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39

  第1139章 灵魂 旧木船与节日祝福

  粉红的香水瓶,被Shade 命名为【欲望的香水小瓶】,将其妥善收好后,Shade 便和黛芙琳修女一同继续向前走。

  两人并肩踩在因为邪物力量而依然没有结冰的湖面上,在薄雾中向着湖对岸前进。路上两人继续交谈,Shade 还感慨初冬的时候,两人也是这样进入了基路伯之湖,去面见那位“湖中Goddess ”。

  此时已经到了深冬,两人再次这样走在了湖面上。

  下一站的目标是周三午夜之前,Shade 与伊露娜走过的那个神奇的连接了两处空间的地洞。

  虽然那天夜里天色昏暗,但好在“她”还记得方向。于是在黛芙琳修女的帮助下避开了教会的大本营,在湖面上一直向着Southwest 向走,他们很快就在湖岸找到了周三晚上Shade 与伊露娜扎营的那片小营地。

  地面还有着生火的痕迹,营地后面就是地洞,虽然Shade 知道在哪里,但根据黛芙琳修女的说法,Shade 指出来以前,她根本没有意识到那里有什么。

  这片Great Swamp 的mysterious ,看起来并未因为潘塔纳尔邪物的败亡而消退。

  点亮手指进行照明,穿过了狭长昏暗的地洞后,从山石后面转出来,两人便来到了“沼泽女巫”尸骸以及“潘塔纳尔邪物”神庙遗迹的位置。

  大战当晚的大火和地震,已经让落雪和泥土覆盖了当初被Shade 挖开的地面墓穴,而邪物的落败也让这片大地的诅咒减轻了不少,但这里依然不是ordinary person 能够靠近的。

  附近的枯树林中只有这一片突兀的空地,位置很容易辨认,于是Shade 再次变出铲子挖开了地面,显露出了地下的尸骸。

  “找到了。”

  挖开的泥土下方,那缠绕着浓重Whisper 要素的尸骸,依然被灰色的植物紧紧的固定在地底。只不过,那些植物是附近枯树的根系,而不再是潘塔纳尔邪物的触手了。

  修女双手搭在一起垂在身前,原本安静的看着Shade 在雪中费力的挖开墓穴,忽的转头looked towards 侧面。惨白的女人的面庞,从枯树林中一颗枯树树干后露出,带着浓重恶意的表情窥视着两人。

  挖出尸体,果然再次引来了“沼泽女巫”。而Shade 这次前来,是为了履行承诺,解放这个多次帮助了自己的灵魂。

  “修女,帮我一下。”

  黛芙琳修女slightly nodded ,十一环命环自蒸汽雾中显现,随后在暗golden rays of light 中化作了镰刀。

  与此同时,Shade 抛洒骨粉,冒险对人形遗物的尸体举行了通灵ceremony 。

  尸体表面漆黑的rays of light 带着诅咒,几乎是立刻缠绕住了Shade ,但Shade 靠着强大的灵魂能够硬抗住。树后的“沼泽女巫”此时已经飞快的赤着脚,如同wild beast 一样奔跑到了他们面前,黛芙琳修女手握那柄暗golden 镰刀,面无表情的向着遗物斩落:

  “以死亡的名义。”

  扭曲的灵魂突兀的停滞在了雪中,随后灵魂中较为正常的那部分,真的被分离了出来。

  残破的剩余灵魂,则重新化作了遗物“沼泽女巫”,钻进了Great Swamp 中。而那具尸体依然在大地中沉睡,只是,既然依靠尸体可以影响这个人形遗物,之后修女会将这里的事情告知教会,由教会通过收容这件尸体的方式,对【沼泽女巫】进行收容。

  往后时代的人们,大概再也见不到这个人形遗物,只能在教会的记录上窥见它的秘密了。

  雪中,因为诅咒而全身颤抖着的Shade ,挥动right hand 在面前轻轻滑过,漆黑的裂缝从他的头顶高度一直延伸到雪面。裂缝张开,后方就是被冥月照亮的滩涂,而那个极为透明的女人的灵魂,则微微向着Shade 和黛芙琳修女鞠躬。

  来自于上古纪元的灵魂,身着麻布旧袍,赤着脚站在雪中,脏乱的black hair 垂在身后,但面容却恢复成了正常的二十多岁女士的样貌。灵魂被邪物和Whisper 要素的力量几乎完全摧毁,此刻甚至连正常交谈的力量都没有。

  但她并未立刻离去,而是向着Shade 伸出了手,指尖对准了他。

  Shade startled ,于是也extend the hand ,right hand 食指触碰到了她的指尖:

  “指引死亡。”

  他身上缠绕着的诅咒,被女人的灵魂容纳,但这对她无法造成伤害。而通过直接触碰灵魂,眼前落雪的沼泽风景消失,褪色的全新画面出现了。

  Shade 获知了这个虚弱残破灵魂的部分记忆,过往纪元的往事早已变得模糊,他只能体会到绝望和痛苦的强烈感情。而之后,他完整的看到了“沼泽女巫”在亨廷顿市西部第一次遇到他以后,给予他指引,并不断帮助他的完整经历。

  这种以第三人称视角看着自己的感觉,真的非常奇特。

  而在灵魂的褪色回忆的最后,他终于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感谢.我诅咒男人.你不是男人.不是女人你是双位一”

  褪色的灵魂记忆画面消失,Shade 再次看到了自己extend the hand 的动作,也看到了摘下眼罩看着灵魂的黛芙琳修女,重新将自己的眼罩戴上。修女只靠眼睛,就能直接阅读一个灵魂的记忆。

  明明Shade 在基路伯之湖看到过修女脱下靴子,当时黛芙琳修女都没有太大反应,但此刻被Shade 看到了摘下眼罩,她脸上却显现出了几乎无法察觉的淡淡红霞。

  而外乡人认为,戴着那有着繁密纹路的银质眼罩的黛芙琳修女,有着带有mysterious 性的美感;而摘下了眼罩,那副不常见的样子,有种十分冲击视觉的delicate and pretty 的美感。

  至于那个透明的灵魂,在给予了Shade 最后的帮助后,此时已经飘进了那道漆黑的裂缝中。

  Shade 和黛芙琳修女站在正常world ,通过那道裂缝,看着灵魂走入了冥月照亮的滩涂。但她似乎无法如同正常的灵魂那样,直接跨越冥月下平静的深邃湖面。

  好在,湖边还有一条Shade 击败了乔伊·巴顿后出现的破旧小木船,此刻正停在滩涂边等待着她。

  于是灵魂登上了小船,在冥月的照耀下,与那万千背对着滩涂的灵魂一起,驶向了那轮半沉冥月的尽头。

  缝隙缓缓合拢,Shade 听到了“她”在耳边轻声叹息:

  【外乡人,你见证了冥月指引下,终于走向死亡终点的古老灵魂的归路。】

  【外乡人,伱接触了Miracle 。你获得了Mystic Art -呼唤旧木船。】

  【在任何大型水体中,你可以无条件呼唤一艘旧木船。木船被破坏后,可以重复呼唤。需要施法材料“任意骨骸”。】

  “这有什么用,我自己就会水面行走不过,如果我真的遇到了大船撞上冰山,倒是可以多救几个人。”

  新的Mystic Art 关联“真实的死亡”与“银月”spirit rune 。

  双手放在大衣口袋里的Shade ,不在意此时雪已经落满了肩头,而是对黛芙琳修女说道:

  “修女,为何那些善良的灵魂,总是遭受苦难?”

  已经重新戴好了眼罩,让银灰色长发遮住耳朵的修女站在那里轻声回答:

  “承火的英雄,我也只是凡人。”

  Shade nodded ,再次looked towards 墓穴中的尸体:

  “黛芙琳修女,提前和你说一声岁末节快乐。岁末节的礼物,我就不额外为你准备了,初火的火苗和那个邪物,应该就足够了。”

  再抬起头的时候,Shade 脸上已经带上了笑意。修女slightly nodded ,也问到:

  “我应该为你准备什么礼物?”

  “不不,不必什么礼物,你给我的帮助也足够多了。”

  Shade 摇头,黛芙琳修女站在他的身旁,犹豫一下后,伸手再次摘下了那银质的眼罩,让灰色长发在眼罩边缘划过。低着头,弯腰将眼罩放在脚下的雪面上,随后在雪中向着Shade ,带着恬静的笑意说道:

  “岁末节快乐,Shade 。”

  他几乎感觉,自己的心脏in this brief moment 停止了跳动。

  修女和教会目前是合作关系,她并不会在Lake Heart Island 上停留太久,下周的岁末节会在米德希尔堡市,与卡珊德拉婆婆、海伦、格蕾斯一起度过。

  而从Lake Heart Island 离开的Shade ,便暂时与修女分开,在这个周日的中午,抱着猫从白河谷葡萄园走出,再次来到了亨廷顿市。

  此时三位Demoness 都还没有离开,但嘉琳娜小姐今晚会在西尔维娅小姐的帮助下,借助议会的力量直接回归托贝斯克,而西尔维娅小姐也会在之后,与玛格丽特乘坐蒸汽火车返回威纶戴尔,Princess 要及时参加王室年末的各种活动。

  至于阿芙罗拉小姐,她的生意也很忙,也不会在亨廷顿市久留,因此今天是Shade 最后在亨廷顿市见到她们的机会。

  因为提前让黛芙琳修女通知了三位Demoness Shade 今天会来,因此Demoness 们都在阿芙罗拉家族的私产,紫荆花庄园中等着Shade 。

  女仆在前面引路,将抱着猫的Shade 带到了庄园二楼的休息室。室内飘散着熏香与香水味混合起来的花香,窗帘都被拉开,三位Demoness 坐在沙发上,相互交谈着岁末节以后的安排。

  见Shade 走了进来便停下了谈话,一起looked towards 了他。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