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045

  第1042章 第四形态

  黑暗中并不寂静,除了恶魔的诱惑以外,教会环warlock 们在黑雾中战斗的声音也在越来越清晰,这代表着教会即将breakthrough 恶魔的黑雾。

  “我想你就不必再展示自己是个Illusion Technique Master 了,我的朋友即将breakthrough 天使的阻碍,正神教会的高环warlock 们也即将击溃你的防护。不如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们一对一的进行决斗。”

  黑暗中的Shade 高声呼喊道,他在原地踱步,不断将黑暗中伸出的一双双腐烂的手击溃。忽的前方出现了嗡鸣声,一抬头,一面镶嵌着无数哀号灵魂的灰石墙向着他撞来,但依然被【守夜人】挥出的“月光斩击”击溃。

  “如果你不在意那些幻影,那么伱是否在意那些真实?”

  浓稠的黑雾中出现了两个全新的silhouette ,原本应该坐在观众席,有些茫然的蕾茜雅和玛格丽特Princess ,居然被恶魔带到了Shade 的面前:

  “真是走运啊,didn’t expect 你的两个女伴,今天居然也在这里!哦,这灵魂是”

  漆黑的大手悬浮在Princess 们的上方,在Princess 们看到站在黑暗中全身发光的持剑男人的同时,那充满恶意的声音问道:

  “我无法利用你的欲望,但这并不代表着你没有欲望。放下你的剑,否则你的Princess 将会violent death 。”

  “你怎么敢?”

  瞬间涌现的愤怒,如同被fire star 点燃的炸药桶一样,达到了暴怒的程度。Shade took a deep breath ,压抑住那不正常的暴怒情绪,挥手将【守夜人】投向自己的左侧:

  “恶魔就是恶魔,不管经过了多少个纪元,你们始终没有改变。”

  蕾茜雅didn’t expect 会在这里见到恶魔,她似乎是想和Shade 说些什么,但只是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的声音。玛格丽特Princess 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随后注视着看着她们的Shade 。

  boundless 的黑暗覆压在Princess 们的头顶,而确认了守夜人消失在了Shade 的手中,那双悬浮着的手猛地向着Princess 们压去。

  “恶魔终于出现了?”

  玛格丽特Princess 立刻拿出了施耐德医生制作的那条black 布带,同时看到了蕾茜雅挥拳击向上方。戴着【狩魔印章】的拳头与恶魔接触,与此同时那条black 的布带也散发出腐蚀性的black light 。在一声沉闷的嚎叫声后,恶魔的巨手再次消失在了那漆黑的雾中。

  “你也是环warlock ?”

  有着pale-gold 长发的Princess 惊讶的looked towards 蕾茜雅,但此时Shade 的声音已经传来:

  “殿下们,小心!月光斩击!”

  利用拉格莱的跳跃直接出现在Princess 们之间的Shade ,对着头顶劈出了一道月光。那月光照亮了黑暗的高处,照亮了无数只向下方压来的漆黑手掌:

  “蹲下!”

  他对着Princess 们说道,激活咒术“红Power of Dragon ”,靠着【力量】spirit rune 的增强,双手向上,在闷响声中,闭着嘴巴扛住了那不断下压的恶魔巨手。

  玛格丽特Princess 被蕾茜雅拉了一下,才蹲下身防止被恶魔的手掌触碰。她也看到了陌生的男人以人类的身躯,forcibly 抗住了恶魔的巨大手掌,更是看到了蕾茜雅·卡文迪许脸上那不正常的关切表情。

  蕾茜雅咬着嘴唇看着近在咫尺的Shade ,控制住呼唤他名字的冲动。玛格丽特·安茹看着那张陌生的男人的面孔,她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保护了自己的男人,绝对不是第一次像这样保护自己。

  没有任何理由的,她突兀的想到了另一张英俊的脸:

  “但蕾茜雅·卡文迪许Princess ,又和他是什么关系?”

  此时的Shade 已经几乎要撑不住了,他的身体在慢慢弯曲,手臂的剧痛在提示他必须立刻放手。就算他力量再大,也impossible 与远古的邪魔比拼力量:

  “你们先走.”

  但他首先等来的不是两位Princess 们的帮助,而是一道亮golden 的阳光枪贯穿了那巨大的手臂。在伊露娜的声音中,被裹挟在“阳光枪”中间的【守夜人】,带着流光贯穿了恶魔的手臂,thunder 的光辉终于照亮了黑暗中恶魔那terrifying 而扭曲的本体的位置。

  漆黑的锁链自Shade 袖筒中飞出,将空中的守夜人卷到他的手中。

  双手握持long sword ,举剑对准前方:

  “日光射线!”

  terrifying 的golden 光炮贯穿了面前浓稠的黑暗,躲藏在黑暗中的恶魔被迫闪躲,避免被这蕴含着正能量的含怒一击贯穿。但它还是被光炮擦中了本体的边缘,咒骂和诅咒的恶魔之语自四面八方传来。

  Shade 的这一击虽然依然没能重创恶魔,但却breakthrough 了黑雾的边角,让舞台侧面的小露台被月光照亮,露台外就是此刻下着雪的托贝斯克市。

  “再坚持几分钟,教会马上就来。”

  伊露娜快步赶来,对Princess 们说道,手中的golden thunder long spear 再次投出。她也不管这一击是否奏效,悬浮在头顶的黄金天平向着all around 辐射rays of light ,黑雾以她为中心缓慢退散。

  “Shade ,你有办法再次重创它吗?它的力量再生的太快。”

  Shade 挡在姑娘们面前,伊露娜低声询问道:

  “要一瞬间击中它的本体位置,才能暂时阻止这东西再生。”

  因为知道Shade 和Demoness 接到了【恶作剧男孩】“击败恶魔”的考验,所以伊露娜提前查询过这恶魔的资料。

  “一瞬间的强大攻击吗我可以尝试一下,应该没问题。”

  Shade 转身nodded ,十七岁姑娘said with a smile :

  “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而趁着Shade 转身,蕾茜雅的目光与他接触片刻,Shade 能够体会到那眼神中蕴含着的炽热感情。

  这眼神,更加激起了他内心的愤怒。刚才恶魔以蕾茜雅为威胁时,瞬间rise in the mind 让他感觉自己要因为暴怒而爆炸的强烈情绪,再次被感知到了。

  他并未抑制自己的暴怒,反而是让情绪彻底点燃了自己:

  “我从来不赞成用情绪控制自己的力量,但this time ,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took a deep breath ,轻轻打了个响指。

  “en? 室内怎么会下雪?”

  在玛格丽特Princess 惊讶的看到all around 飘落雪花的同时,四人头顶出现了一轮虚幻的silver 月亮和更加虚幻的点点星痕。

  四环的Shade 依然无法全力使用迷锁·卖火柴的小女孩,但呼唤出落雪和星空的残相已经不成问题。

  那微弱的月光,像是聚光灯一样的将rays of light 投射到了Shade 的身上。他深吸一口吸,回忆着从吸血种贝恩哈特先生那里学来的技巧(870章):

  “月光斩击,迄今为止已经被我开发出了三种形态。一环时,手掌劈击出弧光,二环时,在空气中划出月光十字然后撞击,三环时,双手重叠拉出光刃这种基础Mystic Art ,几乎已经被我开发出了所有可能的形态,如今到了四环,【月光斩击】最后的形态变化,这是这种基础咒术的最后一次变化。到了中环,我就该寻找更强力的Mystic Art 了。”

  他两拳紧握向着左上和右上高举,沐浴着月光,两臂回拢,保持握拳的动作在胸前交叉:

  “月光——”

  在那月光下,暴怒的情绪让体内的灵前所未有的活跃,全身散发的微弱月光此刻仿佛真的让他融化在了rays of light 中:

  “——斩击!”

  伴随着那最后的低呵,Shade 带着那暴怒的情绪,整个人化作了一道亮眼的圣silver 弧光冲向了前方。

  这一击贯穿了所有的黑暗,silhouette 在空气中留下连贯而terrifying 的残影。伊露娜面露笑容,她就知道Shade 肯定没问题;蕾茜雅咬着嘴唇,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她很喜欢看着Shade 展现力量;玛格丽特Princess 狐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现在基本确认那就是Shade ·Hamilton ,只是不清楚他和蕾茜雅Princess 的关系。

  “不过,他真的很强.不过应该不如teacher 。”

  隐匿在黑暗中的高大silhouette ,被Shade 所化的silver 弧光从中间贯穿。当Shade gasping for breath 的停下来,终于理解为何贝恩哈特先生说this move 消耗巨大时,那巨大的恶魔的silhouette 在黑雾的舞台上变得模糊,就连乐手们的奏乐都变得不稳定起来。

  它还想要伸手反击,因为Shade 此刻真的消耗太大。

  但它没机会了,施耐德医生的silhouette 跨越黑暗,终于出现在了Shade 的身旁。医生伸出了right hand ,粘稠的脓质化作的巨树一样的black 手臂轻松挡住了邪魔的一击。随后属于人之脓的脓质席卷那高Archfiend 的全身,瞬间便将其吞噬了。

  “你可真是慢啊。”

  Shade 扶着自己的双腿喘着粗气。

  “哦,你以为楼顶那东西是这么好对付的吗?”

  医生看起来状态也不是很好,他脸上的半张面具都被打烂了,前胸处明显的抓痕几乎要贯穿心脏:

  “刚才化身月光的那一招是什么?好厉害啊。”

  他忍不住夸赞道。

  “这件事结束以后再说你把那东西重新收容了?”

  Shade 问的是【哭泣天使】,但医生摇摇头:

  “哪里有这么容易,那可是贤者级遗物。我把它暂时困住了,用镜子让它自己看到了自己。”

  伊露娜虽然不认识医生,但看到Shade 与他说话也知道这不是敌人。

  而被医生的right hand 裹挟着的巨大black 脓质中,一个silhouette 猛地从中窜出,人类形态的维克多·番尼落在了地面,虚弱的扶着墙,站在了那被月光照亮的小露台上。

  “啧,真是能逃。”

  医生snorted ,right hand 将恶魔的躯壳完全吞掉,和Shade 一起looked towards 恶魔真正意义上的本体,这东西就如同套娃一样,本体似乎总能隐藏在一个个外层躯壳内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