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4

  第264章 无关风月

  今天Grandfather Pi 摸鱼,躺在山岗上看着天空的流云,听长辈说山海界之内的天空有九个太阳,每天的太阳都会有不同的形态出现,今天出来的太阳名为幻,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照在绿叶之上会让绿叶染上一层朦胧的光,很好看。

  已经好几个月了,Grandfather Pi 从长安巷回家之后,everyday all 是被家里安排着各种祭祀活动,但她都觉得好无聊,虽然网络已经接了过来,但吃不到小张哥的鸡也骂不了杨俊峰那个匹夫,生活就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远处传来Heavenly Fox 啸月的声音,Grandfather Pi 很不理解,明明是大白天,他啸他妈个锤子的月。

  不过就在这时,Grandfather Pi 的耳朵突然被拉了起来,她一转头就发现她爹站在了身后,脸上怒气冲冲:“在叫你没听见吗?”

  “听个毛,老夫……”

  她一句话没说话就已经被她爹提着棍子打下了半山腰,然后她一脸委屈的回到了祭祀队伍里,人家狐狸都是高高兴兴漂漂亮亮,唯独Grandfather Pi 是祭祀服也不好好穿,头冠也不好好戴,一看就是强迫营业的那种。

  “琉璃月,你怎么穿成这样啊,等会主祭发现,你又要被罚了。”

  旁边的狐狸小妹悄悄的戳了一下Grandfather Pi 的腰:“伱到我后面来,我给你挡着一些,你快把衣服穿好。”

  “我穿他妈个锤子,老夫就是不穿好,他有能耐给我赶出青丘原呗。”

  她说话很冲,带着脾气,台上的主祭当时就听见了她的抱怨,停下了手上的柳枝条走了下来,来到了Grandfather Pi 的面前:“琉璃月。”

  Grandfather Pi 一贯嘴硬,现在看到主祭下来了,她怂得要多快有多快,而主祭看到她这副样子,脸色很不好看,看了周围一圈祭祀,一口叼着Grandfather Pi 的脖子就把她给拎了出去。

  “放开老子!”Grandfather Pi 不断挣扎:“你放开老子。”

  Grandfather Pi 的躁动让主祭的脾气也上来,她把Grandfather Pi 拖出去之后,身后九根尾巴嗖的一下就散开了:“你再这样,我就关你三百年。”

  “you dare! ”

  Grandfather Pi 昂起头毫不退让:“我不吃你这一套,你有能耐就把我逐出青丘原。你不就是个主祭么,你能耐啥啊,从小欺负我,我早就受够了。你关我试试,你看看我弄不弄你就完了。”

  “我是你姐!你怎么跟我说话的?我就知道不该让你去凡间界去!”

  “你管我呢。”

  姐妹俩在说话时,突然一阵清风吹过,一只体型巨大的白狐狸缓步走了过来,Grandfather Pi 的主祭elder sister 立刻低下头往后退了两步:“王”

  那只大白狐狸脸上露出笑容,然后化作人形,竟是一名white clothed man ,面容俊俏,凤眼如峭,这个长相放在哪都会是顶级的帅哥。

  “清风月怎么又跟琉璃月吵起来了?”

  虽然姐妹俩incompatible as fire and water 的,但在王的面前却必须要护着一些younger sister 的,主祭elder sister 往后低下头轻声说:“只是些琐事。”

  但Grandfather Pi 可不吃这一套,她因为还在气头上,现在连狐狸王都敢硬怼:“你,你趁现在赶紧把我给逐出青丘原,最好再走点关系把我给逐出山海界,我现在在这烦透了,老夫吃不消这种日子了。”

  听到这话,elder sister 清风月的眼睛瞪得老大,化作原型一口咬在Grandfather Pi 脖子上,强迫她闭上了嘴巴。

  “hahahahaha ……你想什么好事呢。”玉面Heavenly-Fox King 大笑几声:“想当年……罢了。我给你批个假,你休息几天可好?”

  当王的就是不一样,Heavenly-Fox King 一句话说出来就让人如沐春风,但Grandfather Pi 是个混不吝,她才不吃这一套,她现在已经到了想出去想疯了的地步,一天不能回到长安巷她一天浑身就刺挠。

  而就在这时,Heavenly-Fox King 神色突变,近乎本能的转过头,然后就见小张哥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小张哥看了一眼正在被elder sister 叼在嘴上甩的Grandfather Pi ,然后shook the head 后道:“Small Fox ,帮我个忙。”

  Grandfather Pi 还在那答应呢:“等……等等……等会……”

  但谁知道小张哥却是拽着Heavenly-Fox King 的尾巴消失在了原地……

  “耶?”

  看到这一幕后,狐狸elder sister 也把Grandfather Pi 给放了下来,Grandfather Pi 落地之后看着狐狸王消失的地方,表情迷茫:“他们是咋认识的?”

  而此刻在医院的病床前,Heavenly-Fox King 俯下身子用额头贴在张瑶的额头上,以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一番后起身沉吟片刻说道:“问题是不大,Divine Soul 还在体内,不过消散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治好她。”金玫坐在旁边神色清冷:“快点!”

  一嗓子把Heavenly-Fox King 喊得哆嗦了一下,而小张哥轻轻按住了金玫的手:“你有什么办法吗?”

  “办法也有,以西Kunlun Immortal World 上的蟠桃为引,加以……但那个凡人消受不起,凡人是顶麻烦的,仙物immortal art 都消受不起,只能以凡间的divine object 来治疗,就我所知需当年Shennong 尝百草炼药时的铜鼎配以Eastern Sea 海眼之水加上十二种spiritual medicine 经过Nine Heavens 的炼制后化为再造丹,再造丹一半外敷一半内服,不出三日便好了。不过……有些难啊。”

  小张哥低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张瑶:“她能不能扛得住Nine Heavens ?”

  “Divine Soul 不散都好说。这样吧,这几日我便守在这里,为她编织一个幻境,稳住她的心神。然后你再遣人寻药就好了。”

  小张哥nodded :“many thanks 你了。”

  “就凭你叫我一声Small Fox ,这声谢都算多余。”Heavenly-Fox King 斜眼看了一眼金玫,然后curl one’s lip :“豹子头是真凶呢。”

  金玫眼睛瞪得老大:“你再给我说一次试试。”

  “安静安静。”Heavenly-Fox King 比划了个嘘的手势:“病患需要休息。”

  很快,小张哥就拿着一张纸条出去搞材料了,而Heavenly-Fox King 坐在那跟金玫big eyes staring at small eyes 。

  “赶紧啊,你干什么呢?”

  “我得先在脑子里把剧情理顺的啊。”Heavenly-Fox King 双手撑在膝盖上:“豹子头怎么榜上他的?”

  “你想死是不是?”金玫眉头紧蹙:“豹子头也是你叫的?”

  Heavenly-Fox King hehe 的笑了几声:“别吓唬我,我跟你不是一个system 的。我是山海界的人,这位小姐,你也不希望山海界跟Heaven Realm 开战吧?”

  金玫嗤笑了起来,然后揪住他拉了出去,十分钟之后,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Heavenly-Fox King 被金玫拽了回来,坐回了原地,他脸上的帅气全无,只剩下三分哀怨、七分忧愁。

  “老实了没有?”

  “老实了……”Heavenly-Fox King nodded :“再也不敢了。”

  ”en. ”金玫nodded and said :“你怎么跟他认识的?”

  “这就要从一千三百年前开始说起了。”Heavenly-Fox King 脸上的伤慢慢复原,然后坐在那缓缓叙述起青丘原和人间Holy Lord 的渊源。

  在Great Tang Dynasty 时,山海界曾经遭Demon Realm 入侵,青丘Fox Race 作为抵抗Demon Race 的第一线,打到最后只剩下不到十二只Heavenly Fox 了。

  这十二只Heavenly Fox 利用Nine Cauldrons 大阵逃到了Human World ,而现在这只Heavenly-Fox King 那会儿因为受伤加穿越两界的伤害而变成了一只奶狐狸,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那种。

  他当时被人捡到,四处贩卖,几经辗转就流落到了当时的Holy Lord 手中,那时的Holy Lord 认出了他是Heavenly Fox 一族,便帮他疗伤,然后Heavenly Fox 一族在他的summon 下,全部都来避难了……

  人间Holy Lord Lineage 养了Heavenly Fox 一族前后加起来四百多年,这才有了Fox Race 复兴,从那以后Holy Lord Lineage 叫Heavenly Fox 一脉都叫Small Fox ,这算是个历史inheritance 称呼,而他们之间的渊源和感情也早就超过了种族和界线。

  所以this generation 的Holy Lord 也是叫他们一声Small Fox ,哪怕是年龄辈分都不如Heavenly Fox 高了,但这份情谊都在这声Small Fox 里了。而其中甚至有三代Holy Lord 都跟Heavenly Fox 结缘,换而言之就是Holy Lord Lineage 其实也是有狐狸bloodline 的。

  “要不他能这么好看?”Heavenly-Fox King 得意洋洋的说道:“按辈分算,他得喊我一声表grandfather 。”

  “你做梦。”

  “我也觉得,所以觉得还是叫一声Small Fox 比较好。speaking of which ,唉……不过我跟你讲啊,长生种不要跟短生种结缘。”说到这里,Heavenly-Fox King looked towards 窗外的星空:“徒增寂寞。”

  金玫也抿着嘴唇半晌没有说话。

  而这时Heavenly-Fox King 双眼突然亮了起来:“好了,我要开始编织幻境了,还请Holy Mother 护法。”

  原本眼前一片混沌的张瑶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亮了起来,等看清楚周围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奇怪的地方,周围的人都穿着古装,而她自己也穿着古装,街上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非常热闹,时不时有牛车穿行而过,还有那行色匆匆的书生来回张望。

  “小姐?小姐?”

  身旁的呼唤声让张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她回头看去,发现一个丫鬟模样的人举着油纸伞追上了她的脚步,然后gasping for breath 的说道:“小姐,你走时也不带把伞,今日看那天气,可是要下雨呢。”

  张瑶愣了片刻,看着丫鬟问道:“你是谁?”

  “小姐……你把翠儿都忘了?”

  “我是谁?”

  听到她问出这样的问题,丫鬟的眼泪都落了下来:“都怪那Young Master Zhou ,若不是他,小姐也不会落水受伤,现在连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张瑶此刻往后退了几步,皱frowned 思考了许久:“你叫我小姐?”

  “小姐,你是相国府的千金啊,老爷是当朝宰相。”

  张瑶快速的眨巴着眼睛:“你别骗我,不然我揍死你。”

  说完她继续往前走去,现在张瑶第a single thought 就是自己被人整蛊了,这地方怎么看都像是个影视城,可等她走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到city gate 时,看到那巨大的门楼子上写着的大兴城时,她整个都蒙圈了。

  大兴城?

  回首望去,一片阡陌,imposing manner 恢宏。这样规模的古代城市,张瑶记忆里就只有一个,而这个地方就是Chang’an City 。

  而大兴城,就是Chang’an City !只不过大兴城是隋时建名,Chang’an City 则是Great Tang 复更名。

  “嘿,帅哥。今年是什么年份?”张瑶逮着一个门口站岗的士兵问道:“就今年。”

  那些士兵哪里有不认识这位大兴城内人见人怕的Little County Lord 的,看到她过来都会腿肚子打颤,被她一问立刻就结结巴巴开口replied :“回……回江夏郡主,今年乃是开皇二十年。”

  江夏郡主?这是个啥地方?

  啊!武昌!

  张瑶突然笑了起来,他本身就是武昌人,现在居然突然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成了开皇二十年的武昌郡主……Interesting 。

  在得知自己现在并不是在什么影视城里之后,张瑶心里大概有了一些计较,根据现在她能得到的资讯来看,自己现在所在的时间点是开皇二十年,而开皇二十年是隋文帝杨坚的年号,那现在就是601年,这个时候隋炀帝还没继位……更没有Li Shimin 什么事。如果张瑶记忆没错,Li Shimin 现在最多三岁。

  “我为什么是郡主啊?”

  “啊?”那个士兵被吓得瘫在了地上:“郡主开恩……郡主开恩啊……”

  张瑶好奇的转过身问那个急匆匆赶来的丫鬟:“我为什么是郡主啊?”

  那丫鬟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士兵,whispered :“因为Your Majesty 格外喜Young Lady Ai 呀,再加上老爷是柱国之臣,Your Majesty 就封了小姐为江夏郡主。”

  张瑶叉着腰站在太阳底下来回张望了起来:“看来我是真穿越了。”

  作为一个经常看穿越小说的奇女子,张瑶现在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immediately 就是要了解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她找了个喝茶的地方坐下跟自己的丫鬟聊了一下午,好好了解了一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品种。

  经过一下午的摸索,张瑶大概明白自己过去那个身体是个什么玩意了,简单说就是Princess Sickness 、撒娇精、绿茶婊的综合体,要不是有个长得好看的优点,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老娘十五岁hahahaha ……老娘十五岁啊!”张瑶在知道自己现在的年纪之后,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行吧,就先在这过过看,看看那头能不能把我捞回去。”

  张瑶虽然知道transmigrator 能回去的寥寥无几,但她还是对小张哥充满信心,她知道自己在这里一定只会是暂时的,以小张哥的能耐,一定会把她拉回去。而趁着没回去之后,好好享受一下二十七岁的智商搭配上十五岁的躯体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说实话,张瑶其实是不能理解那些transmigrator 回到古代跟这个时代的男人谈恋爱究竟是个什么心态,真的交流沟通有障碍,思维模式都不是一个次元的。难怪妙言那么多人追求都得苦等一个宋北云,现在张瑶是真心的有感觉了。

  因为她过来才没几天的功夫就对this world 厌烦透顶,懒得去折腾那些无聊的价值观和人际关系,张瑶决定自己整个工作室。

  该说不说啊,有个郡主的身份是真的舒服,她要的东西都是分分钟就能到手,甚至家里为了照顾这个性格古怪的女儿,单独给她在后宅里腾了一个单独的院子让她去折腾。

  张瑶是who ?那可是顶级大工程师,虽说在那边被小张哥那么一群high level 选手压制的有些抬不起头来,但在这个地方,她还不得walk unhindered ?

  而此刻外头小张哥已经把弄到手的材料都拿来给了Heavenly-Fox King ,现在就剩下了神农用过的铜鼎了,那玩意早就不知所踪,需要花点时间去找。所以小张哥问道:“她会不会因为在那边时间太长忘记这边的事情?”

  “不会。”Heavenly-Fox King 的回答也很简单:“我会给他打烙印,死活不会忘的,when the time comes 她回来之后,多出来的回忆大概就是等于多看了一本书。”

  “那就行。”

  虽然这个东西跟小张哥的foreign world 美酒一样可以让人进入到另外一个幻境中,但这个好像跟那个酒有本质的区别,这个spell 是可控的,而那个是不可控的。这个所有的内容都是可以人为干扰,而那个都是只能自己瞎搞。

  晚上的时候,金玫带着年年来看张瑶,年年坐在旁边特别乖巧,她已经内疚两三天了,就是因为自己才让张瑶变成这样,the past few days 年年吃饭都不香。

  今天看到张瑶的状况之后,年年虽然没说什么,但却坐在那偷偷抹眼泪,而小张哥轻轻摸着她的头说道:“没事的,都会没事的。”

  年年仰起头时,瞳孔已经成了竖条,而小张哥摇头道:“乖,那个人已经处理了,别生气了。”

  听到这话年年的瞳孔才逐渐恢复了正常,然后坐在那试图给戴着氧气罩的张瑶喂牛肉干,但却毫无效果,那个样子看上去沮丧极了。

  “年年我先带回去。”金玫牵起年年的手:“明天还要上课。”

  而小张哥此刻默默抬起头,轻声道:“Haozi 。”

  正坐在旁边的Haozi 听到之后一个shivered 立刻站起身:“到。”

  “去干活吧。”

  “是!”

  Haozi 说完打了个响指:“弟兄们,开工。”

  屋子里的所有十二灵鱼贯而出,转瞬就消失在了医院的走廊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