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73

  第273章 这不就是拐骗么

  Haozi 根本没有对付little girl 的经验,这个时候要是能把Thunder Dragon 弄过来说不定根本不用废多大的力气就能搞定了。

  虽然他没干什么也没说什么,但人家little girl 对他就是充满了敌意,虽然人家little girl 也没说什么,但想刀一个人时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两人一狗坐在某咖啡厅的外头,气氛非常紧张。

  “就是当上一代失格或者死亡之后,会随机选一个相性类似的人成为继任者,你就是那个相性类似的人,你多疑、孤僻、冷静、无情,这正是符合灵蛇的相性。”

  Haozi 喝了口咖啡后开始跟周妙聊起了她能力的觉醒。

  “你要不要听听伱自己在说什么?啊?”周妙一脸嫌弃的说:“快点把能力还给我,我没工夫跟你废话,我有好多事要干。”

  “抱歉,如果你还想使用这些能力,就必须听从安排。”Haozi 的态度坚决:“否则你随便使用能力是会被抓回去的,就像刚才如果你用那种方式敛财,Holy Lord 会罚你。”

  “我才不管你们是什么邪教,我现在没工夫跟你废话。”

  周妙不耐烦的起身就要走,她immediately 就是感觉对面的Haozi 是什么邪教组织的人,她不想跟这些人扯上关系,毕竟她就是一个要被迫辍学的女高中生,考虑最多的是怎么让自己安稳的活下去,如果真的跟邪教扯上关系,那她的人生可就真的完蛋了。

  于是她起身喊道:“狗老大,我们走。”

  说完就要带着狗离开,但Haozi 显然不会让她离开,连忙起身拽住了周妙的胳膊,但这一拽,周妙立刻嘶声力竭的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有色狼!快来人啊。”

  一个长相可爱的girl 在街边大声喊这种话,那broad daylight 之下围观的人肯定是不会少的,再加上看到Haozi 也只有一个人,立刻就有人冲上来想要帮忙,而Haozi 懒得跟这些人折腾,直接掏出证件亮了出来,上头的照片和身份ID一清二楚。

  “你是警察?”

  周妙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然后就不再挣扎:“你是警察你不早说?”

  Haozi 看了看周围的场景,觉得这地方也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然后便带着周妙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带着她来到了一个人流量比较大的商场:“这地方你总该放心了吧?”

  周妙抱着狗老大好奇的打量着Haozi :“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Haozi 沉默片刻后说道:“先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时间也不早了。”

  周妙可不是什么harmless to humans and animals 的小白鸽,她当然是选了最贵的地方,甚至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得让狗老大一起进去,狗老大不能去她也不去。

  Haozi 真的是被这个作妖又磨人的蛇精给弄得有些头大,最后无奈之下直接给狗老大的头上贴上了一道符,而贴上符纸的狗老大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周妙手中的包包。

  “那就去吃日式料理吧。”周妙在商场里转了一圈之后:“不过你有没有那么多钱哦,这个很贵的。”

  “吃你的。”

  落座之后,Haozi 看着周妙点了近三千块钱的东西,他知道是这个坏child 在为难自己,但谁在乎呢,Holy Lord 基金摆在那,专供工作消耗,别说她点三千块,就算点三千万Haozi 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

  公家的钱谁都不心疼不是。

  “你怎么会流落街头的?”

  “你一直跟着我?”周妙百忙之中抬起头问道:“你是不是个变态啊,我才十六岁。”

  “我只是激活了你的能力,没有跟踪你,不过就是看到你在该上学的时候坐在公园里。”

  周妙喔了一声后道:“成孤儿了呗,我后妈携款潜逃了,我把家里的家具都给卖了,就跑出来了,不然when the time comes 收房子的人回来,看到没有家具会找我麻烦的。”

  要说心细,十个Thunder Dragon 都比不过面前的灵蛇,这还真的是完美契合灵蛇的特征,多疑敏感、心细如麻,而且非常不亲人。

  “那你为什么不报警?这个构成遗弃罪了。”

  “haha ,警官,你说笑的吗?我跟那个女人非亲非故,她养了我十年,她现在走了我还把她给告了,那我这个人是不是太冷血了一点。”周妙撑着下巴看着一桌子极豪华的菜:“她不告而别,我觉得也是有难言之隐吧。”

  Haozi 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然后就继续问道:“那你上学怎么办?”

  “上学?不上了呗,我现在身上就剩下三四万块钱,when the time comes 就算是考上了大学也没钱去读,助学贷款也是要还的,贫困生补助我也不想要,我这人还挺要面子的。我还是喜欢光鲜亮丽一点,手机得用最好的、吃住我都喜欢好的,我这样去拿贫困生的补助,我心里不安稳。”周妙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你肯定要问我,如果没有这些能力之后该怎么办。speaking of which 也不算难吧,我觉得我还算聪明也挺理智,关键我长得不差,我就算没办法嫁入豪门,我eighteen-nineteen 岁随便嫁个老男人去当后妈总行吧,当后妈也不需要大学学历是吧,别跟我说什么独立自强,我没有那个ability 。”

  这一套话语速极快而且极端现实,虽然年纪不大,但那一身市侩的味道,明显跟长安巷那一群温室花朵完全不同,就拿Thunder Dragon 举例,别看这个逼人走遍了world ,但他去哪里都是嗷嗷花钱享受高规格,导致他到现在都认为钱是闭着眼睛就能从天上掉下来的。

  Haozi 也没有去满嘴爹味的教育她,只是拿出电话给Thunder Dragon 打了电话过去:“昨天那几个名额,让杨俊峰别他妈去闹了,这边小蛇可能要去上大学。”

  Thunder Dragon 啊了一声:“啥蛇?”

  “啥蛇?你怎么好意思问的出口的?反正你们要去报道的话就别折腾了,等到九月给小蛇一个名额。”

  “我问问。”

  Thunder Dragon 那边传来一阵稀碎的声音,接着听筒里接着传来了牛牛的声音:“big brother ,没问题,我再去捐一个亿。”

  Haozi 的表情都扭曲了,他默默的挂掉了电话,无奈的看着对面的周妙:“你跟我去GZ。”

  “凭什么啊?你这是明目张胆的拐卖少女了吧?”

  “九月份直接给你捐个大学名额出来。”Haozi 的声音平淡,他吃了一口芥末章鱼,那味道让他想起了刚吃完鱼的Da Huang ,干呕了一下后索性放下了筷子:“至于其他的,你去了就知道。”

  “捐名额?什么意思?”

  Haozi 靠在那抱着胳膊:“你不是喜欢钱么。”

  ”en. 谁能不喜欢钱呢。”

  “好,那你愿意不愿意去见识一下什么叫纸醉金迷。”

  周妙心中还是犹豫不定,如果换成是别人说不定就答应了,但她却一直在沉默,眼珠子溜溜的在Haozi 身上打转,贼光水润的。

  “你真的就这么多疑吗?”

  周妙摊开手无奈的说:“你也看到了,这个世上,就只有狗老大是我能无条件信任的。”

  Haozi 也不废话直接名片飞她脸上:“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时间之后,你再做决定。想通了打我电话。”

  说完Haozi 起身结账走人,而周妙却坐在原地吃完了一顿饭,然后还把剩下的所有打了包,哪怕连赠送的一瓶子清酒都被她装进了塑料瓶里给带了出去。

  失去能力的周妙回到那间凶宅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窗外月光明亮,清冷的月光正巧洒在她的身上,而她突然回头发现一个男人正坐在床头,眼睛同样在看着窗外的明月。

  这冷不丁一下她还真的被吓了一跳,但当她的视线和那个男人对上之后,恐惧感却也慢慢消散了,而她只是自嘲式的laughed :“原来真的有鬼啊。”

  “喂,鬼。”周妙转过身喊了那人一声:“你怎么还不走啊。”

  男人沉默了片刻,突然朝她laughed :“对不起哦,吓到你了。”

  “嘿,你还挺客气。”周妙往旁边坐了坐:“你就是被老婆杀了的那个男人呗?”

  ”en. ”

  “看上去不像啊,你怎么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

  那男人往床头蜷缩了一下,抱着膝盖说:“大概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吧,也算不上什么恨,就是有点对不住我爹娘,让他们see one’s child die before oneself 了。”

  “对了,你没见着你老婆么?他们被判了死刑呢,都死两年了。”

  “没有,她可能也不想见到我吧。对了,我不打扰你了,今天是我生日,我回来看看,你休息吧。”那男人说完就起身要走:“这地方我也不常来,来了就想到不好的事情,没意思。”

  “那你为什么还不肯走?”

  “快了,前些日子我father 病逝了,我mother 最近病情也加重了,等他们离开,我也就走了。不说了,不说了,你休息吧。天气热的话,隔壁橱柜里还有电风扇,空调是坏的,你先将就一下。”

  说完这个横死在家中的男人就起身离开,而走到一半的时候,他还回头warned repeatedly :“你不用怕,卫生间里的血迹都清理干净了,没事的。”

  周妙怔怔看着这个亡魂离开,然后突然觉得他的背影既孤独又可怜。而周妙坐在那沉默一会,然后突然笑了出声,转头对狗老大说:“你看,鬼好像也没那么吓人,比大部分人要好多了。”

  只是现在狗老大的回应只能是汪汪两声,仅此而已。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