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1

  第261章 真当十二灵只会开玩笑呐

  写在前面的话,我要去拉赞助弄一千二百件T恤,每个属相一百件,四个号各二十五件。when the time comes 核算一下成本,做点实用性的小周边玩玩。现在已经开始找人设计去了,各位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when the time comes 关注一下那个……那个啥来着,就是那个章间的图片。

  ==========

  三辆大巴车行驶在山区的公路上,左右摇晃着,风景倒是不错,但就是崎岖的山路让人坐着不太舒服。

  年年靠在那里睡着了,而张瑶则坐在Old Lin 师的旁边小声跟他说着话:“一共就来了这么点人?”

  “一百多个吧,现在我也不天清楚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那为什么不直接阻止他们啊?”

  Old Lin 师听到张瑶的话笑了起来:“怎么阻止,现在一切看起来都是一场正常的郊游露营,手续齐全也都报备了,家长也都同意了,我现在所有的猜想都是因为我自己的主观臆断和联想,我当然希望不会发生什么事,只是我很担心。”

  张瑶大概明白了Old Lin 师的意思,Old Lin 师独特的能力她也听那帮混蛋小子聊起来过,作为一个灵觉是ordinary person 甚至cultivator 或者超能力者几百几千倍的人,他其实是会具有一种模糊的未来视能力,就是他不是很能确定,但大概能感觉会有某种事要发生。

  但问题是一个事情要发生,如果光靠一个很主观的意识来阻止他人,这其实是非常没有可操作性的,所以有时候在恐怖片或者灾难片里看到主角玩命的在呼喊可没有人听他的,虽然观众会觉得很生气,但如果抛开上帝视角来看,这个呼喊的人的行为跟精神失常没有区别。

  换而言之,如果一个ordinary person 在早上出门上班时突然被一个路边的陌生人说了一句今天你别上班,会死,那这个人不上班的概率最多也只有百分之十。

  所以Old Lin 师真的没办法,能做的就只有求助于小张哥。

  不过还别说,十二灵虽然平时一点人样都没有,但知道他们会插手之后,安全感直接拉满,现在坐在那里的Old Lin 师simply 没有之前的忐忑了,反而开始享受这次的旅行了。

  张瑶嘛,倒也是不在意,因为她还是有很多自保能力的,就光是她那个不离身的背包里头就有很多离奇的设备装置,头顶三千米的地方还有四十五台无人机在盘旋,secret technique 供能、动力持久。

  当然了,这里最大的安全屏障还是那个靠在那里睡觉觉的little girl ,只要她在这里就没问题,除非是有什么手段能让她失控,否则陆地上没有几个人能够制服可爱的小年年。

  而年年作为当今world 上唯一存在的年兽,至今为止在Saint 以下未尝一败,Saint Level 别极限一换一,除了对爆炸声和尖锐的啸叫反感之外,几乎没有缺点。曾经是华夏大地倾全国之力才能用炮仗驱赶走的demon ,如今是可爱小学生。

  汽车继续行驶,早晨八点出发,中午十二点左右才抵达目的地,四个小时的车程之后,下来的地方入目已经是一片山野了,再没有都市的喧嚣,只有春日里的insects noises and bird cries ,再加上那暖暖微风和小溪潺潺,地方是真的好地方,而且地势平坦,也不像有什么危险的样子。

  甚至immediately Old Lin 师都觉得自己的感觉可能错了,毕竟这地方太让人舒服了。

  各个班级的班主任teacher 这时也出来张罗着生火做饭了,张瑶也开始跟其他人一样忙活了起来,至此一切都是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阳光如此明媚。

  但child 们这边岁月静好,但小马那可就忙碌了起来,他就像是在山野中穿行的猎豹一般开始到处穿梭。

  “甲二未五、奉司横川。”

  他的耳朵里传来Haozi 的声音,Haozi 掏出剑就刺到了Haozi 所说的那棵树上,然后用一根红绳缠绕在剑把上并挂上了一颗铜铃。

  “下一步。”

  随着Haozi 的指令,小马以群山为媒,生生布置出了一套Slaying Immortal Sword 阵来,在小马布置好之后,Haozi 那边的指令再次发出来:“取十二根龙骨,与sword array 对冲之姿,横卧在阵中。”

  “这啥鸡掰Formation ?”

  “Thunder Dragon Summoning Technique 。”

  “丢……是觉得我不行是呗。”

  “不是那个意思。”Haozi 悻悻的said with a smile :“如果是阴魂,他好用。”

  “如果连Slaying Immortal Sword 阵都不行,他来管啥用。”

  Haozi hehe 的笑了几声:“他能summon 虎妞。”

  “Aiya 我草。”

  小马再无废话,默默的布置Formation ,而正巧这时阿鸡接入了频道,阿鸡说:“我刚起来,看到你在群里直播,这是弄啥嘞。”

  “闭嘴!”小马和Haozi 同时呵斥了一声。

  这可把鸡哥委屈坏了,他可能是看了一会儿,然后问道:“要帮忙吗?”

  “唉……”

  Haozi 突然一拍大腿:“等会,你把龙骨逆转,摆到东北方去。”

  “咋?”

  “summon 阿鸡啊。”Haozi 说道:“Kṣitigarbha 坐镇山头还能有啥问题?”

  “对啊!”

  小马赶紧把summon 晦气东西的Formation 调换了一圈,在Haozi 的指挥下重新布置,接着Haozi 以小马本身为灵媒施展了Formation ,然后就看到穿着破僧衣的阿鸡砰的一声出现在了小马面前。

  “十二灵首座就是牛逼嗷,可以随时summon 任何一个十二灵这个技能是真的无敌。”小马坐在那said with a smile :“阿鸡到了。”

  阿鸡现在一脸茫然,不过在他听完小马的描述之后,大概是明白了这里头的事情,他脾气不好但对于这种事从来都是责无旁贷,所以当场就拍板决定跟Haozi 一起在这守护三天。

  整个白天,一点问题都没有,小马和鸡哥坐在山上俩人吃吃he he ,看看风景也就算过去了,可当入夜之后,正靠在树边翘着二郎腿看月亮的鸡哥突然坐直了身体。

  “伱咋了?”

  “拉个粑粑去。”鸡哥起身:“你盯着一下哈。”

  “我去你……算了,不骂你了。”小马叹气道:“十二灵有你真是了不起。”

  “过奖过奖。”

  鸡哥去拉粑粑了,但小马却注意到他把Demon Subduing Pestle 插在了地上,Demon Subduing Pestle 后头镶嵌着的那颗relic 却在这时疯狂的动了起来,小马伸手一召,身后利刃出鞘,然后小心的戒备了起来。

  白天时的好好天气,这时也开始出现了mutation ,山里的雾气逐渐开始朦胧,远处营地里的歌声也似乎变得缥缈了起来。

  “来了来了。”

  阿鸡这时跑了回来,拔下了地上的Demon Subduing Pestle :“这地方不对劲啊,这不是春游,这就是拉人来blood sacrifice 。”

  小马眉头皱了起来,looked towards 周围:“在哪?”

  “我也不知道,这玩意cultivation 还是有点的,估计都成Evil God 了。”鸡哥撩起袖子:“他如果不主动出现,咱们找不到。”

  “那咋办?”

  “等呗。”

  而此刻在山下的Old Lin 师已经显得非常不安了,他每隔几秒钟就要抬起头四处张望一圈,甚至连张瑶都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她发现这里出现了强烈的干扰,自己身上的通讯设备都已经收不到信号了,只剩下一台激光通讯system 还能运作。

  “Old Lin 师,怎么了?我看你晚上到现在都挺不安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