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041

  第1038章 被问询的欲望

  音乐厅中的隔音很不错,但在后台仍然能够听到正在奏响的交响乐。

  正式混入这里的医生和Shade ,伪装成前来拜访知名音乐家的音乐hobby 者,暂时不必担心被人拆穿了身份。

  二人一路通过音乐厅东侧的小楼梯来到了二楼,医生虽说可以大体感知到被他标记了的恶魔的位置,但由于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正在被追踪,所以医生的感知无法太过精确,只能确认恶魔正位于六间房间中的一间。六间房两两相对,转过走廊就能看到。走廊中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或是捧着演出服装,或是大声提醒准备上场的乐手们尽快收拾好妆容。

  除了乐团成员以及音乐厅的调度员以外,这里还有和Shade 与医生一样,前来后台拜访音乐家的人。即使被允许进入后台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托贝斯克最不缺有身份的人。

  这就导致被医生选中的六间房间看起来非常热闹。

  虽然人很多,但这也在医生的计划之中。他丢给了Shade 一个干草扎起来的草人,冲Shade 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向左手边的三间房间,Shade 则looked towards right hand 边三间房间。

  他们首先需要确认恶魔的位置,分散行动比一起行动要方便的多。

  right hand 边三间房间,第一间是公共化妆间,Shade 转进去以后,看到一排排的梳妆台并拢在一起,正准备上台的乐者们正在着急的做最后的补妆,而不着急上台的乐者则是对着镜子调整自己的妆容。

  记者在角落里与几位刚刚下台的姑娘会谈,后台的佣人急匆匆的推着小推车递送乐器。知名的指挥家和音乐家们当然有独自的化妆间,这里的乐者们属于那种不被重视的集体中的一份子。

  空气中弥散着浓郁的脂粉气味,室内墙壁上的煤气灯密度要超出了正常的照明需要,化妆的人们都需要充足的光亮。Shade 走进房间的时候,谁也没有太过注意他,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间房间格外的大,甚至有些让Shade 联想到了广场。

  医生可以靠着感应来寻找恶魔,Shade 只能靠那个干草草人。他的左手握着草人放在口袋里,打算在这间硕大的公共化妆间走上一圈,争取接触到每一个人。

  他从东向西走,才刚刚转完前两排,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在化妆。

  伊露娜很乖巧的坐在化妆台的镜子前,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看着镜子中自己身后的中年女人打理头发,看着那个穿着束身女士black 套装的女人给她的脸上抹粉。

  梳妆台旁还站着另一位女warlock ,如果Shade 没有记错,这是Supreme Sun Cult 会的高环女warlock 格Young Lady Lin ,后者正笑着打趣伊露娜此时的表情:

  “你今年都已经十七岁了,难道没有正经化妆过吗?”

  “当然有过.但这样化妆还是第一次。”

  伊露娜replied ,余光在镜子中瞥见了正看着她的Shade 。施耐德医生给的那张面具,已经改变了Shade 的脸,但伊露娜依然依靠本能和直觉,immediately 察觉到了那个陌生人到底是谁。

  她不能完全确认,直到看到镜子中的Shade 抬起right hand 。他先是在胸口画出Sun God 的圣徽,迟疑了一下,又将手举到耳边像是要挠头,但其实是竖起小臂,手掌向前,五指并拢向内弯曲,做出了“猫招手”的动作。

  画出圣徽代表认出了伊露娜,之后那可笑的动作代表着Shade 自己的身份。伊露娜很顺利的就明白了Shade 的意思,忍着笑意,对一旁的格Young Lady Lin 说道:

  “我虽然可以上台,但真的不会干扰到其他人表演吗?”

  “没关系,你只要对着银笛不吹气就好,别人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格Young Lady Lin 说道,于是Shade 知道了伊露娜这是准备登台。

  “那个吟游诗人真的会出现吗?我们这么多人为此准备,如果他不出现,今晚可是白忙活了。”

  伊露娜再次询问道。

  “至少不仅是我们,其他人也认为他会出现的。”

  格Young Lady Lin 又说道,同时Shade 从镜子中看到,伊露娜放在化妆台上的手比出了数字“四”。

  “第四块辉石?吟游诗人状态的守密人?除了教会,Academy 派来的教授也是为了这个?”

  Shade 一下懂得了伊露娜的意思,对着镜子中的她shook the head ,然后继续向前走。他的意思是,他今晚来到这里并非是为了“吟游诗人”。坐在梳妆台前的伊露娜也看懂了Shade 的意思,很是疑惑他是为何而来。

  热闹的公共化妆间中,并没有恶魔的踪迹,Shade 反而是发现了不少教会的环warlock 。他们伪装成各种身份,伊露娜并非是唯一被迫上台表演的人,但好像是唯一真的不懂音乐的人。

  看来教会认为“吟游诗人”出现在表演中的舞台上的概率更大,Shade 只能in the heart 祝福伊露娜不要在台上出丑。

  在公共化妆间转了一圈的Shade ,感觉自己身上染上了不少脂粉的气味。他提醒自己回家以前把这身衣服换掉,否则作家小姐肯定会不开心的。随后便走进走廊右侧的第二个房间,也就是乐者们的公共休息室。

  generally speaking 音乐厅的化妆间其实就是休息室,但Imperial Family 节庆音乐厅在王室看来具有特殊的意义,所以内部的装潢和功能区划分也与正常情况有所不同。

  当然,说是休息室,其实一点也不安静。现在正是表演期间,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都相当紧张。化完妆的乐者们大都在这里等待上台,前来拜访乐者们的宾客也大都在这里聚集。甚至还有手捧鲜花的youngster ,为自己的女性好友送上礼物祝贺演出,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这间休息室也有正神教会的环warlock ,但数量很少而且大都是低环。Shade 依然是在其中转了一圈,本以为依然不会有事,didn’t expect 在靠近站在窗口看着夜色的男人时,口袋里的草人颤动了三下。

  “找到了!”

  Shade 表情不变,装作只是路过,想要从背对着他的“男人”背后走过。但就在Shade 专心看路的同时,那个扶着窗台,看着托贝斯克夜色的男人转过身,相当和煦的问向Shade :

  “先生,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Shade 止住脚步,拿出自己的怀表看了一眼:

  “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怎么,先生,伱的演出时间要到了吗?”

  “是的,我是八点四十六分《白鸟奏曲·组曲·其一》的小提琴手。”

  他笑着对Shade 说道,然后问道:

  “那么先生,你是来做什么的?”

  从衣着上就能简单分辨出出现在这间休息室的人,各自都有着怎样的身份。

  “前来拜访那位丽莎小姐。”

  Shade 说道,他看过医生提供的节目单,虽然重点是记住时间,但他也记住了名字:

  “那是一位出色的大提琴手。”

  “是的,很出色。”

  恶魔赞同的nodded :

  “她的大提琴skill 在她这个年龄,已经几乎到达了顶点。”

  因为他的形象是头发有些斑白的Old Mister ,因此说这种话也不显得突兀:

  “但我看得出来,丽莎小姐并不满足于自己目前的状态,她有更进一步的欲望。”

  “但她已经是托贝斯克最出色的大提琴手了,听说连戴安娜王后都称赞过她。”

  “是的,但人总是有欲望的。”

  恶魔said with a smile ,Shade nodded ,他估计着是施耐德医生的伪装太brilliant 了,以至于恶魔完全没看出他到底是谁,反而看上了他。

  而接下来话也证明了Shade 的观点:

  “先生,我看你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欲望。”

  “是吗?”

  Shade 表现的有些惊讶,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室内的灯光很亮,以至于在窗户玻璃上倒映出了近处的景象。Shade 和恶魔的侧脸都映在了那玻璃上,两张faint smile 的脸几乎与夜色fuse together ,

  “每个人都有欲望,想要赚金镑,想要成名,想要爵位,想要漂亮姑娘,这很正常。”

  Shade 说道,他此时一点也不着急,医生检查过右侧三间房间后就会过来,他完全可以在这里拖住恶魔等待医生:

  “难道你没有欲望吗?”

  Shade 反问道。

  “我当然也有欲望,但我能够看出你的与众不同。”

  老乐师模样的恶魔轻声Whisper ,如果是ordinary person ,此时已经开始被它的话语影响了:

  “如此纯粹的欲望可真的不多见,和我说说,youngster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金镑。”

  在“她”的轻笑声中,Shade 给出了还算是诚实的答案。已经有了五位数存款的他,目前对于金钱的渴求其实很强,对于环warlock 的花销来说,一万镑其实并不多,他最近就在想着如何赚钱。虽然如果他真的急需用钱,不管是嘉琳娜小姐又或者是蕾茜雅,will not 吝啬于向他伸出援手,但外乡人并不喜欢向女士们要钱。

  “这很简单。”

  恶Demon General 手伸向身后,明明身后空无一物,但他却凭空摸出了一只“维克多盒子”:

  “这个给你,你可以用这个来复制无穷的金钱。”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