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0

  第260章 意外

  年年the past few days 尤其高兴,她虽然不怎么说话,但表情却是骗不了人,而明天还有最重头的项目,就是野外露营,这次Principal 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看到前两天的亲子活动热度非常高,他索性直接把春游从一天扩到了三天,周五上午去,周日下午回。

  年年很期待这次的活动,只是学校规定只能有一位家长陪同,所以从学校回来之后,屋子里的人就开始准备决斗了。

  “今天既分高下也决生死。”Thunder Dragon 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对三。”

  “王炸,飞机,一个四。走了。”小马laughed :“跟爷玩!”

  Thunder Dragon 捏着一个单张四看着小马,恍惚了好一阵子:“老子跟你是一边的。”

  “我管你呢,先干死你再说。”

  Thunder Dragon 的身上开始zi zi 冒电光,而张瑶laughed heartily ,稳稳当当的淘汰了Thunder Dragon ,然后就剩下了她和小马之间的Peak 对决。

  “说吧,这场比什么?”小马十分自信的撩起袖子:“文的还是武的,都随伱来。”

  张瑶扬起下巴:“怎么?还想比武的?”

  “哟,听您这意思,还打算来武的?你这不是自找苦头么。”小马猖狂的笑了起来:“你未免也太小看我马踏花了。”

  张瑶侧过头笑着看着小马:“可以啊。”

  正在柜台里拼3D拼图的小张哥微微抬起头,轻声道:“差不多就行了。”

  “没事,头儿。我陪她玩玩。”

  说完,小马extend the hand 指往后头一指:“走啊,幻境见。”

  “给我点时间准备哈。”

  “行,半个小时够不够?不够一个小时,我先去拉个屎。”

  小马的态度极猖狂,因为就现在屋子里的配置,只要Thunder Dragon 这个beyond的不参战,他就是小张哥之下的Number One Person ,要是能被张瑶给弄输了,他干脆再回Kunlun 深处苦修四年算了。

  看着他自信满满的走出去,Thunder Dragon 靠在那said with a smile :“你怕不是也太猖狂了,他这个人不咋地是真的,可能耐还是不错的。他杀你都用不着三秒。”

  张瑶也不多说话,只是走到旁边的一块地砖前拧了一下旁边的一个报警器,地砖就打开了,接着她从里头提出了一个箱子,这个箱子看上去就是那种哑光碳素黑的材料,重量应该也不重,更不像什么圣斗士星矢的圣衣盒子,看着就有点……奇怪,像是个剑匣,但却跟常规的剑匣又完全不同。

  “要变身啊?”

  张瑶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用手表在调试那个盒子,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抬头说道:“你没忘吧,我说我要做出反十二灵装置的,你不会以为我的钱都拿去搞装修了吧?”

  “昂。”Thunder Dragon nodded 。

  张瑶猛rolled the eyes ,然后再也没搭理他,只是戴上了一个眼镜式的显示器,开始紧张而忙碌的调试起这个盒子来,Thunder Dragon 则背着手站在旁边看新鲜,就像看公园里old man 下棋一样。

  “这是咋用的?”

  “等会你就知道了。”

  说完之后,张瑶放下眼镜拿出一个护目镜和一个口罩,再接着又掏出了一个松垮垮的雨衣穿在了身上,而当她按下口罩旁边的按钮时,那个松垮垮的雨衣滋的一下就吸紧了。

  这个东西不光是把她全身上下都包裹了进去,更是把她的好身材给勒了出来,不过就是看着有些怪,就跟用保鲜膜裹住的叉烧似的。

  “这啥啊?”

  “说了等会你就知道了。”

  说完张瑶拎着她的碳素盒子就进了后院,Thunder Dragon 连忙也跟了进去,进去之后就发现小马老早就在里头等她了,而当小马看到张瑶的造型之后也是一脸迷惑:“这是干啥啊?”

  张瑶将那个black 的盒子往外一推,盒子砰的一声炸了开来,那些看上去模块化的碎片溅射得到处都是,然后张瑶按了几下手表:“开始吧,我赶时间。”

  tone barely fell ,小马嗖的一下就已经出现在张瑶面前,手上的short blade 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虽然是背面,但上头的森森冷光在月光的倒影下寒气逼人。

  “啊?”Thunder Dragon 愣了一下。

  “啊?”张瑶也蒙了。

  小马放下short blade :“啊?”

  “你闹呐?”Thunder Dragon 指着张瑶嘲said with a smile :“这要是决斗你现在就得捂着大动脉ao ao ao 的叫了。搞咩啊,大佬。”

  张瑶指着地上那些盒子:“啊……”

  “阿啥啊。”小马捡起了一片,而一靠近就发现自己的short blade 叮的一下吸附到了上头去了:“磁铁啊?你整了半天就弄个磁铁对付我啊?”

  小马while speaking 手一翻,一柄尖锐的瓷刀再次顶在了张瑶的脖子上:“elder sister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傻的?你知道我的一生之敌是谁吗?”

  Thunder Dragon 一听立刻在旁边挺起胸膛:“这呢。”

  “他玩电玩了两千多年了,Qin Shihuang 都没统一六国之前他就叫Thunder Dragon 了。我跟他打了好几辈子了,elder sister 。你能想的招,他几百年前就玩过了,什么把我的武器都吸过去,什么干扰我的灵觉。你真以为我不会进步啊,这是瓷片刀,你喜欢送你,我还有竹子的、木头的、jade stone 的、塑料的、PVC的、特氟龙涂层的。你要喜欢我一样送你一套回去研究。”小马双手展开,身后出现了数百把各式各样的武器,每一个造型都有五六种不同材料的:“你选几套带走。”

  张瑶很尴尬,他真的以为小马的无限剑制就是只是会用金属材料,她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这家伙连PVC材料都有……

  Thunder Dragon 在旁边笑得跟放连环屁一样,他继续说道:“马踏花的兵器、hidden weapon 一直都是顶级的,你身上那层保鲜膜是没用的,他又不会往你身上撒粉粉,他的家伙是见血封喉,你那保鲜膜顶不住的。”

  小马raised hand 收回了武器:“这亏了是我,换成清灵子的人,你这么自信基本就是要被炼成活尸了。”

  张瑶returned in low spirits after failing ,Thunder Dragon 把事情跟小张哥这么一讲,小张哥笑得连葱都切歪了,而at first 整的那么酷的张瑶现在可以说是无地自容了,灰溜溜的就要走。

  不过还没等她走到门口,年年突然出现拽住了她的衣角,然后回头指了指小马,做出了一个恶心的表情,接着让张瑶在明天的接龙表上签字。

  小马看到这一幕顿时像霜打的茄子,整个都蔫吧了,Thunder Dragon 则在旁边狂笑:“千算万算没算到this step 啊,赢了天下输了她。”

  小张哥在那用手背捂着嘴巴笑得不行,而小马说今天必须得借酒消愁……然后就成了他灰溜溜的走了。

  而张瑶当场满血复活……

  “马踏花真的是个废物。”Thunder Dragon 靠在柜台上跟小张哥说道:“不过也真的是作孽,被年年给嘲讽了。”

  小张哥笑着shook the head ,然后对张瑶说道:“你帮年年准备一下吧。”

  露营要持续三天,这三天里他们得完成一系列的亲子任务才能得到相应的物资,完不成的就只能使用最基本的物资,甚至可能连锅都要问别人借,所以张瑶准备起来还是很积极的,年年身上的大水壶装好了水,小黄书包里也装满了各种东西,她自己则带上了口袋帐篷,还有许多野外需要的东西。

  “她们学校好奇怪,怎么会突然组织到那个深山老林里去玩啊,也不怕出事。”

  张瑶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小张哥抱怨道:“万一child 出事了怎么办。”

  小张哥低垂着眼睑处理着手上的东西:“这个活动是一个富商赞助的,不是Principal 决定的。他最多也就是办个运动会表演个节目,没有这么大权力。”

  张瑶一听就抬起了头:“咋?这里头还会有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是Old Lin 师跟我说的,他跟几个teacher 都觉得这个露营活动很突兀。”小张哥said with a smile :“不过没关系,年年会保护你们的。”

  年年听到他的话,小脸骄傲的扬了起来,虽然一个字也没说,但那表情就好像是在说“包在我身上”似的,看着就特别可爱。

  张瑶特别宠溺的抱着年年用脸蹭着她的脸,蹭到年年的脸蛋都变了形。

  “明天的时候,Old Lin 师也会跟着去,when the time comes 你们沟通一下。”小张哥继续说道:“你也要小心。”

  “放心啦。”张瑶指着自己的眼睛:“我是天生Yin-Yang Eye 你忘啦?我什么都能看到的。”

  这时Thunder Dragon 一愣,咳嗽了两声……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张瑶就said with a smile :“你灵魂状态在屋里跳钢管舞的事,我不会跟黄蝶儿说的。”

  Thunder Dragon 背着手哼哼唧唧的走了。

  second day 一早张瑶就跟年年去到了学校那边,她很快就找到了Old Lin 师,Old Lin 师见四下无人之后whispered :“这次的事很蹊跷,本来说是春游但突然变成了露营,我和几个年级主任给Principal 打电话,他在电话里就说出了事他负责。”

  “这有什么问题么?”

  Old Lin 师laughed :“这个Principal 出名的胆子小,反常就不对劲嘛。不过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吧,本来我想让小张哥派个人来保护一下child 们,想想的话年年在这,她会保护同学们的。”

  年年再次骄傲的抬起头,用力的nodded 。

  “真乖。”Old Lin 师摸了摸年年的头:“去吧,先去玩吧。”

  不过就在这时,他们旁边的树上突然一阵动静,Old Lin 师灵觉一贯超乎常人,他立刻抬头看了过去,却发现小马坐在树杈上吃蛋包肠,他坐的位置隐蔽,只有树底下一个小小的区域内能看到他。

  “看啥呢。”小马咬了口蛋包肠对凑过来的Old Lin 师说:“头儿放心不下她们,让我跟着来瞧瞧,你们干你们的就行,我全程隐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