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043

  第1040章 增殖的恶魔

  “【哭泣天使】,无人知晓它的具体来历,疑似某位古老存在舍弃的错误化身。具体存在数量不明,每一尊的形象都是掩面哭泣的天使。”

  Shade 知道这是医生在告知他,这种遗物到底是什么。

  “普通状态的【哭泣天使】为难以破坏的雕像,但一旦两个及以上不同生物的视线注视到了它,遗物便会正式被激活。开始行动的【哭泣天使】会放开掩面的双手,在此状态时,任何看到它面孔的生物都会被石化,任何接触到它的生物都会彻底消失在物质world ,任何试图阻止它的血肉躯体都会被它吞噬同化成新的天使。

  【哭泣天使】本质上是某种高维生物,该生物对于凡世的生命有着极大的恶意,一旦开始行动,周围所有的凡人都是目标。文字、图像等试图描绘【哭泣天使】形象的手段,会诞生新的【哭泣天使】;知晓哭泣天使面貌的凡人,会成为新的【哭泣天使】诞生的温床;不稳定的畸变灵魂更是它最喜欢的猎物,它喜欢抢夺那种灵魂,占据灵魂的身体。它不是善天使,是恶天使。”

  医生的语速很快,他知道这东西有多危险:

  “它也可以算是一种独特的天使,因此对于恶魔以及使用恶魔力量的人,有着更大的恶意。目前唯一让【哭泣天使】再次休眠的方法是.”

  恶魔并未让医生完整的说完这些资料,它转头looked towards 了that 灰石雕像。在冬季夜色下飘飞着的雪花中,“哭泣天使”掩面的双手,颤抖着向下移开了。

  【闭眼。】

  耳边几乎是立刻传来了声音,Shade 立刻明白就算是他,也不能直视这种古怪的遗物。

  但紧闭双眼,也就意味着人体最重要的感知器官失去了作用。他在黑暗中听到了雕像在地面滑动的声音,听到了恶魔laughed heartily ,以及医生的咒骂声音。

  医生和恶魔似乎已经开始了交手,风声中传来了噼啪作响的声音,随后他便听到身后楼梯口的门轰然倒塌。

  “侦探,那雕像缠住我了,你先去追那个恶魔!我们不能让这尊雕像跑到楼下!”

  医生焦急的声音传入耳中,Shade 在“她”的指挥下转过身睁开眼睛。身后巨大的阴影正笼罩着他,那似乎是人之脓形态的施耐德医生:

  “医生,你尽快追上来,我只能暂时缠住那个家伙。”

  说完便提着小提琴箱,跑向了铁门被撞开的楼梯口。地面上残留着乌黑的血迹,那恶魔虽然成功从医生手中逃跑,却也已经受了伤。

  Shade 眨了眨眼睛,“血之回响”清晰的指引他看到了血色移动的亮red 轨迹,他立刻追了上去。一边准备施法材料,一边自顶层一路沿着楼梯来到了二楼,在二楼的走廊绕了一圈,期间甚至与教会环warlock 擦肩而过,最终Shade 看到了恶魔进入了二楼主音乐厅的后台。

  此时台前已经开始演奏,候场区虽然还亮着灯,零星的几人全部都躺倒在地面的黑泥中。黑泥覆盖了墙面和地面,用以阻隔环warlock 们的感知。双眼亮着scarlet 目光的恶魔,站在候场区的一排椅子前面,流淌着black 烂泥的right hand 捂住自己的左侧肩膀,它不想再逃了:

  “真是有趣,你的恶魔同伴给了伱什么好处?我出双倍,你来帮我。”

  Shade 进入房间,没在意房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

  丢下一枚静音符咒,冷着脸将小提琴盒放在脚下,right hand 从空气中取出月光大剑。那圣洁的月光让恶魔感觉到了本能的不适,它能够感受到这月光是多么的古老:

  “前不久我在楼顶,还见过另一个月亮,但他不如你这么的纯粹。”

  Shade 一听便知道,在他和医生前往楼上之前,“指引之月”普利夏爵士去见了这恶魔。他同样也知道,恶魔在诱导他继续提问,但Shade 很清楚和恶魔进行不必要的谈话,只会让自己深陷陷阱。

  在那雄浑的圆号声音,在一墙之隔的音乐厅演出台上奏响的同时,Shade 左手已经丢出了炸响的雷枪。

  恶魔laughed heartily 着,化作一团黑雾躲过。它盘旋在天花板上,炸成数以万计的细小black qi 流:

  “我是增殖欲望的恶魔,人类欲望不灭,我就不会消失。人类啊,就算你能够得到【欲望】的青睐,但你又要如何与我争斗!”

  black 的气流如同数万根钢针一样,densely packed 的同时刺向地面的Shade :

  “希顿法印!”

  月光大剑刺入地面的同时,黄金护盾在Shade 周身炸裂。逸散的golden 流光,不断击溃black 的气旋。当golden 与black 绞在一起的同时,月光大剑被举向前方:

  “月光!”

  璀璨的月光在室内爆发,被“希顿法印”反击而受伤的恶魔,近距离被月光命中,black 的气旋至少有one third 消失在了空气中。

  但它那疯狂的笑声依然在室内回荡:

  “原来是你,三只猫旅店的家伙!杀了你,再等待你的恶魔同伴找到这里,you two 的灵魂,都属于我!哦,我不会忘记,你还有两个女性同伴。”

  Shade 的表情阴沉了一些,而地面流淌着的黑泥却“活了过来”,蠕动变形的触手几乎顷刻间便遍布了整个房间。盘旋飞舞着的黑雾始终不肯靠近Shade ,但Shade 也并不畏惧这terrifying 的场面:

  “费莲安娜的Demoness 之光!”

  黄golden rays of light 融化着想要缠绕Shade 的黑泥触手,Shade 维持着自己的施法,向前迈出一步,下一秒直接出现了在了空中的黑雾面前。

  “月光大剑”配合“错乱Time and Space Blade Edge ”,闪耀着rays of light 的两把大剑一同刺入了黑雾内部。但Shade 并未感觉自己击中了目标,反而被黑雾中伸出的拳头径直命中胸口,在嘭~的一声巨响声中被击飞出去,在地面留下裂纹后,才勉强从那些black 的烂泥中站起身。

  黑雾和烂泥正在fuse together ,随着peng~ peng~ peng~ ~的炸裂声,房间内的所有煤气灯全部熄灭。

  感觉胸口发闷,暗自猜测自己断了几条肋骨的Shade ,将剑举向前方,看到数道人形black silhouette 从那些黑泥中走出:

  “Avatar 吗?”

  Shade 站在自己的小提琴箱旁边轻声问道,恶魔的声音似乎在这昏暗的房间中everywhere :

  “吞噬了欲望和灵魂,我便拥有了他们的力量。即使在遥远的古Old Ji 元,你这种人也有资格被称为英雄,我已经迫不及待品尝你的灵魂了!”

  持剑的黑泥、张弓的黑泥、举杖的黑泥、抬枪的黑泥、骑马的黑泥,五道自黑雾中走出silhouette 向着Shade 发动了冲锋。

  感觉胸口依然作痛的Shade 挥剑迎了上去,在第一道月光斩击试探出对方五人的实力后,六道silhouette 在这漆黑的房间内交织在了一起。

  仅有Shade 手中的【月光大剑】仍然在发光,漆黑的室内那大剑留下道道绚烂的光影。

  恶魔的声音接连不断,它试图腐化Shade 的灵魂,却发现他意外的坚定;试图劝服他投入它的怀抱,但得到的只有Shade 的无视。

  旋转着的黑雾,趁着Shade 被那些呼唤而来的欲望缠住的同时,骤然自Shade 的头顶下坠,将Shade 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

  黑雾试图从他的眼耳口鼻中进入他的体内,像是操纵那名老乐师一样的操纵他的身体。

  但在黑雾接触Shade 皮肤的那一瞬间,燃烧着的fiery-red 余烬骤然在他的皮肤表面爆开:

  “这恶魔也可以烧!”

  Shade heart startled ,初火的fire star 几乎是立刻沾染上了那团黑雾。狂笑着的恶魔声音终于变成了惨叫,本来就是为了勾引恶Demon Lord 动靠近自己的Shade ,左手向下,一把提起那只小提琴箱,将箱子丢向了黑雾。

  初火的fire star 很快便被恶魔扑灭,面对飞来的“箱子”,它谨慎的直接将其撞开。

  木箱在空中炸裂,还在与黑泥缠斗的Shade 一步迈出,来到空中。炸裂的木箱残骸中,发光的银剑表面,【吾心澄澈,剑斩恶魔】的rune 闪烁着澄黄的rays of light ,利用“拉格莱的跳跃”来到空中的Shade 右脚向前踢击,那散发着璀璨silver light 的【守夜人】,便如同飞箭一样射出,在黑暗的室内,直接命中了近在咫尺的恶魔。

  在迄今为止最为尖利的一声惨叫声中,地面的五个黑泥silhouette 重新散作了恶心的黑泥。守夜人在巨大的动能带动下,刺穿了黑雾中的恶魔本体,将其钉在了墙上,紧接着Shade 袖筒中的大罪锁链飞出,将被【守夜人】刺穿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牢牢的捆住。

  “你这个骗子,你是狩魔猎人!”

  带有Curse Power 的恶魔语咒骂着说出了源自于第三纪黑暗年代的专有职业,Shade 拉紧手中漆黑的锁链,对着窗户挥了挥手,咒术【移动物体】拉开了紧闭着的窗帘。

  飘雪的夜晚月光朦胧,自窗口入射的月光照亮了【暴食】【贪婪】【懒惰】的锁链链条。

  Shade 很担心医生现在的情况,那毕竟是贤者级遗物,但他更关心另一件事:

  “在我们见到你之前,你和莱金斯·普利夏说了什么?”

   PS:这个恶魔现在是重伤状态啊,所以Shade 才能占到优势。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