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78

  第278章 群雄逐鹿

  现在有无数人在盼望着张瑶快点醒来,因为她现在的研究价值可是太大了,不夸张的说她现在就等于是47 kg 重的longevity meat ,破解她身上的秘密就等于是破解了immortality 之术,即便是有了primordial spell 的记载,她身上仍然蕴藏着无数的秘密。

  当然了,她现在可不光是十二灵非常看重,天底下的demons and ghosts 可都惦记着呢,情况有点类似当初的许薇,只不过她比许薇那时候的遭遇可恐怖多了,毕竟when the time comes 她可能会遭遇到唐僧曾经遭遇过的事情,各路Divine Immortal 妖怪魔鬼可都是心心念念着能够immortality 呢,而这个术想要从正规渠道获取那肯定是没希望了,因为但凡涉及到lifespan 、人伦之类的术,基本毫无悬念的会是forbidden technique 。

  forbidden technique 这东西只能够是他们内部的人进行学习,在特殊的时候展现出特殊的威能,所以很多forbidden technique 也被称之为最后手段,亦或者是trump card 的技能。

  至于说……为什么不直接去从Holy Lord 手里夺取forbidden technique ,那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就是打得过十二灵的不需要这玩意,需要这玩意的打不过十二灵。even more how 十二灵上头还有人间Holy Lord ,作为神鬼妖人之中最mysterious 的人间Holy Lord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有着怎样的实力,但他手底下不管是清灵子控制的尸解仙还是直属Holy Lord 的十二灵那可都是威名赫赫,他自己怎么will not 太差。

  当然了,就他的整体实力来看,谁也想不到真正的Holy Lord 其实相对于他手底下的人而言,就是个文职人员,无非就是掌控着轮回交替的正统之位,仅此而已。

  只不过恰好this generation 的Holy Lord 被选中成为Guardian 了,这真的没有办法。

  就像是大家都知道孔圣,博闻广识、学富五车,但又有几个人知道他力拔山兮气盖世呢。

  而言归正传,当有心者知道没办法从十二灵手里整forbidden technique 之后,那可不就是得把目标转移到他们的制成品上头去了么,就像一个国家没办法搞到航母blueprint ,那整个航母回来逆向工程一下不就也出来了?再不济这艘航母不得用了,拿它的技术储备下个崽总可以吧?

  道理么,就是这么个道理,张瑶现在就equivalent to 那艘航母,人家没法子拿到十二灵那边的blueprint ,但如果把她整回去,哪怕知道吃了她也没啥用,但整她回去下几个崽总没问题对吧,上一代不能完成的使命交付给下一代,既合情理又合逻辑。

  所以说张瑶类似Tang Sanzang ,这说法也不是很准确,strictly speaking 张瑶比Tang Sanzang 还多个用处,三藏可不能下崽儿。

  就光the past few days ,就已经有四五个窥探倒转阴阳威能的小妖偷偷摸摸的想要接近张瑶呢,但他们也是很倒霉的,因为intelligence system 的问题,往往他们高高兴兴的以各种姿态杀到女版Tang Sanzang 面前的时候,却发现坐在她床榻边上的是山海界里知名的Heavenly-Fox King ——茯苓月。

  “我也不想叫茯苓月的,这个名字不好听。不过你以为这个名字是谁取的?那可是你家祖上取的,不过再怎么差劲也比我二姐的人参月好一点吧,还有我big brother ……”Heavenly-Fox King 放下手中的饭盒仰起头看着天空的明月:“我big brother 叫薄荷月,好清凉的名字呢。”

  “不对吧,我记得你们不是还有一个叫……”小张哥靠在旁边回忆道:“叫……黄瓜月。”

  “伱说的是我小妹。黄瓜月,你听这个名字,真要不是我们实在是受了你们家天大的恩惠,光这个名字就能让你们一家引来killing disaster 。”

  “吹牛。”小张哥坐在那said with a smile :“虽然四圣之主,人界之主最弱,那也不是你们一群狐狸精能搞定的。”

  “嘿,你说的对,可是咱狐狸精有个特别的技能,那就是勾引。你可别忘了,你身上还有Heavenly Fox bloodline 呢,你Great Grandmother 可就是黄瓜月。”

  小张哥一口矿泉水直接从鼻孔里滋了出来,他连忙擦干净后said with a smile :“对啊,我就说我记得她。不过她没有上族谱也没有进祠堂,甚至都没有牌位。”

  “你也好好想想吧,你们家的bloodline 里要是混入了一两个半妖那还了得?那当年不得都乱了套,不上族谱不上祠堂一点问题都没有,至于没有牌位,她都没死,在山海界里当大夫呢,为啥要给人家上牌位?”

  小张哥laughed heartily 了起来,然后继续靠在那看着天边,而Heavenly-Fox King 吃完了饭盒里的东西之后,拿起旁边的矿泉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张瑶,咕嘟了几口长叹一声:“不知道Thunder Dragon 那小子怎么办。”

  “没办法,这个事他们自己处理,从Haozi 的态度来看,Thunder Dragon 肯定是要被拿下了。他disciple 会顶班成新Thunder Dragon 。”

  “代价还是不小。”Heavenly-Fox King said with a smile :“这事也怪我,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想起这一出。”

  “冒险家嘛,极致的浪漫主义。”小张哥回头看了看Heavenly-Fox King :“你们都是。”

  “但其实如果你要阻止也是with no difficulty 不是吗。”

  小张哥没有说话,只是hehe 的笑,然后指了指床上的张瑶:“帮忙再照看一段时间吧。”

  “放心,完美术造物,你赶我走我will not 走。我可不能让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夺了我的成果,这里你就放心吧,除非是上Three Realms 顶级的来,否则都别想在我手里捞到便宜。”

  小张哥un’ed ,然后突然笑着指了指张瑶:“她现在干什么呢?”

  “她啊?她争霸天下呢。”

  说起张瑶,她的意识仍停留在那个荒烟乱马的年代,而现在已经来到了大业十年,这也就是说她已经in this world 活了十年了,从十五岁到二十四岁,她终于等来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乱世。

  今年杨广第三次发兵进攻高句丽,但因各地豪强起义已经形成烽火乱世,所以这第三次远征最后只好议和收兵。

  这一年,隋炀帝杨广开始疯狂镇压各地的起义者,而张瑶部却因为远在Eastern Sea shore 一直却是没有遭遇过什么战乱。

  经过十年的休养生息,这个地方简直跟外头成为了两个Heaven and Earth ,土地肥沃、粮食充足,能工巧匠遍地,而且武器装备极为精良,而且训练有素,如果放之天下,绝对是顶级的战力。

  但这里的战略却始终龟缩在山东半岛,既不让人进来也不放人出去,闷在里头搞发展,而他们的发展是非常消耗资源的,只不过因为那些个豪商早就像下注一样的把宝压在了这一只东山军的身上,资源他们自然有办法运过来,只不过问题就是这个东山军的领袖并不是很待见这帮商人,她很少会主动跟商人们提出什么交易的内容,而一旦这些人不配合,等待他们的就是大规模的商品倾销。

  而一旦上了张瑶贼船的人,基本上就再难以下来了,因为她好像有什么法宝一样可以快速的复制对方的核心竞争品。粮食粮食产量没人家的高,矿石精炼技术没人家的好,铸造能力没人家的强,最后各路豪商却都成了东山军的资源商,甚至还带着一些半强迫性质的,而归根到底就是因为东山军太强,只要他们愿意甚至可以现在就发兵一路打穿中原腹地直接干到大兴城。

  但她并没有这样,而是step by step 、little by little 的蚕食着周边的区域,虽然慢但极稳。

  “小妹,这件事你如何看?”

  当年那个把他放出大兴的big brother ,如今却也已经成为了北方草原部族的女婿,正带领着一众人依靠着当年张瑶留给他的基础在和各路豪杰争夺天下,而当他意识到现在天底下最恐怖的力量并非大兴王朝而是自己那一块山东Fiefdom 发展出来的东山军之后,他就知道自家的小妹现在可是天底下最了不得的人了。

  “不是我说你。”张瑶坐在她的两层小楼里,炎炎盛夏却丝毫不觉燥热,只是因为旁边有一台电风扇正在hu hu 吹风:“你手下的幕僚就是一群猪,让你去硬抗陇右集团,我跟你说过了吧?陇右集团如果没有意外,必定是要入主四海的,你和sister-in-law 那个小部族,上上下下把牛都算上才不过十万人,你跟人家拼什么?”

  她big brother 心里苦的很,这种事他当然清楚的很,总体说来现在他们根本不占优势,本来this time 前来山东,就是为了说服younger sister ,让他加入自己的大业之中,可来到这里之后却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因为从蓬莱开始一路到琅琊再到徐州,基本都已经是younger sister 的领地了,她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把十万江东之地装在了囊中,而且younger sister 这个地方兵强马壮,军纪严明,人口上下百万之众,士兵十万余人,在这个时代这就已经是帝王之气了。

  别说她是个女人,在这边人家可都是称她一声Goddess 的。再细致了解一番,她这些年收流民、奖耕读、兴工厂、办实业,休养生息韬光养晦,百姓的日子稳当了,谁还在乎上头的那个是男是女,甚至于杨广本广为了维持山东这边的稳定,亲自下旨把她江夏郡主直接给提到成了长乐Princess ,还在大兴城周围为她修建了Changle Palace ,专属于她的宫殿,这是何等的殊荣?

  而杨广的原话就是这位大隋的Crown Princess 只要不乱,天下就不会乱。话都到这份上了,可想而知现如今这位Empress 的影响力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big brother ,要我说,你现在要么带着部族的人直接来我这边定居,别再跟着水草牛羊迁徙了,游牧没有出路。要么就跟杨广合流去打那陇右Aristocratic Family ,千万别折腾什么争霸天下了,你已经失格了。”

  张瑶的这一番话,听得她big brother 是面红耳赤,毕竟自己作为big brother 却被小妹比得一无是处,这传出去多少是有些不好听了。

  “行了,big brother 。younger sister 也不是诚心给你难堪,等会子你带上嫂嫂,咱们在东莱城里转转。”

  “好。”

  午饭之前,张瑶带着big brother sister-in-law 开始在他这个根据地里转悠了起来,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曾经不堪起眼的东莱,如今却已经成了这样一副繁荣景象,远端城外的烟囱高耸,里头冒出阵阵浓烟,城中商铺row upon row ,行人往来如织,哪里有半分乱世之景,即便是当年的开皇盛世也要弱上几分。

  街上时不时有穿着轻甲的warrior 背着枪巡逻而过,各处都在大兴土木,city gate 大宗大宗的货物正在continuously 的运送进来,就连市场都分了批发和零售两个不同的区域,可想而知这里究竟有多兴旺。

  其实光是这些,还无法让人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真正让她big brother 惊愕的其实是中午的饭点,那城中的大钟dang~ dang~ dang~ dang~ 敲过十二点之后,热闹劲可就真正上来了,工坊里下工的工人开始纷纷走上街头,然后他们就进入了各个街区里那些标注着饭堂的地方。

  她big brother 跟着走进去瞧了瞧,发现这里的饭堂之中早已经有两三百人在排队,他们大多是周围工坊里干活的人,有男有女,基本都是各人拿着一个粗瓷大碗,走到窗口处扔下钱,然后便点了几个菜返回家中吃。

  可以看到这里的饭菜有不同的标准,比如最贵的一顿饭是三十文钱,这就是非常豪华的一顿饭了,有酸豆子闷鸡杂、水蒸蛋还有一小碗炒鸡,甚至还有一块肥zi zi 的猪肉和些许蔬菜。这哪怕是在大兴上馆子也就merely this 了。

  而最便宜的是三文钱,可即便是三文钱也足够一个人能够吃饱,两个大馍馍外加一大勺子酸汁泡菜,这放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算是一顿不错的吃食了。even more how 外头还有免费的汤,虽然里头没有什么油水,但却加了盐和Eastern Sea 里的一种海草,反正他们说是海带的东西,炖煮一锅味道也是不错。

  她big brother 虽然也是达官贵人出身,可后来去了草原,肉倒是不算缺,可这盐真的是太宝贝了,他甚至很难想象这珍贵的盐汤竟就这么放在外头当做免费的供人食用。

  而突然之间她big brother 愣住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如果在战时,一个军队有这样的粮草保障,那么他们的battle strength 会是怎样的?

  想到这,他不由得looked towards 自己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他恍惚间有个错觉,就是自从小妹十五岁那年落水之后,仿佛换了一个人,而她重重的行为背后所有的目的,都指向……

  “小妹……你不会是……”

  “不会什么?当然会。”张瑶抿着嘴看着天空:“既然大家都有可能当下个皇帝,为什么不能是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