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387

  第387章 疯子!

  黑观音出手打这帮人,那都不带用能力的,她可是拥有超过清灵子一半记忆的人,body refinement 对她来说就跟玩似的,even more how 打这帮废物如果用能力,那得遭old fogey 骂的。

  一人一下基本就解决问题,而面对包厢里惊恐的小elder sister 们,黑观音拿出还沾着血的棍子指着她们:“都他妈给我pipe down ,Young Master 我最烦刺耳尖叫。”

  此刻的黑观音一身的血,不过下手倒是不重,各个都是superficial wound ,就是看起来比较吓人,但真去法医那边鉴定一场,连轻伤都不算。

  “我可告诉你们。”黑观音踩着的李文峰的脸,将棍子抬在肩上:“你们可以报警,可谁报警就别怪我杀谁全家,我这个人说到做到,别以为我开玩笑。”

  说完她顺手拿起地上不知道谁的手机,zhi zhi 嘎嘎的就给捏了个粉碎:“你们得记住自己的身份,还有我叫清灵子,电话号码189****5172,想报复就来,别跟伱们玩黑的你们走法律程序,别让爷瞧不起你们。”

  说完,黑观音看了一眼小张哥,打了个哆嗦,回头再次恶fiercely 的说道:“记住了,爷叫清灵子。”

  说完砰的一声disappeared 了。

  小张哥在旁边全程都在憋着笑,他只知道有黑观音这号人物,但didn’t expect 黑观音这么皮,听说她跟Haozi 的关系不太一般,也不知道总是愁眉苦脸,恨不得在脑门子上纹上“正义”俩字的Haozi 能不能吃得消这尊大神。

  而旁边的X少倒是满脸诧异的看着小张哥:“你的人?”

  “算是吧。”

  “看来你还有不少秘密没告诉我啊,你肯定不把我当朋友。”

  他们两个慢条斯理的走出去,浑然不顾包厢里的惨烈场面,平静的简直不像话。

  “倒也不是,主要是有些事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小张哥said with a smile :“那不如我请你吃晚饭啊。”

  “你说的啊,别让我给钱就行。”

  其实X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冷静,反正自从那天喝了那杯忘记是黄粱一梦还是dreams of grandeur 之后,自己从心态上就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在梦中的world 他仿佛完成了一道cultivation 的门槛,现在看啥都觉得ancient well without ripples ,没有什么能让他高度兴奋的点了。

  如果不是他的记忆还是完整的,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人夺了舍,现在的他逐渐已经快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唯独就是想探究world 的profound mystery 。

  “艇仔粥吧。”小张哥提议道:“我知道有一家挺不错的。”

  “你安排。”

  X少笑着replied ,然后突然说:“你的那些明信片里所有的风景你都去看过?”

  ”en. ”

  小张哥说着就拿出了手机,里头有一个相册densely packed 都是风景照,无一例外都是他举着明信片和实景的对比照片,所有他收藏的明信片都在里头,横跨the entire world 的East, West, North, and South 。

  “真羡慕啊。”XYoung Master 翻看着相册:“我也想去看看,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凡人之躯吗?”

  “凡人之躯。”

  小张哥沉吟片刻:“会有点难的。”

  “如果不难,那还有什么意思呢。你说我能活着回来的概率是多少?”

  “百分之五十。”小张哥轻声说道:“只有能回来和不能回来。”

  “那好,我争取回来。”

  小张哥un’ed :“如果以凡人之躯行走,去一个地方的平均时间是七天,我现在一共有三千一百三十张,除掉不是景物的,大概一共有一千七百张。你大概要花11900天,差不多是三十年。”

  “我没你那么多,只有四百张,我再加快点速度,五年应该能回来了吧。”

  小张哥nodded :“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也许是明年,也许是明天。”

  “一路顺风。”

  second day ,X少就没有来过长安巷了,小张哥觉得他应该是已经出发了,以一种苦行僧的姿态离开了这座城市,下午的时候他给小张哥发了一张照片,他手上拿着一张明信片在鼓浪屿上拍了照片,然后告诉小张哥,他把这里作为了起点。

  小张哥与旁人聊起他时,所有人都说是小张哥给了他一段救赎,但小张哥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没有人可以救赎另外一个人,能够救赎自己的只有自己。

  他究竟是怎么幡然醒悟的,谁也不知道,也许是一杯酒,也许单纯的只是被大梧桐启发了spiritual wisdom ,但毫无以为他已经开始走上了自我救赎的道路,这其实是好事不是吗,而既然是好事就根本不需要去深究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毕竟人是一种复杂的生物,每一分钟的念头都Myriad Transformations 。

  阿鸡倒是夸奖了不止一次X少,说他是非常有慧根的人,perception 也非常高,就像是长在污泥之中的莲藕,如今开了花,自然也就离修成正果不远了,至于是三年还是三十年,那只能看他的造化,说不准被前半生所经历的种种都不过是他要应的Heart Tribulation 。

  本来这故事到这里就应该告一段落了,但因为X少延伸出来的事情却还在继续。

  清灵子被人骚扰了。

  他现在每天都沉浸在inheritance 之上,他所带的Advanced Class 是所有班级里管得最严但效率最高的班,这跟清灵子自身的能力和态度都密不可分,现在的清灵子根本没心思放在其他地方,每天早晨五点就醒,然后用入梦之术一个个的把班上的little bastard 们给弄起来,晚上一直到深夜凌晨才会休息,每天都在不断完善和改进适合所有little bastard 的心法和attribute cultivation technique 。

  怎么说呢,虽然很累,但这段时间是清灵子自从finished apprenticeship 之后至今为止最快乐最充实的日子,他甚至不止一次的会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就适合教书育人,或者说他in the bones 还是那个热爱术法的少年,看到自己的东西被薪火相传,他会从心底感到快乐。

  而就这样快乐充实的日子,竟然在一个早晨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电话里头说,他们已经找到了清灵子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如果他不想被闹到单位去的话,就在周五晚上九点钟去XX夜总会的28号包厢里kowtow and admit your mistake 。

  听完这些,清灵子先是一脸迷茫,然后想明白之后瞬间火气就腾了起来,他清灵子纵横人间这么些年了,落单的十二灵见到他都要绕道走,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他唯一敬畏之人只有Holy Lord ,如今竟然有人用这等口气跟他说话。

  “周五是吧,好好好。”

  挂上电话的清灵子额头上青筋暴起,而电话那头的人完全不知道他们究竟干了什么样的蠢事。

  “big brother 这次你可must 帮brothers 出这口气。”

  李文峰对着一个满脸冷酷的男人谄媚至极,这人正是他们新认的big brother ,这个big brother 倒不是因为多有钱,主要是因为这人是一个超能力者。

  虽然现在Spiritual Qi 复苏,超能力者大范围觉醒,但问题是跟庞大人口相比较起来,超能力者的人数还是少到可怜,十万分之一的概率也使得绝大部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而今天,李文峰认的这个big brother 就是这十万分之一概率的天选之人,他虽然只有三十岁,但超能力等级已经达到了乙级一等,虽然只是乙级,但却跟甲级只有一线之隔,而甲级的那都是什么样的monster ,据说全world 甲级超能力者都没超过五十个,听上去很多但随便分一分差不多一亿人里才能分到一个。

  所以这个乙级big brother 就是ordinary person 能见到的超能力者天花板,李文峰跟他描述了一下那天打人的那个“清灵子”的特征,这big brother 双眼一眯,略微沉思片刻之后就做出了判断,说这个“清灵子”大概率是乙级三等或者丙级一等,不算什么强手,when the time comes 他出手让那个“清灵子”见识一下什么叫上位超能力者的威压。

  于是这位big brother 也没啥好调查的了,直接就打电话约上清灵子上门下跪,打算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world 的参差。

  至于清灵子到底是什么等级的,其实他还没测定,但雷龙都是甲级特等,如果大家都是Peak 的话,清灵子打两个雷龙跟玩似的……

  “陶teacher ,怎么看上去心情不好啊。”

  办公室里的同事跟清灵子打招呼,但谁曾想清灵子一抬头,他突然就看到清灵子身后伫立着一尊千眼法相,耳边甚至传来了幽冥之中的阵阵奏鸣,吓得这个同事当时就是一个踉跄,一个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而坐在地上之后甚至还用手蹭着往后挪了几步。

  不过还好,清灵子立刻就压制住了自己的Golden Body Dharma Idol ,took a deep breath 平复情绪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没事。”

  但无奈他的笑容此刻就跟吃人的恶鬼似的,吓得那个同事嗷嗷叫了几声就转身跑了出去,他跑出去之后直奔向了教务处,眼泪都被吓出来的他trembling with fear 的向雷龙控诉了陶teacher 刚才的状态,说的是“陶teacher 入魔了”。

  “入魔?”雷龙touched the chin ,小声嘀咕:“啥魔配他入,大heavenly demon 都被他按在地上摩擦的。”

  说完,他就过去找到了清灵子,看到清灵子的状态,雷龙就觉得八成是有事,于是上去坐到了他的桌角上:“哟,怎么发这么大脾气啊,美人儿。”

  “把你的腌臜腚眼挪下去!”

  要是别人雷龙肯定是得调侃几句的,可这是清灵子,雷龙可不傻,他连忙从桌子上下来,靠在旁边的柜子上:“怎么这么大气性啊,Golden Body Dharma Idol 都出来了,你知道给其他teacher 吓成啥样了么。”

  清灵子没说话,只是继续低着头批改理论作业,但他每呼吸一次都会带出强烈的Spiritual Qi 反应,状态着实吓人。

  雷龙跟清灵子可是熟的,这个家伙谨慎认真心眼小,但能把他气成这样的情况还是不多的。看来是真的有人招惹到他了,而且情节十分恶劣。

  “行,你不说我也没法强迫你说,你自己行事注意点就行了,别when the time comes 让Holy Lord 难做。”雷龙抱着胳膊said with a smile :“Holy Lord 很反感滥杀无辜的,自己下手有个轻重。”

  “无需你多言,滚!”

  雷龙灰溜溜的就跑了回去,坐在办公室里foul-mouthed :“他妈的,有什么鸡掰了不起,不就是清灵子吗,fuck 批在老子地盘上还这么嚣张,老子非整死你不可。”

  而正在这时,外头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雷龙喊了声进来,却发现进来的人是黑观音,她溜溜达达左顾右盼的走进了雷龙的办公室。

  “哟,办公室还不错嘛。”

  雷龙看到这逼就脑壳疼,清灵子现在的状态,以他的immortal 体说实话还是能有三分胜算的,但黑观音……他是真打不过,放眼天下能稳压她一头的就只有小张哥跟金玫了,而雷龙的话还是算了吧,上次被她一下劈死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呢。

  “你来这干啥?”

  “看看。”黑观音背着手绕着雷龙的桌子转圈:“就看看。”

  她这一看就看了半小时,也不说话就在雷龙的桌前溜达,雷龙被她弄得烦透了:“你有屁就放行不行?”

  “Haozi 呢?”黑观音终于说出了她的诉求:“我问他去哪了,他都说保密。”

  “他保密我也得保密啊。”

  “嗯,你现在翅膀硬了,有Holy Lord 给你当护盾了。但是我不杀你,每天打你一顿没问题吧?”黑观音说着,背后的法相随着她身上的Spiritual Qi 逐渐凝聚,形成了一个闭目观音:“它还有三十秒睁眼哈。”

  眼看着闭目观音慢慢的在睁眼,雷龙吞了口唾沫:“他既然没告诉你他到骆驼那边去出差,肯定是有他的考虑,你逼我也没用啊。而且他要遵守保密条例,我也得遵守啊,你再这样我可就要告状了。”

  “你告状能怎么样?”黑观音笑了起来,身后的法相也逐渐消失:“你还能奈何的了我?”

  while speaking ,小张哥夹着教案走了进来,然后把一摞资料放在了雷龙桌上并回头看了黑观音一眼,就这一眼原本嚣张无比的黑观音只用了一秒钟就低着头灰溜溜的跑了。

  “这是我们班上的登记表,我没时间处理,你给我处理一下。”

  “恩人啊……老大,恩人啊!Haozi 女朋友要打我。”雷龙就差抱着小张哥大腿哭诉了:“你管管啊……你管管她。”

  小张哥只是laughed :“她跟你开玩笑的,我没感觉有murderous aura 。”

  “那我不要面子的嘛……”雷龙长叹一声:“哦,对了。好像有谁惹了清灵子,他可能要大开杀戒了。”

  “不会的。”小张哥摇头道:“他答应我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