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8

  第268章 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

  “杨广登基了。”

  unconsciously 在这个地方已经好几年了,张瑶却恍惚感觉只是过了几天,她everyday all 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在后院里忙东忙西,先是土法炼钢,然后利用工具制作了更high level 的炼钢炉,然后再用high level 的合金加工钢铁,接着再利用这些特殊形状的钢铁弄出了一台冲压机,然后弄了两头牛来当动力。

  这几年的时间,她弄了一百多条枪,差不多二十万发子弹,还有各种口径的大炮四十门,在外人看来只知道江夏君主疯了,整天鼓捣一些奇怪的东西,但只有张瑶知道她这是为了即将到来的乱世在做准备。

  在杨坚执政的时候,一切都还好说,等杨广上位之后,天下可就要乱了,他在位十四年里的动乱可是非常带劲的,那倒不如趁着现在自己的便宜老爹还是位高权重之时赶紧打造一个可以足够让自己在乱世立足的队伍出来。

  就这几年,她已经把宰相府的后院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兵工厂,手底下还请了几十个工人、丫鬟,见天的搞生产拉建设。

  为了她未来的计划,两年前她就在Mount Tai 东侧的山里建了一个城寨出来,城寨不大但是易守难攻,并且利用家里便宜爹和便宜big brother 的关系弄到了许多粮食囤积在那个地方,而且这段时间她也逐渐的开始把生产加工的基地在往那边转移。

  不得不说,张瑶真的是一个绝对适合穿越的选手,她现在已经掌握了土法炼制硫酸、草酸、磷酸、醋酐、金属钠、乙酸乙酯、一氯醋酸、碳酸钾、硅胶、硼酸、氯苯、羊毛脂,甚至还利用碎猪皮等动物皮革制备了大量的明胶,甚至还提取了Vitamin B12。

  只要逐渐把资源和设备都转移到那边去之后,然后自己在里头闷头搞发展,等到隋末大乱时,她就是一批黑马。

  在现实world 里不能完成的皇帝梦,这穿越一趟总该是能够搞定的吧,毕竟她可是顶级工程师并且有多年武器开发的经验并且熟练掌握各种爆炸物的制作。

  而会做爆炸物那就等于是会制化肥,而且为了把基地建在山东那边,也就是为了能够靠近LYG的磷矿近一点,这样when the time comes 海边有用不完的盐,还有用不完的氮磷钾肥,这在乱世就是一道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屏障。

  “他登基了么?”

  “你快些准备准备。”张瑶的便宜big brother 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明晚之前离开大兴,任由你去哪里,不要再回来了。”

  “为啥?”

  便宜big brother 看着张瑶不无感慨的sighed :“我昨日听到爹爹说要把你献去给杨广做妃,为兄知道伱的性子,你断然是忍不了那深宫寂寞,迟早是要郁郁而终,我想你还是跑了的好。赶紧跑,不要逗留,我宁可你不在身边也不想你死在Imperial Palace 。”

  张瑶仰起头看着自己这个便宜big brother ,然后也是sighed ,这家伙还真的是挺够意思的,于是张瑶也懒得说什么了,只是朝便宜big brother 拱手道:“big brother 你也多加小心,千万不要锋芒太露,杨广那个人好大喜功,temperament 残暴,他可不会在乎与big brother 你的发小情谊。”

  “为兄明白。”

  说着,便宜big brother 侧过头看到院子里的东西:“这些东西……”

  “留给你了。”张瑶大气的一挥手:“若是……有朝一日杨广要你性命,你就反了他。这些东西足够big brother 你杀出这大兴城了,无人能拦得住。反正怎样摆弄这些东西我也都教过你了,你组织个两百来人,足够在这里ten thousand man but without a match 。”

  便宜big brother 沉默许久,然后退后一步给张瑶鞠躬到底:“妹子,big brother 谢谢你了,将来你在外头big brother 也无法照拂许多,你一切小心。将来若是有缘……”

  “行啦。”张瑶掩着嘴一笑:“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时逢乱世你得想法子活下去啊,如果真走投无路去山东找我。”

  “嗯,就是那个……你让我把那些围剿而来的粮草偷运过去的地方?”

  “是啊,那地方可只有你知我知。”张瑶一挥手:“走了,big brother 多小心。”

  张瑶这一去,就是进入了一个落草为寇的模式了,而为她编织梦境的Heavenly-Fox King 怎么都想不到这奇女子他娘的居然一个自己为他准备的fortuitous encounter 都没用到,什么巡山遇Immortal Pill 、什么出门美女撞英雄、什么开启两晋宝藏等等这些fortuitous encounter 她一个都没用上,光靠自己在后院里折腾了几年,竟他娘的走上了争霸天下的道路。

  作为梦境编织者的Heavenly-Fox King 也十分好奇接下去的剧情发展,而趁着小张哥这段时间在寻找神鼎的功夫,Heavenly-Fox King 很期待能把这一场故事看完,这真的是让人始料未及的发展,而根据现在的发展,整个剧情已经不是Heavenly-Fox King 能够安排的了,他也从编织者变成了观察者。

  张瑶在路上用了三个多月,终于来到了她苦心经营的大本营,这地方就在LYG旁边,也就是LY那一片,现在它也叫LY,没改名,只是归属琅琊郡管而已。

  来到这里之后,原本张瑶投资的一个small village 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小的聚居区,之前他big brother 带兵清扫草原Barbarian Race 后退下来的士兵连带着家眷大多聚居在这里,人数大概有个三千出头。

  这些人都认识这位郡主,再加上这帮人一贯都受张瑶便宜big brother 的恩惠,所以她到这里之后其实还要比大兴时更自由了一些。

  张瑶过来这边之后也不废话,立刻就把几个部曲家臣都给笼到了一起开了个会,就是保发展保稳定的发展纲要,她还详细描述了一下这几年的发展方向和发展刚要,并表示要尽快的把炼钢厂建起来,再依托Mount Tai 的煤矿资源和铁矿资源,尽快的建设起一支能打胜仗的队伍。

  而就在张瑶以十九岁的年龄投身于逐鹿中原霸业的时候,Haozi 已经破开了那个Formation ,然后和屋里那个姜系最后的守门人见了面。

  这个人坐在椅子上,手上夹着一根烟,见到Haozi 他们进来之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表情,只是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瓶酒放在桌上。

  “装啥啊。”

  随着咔哒一声屋子里的灯被Thunder Dragon 点亮,那个之前一直躲在阴影中的人捂着眼睛Aiya 了一声。

  Haozi 歪着头看着面前这人,仔细看了一阵之后,突然皱起了眉来,再仔细一看却是让人哑然失笑,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第一世时,当年那个Haozi 的disciple 。

  难怪说他跟Haozi 的Formation 水平不相伯仲,这可不是不相伯仲么,direct disciple 来的。那会儿Haozi 可是大佬,而面前的这个家伙却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孩童,后来那一世的Haozi 兵解,这个家伙自然也就继承了他的Legacy 。

  现在兜兜转转两千多年过去,竟是在这样的一个场面下两人再度相逢。

  “啊,这个。”Haozi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尸解仙,苦舟行”

  苦舟行挠了挠脸:“嗯……”

  之后他站起身,低着头轻笑一声:“Master ……”

  Haozi 咳嗽了一声,周围的人全部都愕然的looked towards 了Haozi ,而Haozi 此刻却显得有些尴尬,他看了看周围的人,竟也不知从哪开口。

  “苦舟行是你disciple ?你没说过啊。”

  “是这样的……”Haozi 伸出一根手指:“是第一世的disciple ,然后他在我第三世的时候成了尸解仙。”

  “尸解仙之苦舟行,Formation 大家。原来师承的是你啊。”Thunder Dragon 抱着胳膊said with a smile :“当时你们没相认么?”

  这时苦舟行为难的said with a smile :“我看出了是Master ,于是……就只能躲了起来。”

  “行吧,清理门户是你来还是我来?”Thunder Dragon 往前走了两步说道:“你要不忍心,那就我来。”

  Haozi 抬起手阻止了Thunder Dragon ,然后拿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说吧,为什么会跟姜系的搅合在一起。”

  苦舟行仰头看着天花板,然后无奈的laughed :“混口饭吃罢了,两年半前我利用当年预留在Mount Tai 之上的Formation 重塑肉体,但身体孱弱手无缚鸡之力,当时我也寻不着尸解仙也寻不着Master ,于是便只能四处谋生了,后来几经周折就来到了这里。我也不想跟姜系混在一起,但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你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咯?”Haozi 目光炯炯的看着面前的disciple :“你知道规矩的吧。”

  苦舟行仰头一笑:“知道,我只是负责为他们寻星定位,再加上一些护卫之事,这是我的底限了。”

  “你是打算跟我走还是打算等清灵子来清理门户?”Haozi 的脸色沉重的说道:“跟我走,你也不会有好结果。”

  “那自然是跟Master 走的好,当年若是没有Master 收留,我早便是枯骨一堆。哪怕如今Master 将这条命收回去,我也无话可说。”

  Haozi 走上前并从腰间拿出一双特制的软铐往他手上一拢:“走吧,究竟你的下场怎么样,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many thanks Master 。”苦舟行仰着头看着Haozi :“Master 年轻的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Haozi 嘴角不经意的流出了一截笑意,不过不是很明显,他很快就收住了笑容,厉声道:“我不是你Master ,你也不是我disciple ,等待你的只有正义的审判。”

  之后苦舟行很快就被Haozi 带到了关押特殊犯人的监狱中,这里已经有十几个犯人被关押在这里了,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越狱。

  随着水晶墙壁的合拢,苦舟行突然冲上前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墙壁,loudly shouted :“Master ……”

  Haozi 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冷酷的说道:“过两天会有人来提审你。”

  “Master ,我可以帮你清除姜系余党。”

  Haozi 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却还是一路走了出去。

  等他回去之后,自然是少不得那一群缺德人的揶揄,但现在Haozi 根本无心去开玩笑,因为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你可不能心软,要我看你这个小disciple 可not simple 。”小马靠在那对他说道:“他那个狼顾之相就很吓人了。”

  Haozi sighed 也没说什么,他又何尝没看出来呢,这个苦舟行可不就是一张反骨之相么,但再次相逢激活了Haozi 曾经的记忆,那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片段慢慢的在脑海里成型,当年的喜怒哀乐再次rise in the mind 。

  不过到底他还是冷静的,站起身走到小张哥那边坐下:“任务差不多都完成了,不过姜系多多少少还有点参与的势力分布,我们会继续追查的,irreconcilable 。”

  正while speaking ,Haozi 的手机再次响起,他看一眼发现竟然又是那条蛆蛆,于是便把手机扣了下来,正在切洋葱的小张哥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有心事?”

  “当年的disciple 出现了,死去的记忆突然袭击了我。”Haozi 干巴巴的laughed 了两声:“没事没事,一点小事。”

  小张哥un’ed ,然后继续切起了洋葱:“怎么不接电话?”

  “没什么好接的。”

  “en? ”小张哥再次盯着Haozi 。

  “行行行,我接……”

  Haozi 万般无奈的接通了视频,里头黑观音正坐在101大厦的楼顶:“你们那边任务完成了没有啊?瓜子佬。”

  Haozi 皱着眉头:“你为什么老是要骚扰我?”

  “我骚扰你?你好厚的脸皮,old fogey 让我问问而已,还说你们要继续打,他随时奉陪,就问你们什么时候有空。”

  “没空!”

  “是不是怕了呀?怕了就说嘛,要我说你们干脆投奔我们算了,看你们那群人的样子也不像什么有出息的,跟着我们混比你们现在有出息多了。”

  Haozi 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把摄像头对准了小张哥,黑观音一看这个切洋葱的人,当时嘎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接着Haozi 就收到了一条六十秒的语音,但Haozi 并没有点开,因为他知道这六十秒里的含妈量一定非常大。

  “你们感情挺好。”小张哥said with a smile 。

  “她就是喜欢搞事情而已,又怂话又多。”Haozi 也无奈的said with a smile :“我还不能把她怎么样,真的很烦。”

  而正while speaking ,小张哥那头也接到了一条信息,打开看了看,发现是群里有人圈了他一下,然后下头跟着贴了一张铜鼎的照片,还问小张哥是不是要找这个铜鼎。

  小张哥把照片发给小马让他分辨,小马那边看了一会儿站起来说:“就是它!在哪?”

  “在大英博物馆。”

  “干!”小马把这手上的毛巾往桌子上一扔:“several brothers ,走着。”

  “这件事涉及到了现世的问题吧,需不需要跟那边的神系报备。”Haozi 有所担忧,他looked towards 小张哥:“你给个主意。”

  “让他们来找我。”小张哥抬起眼睛扫了一圈:“你们随便。”

  十二灵这次可就没有顾虑了,Haozi 第一个戴上了头套,其他人纷纷效仿,然后便消失在了灵虚幻境之内。

  在博物馆外,Haozi 联系上的山大王:“山大王,干掉他们的电子system ,干扰他们的报警system 。”

  “好。”

  山大王火力全开,十二台电脑同时操作,Three Heads Six Arms 都没有他顺畅,而与此同时整个伦敦的报警电话突然响了个不停,但只要接起来就是会是一阵清脆悦耳的:“澳门首家线上……”

  “好了。”

  在得到山大王的一声通知后,小马一脚踹开了博物馆的大门,里头的魔array 立刻亮了起来,但Haozi 一个铜盘就把魔array 给按了下去,Thunder Dragon 所到之处所有的激光、灯光、摄像头全部下线,而小马也开始筛选起这里的藏品来。

  “属于咱们那边的全部带走,然后铜鼎在最里头的房间,大门是钢铸的。”Haozi 一回头:“大姐。”

  虎妞一个跳跃上前开山腿直接劈开了几吨重的大门,这时响动惊扰了这里的保卫和护卫博物馆的Ghost Statue ,他们一起涌了下来,但却在大厅里看到了Thunder Dragon 跨坐在一张椅子上。

  Thunder Dragon 光着脚丫子坐在那,脚还一抖一抖的,保安和那些人形的Ghost Statue 看到他之后,直接奔向他而去,他们速度是很快,但没走几步之后竟全体到底,口吐白沫昏厥了过去。

  有几个Ghost Statue 还想挣扎,但Thunder Dragon 只是把椅子往前挪了一米,然后他们就真的再也没有了声息。

  “文盲,跨步电压都不知道。”Thunder Dragon 一边吐糟一边穿好袜子。

  而这时窗外突然一颗星星闪烁了一下,接着Thunder Dragon 被starlight 击中,然后便是一个中性化的小天使从他面前站了起来,他手上拿着holy sword 指向了Thunder Dragon 。

  Thunder Dragon 从地上爬起来,laughed ,然后拿出手机,点开群指了指小张哥的头像:“让你们老大去联系他,你再攻击我,会有麻烦。”

  但那个小天使似乎不认识小张哥,于是抄起武器就开始攻击Thunder Dragon ,就在那at the crucial moment 的时候,一柄golden heavy sword appear out of thin air 横在了Thunder Dragon 面前,生生挡住了攻向Thunder Dragon 的holy sword 。

  借着月光Thunder Dragon 可以清晰的看清面前的heavy sword ,这是一柄青铜剑,剑身包裹着黄金,怎么看都不像一把很结实的剑,但这剑怎么说吧……剑身一面刻Sun, Moon and Stars ,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densely packed 的刻录在上头,看上去就像是一部记录着历史的石板。

  “真好看,我摸摸。”

  “死走。”一只pure white as jade 的手从后头拍开了Thunder Dragon 的手,然后提起黄金大剑来到小天使面前,伸手一划:“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参上。”

  Thunder Dragon 这时连忙打开手机搜索一下: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

  《水经注·河水三》载:“并造五兵,器锐精利,乃咸Hundred Refinements 为龙雀大环,号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铭其背曰:古之利器,吴楚湛卢,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

  “喂……你是a saber 唉,你a saber 怎么使剑?”

  “你好烦,你们动作快点,然后带我们回去!”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身子矮了下去,然后照着那个小天使一剑就下去了。

  这一剑夹带着万千sword qi ,明明是凡间之兵却一击把小天使的Heaven Realm holy sword 给冲得稀碎,但上Three Realms 就是上Three Realms ,holy sword 虽碎但他根本不虚,直接用拳脚开始与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战在一起。

  而这时小马他们也出来了,正巧看到那个girl 在跟小天使对打,但显然已经落了下风。

  “操!!操操操操!!!”小马看到她和她手上的家伙之后,立刻惊叫了起来:“给我给我,家伙让我用!”

  正说到这里,却见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被打飞了出来,正巧滑到了小马面前,手中的黄golden sword 也脱手而出,小马眼明手快,一把握住黄金大剑,然后往后一个后空翻,在刀刃上划破手掌,任由鲜血流出。

  他将血糊糊的手往剑身上这么一抹,突然屋中golden light 绽放,就连小天使都被震荡得后退了好远,而等到golden light 熄灭后,小马浑身上下已经附着golden armor ,而这时小马脸上逐渐出现了剑纹,但他似乎还不满足,moved towards 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extend the hand 来:“刀来!”

  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一听身子往后一靠,接着就是一柄华丽战刀,刀上人首青蟒者即伏羲,one blade one sword 落到小马手里,他此刻宛如Heavenly God 下凡。

  小天使冲上前阻拦,但却被小马一刀削掉了翅膀,接着Divine Sword 脱手,直冲对手而去,上Three Realms 之人竟也被Divine Sword 钉在了墙上。

  这时小马抽出long sword ,他也终于是力有不逮,one-knee kneels 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行,不是主人根本扛不住这个剑,Haozi !”

  “到。”

  “我还能撑三十秒,你三十秒之内把这里所有的array 都给毁了去,让这里全world 的Artifact Spirit 大闹一下雾都。让这帮白皮感受一下什么是真的雾都孤儿。”

  “好嘞。”

  Haozi 立刻开始上下来回窜动了起来,他把整个博物馆里所有限制Artifact Spirit 的魔array 都给毁了,而一瞬间这个地方就整的跟博物馆奇幻夜似的,无数的东西都活了过来。

  “OK,”

  听到Haozi 这一声OK,小马这才彻底卸了力,此刻的他已经跟水里捞起来了人似的,手脚都在哆嗦。而小天使虽然被他打得浑身是伤,但却正在快速恢复着。

  “都带齐了吧?”

  “OK了,连个瓷片都没放过。”

  “撤!”

  一声撤令,Thunder Dragon 揪住小马的后脖领子就和其他人一起钻入了灵虚幻境。

  一出来小马就躺平在了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而他手上还捏着两把武器:“爽……爽啊,他妈的,这辈子能同时用上Great Xia Dragon Sparrow 和轩辕夏禹,死了都值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