间的侵略者给冲得千疮百孔,现有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应对茫茫多的威胁,要知道现在这里还能保持基本稳定,其实主要还是靠着Guardian 的威慑力,一旦失去他,这个资源充沛的world 真的会成为深夜光着腚落到了孟买街头的peerless beauty ,结果不言而喻。

  作为顾问的Divine King 收拢好资料之后也起身告辞了,屋子里的各位主神都陷入了沉默,他们互相之间交头接耳,但现在看来好像他们的好日子真的是要到头了。

  而这里所有人中只有金玫知道,小张哥绝对不会离开this world ,因为他是人格化的,是有情绪、思维和情感的,他当然不会像Divine King 那样只用铁皮脑壳来寻求最优解。

  但她并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面前这些贪得无厌的混账,他们享受了太久的好日子了,现在是时候让他们出出血了。

  “那么我也告辞了。”金玫起身道:“你们的结果不用通知我,因为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她的离场带动了一众东方系的主神全部离场,屋子里一下子少了得有一半左右,而这些跟随金玫离开的人都是表示支持Divine King 的计划并展开防御措施的,留下的大多是举棋不定的,而这些举棋不定的现在多少也有些慌张了,因为他们算不准到底Guardian 那边是怎么想的,如果Guardian 宣布放弃的话,他们别说好日子了,恐怕就连日子都到头了。

  但如果真的协同建设防御网络的话,他们的人间计划必然会受到影响,那么他们很多计划就不得不搁浅,他们虽然都知道轻重,但这种割肉他们真的舍不得。

  “散会,休息三天。三天后进行表决。”

  轮值主席大白象脸上全是不忿的把一块牌子扔到了桌子上:“诸位,我想卸任轮值主席职务,你们有谁想接替的?”

  全场absolute silence ,无人应答。

  而此刻小张哥已经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了起来,在Old Lin 师的电话之后,他刚才也接到年年班级群里的要求了,表示下周学校的亲子节目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亲子运动会、一个是节目表演、一个是班级春游。

  这是今年才有的新花样,以前都没有的,以往那个Principal 没有这么多屁事,而这个新来的Principal 绝对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恶趣味,他总是会搞一些离谱的要求来让家长执行。就从这个学期开学之后,第一次是要求学生从家里带一条鱼去,当时小张哥可费劲的给年年准备了一条灌汤黄鱼,那可是顶级名菜。

  但后来年年晚上回来却是哭着回来的,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是带着个小鱼缸,里头什么小金鱼、小白条甚至连小蝌蚪都有,唯独她带了一个饭盒,里头是一条香气扑鼻的灌汤黄鱼……

  第二次学校要求小朋友带个刺绣过去,小张哥费劲巴拉的给他绣了一组exquisite beauty ,十八种颜色的牡丹绣在白绢布上,magnificent 。为此小张哥还特意托关系找了织女来现场指导,几乎已经一比一还原天衣无缝了。但后来晚上年年又是哭着回来的,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是绣个名字或者绣个抽象派一家三口,唯独她把exquisite beauty 给带去了,teacher 都不敢收她的作业,生怕弄坏了赔不起。。

  第三次是说带一段树枝……反正现在他们学校里正有一颗金苹Fruit Tree 在茁壮成长,已经有十层楼那么高了,而且还在长。Principal 说希望能砍掉,但引来了希腊大使的强烈抗议,他甚至动用了外交权限要保住这一颗金苹Fruit Tree 。而这棵树现在都成了旅游景点,校外人员想要拍照都得二十块钱一张。

  而这次,小张哥要本人到场了。

  “我觉得大可不必,真的。大爷。”Thunder Dragon 在旁边劝着:“伱真不用带Divine Beating Whip 去,这是运动会不是Investiture of the Gods 。”

  “don’t, don’t, don’t 别……这个也不用,这个是什么你知道的吧?这是陆吾Divine Soul 结晶,你这不是借物赛跑,你这是追逐繁星。”Thunder Dragon 按下了小张哥翻出来的东西:“这个也不太好吧,这是啥啊?”

  小张哥从盒子里拿出一个skull ,而这个头看上去非常terrifying 的样子,两根牙齿特别长,颧骨部分特别高。更terrifying 的还不是他拿出的skull ,而是它还会说话。

  “吾乃Nine Nether 之主蚩尤,谁敢唤醒我!”

  小张哥看了一眼这个会说话的skull ,然后又用布给它包了起来,接着他撅着屁股钻到了床底下,拖出来一个硕大的箱子,然后把里头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全部给拿了出来。

  “我还是觉得大可不必,你不用为了一个亲自运动会的奖品拿出这些Ancient Divine Artifact 。”Thunder Dragon 用手死死护着那些东西:“钟Fairy !这是我钟Fairy 啊!!!斧头也不行,这是盘古giant axe ……你不要乱搞好不好,求你了。”

  小张哥看着那个大箱子里的东西:“是不是少了什么?”

  “能少啥,Xuanyuan Sword 没在,你不是要把Xuanyuan Sword 当运动会奖励拿去给小朋友,对吧?”

  小张哥clapped ,转身走到柜子前,从柜子最上头又搬了个盒子来,Thunder Dragon 一看头皮发麻,里头是十二Demonic Artifact ……

  “这个不行。”小张哥很认真的给放了回去:“那你觉得什么比较好?”

  “我觉得吧……咱们到玩具店里去买个遥控汽车好不好?”

  小张哥眼睛一睁,然后拿出一个小盒子,把里头的东西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而这些东西竟全部自动组合了起来,赫然就is a golden armor 猛士像,金像高八十厘米左右,手持一柄giant sword ,神态栩栩如生。

  “big brother !爹!亲爹!你别把郁垒本像给送出去啊!一类国宝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小张哥叉着腰环顾all around ,却也犯起了难来。因为学校的要求是家里闲置的bauble ,然后大家形成一个互换,算是增进情谊的小游戏。

  但小张哥找了一圈,不太值钱的都在这里了,他比较倾向于把东皇太一钟给拿出去,因为这个钟已经化形了,它本身已经没有啥力量了,唯一的作用就是链接Human World 和Mountain and Sea World ,而且一般情况下没有钟Fairy 的允许也没人能穿越过去。

  “你不要乱搞,我知道这些东西对你都不值钱,可是真的是流落出去,那可是要血雨腥风的。”Thunder Dragon 长叹了一声:“要不去库房看看?我之前在里头闭关的时候看到还有不少呢。”

  小张哥nodded ,他把一地的宝贝都收了收,拎着要是去往了库房,这里的东西Thunder Dragon 就看着不那么心疼了,毕竟库房里都是些Human World 的玩意,跟小张哥屋里那一套套顶级宝贝相比,这玩意都是不值钱的。

  “我也不想啊,但学校要求是自己家闲置的旧物,我们要是出去买个遥控汽车,人家肯定要说年年家长不重视了。”小张哥一边在库房里翻找一边说道:“前几次都给年年搞砸了,这次肯定不能再乱搞了。”

  “那你打算表演什么节目?”

  小张哥手上一顿,然后面容僵硬的回过头看了看Thunder Dragon :“我……”

  “你就会做菜呗,可你总不能给一群四年级的小朋友表演蛋炒饭吧。”Thunder Dragon 靠在旁边说道:“要我说,你干脆让别人去算了。”

  “不行。”小张哥摇头道:“我肯定要去,不然年年会伤心。”

  “你去了她才会伤心……你这种过度认真的性格,会让她社死的。”

  “胡扯。”

  最后小张哥在库房里找到了一个符雅,听上去特别好听,但其实就是一个木头制作的小模型,捏住下头扔出去就能仔细飞,飞三天三夜的那种,鲁班亲手制作的小玩具,也称为符鸦。

  小张哥拿着符鸦站在院子里往前一抛,这符鸦就像有了life force 一样开始在他头顶盘旋,小张哥看了看觉得很满意,然后又从工具房里拿了一卷鱼线,取下符鸦之后将鱼线绑在了上头,这样抛出之后就能够随时收回了。

  “公输班做鬼都不太想放过你。”Thunder Dragon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的说道:“这可是公输班当年追求大姐的时候送她的礼物,你就这么给送出去了。”

  “可是他送了虎妞两三百件。”

  小张哥一指库房,里头被当成垃圾一样堆积在里头的木制品格外多,而这些木制品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是当年公输先生追求虎妞时送给她的小玩具,那会儿虎妞还有尾巴呢,要现在看来公输班不是个变态说出去那是没人信的。

  里头那种骑上去会自己跑的木马、会自己发出咔哒咔哒声音还会跟着人打转的木狗、能够在水里游得比真鸭子还快的木鸭、会钻洞的木蛇还有会互相打架的木猴。反正各种奇怪且失传的东西那是给虎妞送了一大堆。

  现在这些东西看起来妥妥的是诅咒item 好吧,特别是那个会自己到处爬的木头娃娃,安娜贝尔在它面前都得黯然失色,这玩意不止一次半夜自己从库房里爬出来到处找mother ,然后因为太恶心而被狗姐一脚踩碎了。

  如果小张哥把那些恐怖的东西送给别人,得到奖励的小同学半夜会被吓尿床的。

  “这是欧冶子的鱼肠吧!喂,这是鱼肠吧!!!”Thunder Dragon 在角落捡到了一把细小的短剑:“这就是鱼肠对吧!”

  小张哥拿着符鸦走进去看了一眼:“不知道,这应该是清灵子的藏品吧。”

  “晦气,脏东西,啐!”

  Thunder Dragon 把鱼肠往旁边的盒子里一扔,双手不停在裤子上蹭着。

  礼物准备好了,剩下的就是表演节目了,小张哥认为这个还是得跟年年商量一下比较好。

  于是等年年放学回家之后,他们两个凑在一起商量了很久,如果不是许薇及时发现,他们when the time comes 表演的节目会是“胸口碎大石”,整个表演流程都已经被画下来了,年年躺在地上,身上压上五百斤的青石板,然后小张哥用一把大锤一锤把石板全部砸碎,然后年年嘴里含着番茄酱慢慢往外吐,等到teacher 被吓到冲上来之后,年年跳起来朝全场比“耶”的手势。

  “这是谁想出来的邪典节目?”

  许薇看着那张恐怖的示意图,手都开始哆嗦了。小张哥伸手指着年年,而年年抬头挺胸把自己胸口拍得邦邦响。

  “不行啊,会被人报警的。”许薇把那张示意图撕得稀烂:“你们就不能表演点正常的???”

  许薇看着面前one big and one small 两个人的茫然无措,她长叹一声后说道:“反正咱们这闲人多,咱们就排练个节目不好吗,反正又没说能去几个家长。”

  小张哥eyes shined :“对哦。”

  “这样吧,咱们就选个最简单的,绿野仙踪还是小红帽,你们自己选一个。”

  年年最后选了小红帽三打White Bone Spirit ……

  “节目呢,可以冷门但不能邪门,你这个邪门的节目也too terrifying 了吧。”许薇摇头:“那就小红帽了。”

  年年哭着拒绝,她非要小红帽三打White Bone Spirit ……

  最后只好所有人进行投票,大家以压倒性的票数否决了小红帽三打White Bone Spirit ,不过为了安抚年年的情绪,就连张瑶这个在太平洋上捞残骸的人都被叫了回来。

  “我觉得也是小红帽比较好,三打White Bone Spirit 可too terrifying 了。”张瑶手上提着一个噬灵者还在滴答绿水的头这样说道:“我when the time comes 帮你负责布景好不好?肯定保你满意。”

  年年伸出了小指,张瑶将沾着绿血的手指在雷dragon body 上擦了擦,然后跟年年勾在了一起。

  “你好恶心啊。”Thunder Dragon 喊了起来:“这啥玩意,臭烘烘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