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69

  第269章 Soul Evocation

  今夜伦敦夜未眠,碎裂的封印让这个夜晚变成了狂欢节,唐宁街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玻璃,就连英国的老佛爷被恶作剧的Artifact Spirit 抬到了草坪上,哪怕是军队都没有逃过this tribulation ,被它们折腾了个confused 。

  这些被掠劫后又被封印了数百年的东西将脾气全部都撒在了这片地头,那些积攒的怨气化作它们的spiritual power 又化作了搞破坏的动力,疯狂又有趣,Artifact Spirit 没有恨意只是生气,所以他们倒是没有去杀人,但就像那种法力高强的小鬼们闹出的恶作剧,伤害不大但着实造成了大量了麻烦。

  腐国首相协夫人一起被生气又调皮的Artifact Spirit 从床上甩了下来,他在凌晨四点时气愤的冲入了Saint Court 想要质问一下他们这个号称腐国保护神的组织总部为什么没有履行职责,但当他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可能错怪他们了,因为作为封印这些Artifact Spirit 的主要参与人,Saint Court 里早已经是一片狼藉,完全解封的Artifact Spirit 们带着incomparable 的愤怒把这里打砸了个稀巴烂,就连亚瑟王的剑都被插在了抽水马桶中,这柄据说能够斩绝所有恶魔的宝剑的Artifact Spirit 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被倒吊在屋顶,还有圆桌Knight 们的武器都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就像当年英国人糟蹋其他国家时的样子,惊醒他人屋檐的枪声在今天终究回访。

  而比现在的场面更恐怖的是干完这一切的Artifact Spirit 都已经disappeared 了,但毫无疑问它们并没有离开,只是隐藏了起来,也许就在明天、也许是下周,反正总会有一个夜晚,这场疯狂会return in a swirl of dust 。

  今天,欧亚continent 最大的两根搅屎棍都彻底无眠了,因为疯狂在继续上演,混乱也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

  “必须把那些东西都找回来!”

  看着空空如也的罪行博物馆,腐国中堂气得直跳脚,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交代,向上向下都没有一个说法,甚至是who 干的他都不知道。

  还有可笑的军情五处、军情六处,他们跟警察部门一样听了一夜的“澳门首家线上……”,几个Chief-In-Charge 站在那低着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这时腐国Prince 却已经气冲冲的来到了中堂面前,大声质问了起来,而被斥责的中堂大人却看到Prince 的身边似乎跟着一个奇怪的人,这人穿着怪异的衣服,低着头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如果三天之内你不能解决问题,你就递交辞呈吧。”

  得到最后通牒的中堂,抿着嘴靠在柱子上一言不发,不过Prince 虽然走了,但他身边那个人却没有走,他开始在博物馆里溜达了起来,查看了每一处被破坏的魔array ,从上头的痕迹看来,这些魔array 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破坏掉的。

  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要知道这些魔array 都是曾经第一代梅林所发明再由魔法研习会经过千年的改良step by step 才成为现在的模样,一般人甚至都难以触碰,但现在它们不光被毁坏了,甚至还是被急速毁坏的,这种速度即便是梅林本人来了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没有任何线索吗?首相大人。”

  那个斗篷里的人走到中堂大人面前摘下兜帽之后,中堂大人看到她额头上的印记后立刻变得十分恭敬起来,这种恭敬即使是在面对Prince 哪怕女王时都是没有的。

  “没有任何线索。”

  “好吧。”

  斗篷里的人伸手一抹,顿时整个博物馆里的玻璃都变得像电视屏幕一般,接着上头就开始出现快速闪现的光影,就像是倒带一般。

  当画面上出现了Haozi and the others 的时候,这位magician 才让那些画面停止了下来,她走进到每一片不同角度的玻璃面前,仔细查看上头的影像,然后看到这么一帮人干的事,并且看到他们甚至连天使都干翻了之后,这位超级magician 心里也有了计较。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重新戴好了兜帽,然后用她的桦木法杖敲了敲中堂大人的肩膀:“想办法平息Imperial Family 的愤怒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而这时在东方的岛国,他们的中堂大人正跪坐在茶室之内,旁边放着一柄短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切腹,但如果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手边的短剑就是传说中的天之丛云,而坐在他对面的人正是小岛上最有名的超级Great Demon 怪——Eight-Branched Giant Snake 。

  “这件事拜托了。”

  这边的中堂大人起身鞠躬弯腰四十五度,而Eight-Branched Giant Snake 低垂着眼睑,却没有回答哪怕一个字。

  “您放心,每年我们都会按照规矩给您献祭七名少女。”

  听到这里Eight-Branched Giant Snake 才slightly nodded ,但他还附加了一个条件:“我需要一个重臣的命来当祭品。”

  “前任的行不行?”

  “也不是不行。”

  而此刻全world 都恨不得生啖其肉的始作俑者们,正蹲在饭馆的后院守着一个铜鼎,铜鼎下面是一个碳炉,火红的木炭将铜鼎里的水烧得冒烟,而当那些名贵的medicine ingredient 被放入铜鼎之后,整个院子都飘起一股异香,深吸一口便是提神醒脑、refreshed 。

  Thunder Dragon 伸手进去沾了点汤水放嘴里嘬了一口,这一口差点没把他送走,那种陈年老药的苦味直接透过味蕾直冲top of the head ,只是嘬那么一下就已经让他把痛苦面具给嘬出来了。

  Haozi 拍了他一下:“这你也瞎吃。”

  Thunder Dragon 刚准备说话却发现他的嘴巴竟然肿了起来,两片嘴唇迅速的膨胀成了根香肠,舌头也开始逐渐麻痹,最后说话都已经变得含糊不清,不过不得不说这个香肠嘴还真的是有点像被蜜蜂蜇过的狗,虽然Haozi 觉得这时不该笑,但真的是忍不住了。

  “hahahaha ……”许薇走过来拿东西时看到Thunder Dragon 的样子也笑得不行:“这是我Master 吗?”

  ”get lost! ”Thunder Dragon 捂着嘴怒斥一声,然后含含糊糊的说了什么,不过却因为舌头麻痹而发音模糊,根本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许薇看到这一幕更是乐不可支,拿出手机拍下了照片,然后回到了前头跟大伙儿分享,几个姑娘坐在那笑得前仰后合,纷纷要了一份拷贝过去。

  不过在这样一片欢快的气氛中,唯独只有山大王面色沉重的正在跟小张哥聊着天:“这次的事情难免会招来报复,我们再小心也没用,他们总是会有办法查出我们的,而这是Human World 的战争,伱也不好插手,所以未来我们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小张哥坐在那低垂着眼睑看着菜板上的纹路,他说话声音不大,但清晰可闻:“能谈就谈,谈不拢就谈不拢。”

  “嗯,这是肯定的。不过说实话,日本的事情我是真的didn’t expect ,didn’t expect 会伤了那么大的天和,虽然这件事本身跟我们关系不大,但肯定也是有关系的。”

  小张哥默默extend the hand ,山大王发现他手中出现一个旋转的white 气团,山大王不知道是啥,抬起头啊了一声:“螺旋丸啊?”

  小张哥pu chi 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捏碎气团之后说道:“你的气运,他如果是red ,就说明你的道德之低于标准值,如果是white 就说明你们没干错什么事。”

  “那就好,不过即使错误不在我们这,那边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了。只是我现在很好奇,他们会用什么方式来。”

  小张哥shook the head ,然后拿起电话用语音说了一句:“饭菜好了,来拿。”

  不多一会儿,玉衡从外头走了进来,手上有两个铝制的大饭盒将小张哥准备的饭菜分成两份倒了进去,而小张哥也发现他把蔬菜基本上全放在自己的饭盒里,而所有的肉都给了陈拾的那份饭里。

  他装好饭菜之后朝小张哥nodded 后就走了出去,径直来到了大梧桐下面将饭盒递给陈拾,而他自己则依在树旁,宝剑架在腋下,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前方然后开始吃起饭来。

  短短几个月时间,这个家伙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从一个忧伤的文艺青年晃身成为了一个沉默寡言的糙汉子,身上没有一丁点常见仙侠的飘逸,反倒像极了一个敦实的庄稼户,只是他眼中的murderous aura 却是越来越藏不住,整个人都凌厉了起来,就像一柄出鞘的剑。

  不过用陈拾的话来说,他还差得远,如果他想报仇想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光是绽芒是不够的,他得学会钝锋藏拙,一个剑客只有在吞剑之后才能化剑,否则也就是个Gold Jade 其外败絮其中,因为当一个人满心都是murderous aura ,他是没有办法在对决中赢下来的,因为murderous aura 永远会比剑先被敌人感知。

  收回目光,山大王正好说完自己的担忧,然后喝了一口啤酒,用小竹签扎了一根鸡柳放入口中:“而且你知道吧,苦舟行被抓了,但我觉得这个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小张哥laughed 但却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是不管这些事情的,Holy Lord until now 只干三件事,一件事是向下头传达战略思想,一件事是惩罚犯错的人,一件事是收住最后的根苗,其余的事他是不管的。而像这次他亲自授意十二灵清理姜系,其实也是一种战略方针,因为姜系玩得有点花,没有实际的存在必要了。

  至于Guardian ,他还真的是很少会使用Guardian 的力量,除了揍姜尚时。

  但连鸡都不杀的小张哥又怎么会杀人呢,所以最终还是把这个问题交给了金玫处理,金玫处理这个东西可是有经验的很。

  不过在冷静之后小张哥其实也有仔细思考过,那就是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去插手这些事情,后来想了半夜没有结果,最终也就不了了之,反正怎么说呢,他乐意管就管,不乐意管就不管,管了东京小十万人付出了代价,不过他不去看那些新闻更不去点开热搜,没看到就是没发生,没毛病。

  “其实这件事从根本上是违背我的原则的,一定会有读者因为这而开始质疑我的行为和骂我,但是我其实不是很在乎,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人格化的上帝,我生气的时候也会控制不住自己。”小张哥笑着对山大王说道。

  山大王被吓一跳:“啊?你在说什么?”

  他环顾all around :“你是不是看到了第四面墙外的东西?能不能跟我讲讲?”

  小张哥抿着嘴laughed :“不讲,讲了可能对你来说太残忍了。”

  山大王愣了愣,然后laughed :“也好也好,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嘛。那你讲讲他们怎么说你的?连你都会有人骂?”

  “嗯,太阳都做不到人人喜欢,何况是我。”

  小张哥说着拿来啤酒给山大王倒上:“这次你们辛苦了,休息几天吧。”

  而就在他们聊天时,在水晶监狱那边,被抓紧去苦舟行正在吃饭,但突然他捂着自己的喉咙然后重重的撞击在了水晶监狱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外头的看守冲了过来,但看到的却是苦舟行像是被人摔打一样,他此刻已经满身满脸的鲜血,翻着白眼,眼看是活不下去了。

  看守一紧张,连忙拿出电话想给Haozi 打电话,但突然之间水晶监狱里的传感器传来了警报声,语音提示犯人已死亡。

  这一下可把看守给吓坏了,他们赶紧关闭了苦舟行这个水晶监狱的电源,然后把他从里头抬了出来,而这时苦舟行的身体已经完全变得冰凉,脸色也像死人一样灰白。

  “完了,快打电话!”

  而就在他们把苦舟行放在地面上去联系Haozi 时,他们身后的苦舟行却缓缓的站了起来,带着诡异的笑容。那两个看守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人一下给落了魂,颤抖了几下都不再动弹。

  但就是这一下,水晶监狱的Level 2 防护被触发了,周围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连通着Haozi 那边的报警器也跟着响了起来。

  正在熬药的Haozi 一看,立刻站起来惊叫一声不好就抓着Thunder Dragon 进入了灵虚幻境。

  可等到他们来到监狱之后,看到的却是一片混乱,所有的水晶监狱都被打开,之前被抓到的穷凶极恶的犯人在里头尽一切可能的想要冲出监狱。

  Haozi 咬紧牙齿打开了牢笼,然后直接把这里的干扰system 拉到了最大,顿时每个犯人身上都像是被附着了二十倍重力一样,连抬腿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现在,立刻!”Haozi 用Divine Beating Whip 在墙壁上打得啪啪响:“回到原来的位置!”

  那些犯人在这里毫无招架之力,只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安安稳稳的回到了水晶监狱中,但清点人数之后竟发现少了一个人,这个人恰恰就是苦舟行。

  “haha ……”肿嘴龙王含含糊糊的said with a smile :“终日打雁今日竟被大雁啄瞎眼。”

  Haozi 面色阴沉的通报了上头,然后就坐在这等待支援到来,时间little by little 的过去,支援的人老早就开始收拾了,但Haozi 却始终一言不发的坐在那巍然不动。

  “咋?”

  Thunder Dragon 要发问,Haozi 却只是摆了摆手让他闭嘴,接着就是继续等待,一直到三个小时之后,上头已经下来人收集问题了,这时Haozi 才起身算是离开。

  走到外头之后他才对Thunder Dragon 说道:“Turtle Breath Technique 最长只能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没有人能发现它的存在,我等了他三个小时,他恐怕是真的跑了。”

  “你这么确定?”

  ”en. ”Haozi took a deep breath :“也不知道那两个受伤的怎么样了,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一定不能打开水晶监狱的门!哪怕是犯人死在里头。”

  “但是他们就是不听呗,pig teammate 你能怎么办?”Thunder Dragon 的嘴唇in the past 的几个小时里也好的bits and pieces 了:“你啊,就该学清灵子,当场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现在要被人说是傻逼你就开心了。”

  Haozi 抿着嘴沉默许久:“这件事我要亲自解决。”

  “行啊,when the time comes 你别把自己十二灵的位置给弄没了就行。走吧,先去那边报备,发arrest warrant 吧。”

  ”en. ”

  而他们走后的十分钟,在水晶监狱之内,一个unremarkable 的库房里,有一个开水壶翻倒在地,接着里头一个人正little by little 的挣脱了出来,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苦舟行。

  随着他全身骨头ka ka 一阵响,苦舟行彻底钻出了开水壶,出来之后的他脸色青紫,看上去十分虚弱。就在刚才,他真的是玩了一把命,Turtle Breath Technique 最长时间两个钟,他生生憋了三个多钟到自己再不出来就死定了的程度才从躲避的地方钻了出来。

  他环顾all around ,却也没着急逃跑,而是顺着墙壁躲避着摄像头来到了卫生间内,看着那种蹲便池,他再次took a deep breath ,身体像一条蛇似的从那个fist sized 的孔洞里钻了进去。

  经过一段痛苦而漫长的过程,苦舟行终于来到了外头,他现在一身污垢一身恶臭,但不管怎么样的恶臭都不如这自由的空气来的舒服,而他出来的第一件事就must be in order to 姜尚Soul Evocation !只要姜系的老大能够再现人间,他所想要的一切都可以轻易的得到。

  “抱歉,Master 。”苦舟行在公共卫生间里冲洗了一番,又迷惑了一个路人,换上了他的衣服,走出去时已经焕然一新,他looked towards 当年拜师的方向深深鞠躬:“disciple 此番不想再屈居人下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