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386

  第386章 日子如清水

  新鲜的猪里脊两面用保鲜膜包裹,放在台面上轻轻捶打让它延展成两倍大小,碗中放入姜汁、料酒、盐、胡椒粉、十三香、生抽腌制十五分钟,再将腌制好的肉排,先拍一层淀粉后再抹一层蛋液,再两面沾满面包糠,油温七成下锅煎到金黄,一份早餐炸猪排就做好了。

  再配上一份酱油底的面条加一个荷包蛋,在四季中的任何时候都是一份完美的早餐。

  “你现在来的越来越早了。”

  小张哥把面条递给X少,而X少悉悉索索的就把面条吃了个干净,一抹嘴然后said with a smile :“我是个废物,在家里也碍眼,早点过来,这里有意思。”

  “听说你特别喜欢撩别人女朋友?”小张哥给他加了一根香肠,然后问道:“为什么,总会有理由吧。”

  “不为什么,我也不好色。就是单纯想让人家恨我。”X少咬了一口香肠,took a deep breath 说道:“看他们恨我,我就有存在感。我做不到大家都喜欢我,但我能做到让他们都恨我,反正你也知道,能被我邀请过去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跟着他们去的女人也都不是什么好鸟,大多都是有贪图的,反正我平时也没什么事干,闲着也是闲着。你想想也知道,我一不下药二不用强,真是好人家的姑娘能被三言两语就拿下吗?”

  小张哥笑着给他倒了一杯冰柠檬水,坐下来问道:“那你也不跟别人解释?”

  “最开始我也有想过解释,但后来想想其实也没必要,我是个烂人嘛,帮他们筛选一下烂货也算是我有点用处了,特别是他们恨我还不能拿我怎么样,我就觉得很爽。”

  “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被人报复,或者有一天你失势了,他们会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小张哥curiously asked 。

  “我拿你当朋友,我这才跟你说。就我们这种人,你就是当了一辈子好人,有一天你失势了,他们该怎么踩你就怎么踩你,他们那些花花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么?我养了很多狗的,他们平时吃我的用我的,仗着我的势like the fox which exploits the tiger’s might ,但你看吧,只要有一天我倒了,他们immediately 就会把我给按在地上踩。”

  ”oh?”

  “你真不信啊?”

  “不是不信,是不太了解。”小张哥轻笑一声:“我出生到现在,其实没有太多的接触社会,可能因为性格的原因吧,我不太喜欢跟人接触,他们也觉得我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反正就不会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那行,我就做给你看。”

  小张哥一愣:“你打算干什么?”

  “简单啊,现在外头都传我疯了,那我就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疯给他们看看。我让我哥跟我一块演个戏出来就是了,把我被赶出家门的消息传出去,我带你看看那些人的嘴脸。”

  小张哥颇为好奇的看着他,然后突然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贪图你的钱财呢?”

  “就凭我跟你这么好的朋友,老子吃碗面你都要收钱,我就知道了。”XYoung Master laughed :“多少钱?”

  “猪排十五,面十块,荷包蛋两块,香肠五块。三十二。”

  XYoung Master 付款之后,慵懒悠闲的靠在椅子上,抱着胳膊看着小饭馆的陈列,然后突然sighed :“在巷子里我是真的舒服,在这我就是根鸡9-1,没人在乎我是谁是谁家的谁,更没有狗仔去偷拍我跟谁一起夜不归宿。”

  小张哥没有接话,只是静静的听,不过从他上头说的话里的确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终极牛头人hobby 者,无数人厌恶加嫌弃他,但如果换个角度来说,他并没有使用什么暴力手段。那这里的问题究竟是出在谁的身上呢?是他?还是那些被他“糟蹋”的女人?

  要知道她们可都是有男朋友或者是有老公的,为什么同样是出格的事,最后的锅都甩给了他呢?speaking of which 也Interesting ,小张哥不太明白。

  至于他说在这里舒服,那就舒服呗,也许是他厌倦了之前的生活吧,随便他就好了,毕竟长安巷从出现开始,就从来不曾拒绝任何人的加入,更是有许多人把这里当成他们心灵的庇护所。

  什么牛逼不牛逼,这地方有的是人牛逼,根本不在乎多那一个少那一个。

  吃碗面的小张哥就上班去了,X少继续留在长安巷当该溜子,至于他说的那些小张哥也并没做指望,毕竟谁会那么无聊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去干这么无厘头的事呢,还什么被赶出家门之类的。

  但问题是小张哥到底还是稚嫩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心中已经打算皈依我佛的人到底会干出多离谱的事,这个该溜子中午在长安巷回去之后就找到了他亲哥,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一声。

  至于他哥的意思,那肯定是全力支持的,毕竟自己younger brother 的名声有多臭他心里清楚,现在这种类似于跟过去割裂的行为,其实对家里对他自己都是有好处的。

  只是他哥完全不明白自己这younger brother 是不是哪里受了刺激,居然会突然萌生出这种离谱的想法,要知道他为了自己那些gang of scoundrels 可不止一次跟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做了一场梦,梦到了落魄后的样子。”X少这样对big brother 说道:“醒了之后发现什么都不太重要了。”

  “行,你能醒悟就是好事,你要干什么家里都支持你,去吧。”

  “谢谢big brother 。”

  X少离开之后,很快他们这个圈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风言风语传得到处都是,但核心内容就是X少被赶出了家门。

  理由很多,从什么睡了不该睡的女人到把他家Old Master 气到了医院,版本更新迭代的很快,反正基本可以确认现在他们家已经跟他断绝了关系,从此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之后的几天X少是彻底没了消息,直到一个初秋燥热的周五傍晚,他happily 的找到了小张哥:“走,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啊?”小张哥正在门口喂猫,听到他的话之后抬起头一脸茫然的说道:“什么好戏?”

  “跟我来就完事了。”

  小张哥看到X少那是觉得有些吃惊的,几天没见的他显得愈发的潦草了起来,原本白面无须的他现在看上去胡子整的跟街头艺术家似的,头发也乱蓬蓬的,整个姿态都松垮了下来,身上穿着的倒是曾经的名牌衣服,但这衣服已经变得皱巴巴、脏兮兮,反而比那种刻意安排的廉价地摊货更显得落魄。

  “等会你就知道什么叫人不如狗了。”他坐在公交车上对小张哥说道:“肯定特别有意思。”

  小张哥心里其实是觉得不太可能的,因为再怎么样也会留下点交情的,impossible 跟他说的那么冷酷无情,更impossible 像他说的那样人不如狗。

  所以为了这个,他还真的是好奇了起来,于是就跟着X少来到了一个夜店之中,在临进门时,X少指着这里对小张哥说:“这地方我可是超级VIP,基本他们平时都会拿我的卡在里头消费,今天我问了一下这里的经理,他们也在。”

  小张哥唔了一声:“你打算怎么办?”

  “hehe ,先保密。”

  说完,他就领着小张哥走进了这个夜场,进去之后他也不废话,直接去往了最大的那个包厢,推门而入之后里头的人一下子就欢快了起来。

  “哟,这不X少么,来来来,快坐下,一起玩玩。”

  而X少倒没有坐下的意思,只是尴尬的说着:“李文峰,我这段时间手头比较紧,能不能先把这里的卡还给我,我把里头的余额退一下,熬过这段时间再说。”

  这个李文峰曾经就是他最坚定的henchman 之一,哪怕当时X少让他去吃屎,他都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会去啃上一口,就连小张哥都从他那听过好几次了。

  但此刻当X少说出这些话之后,那李文峰的表情居然变了,脸部的肌肉naked eye 可见的松垮了下来,瞬间从满脸堆笑变成了一张死鱼眼。

  “不是吧,你这让brothers 以后去哪玩啊?”

  “可是我这段时间真的比较困难。”X少继续说着:“等熬过这段,我还能亏待你们?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

  那李文峰一听,松开搂着的Princess 小妹,起身盯着X少说道:“是我没搞清楚状况还是你没搞清楚状况,这卡是我的名字,你说拿走就拿走?”

  “可里头的钱是我给你的。”

  “你有收据么?”李文峰冷笑着回头问道:“弟兄们,你们说对不对嘛。”

  “我当时给你三百万……”

  “你什么时候给我三百万了?”李文峰突然变得横眉冷对了起来:“你可不能口说无凭啊,收据有么?发票有么?”

  “我往常对你不差吧?你现在这么跟我说话?”

  “不差不差,当然不差。”李文峰突然笑了起来,顺势往沙发上一靠,然后冲旁边的小妹耳语了几句。

  很快,小妹就开始叠杯子,叠了fifth layer 一共一百个杯子,每个杯子里都倒满了啤酒,李文峰朝X少said with a smile :“之前咱们怎么玩的?喝一杯给两百,我最多喝过四十杯,那现在就要看看你X少的实力了。”

  周围起哄的声音顿时高涨了起来,这种事其实就是看耍猴,看到人家难受他们就高兴,之前X少也是这么干的,现在因果循环,直接就报应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不过看在你X少的份上,一杯酒给你五百好吧,这里一百杯,喝完五万拿走。”

  X少回头看了一眼小张哥,然后再回头就指着这李文峰说道:“你还不配让我喝酒,李文峰我算是见识了,你怎么连个狗都不如?”

  ”Ai, 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你说你有困难,咱们brother 一场接济你一下,你怎么还骂人呢?反正酒就放在这里,你喝了钱就拿走,要是不喝嘛……你要留在这唱唱歌也行,要赶紧回去睡觉也行,反正钱就免谈。”

  这个典型的无赖做派让小张哥大开眼界,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厚颜shameless 到这个程度的,虽然他知道自己见识还是少,但didn’t expect 会少到这个程度,真的是小看了Human World 的物种多样性了。

  X少一脚踹倒桌上的酒杯塔,转身就要走,但没走两步就被李文峰给拽住了:“喂,查世华,你怎么给脸shameless 啊?耍完脾气就想走了?”

  X少舔了舔嘴唇,露出一张笑脸:“那你打算怎么样?”

  “简单啊,当初您Young Master 教我们的,落了面子那是不是得找回来?刚才你把这酒洒了我们一身,虽然是朋友一场,但你这也做得太过分了吧?行吧,咱们好歹还有点交情。这样,你把这地方打扫打扫,再给咱们每个人敬杯酒道个歉,这个事就算过去了。”

  “那我如果不呢?”

  “啊,那可以啊。那咱们就玩个老游戏呗,喏。”李文峰拎出了三瓶白酒:“一口闷了,咱们就两清,不然可别怪brother 翻脸了。”

  面对这样overbearing 式的羞辱,X少居然一点愤怒都没有,因为这一幕在梦里他都经历过一遍,而在梦中的场面远比现实更加残酷,他被按着头从曾经自己养的狗的胯下钻了过去,而最后甚至手指都被他们以不小心为名压碎了三根。

  比起梦中的场景,现在着实已经不算什么了。

  “看见了吧,走吧。”他回头对小张哥说道:“请你吃宵夜。”

  而就在他回头的瞬间,李文峰酒劲上头,竟抄起一个酒瓶子就砸向了X少,但说时迟那时快,小张哥回头一个眼神而已,那酒瓶子就直接定格在了半空,这时X少也反应了过来,回头看去,顿时怒火攻心一脚就将李文峰踢飞了出去。

  这一脚算是点燃了导火索,屋里的那些damned bastard 全部起身开始朝这边走了过来,很快就把小张哥跟X少围在了中间。

  “X少火气还真大,来来来,brothers 咱们帮X少消消火。”

  而说时迟那时快,大门被一脚踢开,所有人回头一看,竟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漂亮妞儿,她穿着black 的T恤还有一条紧身小牛仔裤,脸上化着妆,手上拎着一根不知道哪捡来的木棍:“哟,这么热闹啊。”

  小张哥上下打量她一圈:“你怎么会在这?”

  “old fogey 让我来的,我就来了呗。他说这些废物不配让你动手来的,我寻思着这些废物也用不着我吧。”

  说话的正是黑观音,她转动着手上的木棍缓缓上前:“你们先走吧,这些废物交给我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