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79

  第279章 孽缘

  “我给你的建议就是赶紧辞职出去,你在这个地方太亏了,真的不骗你。我认识几个Boss ,要不要给伱介绍一下?”

  周妙靠在门框边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小声在那给小黑的人生做规划,她始终认为这样的女人在这个小巷子里当服务员,那属实是浪费了,如果换个地方,她真的可以飞黄腾达,只要聪明点,再合理的利用一下自己的本钱,三句话就能让男人为她花三百万,而不是辛辛苦苦在这里端盘子,每个月挣那仨瓜俩枣,存一年的钱都不够买个好看的包。

  虽然她自己也买不起,但她还没成年嘛,等成年之后她肯定是能够飞上枝头成Phoenix 的,毕竟自己不算笨也不算难看,而且还有这么牛逼的超能力。

  “你啊,又不像我,有点超能力。你再这么虚度光阴就真的废了,你多大了?”

  小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莞尔一笑却没有开口,而周妙似乎是没有意识到她笑容里的问题,继续追问了下去:“放心啦,我不跟人家说。”

  “五……”

  小黑刚要开口,此刻大门打开,接着Haozi 把头伸进来张望了一圈,然后一把拽着周妙的胳膊就把她给拽了出去,周妙不明所以,刚想开口问,就听前头Haozi 说道:“你准备一下,我带你去录入身份。”

  “录入啥身份啊,我有身份证的。”

  “别废话。”Haozi 把头盔递给她:“上车。”

  周妙哦了一声,跨坐在摩托车的后座就走了,而他们刚走,许薇就趴在柜台上笑着问小黑:“她又给你出谋划策了?”

  ”en. ”小黑转过头笑了起来:“她还夸我漂亮。”

  “哈,你本来就漂亮嘛。”

  这倒不是许薇客气,小黑是真的漂亮,也许说她是阿尔忒弥斯有些不好理解,那么称她为他们那边的嫦娥是不是就好理解了一些?

  “她很喜欢给别人规划人生呢。”小黑趴在柜台上伸手从许薇的手中抓了一些小零食吃:“她的world 好像只有钱。”

  “正常的,我听她说过她的生长环境,很难的。她还没有适应这里的生活。”

  小黑hehe 笑了起来,然后就抱着一把小扫把靠在柜台上开始玩起了手机来:“我刚来的时候也不太适应。”

  “那现在呢?”

  “我太喜欢这里了,我活了五千三百年了,这里是only one 个没有人觊觎我身体的地方。”小黑放下手机took a deep breath :“不被人觊觎的地方,就一定充满了自由的香气。我不用担心自己被当成礼物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当成猎物。”

  许薇laughed heartily ,而这时一道屎yellow 的silhouette 窜上了柜台,Da Huang 用不屑的语气说道:“觊觎你什么?觊觎你昨天抠脚抠半个小时?觊觎你边洗澡边尿尿?觊觎你放屁puff puff puff 噗?还是觊觎你不吃素,拉屎特别臭?”

  小黑抄起扫帚就要打,Da Huang 一边foul-mouthed 一边跑,然后因为撞翻了狗姐种的十八学士而被狗姐叼到后头去打了一顿,而在狗姐教训Da Huang 时,狗老大蹲坐在旁边shiver coldly 。

  说起狗老大,这段时间它可没少挨揍,现在也学乖了。狗嘛,就是需要一个头儿的,现在狗老大就是狗姐的忠实舔狗,既然当不了夫妻,就认她当个big brother ,this can be considered 另一种的双宿双栖。

  “这个,你拿去吃。”狗姐揍完Da Huang ,叼了一颗黄澄澄的药丸子放在了狗老大面前。

  “谢谢老大。”

  ”en. ”

  狗老大在得到狗姐的肯定之后,一口吞下了那颗药丸,接着很快它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开始燥热了起来,痛苦不堪的感觉从里到外的烧灼,而下面就是大块大块的皮毛脱落,眼看就不活了……

  “你别把人家狗给整死了。”Da Huang 窜到进气少出气多的狗老大面前:“你给一只普通狗吃化身丹,它扛得住么你也不想想。”

  狗姐走过来也是觉得奇怪:“我当年就是吃了这个。”

  “大姐,那时候你身边有杨戬,杨二郎。现在它身边有谁?”Da Huang 指了指自己:“一只猫,一只狗。”

  狗姐往前一窜,化作人形,然后拎着狗老大就去到了车库里,Da Huang 还以为她要在那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呢,刚准备出言训斥,就看到狗姐骑着小张哥的电动车前头放着狗老大就出门了。

  “你好歹用麻袋装一下,别整得跟偷狗的一样。”

  Da Huang 追到了门口叮嘱,但这时狗狗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大概三又四分之3 minutes 后,Eastern Sea shore 的一座动物医院门口停了一辆电动车,然后一个长腿大elder sister 拎着一条眼看就不行的狗走了进去,然后在前台指名要杨大夫接诊。

  “杨大夫,客人点名要你接诊怎么办?”

  “我去看看。”

  正在那边钻研high level 农艺师资格证考试的杨大夫穿上白大褂走了出去,而当他看到来的人时,脸色当时就变得很难看,用前台小妹事后回忆称“当时杨大夫的脸色很难看,就像在路上偶遇了混得不错的前女友”。

  “你怎么来了?”

  “治病。”狗姐把眼看就剩下一口气的狗老大放在杨大夫面前:“快点!”

  “你哪这么凶……”杨大夫接过狗老大这么一摸,脸色再次变得奇怪了起来:“进来说。”

  他们两人把狗老大带到了诊疗室,杨大夫一边开始准备着东西一边说道:“你怎么这么冒失?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个冲动的性子,凡胎肉体能扛得住化身丹吗?我给你留下了三颗,是让你以备不时之需,不是让你带小弟升天的。”

  “说够了没有?”狗姐抱着胳膊说道:“快点治。”

  “我要说我没办法,你能怎么样?”杨大夫coldly snorted :“你去让他治啊,他不是能么,不是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么,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来我了。”

  他嘴上说着酸话,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慢,这个时候狗老大已经濒死,显然是无法吞咽,杨大夫先取出一颗Condensing Spirit Pill 放入葡萄糖中,等完全融化之后,抽了五十毫升丹水进行静脉强推,等到狗老大的medicine 反应稍微平复了一些之后,他又拿出了几颗比针头at worst 多少但是花花绿绿的丸子掰开狗老大的嘴塞了进去。

  要不说杨大夫当年是Celestial Court 第一兽医呢,这medicine pill 下肚之后,狗老大的情况立刻好转,不过现在仍然没有脱离危险期,杨大夫接着又开始用不同的medicine 配出了一瓶Bai Shui’er 开始给狗老大打起了吊针。

  而这时狗姐看到狗老大的情况逐渐好转,她也开始在诊疗室里溜达了起来,特别是看到墙上挂着的主治大夫是杨大夫时,她倒是笑了起来:“最近看来混的不错。”

  “呵,拜他所赐,我是以凡人之体下来的,至于在这不过就是混口饭吃。”杨大夫一边忙碌一边说道:“不过也没什么了,没了啸天的杨戬,也就是这个样了。”

  “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

  “嗯,是啊。没有意义,毕竟我早就成了笑柄,自家的女人跑了不算稀奇,自家的狗跑了才是真的千古奇谭。我想了很多年也没想明白,我到底是哪里惹到你了。”

  “没有,你对我很好。”

  “可就架不住变心了是吧。”杨大夫冷笑起来:“行了,等打完这一瓶之后,去前台交费,一共三千一百二。”

  “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恨我?”

  “恨?”杨大夫laughed :“怎么敢呢,我现在不过就是个可怜的middle age person 罢了。”

  狗姐还想说什么,但杨大夫却已经转身离开,然后在出门口的时候instructed :“the past few days 不要吃东西,medicine pill 会在五天左右消化完,等消化完之后,选个月明之时,带它出去吸收精气,然后就能脱离mortal body 了。不过我想不明白,那么珍贵的Spirit Beast 化身丹,你居然会给一个普通的土狗。”

  “当年我也是一只普通的……土狗。”

  “你可不是,你是山东细犬,我可是从好几千只狗崽子里把你挑出来的,白毛细腰体态如象,天生不凡。”杨大夫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没关系,生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乐意就好。但是下次请你must 注意,你是天生的神犬,不是普通的狗能比的,你能承受的,它们无法承受。你可以任性,也可以调皮,但请记住你的任性可能会直接造成一条生命的陨落。这次幸好我在,如果我不在,它必死无疑。”

  杨大夫并没有质问狗姐为什么能找到他,毕竟自己的狗什么能耐他最清楚不过了,他在意的其实是明明能immediately 找到,但偏偏one doesn’t visit a temple without a cause 。难道就不能像朋友一样打个招呼么,相伴千年竟只是换来这样的结局,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都说不过去不是吗。

  狗姐抱着打完针的狗老大在宠物医院门口站了很久,然后才默默的骑上小张哥的电驴tú tú 回去了,而杨医生则站在楼上的办公室里一直看着狗姐离开,半句话都没有再多说。

  “孽缘啊,真的是孽缘。”

  晚上的时候,颓废的Celestial Court 造反三人组又凑在了一起,大润发生鲜区经理孙经理和海产公司经理李经理加上宠物医Courtyard Master 治大夫杨大夫坐在了他们常去的一家酒吧里头,三人各自倒上了一杯酒,聊起了下午的事情。

  “这感觉就像是……嗯……”李经理沉吟片刻后说道:“前女友带着她跟别人生的child 来找你寻求帮助,Old Yang 啊,纯爷们。”

  “我不是纯爷们谁是,你是?”杨大夫说完吨吨吨吨喝了一大杯扎啤下去:“前段时间我可听说了,你跟一个姑娘纠纠缠缠了好久,最后跟人家分手之后,她可是站在你家楼下等了你到天亮。”

  “别提了,我不敢。那也是孽缘,她就是龙三Crown Prince 的转世。这辈子就是来找我索命的,我不敢。”

  “Mister Sun 怎么说?”杨大夫回头looked towards 那边一直在吃的孙经理:“你有什么评价?”

  “我是个猴叽,我不谈恋爱。”Mister Sun 这样说。

  “hahahaha ,猴叽好。来,敬猴叽一杯。”杨大夫举起酒杯:“过去的事就不谈了,speaking of which 前几天你们感觉到了没有,是不是金蝉子又转世了?”

  孙经理听到金蝉子这个名字的时候immediately 就扬起了脖子:“不是吧?”

  “好像是哦,不过我也not quite clear ,我现在可开不了Heavenly Eye 。”

  “我也没有Three Heads Six Arms 。”李经理said with a smile 。

  而孙经理默默的从耳朵里掏出一根牙签,剔了剔牙又塞了回去:“它现在就这么大。”

  三个老男人一起laughed heartily 了起来,接着又是一阵觥筹交错。

  而狗姐回去之后,心情肯定是不好的,但狗老大倒是逐渐的恢复了过来,它的脑袋瓜并没有那么聪明,想不通这里头很多事,只是他觉得自己比以前聪明了一点,因为以前自己是看不懂电视的,但今天已经能看懂了,而它第一次觉得电视居然这么好看,就是里头的人见面握手而不是互相闻屁股,这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情。

  小张哥今晚上不知道跑哪去了,小饭馆也因为他没在而导致客人稀疏,十二灵这段时间也都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家里除了常年宅在家的庭院Guardian 就剩下了泡着澡想心事的狗姐和罚跪的Thunder Dragon ,外头则只有一个许薇和两个服务员。

  “薇薇姐,那两个人为什么everyday all 会在大树下面罚站啊。”周妙站在窗口看着大梧桐下站定的陈拾master and disciple :“他们是不是有毛病啊,我觉得这里人都长得挺好看的,可感觉个顶个的有病。”

  许薇托着腮靠在柜台上,锅里煮着的是茶叶蛋,香味充斥在屋子中。她知道自己在端午之后就会继承十二灵里的Thunder Dragon 之职,不过她根本没有做好准备,现in the heart 多少是有些慌张和紧张。

  “薇姐!”

  “en? ”许薇缓过神来:“怎么了?”

  “the past few days 你怎么了?天天看你在发呆。”周妙curiously asked :“是不是谈恋爱了?网恋?我跟你讲啊,网恋真的要小心,很容易被骗的。”

  “哈……我这辈子可再也不会网恋了。”许薇长叹一声说道:“不过speaking of which 也有意思,那次网恋直接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你本来的轨迹是什么样的?”

  “我呀?”许薇衬衣片刻:“可能就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吧,普通的工作、普通的男朋友、普通的生活,什么都是普普通通。其实我真正羡慕的人是张瑶,瑶姐。你可能还不认识吧?”

  “她是谁?最近老听你们提起来,她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厉害啊,如果把她放在古代,她是能当皇帝的,特别厉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