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056

  第1053章 即将到访的女warlock

  “‘指引之月’的灵光,我已经试验过了。”

  十三环女warlock 微微摇头:

  “那本有着银月图书馆秘密的无字黑书,的确对灵光有反应,但反应的程度,远不及你和我的核心spirit rune 的灵光使无字黑书产生的反应。”

  Shade slightly frowned :

  “会不会是因为,那只是被搜集的灵光,不是他自己释放的真实灵光?”

  “有这个可能。”

  丹妮斯特小姐nodded :

  “我已经向Principal 申请前往托贝斯克市,我会携带着那本黑书。Hamilton 先生,我需要你提前和那位‘指引之月’进行沟通,说服他协助释放灵光。”

  “这会被他发现黑书的秘密。”

  Shade 指出这一点,丹妮斯特小姐摇摇头:

  “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去找莱金斯·普利夏,说服他参加一个有关灵光的实验,可以给他开一个高价,金镑不是问题。不过要记住,我的身份是,圣拜伦斯在托贝斯克的六环女warlock 。”

  如果丹妮斯特小姐不在乎暴露那本书,Shade 可以做到:

  “我认识瑟克赛斯在托贝斯克的小组组长,通过组长可以联系到普利夏爵士,然后用私人交情请求他帮忙,应该没问题。”

  “伱果然很可靠。”

  丹妮斯特小姐露出了笑意:

  “今天是周三,我把离开圣拜伦斯后的图书馆管理事宜处理一下就动身。大概本周末到达托贝斯克市。这块石板是图书馆的所有物,我也没有权利把它直接送给你。”

  女warlock 露出笑意:

  “但我可以以我的私人权限,把它借给你一百年的时间。那块石板无法用诗稿纸页传送,我亲自带过去。至于百年之后它的所有权那就要看,你是否能够继承我的位置,而你挑选的后续successor 又是谁。”

  Shade 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如果他真的能够成为图书馆管理员,再给“租期”续上一百年也不是问题。而既然丹妮斯特小姐三四天时间,就能从极北到达北方明珠,那么她就绝对不是乘坐火车。

  “好的,感谢您的帮助。”

  现在只需要解封红月spirit rune ,他就能触碰到时间感知深层的秘密。而解封那枚spirit rune ,需要同源更high level 的力量。

  吟游诗人试练需要找到的“黄月”虽然不是红月,但同样是月亮。Shade 认为,也许那件不知道是否是遗物的special item ,说不定能够帮助他解封红月。

  “所以,吟游诗人的试练,我必须完成!时间的奥秘啊,第六纪元的真正秘密”

  丹妮斯特小姐即将来到托贝斯克的消息的确惊人,但那也是周末的事情。这个周三,Shade 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安排好和两位姑娘的约会。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计划,安排好今天下午到明天中午的所有活动,甚至在看歌剧、去城里随便转转以外,还计划着带着多萝茜和蕾茜雅一起去城外骑马。在雪原中骑马虽然很冷,但冬季的景色一定很不错。

  但很可惜,中午等到多萝茜的时候,多萝茜带给了Shade 一个坏消息:

  “蕾茜雅今天有事,她被国王Your Majesty 留在约德尔宫,整理年末的国王演讲时的报告。”

  每年年末按照惯例,国王Your Majesty 都要发表对全国的演说,大体是总结一年的王国发展情况,贬低一下卡森里克的状态,然后畅想来年王国的重大安排,并在演讲后进行年末授勋活动。

  “蕾茜雅整理这种报告?她被委派了这么重要的工作?”

  Shade 很是惊讶。

  拿着手包的金发姑娘在门厅中shook the head ,她一会儿还要去报社,也不打算在Shade 这里久留:

  “只是新continent 开发的部分,但也很重要。蕾茜雅大概要忙活一段时间,她和我商量了一下,索性推迟这次的红蝶之日。”

  Shade 对此没有意见,上次也是为了能够在婚礼上见面,三人将红蝶之日推迟了两天。

  “推迟到哪一天?我可以再做计划。”

  Shade 提问道。

  “沉眠之月的第31天,也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

  多萝茜稍显遗憾的说道,Shade 挑了下眉毛:

  “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才只是沉眠之月的11日。”

  “是的,侦探。请算一下,如果红蝶之日今天下午开始,持续到明天中午,那么再下一个红蝶之日是哪一天?”

  【1854年的second day 。】

  “1854年的second day 。”

  “数学真是不错。”

  多萝茜小小的称赞了一下,said with a smile :

  “但岁末节的时候,我和蕾茜雅都想要见到你。”

  她微微抬头,漂亮的jade-green 眸子看着Shade :

  “毕竟,这是值得纪念的第一年。所以与其将红蝶之日推迟一两周,不如直接推迟到年末。岁末节,沉眠之月31日,我们想要和你一起度过。”

  “嗯”

  那双眼睛中蕴含着的情感,让Shade 有些说不出话:

  “当然,这样很好。哦,多萝茜,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岁末节礼物,我弄到了一”

  有些冰凉的手指点在了Shade 的嘴唇上:

  “侦探,年末再给我这个惊喜。”

  她said with a smile ,冲Shade 挥挥手:

  “别忘记考试周的事情,我也要准备我的四年级升五年级考试,希望这次考试的good luck 一些。我还差魔药课的作业没交呢。”

  踮着脚尖吻了一下Shade 的左脸,然后推开门,走进了silver white 的圣德兰广场。

  【你认识的姑娘们,都很不错。】

  在Shade 捂着侧脸看着多萝茜的背影的同时,“她”said with a smile 。

  “是的,很不错。”

  Shade 轻声说道,微微叹气:

  “所以,我也要努力赚钱才好啊。原本还以为自己很有钱,等到要花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是个穷人。”

  他没有立刻关门,而是踩着雪走到门外,抬头looked towards 自己的房子:

  “只有这一栋房子可不够,还是要想办法赚钱。”

  目前他手中的事情还有三件,也就是调查莱金斯·普利夏、寻找“黄月”,以及帮助玛格丽特Princess 调查那位应该已经被烧死的女仆。

  第一件事还要等施耐德医生的消息,第二件事要在天气晴朗的夜晚使用ceremony 尝试共鸣,而第三件事Shade 则打算今天解决掉,这样才好集中全部精神去面对第四位被选者的史诗。

  他很希望不管谁是第四位被选者,都要在月末之前举行完ceremony ,否则一定会很耽误大家的考试时间。

  玛格丽特Princess 八年前因为讨厌吃紫甘蓝,导致女仆被辞退。而实际上是军情六处卧底的女仆,也在那之后以“自焚”为理由合理的离开了威纶戴尔。

  那位女仆小姐再次出现,而且被Princess 直接目击到,这绝对不正常。Shade 虽然怀疑这又是军情六处的计划,但他impossible 直接去询问,所以他打算自己先去调查一下。

  lazily 的猫留在家中,Shade 独自出门。上次玛格丽特Princess 见到那位女仆,是在托贝斯克东区的摄政公园附近,那时Princess 和戴安娜王后一起参加完摄政公园的公益活动,从车窗中看到了人群里提着菜篮子的女仆匆匆经过。

  Shade 打算上午去那附近调查,如果没有线索,就去找嘉琳娜小姐旁敲侧击的问一下。他不能直接询问,否则那位红发的Great Demon 女肯定会立刻猜到他想要做什么,这说不定会暴露“灰头鹰”的身份。

  “at worst 去问蒂法,她应该会帮我保守秘密.大概。”

  这是Shade 的想法。

  【不过,仅凭玛格丽特·安茹看到的一个silhouette ,你能调查出什么线索?】

  她笑着问向Shade 。

  “虽然我不是什么智慧与知识的被选者,但也别小瞧我。”

  位于城市东区的摄政公园距离本市的自然教堂相当近,Shade 坐着carriage ,先在自然教堂门口下车,然后沿着积雪的街道向着摄政公园的方向前进:

  “很简单的分析,这种鬼天气,如果是我去买菜,肯定会挑选距离最近,或者稍微近一些但很便宜的菜场。”

  【有道理。】

  “她”在Shade 耳边呢喃。

  Shade 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站在路边看着路两侧的街景。托贝斯克东区以摄政公园为中心,这附近的街景相当繁华。两侧耸立着的建筑一路延伸向更北方,抬头看去,右侧前方耸立着的褐色钟塔在冬季也变成了white 。

  街道上所有人都裹着棉衣,cautiously 的行走着。街边巷口已经看不到beggar ,卖报的男孩穿着打补丁的衣服,靠在墙壁的蒸汽管道旁边,渴求一些温度。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就连灰雾都散去了一些。冬季上午不算很暖和的阳光洒向城市,让街边墙体上的金属管道熠熠生辉。

  “我从斯派洛侦探那里继承了一张相当精准的城市地图,虽然地图的更新截止到今年春末,但我想半年时间,也不至于让这片地区多出来新的菜场。”

  【有道理。】

  “她”继续轻声说道,Shade 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其实是想要试探一下是否能够在身后摸到人。

  “她”在轻笑。

  “摄政公园区域作为东区,也就是富人区的中央,附近不存在太多的菜场,这里又不是贫民窟。而根据玛格丽特Princess 的描述,当时那位女仆小姐的打扮,并不是noble lady 或者有钱的贵族小姐,而是很普通的市民。”

  【所以.】

  “以摄政公园为中心,找出周围的菜场。然后再在周围找到平民居住的寓所和街区,相互对照一下,寻找可以穿过摄政公园路口的路线,然后就能确定那位女仆小姐到底住在哪里。当然,前提依然是,女仆的再次出现不是军情六处的阴谋。”

  “她”轻声称赞:

  【也许你真的有成为侦探的innate talent 。】

  “这是很普通的推理而已。”

  Shade 露出了笑意,并不是自得,他真的认为这不算特别难想到的事情。露出笑意,是因为“她”夸奖了他。

  这个时代的菜场大多不是全天开放,而是集中在早晚开放。就和Shade 说的一样,以摄政公园-自然教堂为核心的区域是没有嘈杂的菜场的。

  外围地区倒是有菜场,但再结合开放时段、摄政公园的位置以及附近公寓的出租费用,Shade 大致能够判断出,如果那位女仆小姐不是被军情六处安排路过,而是真的住in the vicinity ,那么她大概率的居住位置,是距离摄政公园步行十五分钟,宁顿河更下游的诺尔街。

  那里是托贝斯克东区不出名的街道,但沿街大部分都是出租公寓,导致生活在托贝斯克市东区的穷人们大多喜欢那in the vicinity 居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