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2

  第262章 啥玩意就敢来猖狂

  一棵粗壮的树上,小马靠在树杈上听着音乐,他现在距离年年他们的营地大概只有不到五十米,只是因为夜色的笼罩所以除了Old Lin 师之外并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甚至露营地的对话声都能清晰的传到他的耳朵里,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家长在抱怨说手机没有信号了,然而小马知道这只是开始,今天晚上也只是个开始。

  这时阿鸡溜达了回来,他仰着头对树杈上的小马说道:“我刚才听那边的司机master 聊天说了一句,说外头除了这一片之外都起了大雾,他们说这个情况很邪门,以往都没见过。”

  “鸡哥啊,你他娘的天天跟无主孤魂打交道,这邪不邪门还用人家说吗?”

  小马从树上跳了下来,来到营地边缘看着周围的情况,现在至少还是看着一片安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小马扭头对阿鸡说:“咱们来这的目的其实就是保证年年不暴走,其他的事情都是洒洒水。啥玩意Evil God 、Demon God 的,真把年年刺激到了,一口一个ka beng 脆。”

  “那是不是小朋友也ka beng 脆。”

  “昂,不太脆,但很嫩。”小马said with a smile :“所以不管有什么问题,咱们最好是能一击必中,而且绝对不能中人家的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不然哪怕就是一泡尿的功夫,这帮人恐怕都不够年兽塞牙缝。”

  “年年也没那么容易暴走吧。”阿鸡斜靠在树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野果子就吃了起来:“她看上去挺稳定的。”

  “她不能被攻击,被攻击就会化形。”小马said with a smile :“等她化形,你就知道什么是人间大恐怖了。”

  “上次化形是什么时候?”

  小马略微思考了一阵:“年前,Kunlun 三傻来偷年年,然后被打的哟……要不是金Boss 出面,Kunlun 三傻能被生吃掉。”

  “那是有点刺激。”阿鸡nodded ,吐出了嘴里的野果核:“你的武器行不行啊,要不要我给伱附魔?”

  “你还会附魔呢?”

  阿鸡hehe 一乐:“咱们佛家得叫开光。”

  给武器开光的活动因为小马的武器实在太多所以持续到了半夜,而开光时武器上散发出来的一抹幽蓝的光把露营区里的家长和小朋友吓了个够呛。

  “Ghost Fire !”

  年年指着远处对张瑶说道,而张瑶拿出夜视仪看了一眼,无奈的对年年说:“那不是Ghost Fire ,是Ghost Fire 少年。”

  “哦。”

  虽然不太明白Ghost Fire 少年是什么,但年年朴素的world 观里,只要加上少年两个字基本就是无害的了。

  今夜一夜无事,只是因为山上的“Ghost Fire ”把下头的家长给吓得不轻,大早上起来各种奇怪的讨论就开始了,而且已经有家长要求返程。

  谁能想到,啥还没发生呢,最深层的伤害竟来自于十二灵本身……

  不过虽然没发生什么事情,但这里的不对劲却也是越来越明显了,早晨九点了,雾气仍然弥漫不散,通讯system 仍然保持失联状态。从张瑶无人机的侦查结果来看,这片迷雾的覆盖范围非常大,从下高速的口上就开始弥漫,越往里可见度就越低,但奇怪的是仅仅只有一墙之隔的高速公路却是一片晴朗。

  这个时候的确是应该立刻中止露营然后立刻返程的,但Old Lin 师却带来了一个让人沮丧的消息,那就是几台大巴车同时出现了故障,虽然毛病出的地方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但无一例外的就是他们没办法离开了。

  而如果靠脚走,这里距离最近的出口有大概四十公里,哪怕全是成年人也要走上几个小时,even more how 还带着这么多child 。

  “我们几个先顺着原路返回看看,其他人就在这里不要动。”

  Old Lin 师自告奋勇和其他几个男teacher 说要先行探路,在安顿好在场的家长和学生之后,Old Lin 师entire group 的silhouette 就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在场人群开始出现了躁动情绪,混乱逐渐开始产生,越来越浓郁的雾气和与世隔绝的环境,让不少家长甚至比child 崩溃的都要早一些。

  “听说我大家先不要慌!所有人手拉着手向中心靠拢。”

  这时张瑶主动站出来开始维护起现场秩序来:“现在大雾天气,能见度低,大家保持在小范围互相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各班级teacher 开始清点人数,要保证一个都不能少。”

  现这个情况只要有人站出来,绝大部分人都会比较听从安排,张瑶站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成了这群人的主心骨,原本混乱的露营地现在开始逐渐恢复了秩序,所有家长和小朋友开始朝张瑶的方向聚拢,在营地的中心围成了一个圈,接着就是由各班级的teacher 开始核对清点自己班上的人。

  除去Old Lin 师和几个跟他一起出去看情况的teacher 之外,这里teacher 、家长和学生应到一百47 人,但在first round 核对下来之后,竟有一百四十八人。

  几个teacher 还以为自己核对错了,反复清点核对甚至点名之后,仍然是一百四十八人,也就是说这里一夜之间多出了一个人来,而这个人到底是谁,现在根本发现不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进入了自危状态,混乱再次出现,不过这时又是张瑶站了出来开始维持起了场面上的稳定,她拿着一个扩音器喊道:“所有人都不要走动,全部站在原地,我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字的立刻坐下。互相之间隔离出一个人的距离,大家彼此之间注意一下。”

  一下子营地里又开始变得安静了起来,张瑶也开始拿着名单进行点名,每点一个名字,就会有人蹲下去,随着场面上站着的人越来越少,气氛也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

  “陈晓佳。”

  当最后一个人被点到名字坐了下去之后,现场除了张瑶就还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了,他看上去很陌生,脸上全是慌张:“为什么没有我?我的名字呢?”

  张瑶这时full of smiles 的往后退了一步,而这人周围所有的人也都跟着错开了一步,将他围在了中间。

  只见他越来越慌张也越来越狂躁,嘴里反反复复的呼喊着为什么没有他的名字,声音逐渐变得沙哑和阴沉,而他的手不断的在头上脸上抓挠,最后甚至掀起了大块的皮肉。

  在场的家长都将自己child 的眼睛捂住,唯独年年的嘴角流下了口水,血肉的味道正在唤醒她的野性,而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天上一柄black long sword 凌空而下,直接从那男人的top of the head 上灌顶而下,生生将他钉在了地上。

  接着小马的身形突然就出现在了long sword 旁边,both of his hands 持斧,一个漂亮的翻身就将那人拦腰斩断。

  可即便是斩断之后,那人却仍然像没有疼痛一样开始呼喊,小马伸手一指:“所有人离开五十米,去那边的小溪旁边。”

  张瑶二话不说抱起年年就往那跑,到那一看发现鸡哥正在一块石头上打坐,而他的旁边插着一根禅杖,禅杖的铜环正在发出dīng líng líng 的声音,在迷雾之中挣脱出了一条指引之路。

  人们很快汇聚到了阿鸡的身边,这时小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虽然不知道面前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但他手里的家伙给会出答案。

  拦腰斩断不死,那切成肉丝它死不死?切成肉丝还能动,那就直接绞成肉馅!

  小马嘴里念叨着古老的歌谣,在那个奇怪的人一次次的挣扎中挥舞着手中的家伙,生将它剁成肉馅。可这个肉馅居然还在不断蠕动,最后居然再一次缓缓化作人形,只是this time 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五官、皮肤,就像是一个没蒸熟的狮子头,身上一塌糊涂还滴着水,转过身step by step 的朝小溪边走过去。

  “阿鸡,去你那边了。”

  鸡哥听到小马的声音,缓缓睁开眼,身上的僧袍突然无风自动,就如同转世Golden Immortal 一般的从大石头上翩然而至,他的手拄着禅杖,带着清脆月儿的铜环撞击声step by step 的走向那个东西,并拦在了它的面前。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走吧。”阿鸡阻挡在这个肉丸子似的人面前:“虽不知道你是什么,但事到如今你也该放下执念了。”

  那肉丸子当然也是impossible 听阿鸡的,它伸出光秃秃还冒着骨头渣的手,直接对准阿鸡的胸口就插了进去,阿鸡当场就透心凉,这一幕直接把后头的人给吓得尖叫连连。

  但比这肉丸子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被直接刺穿心脏的阿鸡不但没有倒下,反而嘴角露出笑容继续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

  “你跟他啰嗦个锤子。”

  小马的声音传来,阿鸡抬头就见小马凌空飞跃而来,手上拿着一柄四百斤重锤,直接照着肉丸子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四百斤加上重力加上初速度,这一击打得那叫一个尘土飞扬、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在这样的锤击下,啥玩意demons and monsters 都逃不过引力Heavenly Venerable 艾萨克牛顿的制裁。

  “他妈的,物理超度。”

  看着地上被拍成一团浆糊的肉泥,鸡哥咂摸着嘴刚准备说话,突然他回头朝溪水之前的人群张开了手,接着所有人的身上都笼了一层azure 之物,而说时迟那时快,溪水远端的水潭里突然开始翻涌起了vortex ,水滴被甩到了空中化作了尖锐的冰凌子,这些并领子四散飞出,即便是石头都能给凿出个窟窿,可偏偏却打不穿那些人身上的护盾。

  “这是真猛。”小马看到那阿鸡给开的群体盾,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声:“我过去看看。”

  冰凌子叮ding dong 咚的声音响成一片,水潭里的水也在逐渐减少,然后慢慢就露出了最底下deep water 的真容,在这漆黑幽深的deep water 之下,竟有一块霸下碑,周围有八根粗大的锁链,不过现在锁链都已经被切断,而从切口来看,应该是人为所致。

  这世上能适用于霸下碑镇压的东西可不算太多,看到这东西小马就知道里头不会是什么小东西,而刚才那个肉饼恐怕还只能称之为开胃菜。

  而从现场的痕迹还有这一系列的东西看来,这是有人故意把这群人引到了这里来,然后打算用鲜血唤醒这碑下的东西。至于它为什么不出来,大概就是因为它还没有能耐挣脱这块碑文吧。

  “鸡哥,我现在去掀了霸下,你能不能顶得住。”

  阿鸡没说话,只是挥了挥手让旁边的人闪到一边后双手合十,而就在他低头诵经的瞬间,身后一尊Kṣitigarbha 法相绽放而出,不过因为是黑Spiritual Mountain 的关系,这尊法相看上去多多少少是有点……阴森。

  “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小马说完朝天空突然扔出一枚飞镖,飞镖瞬间飞出百米高的距离,小马body flashed 就来到了与飞镖平行的位置,接着他趁着坠落的时候身后出现了一块方印,这印不大但却见风而涨,当离地不到十米时,这东西却已经长到了十米见方。

  小马这时随手一甩,又是一根飞镖threw away ,飞镖眨眼就出现在了阿鸡的身后,接着小马嗖的一下也出现在了那个地方,他伸raised hand 取回了飞镖。

  在这一系列动作结束之后,那块大印才重重落了下来,恐怖的声响连带着地震一般的震颤,甚至连两边连山上的山石都被震了下来。

  而就在霸下碑被毁的瞬间,那个大印突然像是爆炸之后的高压锅锅盖似的被掀翻了出去,接着隆隆声传来,烟尘四起之后,一个木乃伊似干瘪的人悬停在了小水潭的上方,它的眼睛就像是两个窟窿,脸上的皮早已经如同枯树皮,十根手指也都是只剩下一层干巴巴皱巴巴的皮贴在骨头上。

  它一出来就开始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干枯空洞的眼窝里也亮起了red 的魂火,它居高临下看着下头的人,嘴巴张了张却只有si si 的风声。

  好不容易等它恢复了一些,刚要开口时,突然一柄巨锤直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巨锤的力量把它砸到了泥里,但小马却没有庆祝而是immediately 松开了手。

  果不其然,说时迟那时快,小马脱手的瞬间,巨锤如同一个炮弹似崩了出去,冲向了天边不见了踪影。

  马踏花回头看了一眼鸡哥:“阿鸡,这啥玩意。”

  “zombie 呗,还能是啥,你看这等级,八成是Demon God 了。”阿鸡撩起袖子:“我没有攻击力咋整?”

  “反正我不想Thunder Dragon 来。”小马while speaking 双手出现了两柄剔Bone Blade :“今天我就豁出去了。”

  小马身后突然出现了数十支飞镖激射向了那个zombie ,zombie 甚至都不躲闪,任凭飞镖打在他身上叮叮当当的,而小马似乎也没打算用飞镖来攻击,而是跟着那些飞镖对这个zombie 进行了一顿砍击,但问题是剔Bone Blade 都砍出火花了,那zombie 却巍然不动。

  “这等级太高了吧,老子……”

  还没等小马抱怨完,一支枯槁的手就扼住了他的喉咙,将他举了起来,如果不是在那一瞬间阿鸡给他套了个盾,就这么一下,马踏花的喉咙就会被直接捏碎。

  “冲我来。”阿鸡走上前抄起禅杖就开始敲这zombie :”Damn it, 你不按套路来啊,孙贼!”

  但这个zombie 很聪明,似乎知道攻击对于面前的和尚不管用,他死死捏住小马,然后冲着他的大动脉就过去了。

  小马当时人都僵直了,只不过是眨眼之间,他就被吸成了个人干,然后像破抹布似的被扔在了地上。

  阿鸡眉头紧蹙,他上前阻挡,但这个zombie simply 无视他的存在,快速的冲向了人群的方向,而in the past 的途中,它身上的血肉在急速膨胀,很快就变成了个干瘪的middle age person 。

  而就在它即将冲入人群时,一声枪响将它的身形打飞了出去,它转过头去looked towards 张瑶,然后身子一扭就冲了出去,而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年年突然冲到了张瑶伸开了双臂。

  “给爷回来!”

  就在zombie 要触碰到年年的时候,它的脖子上突然出现了一根golden 的铁链,而刚才被吸干血的小马就在它身后死死的扯着它,小马身后的无限剑制全开,数不清的武器钉向了这个梆硬的zombie 。

  而this time 那种叮叮当当的声音没有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刀切老腊肉的pu chi 声,不一会儿这zombie 就给削得只剩下一层漆黑的皮膜,看上去极是恐怖。

  “喝了老子的血还想跑?”

  随着小马angry roar ,那原本strong as an ox 的zombie 竟生生的被拽了回去,它扭过头就冲向了小马,而小马吐了口唾沫:“老子这次可不想再关禁闭了。”

  说完,一柄azure light long spear 旋转着就像是电钻一般刺入了zombie 的身体,然后无数根long spear 就这么突然出现,从它身体的各个位置刺了进去,死死将它卡在了地上。

  “你个废物。”小马从阿鸡身边冲过去,cursed 之后顺手抢走了他的禅杖:“借Divine Ability 一用!”

  小马说完,突然飞镖上天,然后连续窜了十二次,身体都来到了云雾之上,然后他开始倒栽葱往下落,手中则死死握着阿鸡的那柄禅杖。

  “老子是马踏花,十二灵里的马踏花!”小马长嘶一声,身体再次加速,衣服则在瞬间燃烧了起来,而他却浑然不顾只是盯着地上的那个zombie 的头就下去了。

  “不是你们这些废物能比的!”

  一阵如同陨石落地光火之声传来,formidable power 恐怖到即便是人群已经退到more than two hundred meters 之外了,仍然被余威波及,有些灵觉稍微高一点的都被这一下爆发出的能量给冲得头晕目眩。

  小马完成必杀,口角已经流血,他one-knee kneels 在砸出来的大坑旁边看下去,里头连个渣都没剩。

  “就这?也需要霸下?”

  “对啊,它哪里配得上霸下,被霸下押着的是老夫嘛,他不过就是个看门守将。”

  耳边声音传来,小马一惊,但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突然感觉自己身上被重撞了一下,他再次腾空而起,接着就见一个azure 而高大的silhouette 出现在他的面前:“小东西,老夫送你一程。”

  小马突然感觉自己腹部被重重的打了一下,这一下让他dantian 剧震甚至都没有办法提起半分力气,而他的魂魄都被这一下给干出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肉体向下坠落。

  不过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一只佛手从地上升起,轻轻托住了他的身体,将他缓缓放入地面之上,阿鸡再次出手保下了小马,并且拦住了那个怪人的攻击。

  “呐,有种跟我单挑。”阿鸡指着对面那个azure 的怪人:“而且老衲手底下可不斩无名之鬼,你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

  “hahahaha ,好呀。老夫surname Jiang 名尚,初来乍到请多包涵。”说完,这怪人一拳打在了阿鸡的胸口:“小友慢走。”

  阿鸡没感觉到疼,但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开始震颤,然后竟控制不住的跪了下来,身上不疼一点都不疼,但好像被人抽去了力量一般。

  换而言之就是这个怪东西没有激活他的黑Spiritual Mountain attribute ,然后就这样把他给软处理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人间仍是这么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hahaha ,有意思。”

  这个azure 的old man 打了个呼哨,接着就见山野之中一头枯鹿奔跑而来,他坐上那头脏兮兮的死鹿就要离开,可一转头却发现了人群中正垫着脚观望的年年。

  他laughed :“有意思。”

  说完,他踢踢踏踏的就来到了年年面前,张瑶要阻止,但却被他一掌打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十几圈,身上骨头最少断了八根。

  “年兽?”

  怪人伸手想要触摸年年,而年年的鼻腔里已经开始喷出Spiritual Qi 了,眼睛也都变成了竖条,脸上的鳞片也都开始慢慢长了出来,但这怪人似乎浑然不觉,根本没在怕的。

  “世间竟还有纯血年兽?heaven helps me !”

  而就在他从腰上取下一条鞭子时,突然他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抱歉,你不能碰她。”

  姜尚回头就是一鞭,但谁知道自己足够劈开大山的鞭子却被人死死抓在了手里,任凭自己怎么拉扯都无济于事。

  只听见bang ,正版Divine Beating Whip 应声而断,而面前的那个youngster 只是朝他laughed :“抱歉。”

  “你狗胆包天!”姜尚怒火滔天,一掌从对方top of the head 劈下,这一掌便是Great Firmament Golden Immortal 来也抵挡不住,但此刻他却感觉自己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

  年年这时候突然摆出了一招顶肘,还patted 自己的肘子。

  “这样?”小张哥往前一步,学着年年的样子一肘子顶在了姜尚的胸口。

  当时那一下,姜尚就像被this world 给冲了似的,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击穿了好几座山,然后重重的嵌在了地上,再之后……Immortal Body 的姜尚彻底昏迷了过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