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5

  第265章 那就不守规矩呗

  “你的眼睛背叛了你的心……”

  “别唱了。”Haozi 展开一张地图,上头是泰国某地的一栋大厦:“猪妖,开始。”

  山大王默默的掏出手机:“根据我收集到的资料,所有相关人员的名单和照片都在这里了,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在外头给伱们挂支援,我可以干扰这边的通讯四十五分钟,四十五分钟之内绝对不会有警察来的。剩下的事,就是你们的任务了。三个要素,不要说中文、不要留下记号、不要废话。OK?”

  “说你呢。”Haozi 踢了一脚正在那自拍的Thunder Dragon :“照片删掉,不留痕迹。马踏花,别唱歌了。”

  Haozi 说完,看了看周围的人:“开始吧。”

  战斗部的几人立刻nodded ,小马和Thunder Dragon 戴上了皮卡丘的头套,虎妞则从脚上把丝袜套在了头上,绷得很紧,脸都已经变了形。

  小马咳嗽了一声,默默的也给她递上了一个头套,虎妞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不早点拿出来。”

  “动手。”

  Haozi 一声令下,他们几个算是各显Divine Ability ,小马是烦人的空间系,他能跟随任何自己的武器抵达任何地方,虎妞只需要一个高跳,而Thunder Dragon 会飞。

  至于Haozi ,他直接往后一倒,在坠楼的过程中利用濒死保护机制启动了短距离传送,然后竟成了第一个抵达目的地的人。

  “speaking of which 咱们为什么不直接用灵虚幻境过来。”

  小马的问题让Haozi 沉默了一会,然后said with a smile :“这样帅一点。”

  “嗯,也对。”

  虎妞一把拽掉天台的锁头,然后said with a smile :“你们都戴上皮卡丘了,跟帅又不沾边。”

  “嘿,大姐你可就不懂了,这叫反差萌,我刚在夜市raise upwards 了很久,就这个比较合适。”小马said with a smile :“要不还有一拳超人的头套和绿皮鱼人头套,你选哪一个?”

  “那肯定是皮卡丘啦。”Thunder Dragon 第一个走下楼:”Ai, 这边连个灯都不装,这么大的楼房,真的是抠门。”

  “骑bicycle 逛酒吧,该省省,该花花。”

  这时山大王的声音从他们的耳机里传来:“你们不要用垃圾话占用频道,我还要监听他们现在的动向。”

  “监个锤子。”

  Thunder Dragon 来到保安室前,一脚踹开门,里头的四个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人一指头给滋得直颤抖,然后小马熟练的关闭了所有监控,最后还把电梯和门口几个防火门全部给拉了下来。

  干完这一切之后Haozi 在墙上拍下了三个Formation ,然后拿出一根红线绑在从怀里掏出的符纸鹤身上,符纸鹤带着这根红线hu hu 绕着大楼转圈,接着肉眼可见的这栋大楼就被浓雾笼罩了起来。

  再之后,他们就吹着口哨唱着歌一路来到了中层的目标区域,这地方看上去并不像什么特别的邪典的地方,但Haozi 却敏锐的发现了这里到处都很隐晦的挂着奇怪的纹饰,而这个纹饰在典籍上已经消失了两千年。

  里头还有零散的员工,他们见到着几个戴着头套的人进来,反应过来之后immediately 就是跑路,Haozi 他们并没有为难这些普通员工而是径直走到了最里头的办公室内,不过等打开门时里头却已经空无一人,看到这一幕Thunder Dragon 直接就在频道里骂开了:“野猪,你搞什么?就你这个情报能力,真遇到事我们都死八回了。”

  山大王沉默了一阵:“你开错了门。”

  Thunder Dragon 退出那间办公室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是开错了门,而真正的目标就在这间办公室后头那个厚重的防盗门里。

  “骚瑞骚瑞,我的错。猪总消消气消消气哈。”

  “你别说垃圾话就好了。”

  Thunder Dragon 嘟囔着走到那扇门前伸手推了推,发现这扇门竟是铁皮板子加着大石块压成的,巨特么的重不说而且还不是用门锁锁定而是用的最古老的方式,门抵……

  “下面有请大姐为我们表演**碎大石!”

  Thunder Dragon 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被轮了起来,然后一声闷响,他就撞在了大stone gate 上,他倒是没什么,门却已经被崩飞了出去。

  “用你的奶。”虎妞扔下Thunder Dragon 后走了进去:“en? 这地方?”

  “啊,你们看过双魂没有,就是这样的场景了。这是他们玩死人sect 最喜欢的。”Thunder Dragon patted 身上的渣土站了起来:“整。”

  这地方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就隐藏在大楼里,里头有神相有祭坛,还有专门用来祭祀用的台子,台子上早已经呈现出黑褐色,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就看这出血量,如果说他们是用三斤半的鸡来搞祭祀,怎么都是说不过去的。

  “这帮有钱佬,最喜欢的就是干这种事。”小马把目光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掀飞了出去:“为了求个immortality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一个两个还好说,要是天底下的富豪都这么搞,那可别怪他工人grandfather 下手黑了。”Thunder Dragon 说完,突然没了声音,因为他在墙壁上发现了一个铜环,这个铜环看上去非常突兀,于是他赶紧朝后面招了招手:“找到了。”

  等到身后几个人到齐了之后,他用力一拉这个铜环,里头居然还有一层空间,absolutely didn’t expect 一栋大楼里头居然能折腾成这个样子。

  “不过他们是咋想的,就在老子们的眼皮子底下想复活Old Jiang ,这他妈也太离谱了。”小马从身侧掏了一跟荧光棒出来,照亮了漆黑的路:“而且还想用那种离谱的方法,找小朋友去活祭。”

  “关键他们还差点成功了,如果不是老大,我们是没脸活在这世上的。”Haozi 说话时语气有些沉重:“这次我们的工作任务很重,你们懂的意思吗?”

  “懂。”小马sneered :“这么大的事,光靠一个富豪是摆明搞不定的,这里头还有堡垒内部的蛀虫,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Haozi 的眼睛在黑暗中折射出油绿的光:“大概就是一场意外吧。”

  随着他们的深入,很快就来到了下面一层,这里看上去非常奢华,就像是一个秘密会所,外头还有音乐声传来,而这个地方的走向来看,这里八成就是信徒们聚会的地方了。

  “嘿。”Thunder Dragon 双手一甩,电光蔓延至他全身:“谁也不要跟我抢啊。”

  而小马这时却突然低声下气的说道:“Brother Long ……这次让我来。”

  “哟,这态度不错。”Thunder Dragon laughed ,往后退了一步:“各位观众,下面就让我们马踏花同学表演他的复仇之战。”

  小马轻笑着从身后抽出两柄唐刀在手中sou sou 的舞着,接着就顺着音乐声走了过去,很快那边就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和开枪的声音。

  Thunder Dragon 赶到时就见小马倒立在天花板上,地上已经是一地人头,场面比Asura 地狱还要惨烈,而还有一个人并没有被他砍掉脑袋,正手持一把手枪徒劳的扣动者扳机,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小马缓缓从天花板上落下,收起唐刀走到那人面前一把拽住他的头发,然后来到窗边踢飞了一块窗户,把这个富豪的半个身子给推了出去。

  “什么组织,都有谁,怎么联系。不用我多说对吧。”马踏花casually 的说道:“我给你最后三十秒时间。”

  那人虽然信奉Evil God ,甚至也会配合着干一些供奉的事情,但strictly speaking 他都只能算是just entered 的Disciple ,而他根据资料上显示已经七十五岁了,但看上去却还只有四十出头,八成也就是跟这一门的事有关联。

  正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他知道的内容都非常皮毛,他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出钱,有也只有平时跟他关系特别紧密的那一两个人的联系方式,然后continent 那边倒是有一些个人是受了他的恩惠,有些甚至干脆就是这个sect 的信徒,这些人他倒是很熟悉。

  这种人指望他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那是impossible 的,真要不怕死他就不会搁邪教求长生了,所以他很利落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供了出来,旁边的Haozi 在记录完之后,nodded :“小马,放下他吧。”

  小马很乖巧的松开了手,十来秒之后就听下头一声闷响,而Haozi 嗔怪的质问小马:“你怎么能把他扔下去呢。”

  “是你让我放下的。”

  “严重违规,罚款十块,warn others from following bad examples 。”Haozi 厉声道。

  “明白!just this once 。”

  这个泰国富豪本来在整个亚洲这边都属于比较有名的,他死亡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all influence 的耳朵里,所有人一下子就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虽然泰国警方侦办还在进行中很多消息是严格保密的,但this time 邪教聚会竟有数十人violent death 可是纸包不住火的。

  消息传回了国内,那些跟这个人和之前那件事的有勾连的人全都吓得夜不能寐,而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某Principal 和某买办,这两个人几乎是同一天同一时间在家中猝死,一个诊断为脑梗一个诊断为心梗,都是没能抢救回来。

  而他们的出事,连带着一大堆人开始想办法自保了起来,但这个时候才想着自保,着实已经算是powerless 了,只要出现在那份名单上的人,都会在短短数天之内离开人世,有心梗的、脑梗的、blood vessels 瘤破裂的、被高空落下的冰块砸中的、被雷劈的、食物中毒的……

  陆陆续续七天时间,竟有三十九人因为各种不同的意外原因突然死亡,虽然警方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法医那头都给出了相应的证明,证实都是意外。

  而接下来,在第八天上午,东京国际机场里走下来几个俊男靓女,他们打扮时尚,看上去潮酷无比,甚至一度被机场接机的粉丝误认为是明星。

  “为什么?为什么全部被人清理掉了?谁干的?”

  在东京湾的一个小仓库里,几个人正在一间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屋子里碰头,他们现在已经处于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之中,因为他们已经被盯上了,而且被谁盯上的还不知道,所有的外部信徒都被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定点清理掉了。

  从泰国到越南、从香港到continent ,而就在昨天,他们在韩国的组织者也被发现吊死在了家中,死前他还把自己手下八名忠实骨干给砍死并一字排开在自家的地板上。

  这件事根本没办法合理解释,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是被人做掉的,而随着韩国这边的骨干被抹掉,整个亚洲他们的根据地就剩下了日本,原本的台湾也让一个新兴势力和徐福Old Dog 的人给占了去。

  “会是谁,你们觉得可能是谁?”

  “十二灵。”

  其中一个人说出这三个字之后,全场的人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虽然十二灵已经蛰伏了很久,但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话,那事情可就大条了,这帮人既mysterious 又强大,而且办事情缜密无比,一旦被盯上就几乎没有逃跑的可能。

  “这段时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先想办法把主人复苏。可惜上次没有成功……如果主人在的话……”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他们连忙跑出去看,却发现一只白毛细犬蹲坐在仓库门口,仓库的大门已经被冲飞,而那只狗却非常不正常的蹲在那里motionless 。

  他们immediately 就打算逃跑,但刚抬腿准备跑路,就感觉一阵罡风吹过,接着一个穿着弹力背心身材巨他妈好戴着鸭舌帽的女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接着从她的疾风卷起的灰尘里走来了几个人,他们都戴着鸭舌帽还背着小背包,为首的一个人手上还拿着个手持小电扇。

  在场的几个人见状立刻就要进行反击,但还没等他们把家伙拿出来,就见云层之上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其中一人当场暴毙,接着身后的屋顶上就有一个高大的帅逼蹲在了上头:“喂,我给你们三十秒时间,你们现在快跑。”

  剩下的四个人也不废话,当场拔腿就跑,可他们跑了不到两秒,四个人里一个被一柄钢叉钉在了墙上,痛苦哀嚎、一个被一记飞扑给按在了地上、一个踩在了奇怪的Formation 上被炸飞掉了一条腿,血流不止,只剩下一个还没跑出去十米,站在那愣愣发呆。

  “抱歉啊,我让你们跑,他们又没说让。”

  接着帅逼从房顶跳了下来,但因为下落的时候腿绊了电线,落地时摔了个狗吃屎,他站起来时已经是满面尘土:“操!”

  while speaking 他raised hand ,一道lightning 就将被钉在墙上的那个人给烧成了焦炭,然后走到被踩在地上的那个人面前一脚踢断了他的脖子,而那个被炸断腿的人倒是没事,只是帅逼走上前问那个暂时还算完好的人说道:“你跟他,俩人只能活一个,你选谁。”

  这个问题都多余问,最后在生或死的考验下,坚固的友情分崩离析,那个短腿的人被电吸引的破烂钢筋穿透了身体,只剩下这最后一个人shiver coldly 。

  “你呢,现在有两天路,一条是带我们去你大本营,第二条路呢,就是我们把你打到生活不能自理,然后你再带我们去你大本营,你不要嘴硬哦。”

  说完,他手指的电光钻入了这人的身体,直接在穴位上来了一次终极针灸,突如起来的巨疼让他当场休克了过去。

  “呐,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Thunder Dragon 把人唤醒,然后一根手指顶在他的额头上:“你现在开心不开心呀?”

  稍有迟疑,就是电流过脑,那种痛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几个来回下来,这人却已经是生不如死了。

  “你们是……十二灵……”

  “十二灵。”Haozi 走上前said with a smile :“不对,strictly speaking 现在是十二邪灵。不要试图跟邪灵谈条件OK?最后十秒钟给你考虑,如果你还不肯说,我就再给你送一套大礼包。”

  都到this step 了,死其实都可以称之为一场解脱,虽然他已经知道十二灵不会放过自己,但为了不受更多的折磨,他还是选择了把总部的位置告诉给了十二灵听。

  Haozi 起身朝Thunder Dragon 竖起了五根手指:“扣五十块钱。”

  随着一阵弧光闪过,地上所有人都失去了生命,而Haozi 他们也知道了地址,就在他们了解地址的几乎同时,山大王那边基本上就已经把精确位置给定位了出来。

  这次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什么大厦了,而是一个富人的别墅区里,距离东京市区两百公里,正北方。

  “我还是第一次坐新干线,感觉不如复兴号啊。”Thunder Dragon 抱着包坐在上头said with a smile :”Ai, 对了,我记得姜系是玩活死人的对吧?”

  正while speaking ,Haozi 突然睁开了眼睛:“快回去!”

  “咋?为啥这么说?”

  Haozi 沉默片刻:“他们最擅长的不是活死人,是利用活死人制造恐慌和混乱。山大王!”

  “在。”耳机里传来山大王的声音:“怎么了?”

  “你现在去看看东京市区,我怀疑他们开始了,咱们中了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了,绝对不能给他们隐藏的时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