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385

  第385章 清风袭来

  就像这种所谓的酒会,其实就是那些有钱人的游戏罢了,扩充人脉也好,狩猎目标也罢,从古到今都没有断绝过,以往的什么流觞曲水也多是士大夫阶级的闲暇乐趣。

  但小张哥的目的跟他们不一样,他就是来品酒的。

  这地方装修的自然没话说,各式各样的美酒美食就摆在旁边,别人都假模假样的端着个酒杯在聊天,唯独小张哥在那这个酒坛子里捞一点、那个橡木桶里舀一勺,白酒、葡萄酒、金酒、威士忌,溜达了一圈,然后喝完之后就在那掏出小本子写心得体会。

  他品酒其实还蛮专业的,每一种酒的优劣都被他写了下来,哪里需要改进哪里需要保持,专业的程度就算是酒庄里的专业的品酒师都觉得这玩意就是个同行过来看环境的。

  而这时以XXX为首的hedonistic son of rich parents 们正坐在场边,他们倒是也注意到了小张哥,他是那个有名的看到吃不着的骚狐狸带来的人,理论上也是个富佬,但在场诸位却是没有一个认识他的。

  “那人谁啊?还真有人来这喝酒的?我看他喝一路了。”

  XXXgang of scoundrels 中的一个指了指远处的小张哥:“这人有毛病吧。”

  “我也喜欢喝酒,我也有毛病呗?”XXX这时就有些不乐意了,毕竟他虽然喜欢人家女朋友,但的确也是个正经的玩家,酒、茶、烟等等是一样不缺,但这种都算是雅好了,跟这帮暴发户眼里这些东西都不过就是他钓马子的工具罢了,但问题是他自己也是暴发户出身,想要够那些真正的上流社会他够不着,人家不带搭理他的,嫌他档次低了,而面对这帮乌七八糟的暴发户,他又觉得这帮人档次低了:“我过去看看。”

  他起身走向小张哥,等他过去之后小张哥敏锐的感觉到身后有人,于是转头冲他laughed ,而他好奇的看了一眼小张哥本子上的东西,这一看就让他的双眼亮了起来:“唉?brother ,懂行啊?”

  “嗯,我自己有开饭馆,也会自酿一点,可是总觉得不够好。”小张哥非常诚恳的说道:“你这的酒很好。”

  “这你可就问对人了!”XXX突然一下子自信心就起来了,他满心热忱的拉着小张哥从第一坛酒开始,详细的介绍起了这些酒的酿造工艺,从温度湿度到窖藏时需要的器材和对环境的把控。

  “一坛好酒真的是得费心思的,那些外行就觉得贵的就好,他们纯傻逼。”XYoung Master 提到那些暴发户的时候,满脸的嫌弃,然后一转脸笑着问小张哥:“brother ,你觉得这么多酒里哪个最好。”

  小张哥想了想,走到了第六个坛子面前:“这个,入口入喉都很柔和,但一呼吸满嘴都是香味。”

  “可以啊,有见识!”XYoung Master 拍着那坛子酒说道:“这一批酒是当年国宝级酿酒Master 专门为我father 酿的,后来他去世了,这个手法就失传了,这算是Peerless Grade 了,不过不少人觉得这个酒不太行,因为入口不够烈。”

  小张哥再弄了一小杯喝了几口,接着两人竟就开始讨论起这种失传的酿造方法究竟特殊在哪里了,甚至完全进入了忘我的行列,最后索性就是一人一个小本子坐在那边开始讨论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全场宾客都有些懵逼,魅魔小姐突然也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因为她已经做好了被勾引然后控诉引发他们两人矛盾的准备了。

  但谁知道自己没被勾引,他俩居然勾搭上了。

  而X少的那些gang of scoundrels 们也是惊愕不已,他们可从来没见过X少对哪个人这么上心的,居然坐在那里开始一边推杯换盏一边热情洋溢的聊着天。这在他们看来,这个生面孔的小张哥肯定是哪个不得了的人物。

  “走走走,这破地方没什么意思,咱们去我藏酒的地方。”

  X少热情邀请小张哥去他珍藏宝贝的地方,小张哥欣然同意,然后两人一直在里头折腾了三个多钟头,出来时X少握着小张哥的手:“别的不说,就今天,我非得看看伱的酒有啥特点。”

  小张哥nodded :“那都在我家地窖里。”

  “走走走。”

  “可这里……”

  “让他们玩着去。”X少不屑的扫视了一圈:“都是些俗人。”

  “行吧。”

  两人就这样快乐的结伴走出了门,而在看到小张哥的电动车时,X少只是笑着patted 坐垫:“电动车啊?”

  ”en. ”

  “行吧,我还不会开车呢。”他把后座上的头盔一摘:“走!”

  而就在他们两人骑着电驴消失在这里的时候,不管是过来报复的雷龙还是过来找事的魅魔小姐都傻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有什么毛病,就这么的就走了……

  很快,他们俩就来到了长安巷,一到大梧桐下头X少就深呼了一口气出来:“这地方可以,雅致!太雅致了。这大树,这小石桌子,在这地方喝到微醺,再睡上一觉,refreshed 。”

  小张哥nodded with a smile :“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拿酒。”

  “别舍不得啊,我可给你喝了我trump card 的宝贝。”

  小张哥nodded with a smile ,然后走进了小饭馆,先是让许薇准备了一些下酒菜,然后就开始折腾起他的酒来。虽说他的藏酒没有这位Young Master 的多,但也达到了近三百种,其中很多还都是人间不可见的仙酒,这些酒凡人是不可以喝多的,不然会醉死在里头,但好不容易有同好了,小张哥觉得给他喝一点也不是什么问题。

  于是他每一种都装了一小杯子,大概也就是一两左右的量,而trump card 的就是那一杯黄粱一梦。

  看到小张哥出来,再看他那一丁点一丁点的样子,X少有些不高兴了:“你也太小气了吧,就这?”

  小张哥抿着嘴said with a smile :“你也别嘴硬,你先喝。”

  X少看到上头的手写标签,每一种酒都有自己的名字,什么immortal 扶顶、什么今宵、什么猴儿醉,他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便先拿了那个猴儿醉的小瓶子:“我先尝尝啊。”

  他打开盖子一口闷下,入口就像白水一般寡淡无味,而且还掺杂了一些水果的甜味,这样的酒明显就是不合格的劣等酒了,而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那股子劲儿就上来了,他就感觉当时那一下,脑子里嗡的一声全部变成了空白,有一种魂魄离体的感觉,轻飘飘的散入了云中,乘着风瞬息便是几万里。

  随着小张哥一个响指,他叮的一声回过了神:“叼你妈……好酒!”

  接着他就像是停不下来一样,迫不及待的一口一口的喝着,这里每一种酒都会给他带来一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这种感觉是那么的hard to describe ,相比较而言他自己的那些藏酒都是些什么玩意,垃圾!追求这个追求那个,到头来不过都是炫耀的工具罢了,人家这个才叫酒啊,喝完真的是有成仙的感觉。

  unconsciously 每一种小样都喝了一圈之后,他终于来到了那一杯压轴的黄粱一梦。而他自己已经忘记喝了多少,反正要不是小张哥的话,他三天后基本就可以出殡了,送到火葬场烧的时候,估计都是烧出酒香味。

  “这一杯喝完就不能喝了。”小张哥严正的告诫道:“再喝会出事情的。”

  “好。”

  X少不信邪的将那黄粱一梦一口闷下,然后一场弥天大梦就将他笼罩了进去,等到醒来时却是已经泪流满面,靠在大梧桐下怅然若失,缓了好久好久才缓过来。

  “这酒……还有吗?”

  “不可以喝了。”小张哥看了看表:“再喝会出事情的。”

  虽然X少不太了解this thing ,但毕竟是爱酒之人,倒也是听说过一些作用奇特的只有在传说中才有的琼浆玉液,凡人不可多饮,不然Divine Immortal 难救。

  现在看来自己应该就是喝到了那些古书典籍中才会出现的美酒,不过本来应该激动的他,现在却还沉浸在自己的大梦之中难以自拔,坐在那里突然就有点看淡了Human World 的恩怨情仇。

  “吃点东西吧。”小张哥拿出了几道小菜:“酒就到此为止了。”

  ”en. ”X少looked towards 小张哥,深沉的sighed :“你这个朋友我得交,你的酒肯定不是普通的酒。就你有这些酒,你去我那破烂地方喝什么,羞辱我是不是?你羞辱我!”

  小张哥laughed :“这都是我收集来的,我自己酿酒肯定不如你。”

  真诚永远就是必杀技,小张哥这个人就是从上到下透着真诚,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你怎么能收集到这些酒的?分我一点呗。”

  小张哥摇头:“可以,但不能是全部,有些酒喝多了是要出事的。”

  “那我不喝多不行吗?”

  “控制不住。”小张哥said with a smile :“没人能控制得住。”

  X少沉吟片刻:“老弟,你是不是在里头掺东西了?”

  “haha ……”小张哥笑得快活:“没有,只是有些酒不该是人间的酒,ordinary person 撑不住。”

  这么一说人就明白了,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这些东西的来历not simple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下次想喝再来这里就好了。

  “看样子you brat 也是个玩家啊,还有什么好东西?”

  小张哥一听也变得高兴了起来:“我还喜欢明信片!”

  自从这天之后,春满羊城的X少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就增添了一项新hobby ,就是收集明信片,那是妞也不泡了,逼也不装了,整天就是闷在房间里折腾自己收集的明信片,平时总是精心打理的外表也不在乎了,还每天傍晚的时候让司机开车送他去一个小巷子里,一整就是到半夜回来。

  而X少自从知道了长安巷之后,简直就是如获Supreme Treasure 好吧,他喜欢茶道,这里有人当年就跟茶圣陆羽在亭子里品茶焚香。他喜欢酒,这里有人喝上一杯就能忘掉尘嚣的美酒。他喜欢香道,这里有那没事干就用各种香料烹制香粉的无聊人。

  几乎他所有的喜爱都可以在这个地方找到同道之人。

  大梧桐下,石桌上,时而烈酒时而清茗,偶尔青烟缭绕,香味飘散。更关键的是这里没人嫌弃他是暴发户,所有人都很热情的欢迎任何一个喜欢这些门路的人,这让这位Young Master 几乎就彻底沉迷在了长安巷之中,饿了小张哥那点个饭,渴了旁边还有咖啡店,甚至就连凉茶铺子都有,他都快恨不得就住在这个地方了。

  而这所有的种种,最不能理解的就是魅魔小姐了,她明明是想利用这个久负盛名的富二代hedonistic son of rich parents 来激发小张哥的好斗之心,结果好斗之心没激发出来,还把人富二代给整出家了。

  “你们听说了没,那个X少好像疯了。”

  这样的传闻传到了魅魔小姐的耳朵里,她只能茫然的一声叹息。X少疯了,多少是有些令人唏嘘。

  而被人说成是疯了的X少,现在其实正跟失去disciple 的阿鸡在大梧桐下cultivation 佛法,说来也讽刺,这个酒色财气一身污秽的富二代,在经过茶酒熏陶之后,竟又开始对佛法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不巧了么,这边刚好有个失去disciple 一蹶不振的Kṣitigarbha ……

  “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the past few days 的时间魅魔小姐感觉自己特别迷茫,现在她用exhausted one’s limited abilities 来形容都不过分,她以前看小说的时候里头不是这样的剧情啊,里头就应该是出现有恶少为了得到她而坏事做尽,然后被play the pig to eat the tiger 的男主角爆杀,接着男主角虎躯一震、霸气外露,用ghost-like 的笑容震慑所有人。

  自己这个时候趁势endearing little bird 一把,这不就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了么。

  但谁知道剧情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呢?恶少有了,play the pig to eat the tiger 的男主角有了,endearing little bird 的漂亮妹子也有了,但最终的结局是恶少跟着play the pig to eat the tiger 的男主角交了朋友,最后皈依我佛。

  “不该是这样啊!它就不应该啊!”站在自家阳台上的魅魔小姐叉着腰:“我就不信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