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3

  第263章 一肘两千年

  要说惨还得是人Old Jiang 惨,出来没十分钟,逼都没装完,就被人一肘子给顶飞了天,他现在躺在地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浑身上下就跟被人拆了重装上之后一样,按照道理来说哪怕他真的被人拆了再装上也不会这么痛苦,所以基本可以断定他是被拆了重装之后装错了。

  Immortal Body 加Golden Immortal 之体,本不该如此……不该如此啊!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被这一肘子给顶掉了两千年的功力,他被压在霸下之下不过两千七八百年,现在倒好了,一下子给干出去两千年。

  人家他娘的打人掉血,那逼怎么打人扣血上限呢?Old Jiang 是真的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immediately 想到的是人间至强清灵子,但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因为清灵子他熟啊,哪怕是这两千多年他就不吃不喝的cultivation 也达不到这个效果,因为刚才那一肘子他都没法躲,不是躲不开是没法躲。

  换而言之用他们Cultivation 之人的话说就是肘出必中,这是一种极恐怖的能耐,或者说是另外一个形式的言出法随,换而言之如果刚才那个monster 现在再出一肘,哪怕是他Old Jiang 被打到了South Heaven Gate ,那么也躲不过这一击,不是对面突然出现给他一肘子就是他被拉过去挨一肘子,反正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避无可避。

  不过幸好,那个monster 比没有继续追杀他,这让Old Jiang 稍微感觉好了一些……只不过他也not quite clear 自己到底在这个地方昏睡了多久,可多久也罢,至少命是保住了。

  可还没等他庆幸two minutes ,刚才那个monster 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蹲下身子查看了一圈,Old Jiang 现在全身只有眼珠子能动,他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但面前的monster 只是扒拉了他几下,然后在他的额头上随手一拧,随着一阵灼热刺痛,Old Jiang 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Body of Immortal 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凡胎肉体带来的触感,顷刻间所有的痛苦顿时来了一个超级加倍,Old Jiang 惨叫一声就昏了过去,而小张哥却没有再有下一步动作,只是慢慢的隐没在了迷雾之中。

  回到营地,小张哥启动了灵虚幻境,先把小马和张瑶两个伤员送了回去,接着又把这里所有人都给送回了市区,不过就在他们抵达安全地点之后,小张哥又干了一件违规的事,那就是直接用他心之术篡改了当前所有人的记忆,并且还把那几辆车给弄回到了学校里去。

  小张哥办事一贯稳当,就连那几辆车上的行车记录仪都看了一遍,还把那几个出去寻路的人的记忆也都篡改了回来,现在所有人的记忆都变成了因为天气原因临时返程,中途无事发生。

  而这里小马受伤最严重,其次就是张瑶,小张哥把他们送到了学校之后,小马差点都快没呼吸了,不过还好他life force 也算顽强,否则换个人过来被吸了大半管血还被人打了那么恐怖的一套连招,现在怕是可以直接拉火葬场去了。

  不过张瑶的情况就不太乐观了,因为是凡人之体,在全无防护的情况下被那么打了一下,她现在全身多出粉碎性骨折,还带有内脏损伤和颅脑损伤,而医生说她这个情况如果能醒过来就是医学的奇迹,甚至用最好的手段给予治疗,她都有很大概率成为植物人。

  小张哥得知消息之后,也没多说啥,就是让医生尽可能的治疗,剩下的事情他来想办法,医生也不知道他能想什么办法,但患者家属既然选择不放弃,那医院自然也是责无旁贷。

  小张哥轻笑一声,然后慢慢的走到了阴影处disappeared 。

  而此刻,姜尚第二次从昏厥中惊醒,他只感觉自己身上全是露水,应该是已经过了一夜,但想到自己的身体和法力都被拿走了,他真的觉得好痛苦,但还好……至少命留下来了。

  可就在此刻,之前那个monster 再次出现,俯下身子按在了他Old Jiang 的额头上,当时那一下,Old Jiang 感觉自己四肢百骸都温暖无比,失去的两千年和immortal 体都回来了,那个Supreme 无敌的姜尚,他又……

  还没等到他开心,他突然觉得一阵窒息,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片幽深,而自己的脚下是一个好大的blue 的球球,他刚要感叹美丽,突然就觉得身后的气息不太对劲,于是他费劲的转过头去,却见那个monster 突然leg raised 踢在了他Old Jiang 的身上。

  当时那一下,姜尚老同志感觉自己见到了娥Imperial Princess 英、见到了尧舜禹汤、见到了当年的亦敌亦友的闻Imperial Tutor 、见到了disappointing 的Junior Brother Shen Gongbao 。

  “不怎么疼,但是很热。”

  这就是Old Jiang 现在的感觉,Golden Immortal 之体抵消了大部分的魔法热量,但他的身体外部仍然超过了三千摄氏度,他的衣服、头发、胡须等等都被烧了个精光。

  “大白天就有这么亮的流星?”

  “那是陨石吧?”

  正在山边拍艺术照的人抬头看着天上,接着突然之间这道亮眼的流星撞在了距离他们不到八百米的山涧中,冲击波甚至直接把他们几人中这比较瘦弱的那个给掀翻了过去,大量的烟尘腾空而起,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蘑菇云。

  姜尚躺在坑里,虽然身体还保持着年轻,但那恐怖到让人无法回想的terrifying 能量却已经让他浑身上下、四肢百骸如同针扎了似的,他可是Golden Immortal 之躯啊!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躯体,是当年他好不容易领了Investiture of the Gods 的差事才换来的躯体。

  但此刻,他却只能躺在自己砸出来的陨石坑里,静静的看着天空,今日多云,有风,风儿很温柔,但吹拂在耳边有些喧嚣。但身上很疼,疼到都失去了知觉。

  而就在他欣赏白云苍狗之时,突然那个monster 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这次小张哥只是往后一退,嘴里轻轻念叨着:“归位,Buzhou Mountain 。”

  说话之间,all around 围的山石突然聚拢,接着地面上突然隆起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直入云霄,将Old Jiang 和小张哥一起带到了Thirty Three Heavens 之境,接着山峰消失,只留下Old Jiang 和小张哥留在了这空荡荡的Thirty Three Heavens 。

  “归位,瑶池Holy Mother 。”

  tone barely fell ,金玫凌空而落,一身盛装,直接踩在了Old Jiang 的头上。

  “唉?你打个电话不好?”

  小张哥指了指她脚下:“他把张瑶打成植物人了。”

  金玫身上的衣裳轰的一下变成了Battle Armor ,额头上的golden mark 也成了烈焰之纹,小张哥转身:“交给你了,我去照顾病号。”

  “好呀。”金玫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出现:“我倒要看看什么东西这么大胆。”

  在小张哥消失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金玫的法相……

  再次出现在了医院之中,因为张瑶在手术中,他先去了小马那边,小马这时已经能坐起身了,他正在绘声绘色的描述当时自己被暴打的场景,在他旁边坐着的是Haozi 和阿鸡,阿鸡对自己的无能表示出了遗憾,但小马拍着他的肩膀说:“可以啦,我就说一般的物件轮不到用霸下碑加八根混金锁去锁他,这是犯了天条。”

  而这时小张哥走了进来,他们几人立刻站了起来,阿鸡忙不迭的问道:“小张姑娘怎么样?”

  “不是很好,可能会是植物人。”

  是啊,毕竟是凡人之体,不能跟出了名命硬的十二灵比较,那个东西一下子能把阿鸡都干废,打一个凡人那还不是……没有当场去世就已经说明张瑶的命也挺硬了。

  Haozi 这时coldly said :“那个人呢?”

  “送他上天了。”

  小张哥现在其实很矛盾,因为让人忘记现场发生的事,这都还好说,但复活死者真的不能,虽然张瑶有时候欠欠的烦烦的,但毕竟是朋友,而且她这次也是为了保护年年才搞成这样。

  这件事让小张哥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哪怕他早一步到都好了,而他其实也是没有意识到张瑶会出事情,只是有一抹意念挂在年年身上,还是因为担心年年失控。

  而就在这时,他们正头顶的天空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周围顿时出现了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景象,而就在所有人都在关注这magnificent 的海市蜃楼时,一个女人拽着个人的头发在裂缝之间穿梭了过去。

  然后落入了Southern Sea 一座无名小岛上,小岛上有一栋小屋子,屋子里头有个正在织毛衣的男人,而旁边则是一个正在编渔网的少女,他们两个看上去是两口子,而突然之间编渔网的女人突然起身looked towards 了门外。

  “恭迎……唉?”她看到金玫拖了个人进来之后,expressions all 变得迷蒙了起来:“这是?”

  “吃了他。”金玫怒气冲冲的一指那个织毛衣的男人:“让他永世不得超脱,再让我见着他,我拿你是问!”

  那个男child 看上去傻hehe 的,眨巴眼看了金玫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她拎着的那个男人:“啊这……昊Heavenly Emperor 说……”

  “我给他打电话。”

  金玫掏出电话拨了过去,然后她也不废话,接通之后就吼道:“昊天,借伱的东西一用。”

  “摩托车不给哈,那是我老婆。”

  “滚,是你的塔。”

  “那个随便。”昊Heavenly Emperor 这样说道:“你怎么怒气冲冲的。”

  “没工夫跟你解释。”

  说完金玫挂上了电话,而接着那个男人也不废话了,直接拽过Old Jiang 就按在了自己身上,Old Jiang little by little 的被吞噬了进去,直到完全disappeared 。

  “记住咯,forever !”

  “OK! OK! ……”

  金玫说完一转身就离开了这里,不过没过两秒钟她又回来了,对旁边那个女人说道:“钟Fairy ,你最好过几天去把你和你男人的本体拿回来,再不拿回来可能要成小学生运动会的奖品了。”

  钟Fairy 顿时脸色煞白:“many thanks Holy Mother ……”

  而在上Three Realms 之中,谁人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问题是无人敢发声,Old Jiang 那个系的直属部门Kunlun Void Jade Palace (上Three Realms 总部),直接在群里发了个声明,声明自己跟这个人没有关系了并且坚决拥护西王母的英明决断,坚决反对仙职人员知法犯法,违反天人共处五项原则,并支持西王母对犯错者的一切惩罚手段。

  至于Old Jiang ,他现在意识清醒者呢,而且继续拥有着不old fart 之神,身上的伤也都被Clear Sky Tower 给疗愈了,但问题是他现在就一个三丈见方的活动范围,他尝试了无数方法却都无法破开那道屏障。

  而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个蓝胡子brawny man 正蹲在地上一边笑一边自言自语,Old Jiang 尝试着叫了几声,那brawny man 一回头冲他咧嘴一笑,然后拍着手道:“好宝宝好宝宝,来father 这里喝奶奶。”

  说实话,Old Jiang 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自己被放出来了,然后遇到几个不知死活的小辈,他稍微出手惩戒了一番,也都没用力他们就倒下了,这不是理所应当的?immortal 惩戒凡人,那难道不应该是天经地义?可后来的情况他全程懵圈,反正他唯一的记忆就是自己被打得不成人样,然后被修好,接着又被打得不成人样,接着到了瑶池那边继续被打得不成人样,然后就到这里来了。

  可关键是这是什么地方?旁边那个疯子又是谁?

  而在他思考的时候,旁边的混沌之中又飘荡过来一个三丈见方的台子,上头蹲着一个正在啃手指甲的monster ,这次Old Jiang 认出来了,这是蚩尤当年与炎黄二帝涿鹿中原时的部下魔星后卿……那旁边的那个就是……水神共工。

  这是Clear Sky Tower !

  Old Jiang 一阵头晕目眩,当年封神之时,跟天上众神有一个默契,就是把那些不服管、不听话的都以名义封神,然后偷偷关到这里头来,而如今他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自己却成为了Clear Sky Tower 最后一个spoíls of war 。

  他疯狂的敲打着墙壁,但那透明的墙壁就像是难以逾越的高山,任凭他百般施展却始终巍然不动。

  渐渐的魔星后卿和水神共工都disappeared 了,混沌中继续出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他们有的还记得Old Jiang ,看到他也出现在这里便发出高亢而尖锐的笑声,嘲笑这个走狗竟也有今天。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