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042

  第1039章 哭泣天使

  Shade nodded ,将盒子放到了窗台上。即使是珍惜的超凡item ,但恶魔造物绝对不能留,这是需要销毁的。

  “我看的出你的欲望不止于此,你还想要什么?”

  老乐师又问,Shade 想了想:

  “权力怎么样?随便说出些什么,人们都会照做。”

  恶魔nodded ,很赞同这种看法,他摘下自己袖口的golden 纽扣递给Shade :

  “将这个戴在身上,然后去公共场合演讲吧,人们会信服你的意见,追随在伱的身后,也许你可以从酒馆开始。”

  “很不错。”

  Shade 再次nodded ,余光瞥见施耐德医生已经从门口走了进来。医生的速度比他快得多,而此时也已经注意到了Shade 正在与谁谈话。

  “但你的欲望依然不止是这些,说出来,youngster ,你最想要什么?”

  恶魔继续笑吟吟的问道。

  Shade 挑了下眉毛,looked towards 身边的窗口。室内热闹无比,黑夜的托贝斯克却显得非常寂静。他从倒影中看到了施耐德医生已经很接近,大概还有二十多步就能走过来,但他同时,又仿佛看到了自己身后,模糊的silhouette 一闪而过:

  “我最想要的.”

  Shade 轻笑一声,挠着头sorry 的给出答案:

  “当然是漂亮姑娘。”

  说完迟疑一下,又补充道:

  “很多漂亮姑娘,我曾向冷水港的一位神父忏悔过自己的罪行,我喜欢很多漂亮姑娘。”

  他half true half false 的说道。

  恶魔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是的,你这个年龄的youngster 总是这么想,很不错,这欲望很不错。”

  this time ,它挖下了自己的左眼,将那带着些黏糊糊black 液体的眼睛递给了Shade 。少了一只眼的眼眶流着血,但周围所有人都像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

  “把这眼睛安在你的眼眶中,任何注视你眼睛的姑娘都会爱上你的。”

  少了一只眼睛的老乐师拍着手,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这样一来,你的欲望就可以实现了。”

  但Shade 没有接过那只眼球,颇为嫌弃上面的血污:

  “didn’t expect 这样你就满足了,你以为这就是我全部的欲望吗?”

  Shade 有些不满的问道。

  “en? ”

  那古老的邪魔抬起头,诧异的looked towards 面前的youngster 。仅剩一只的eyes slightly narrowed ,并不在意对方语言中的蹊跷,反而是更加仔细的去探寻对方欲望的真相:

  “你的欲望不止如此吗?有趣,贪婪、懒惰,哦,还有那terrifying 的暴食欲望。”

  散播欲望的恶魔探究的看着Shade ,他看到了部分真相,但很快又注意到了更多的事情:

  “那是什么?”

  它似乎从面前年轻男性人类的身体中,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影子。只是稍微思考的功夫,远古记忆便自动补全了真相。

  Shade 以为它看到了初火,甚至看到了神性,但恶魔看到了他didn’t expect 的东西。

  嬉笑着的女人头颅,以无数赤果白皙的手脚构成的美人鱼尾巴,以及吞噬了无数的灵魂,以至于本身就是某种极端力量化身的存在——

  “【欲望】!”

  答案脱口而出,不可置信的答案让恶魔连退两步,老乐师的脸上出现了惶恐的神情,这对于恶魔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你怎么可能有她的力量!大罪!”

  说完转身就想跑,但迎面撞到了另一个人。以恶魔的力量本应撞开所有的拦路者,但this time ,却是它被撞倒在了地面上。

  Shade 从后方扶住了它,冷着脸走来的施耐德医生,则伸手拉住它的手:

  “可算是找到你了。”

  眼睛中隐隐有着red glow 的中年医生whispered ,声音显得有些滑腻:

  “这次,你又要向哪里跑呢?”

  医生的手刚一接触老乐师,后者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一样,如果不是Shade 还在扶住它,它恐怕会立刻跌倒在地:

  “你,你”

  谁也没有注意这里,但医生掌心裂开的嘴巴,已经咬上了恶魔的手臂。只有Shade 能够听到的gu gu ~吸吮声中,恶魔的力量正在快速被医生汲取。

  “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老乐师艰难的从嗓子眼挤出了声音,仅剩一只的眼睛,在猩红的rays of light 中恶fiercely 的看着医生:

  “我是欲望.增殖的恶魔,你们以为这是我唯一的身体吗?”

  “知道,另一具身体在楼顶。”

  医生轻声说道,表情并不是很严肃:

  “我们马上就去找它,你逃不掉的。”

  “我知道你在追我,现在,让告诉你一个秘密。”

  老乐师被Shade 搀扶着来到了窗口,它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医生:

  “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个特殊的礼物,一件贤者级遗物。一旦我的这具身体败亡,另一具身体会在楼顶释放遗物,你们,谁也别想.”

  施耐德医生面无表情的伸手掰断了它的脖子,同时放开了自己的right hand :

  “这里的不是本体,看来它比我想的要精明,本体在楼上。”

  Shade looked towards 老乐师已经死亡了一周的尸体,将它放在那里,像是趴在窗台上看着夜色:

  “贤者级遗物啊.”

  他轻声感叹,医生眼睛中的red glow 一闪而过:

  “恶魔污染的尸体,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成为其他邪魔的温床,等到解决了这件事,写信告诉教会吧。至于遗物.”

  他抬头looked towards 上方,仿佛能够隔着楼板,与那古老的邪魔相互对视:

  “古老的邪魔,手中有些奇怪的东西很正常,走吧,侦探,去楼顶。它没有逃走,它在等着我们。”

  Imperial Family 节庆音乐厅地下部分一层,地上部分fourth layer 。音乐厅的楼顶因为每年夏季都有夏季露天音乐会,因此算上顶层其实应该是地面部分fifth layer 。

  离开了二楼化妆间以后,在施耐德医生的带领下,他们继续向着东侧行走,希望直接通过楼梯到达顶层。趁着周围没人,医生压低了声音,在楼梯的煤气灯下对Shade 说道:

  “对方大概明白我也使用恶魔的力量,所以极大可能安排了专门克制恶魔的遗物来对付我,想着等我和遗物拼出结果,它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做。一会儿如果可能,还需要你阻拦一下那件遗物。”

  提着小提琴箱的Shade slightly nodded ,贤者级(Level 2 )遗物从来都不可小觑,他目前遭遇过的全力展现力量的贤者级遗物,就只有【鱼骨海盗船】。但鱼骨海盗船毕竟在贤者级遗物中,也属于较为强大的那一种。如果是单纯针对恶魔的贤者级遗物,Shade 觉得自己有信心尝试着阻拦一下。

  乐者们上下楼层进行演出,有专门的楼梯,医生带着Shade 走的宾客们的楼梯在表演期间几乎没有闲人会随意上下。

  踩着红地毯向着上层走,一路上虽然cautiously ,但却没有遇到袭击他们的遗物。

  通往楼顶的门被铁链锁住,但也并不妨碍医生forcibly 的破坏了门锁。而来到楼顶后,独自站在夜色中的维克多·番尼,竟然像是在等待着他们。

  in the sky 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这雪很快就越下越大。楼顶上这周稍早些时候的积雪本就没有消融干净,一串明显的脚印从楼梯口延伸向恶魔,又从恶魔脚下延伸回来,显然在Shade 与医生之前,已经有人提前来过了这里。

  因为正在下雪,天气dark 的,再加上灰色的浓雾,星空中几乎看不到starlight ,连月色也是如此的朦胧。

  比尔·施耐德注视着月色下的恶魔,而Shade 则looked towards 站立在阴影中的灰色天使全身像。天使像立在恶魔的身后,它低垂着脑袋,双手掩面,像是在哭泣。

  【外乡人,你接触了Whisper 和Miracle 。】

  “这就是遗物?”

  天使雕像作为装饰物,在这个时代其实相当常见。但面前的this one ,怎么看都没有任何神圣的意味,反而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本能的心神不安。

  那Whisper 要素非常的terrifying ,这件遗物恐怕即使是在贤者级遗物中,也是最危险的那一类。

  医生此时没时间关注雕像,他看着面前的恶魔,向前走了一步:

  “我很惊讶你居然没有逃走。”

  “我也很惊讶居然会有你这样的存在。”

  维克多·番尼带着怪异的笑容,也注视着医生:

  “我知道你想吞噬我,我甚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但没关系,全部都没关系,你的欲望对我来说同样的美味,你将我当做了猎物,我也将你当做了猎物。”

  恶魔与封印恶魔的医生共同站立在这雪中,前者的背后是天使雕像,后者的背后是提着小提琴箱的,在第六纪元继承了狩魔猎人装备的外乡人。

  它们都在看着对方,直至恶魔指向地面:

  “今晚,以这座音乐厅为舞台,为狩猎场,试试看吧,看看到底谁才是最出色的猎手。”

  恶魔后退一步,而那座死物一般的掩面天使雕像,居然主动向前滑动了一步的距离:

  “贤者级遗物,哭泣天使。”

  它微笑着对医生说道:

  “我知道你很有信心对付我,但这件遗物,你要如何应对呢?”

   PS:月末求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