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40

  第1140章 Demoness 与Shade

  三双颜色极为相似的golden 眼睛,带着奇异的眼神看着Shade ,Shade subconsciously 的畏缩了一下。

  “喵~”

  猫在Shade 怀里蠕动着,对着Demoness 们发出了威吓的叫声,它在试图保护Shade 。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哦,虽然黛芙琳修女已经说了你们没事,但亲眼看到你们完好无损,我才放心。”

  Shade 一边说着,一边迟疑的走向了沙发,但Demoness 们可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改变表情:

  “伱也没事就好。不过Shade ,周三晚上到周四凌晨.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张长沙发围住了茶几,茶几上铺满了点缀着水果的蛋糕、夹心Little Pine 饼之类的甜点,浮雕镜面的托盘上,放着8只瓷杯,每只都带有细腻的纯银镂雕双耳杯套。几本书堆叠在茶几一角,夹着树叶状的书签,茶壶和琉璃水瓶、金器烛台、银质餐具凌乱的放在透明的玻璃桌面上。

  三位Demoness 分别坐在了三个方向,于是Shade 便单独坐在了正对窗口的沙发上,落座后还不忘捻起一颗草莓,堵住了小米娅的嘴巴,这种深冬很难找到新鲜的水果。

  “如果你们想知道周四凌晨的事情.”

  他在昨夜,已经与“女仆露维娅”商量好了要对Demoness 们说什么,因此背后命环显现,五环warlock 的命环出现在了Demoness 们面前:

  “我的升华之语.时空的回响,震动沉睡的力量。”

  每念出一个单词,对应的spirit rune 便会在命环上闪烁一下。女士们抬头看着他的命环,都是slightly frowned 的模样。

  “所以,那五位Great Demon 女,真的都是你呼唤出来的?我从未听过,升华之语还能有这种效果。”

  阿芙罗拉小姐说道,Shade nodded ,圣拜伦斯的《升华之典》上也并没有记载这条升华之语能有这种作用。原本的记载是,升华之语构筑出starlight 下的长河,在升华之语中,可以任意操纵时间的暂停、加速甚至短时间的倒退。

  “介绍一下那些女士。”

  嘉琳娜小姐说道,Shade nodded ,抿了下嘴:

  “那五位女士,是第五纪末期的Demoness 皇帝薇尔莉特小姐、瑟克赛斯高等Medical College 的Principal 舒尔茨·特蕾莎小姐,第五纪中期的圣拜伦斯建立者玛娜·费莲安娜小姐,她的学生也是Academy 第一任图书馆管理员欧兰诺德小姐,还有第五纪早期的Demoness 克洛伊·马尔克斯小姐,她是扎拉斯学社的早期创建者和参与者.她们都是我在时间探索中,认识的.朋友。”

  Demoness 们相互对视,虽然已经猜到了这种答案,但真的被Shade 确认,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嘉琳娜小姐看着他问道:

  “除了我们,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还有两人,伊露娜和我的占卜师朋友。不过卡珊德拉婆婆应该也能猜到,我曾多次请她帮忙,搜集一些第五纪的信息以及关键item 。”

  “这件事,不要再告诉更多人了。”

  西尔维娅小姐很认真的说着,并没有询问他更多细节,而是关心的说道:

  “你大概不了解,你在周四凌晨做的事情,到底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不仅是自过去的时代呼唤Demoness ,还有Demi-God .第六纪元的现在,是没有Demi-God 的。”

  “我明白,所以我只会告诉你们我完全信任你们。”

  女士们露出了笑意,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嘉琳娜小姐端起了茶杯,阿芙罗拉小姐伸手把玩自己的耳边垂发,西尔维娅小姐则为Shade 倒茶。

  “speaking of which ,嘉琳娜小姐,我要向你道歉。那本《不老秘术》被我accidentally 毁掉了”

  他在红发Demoness 开口前,讲述起了他与特蕾莎小姐和薇尔莉特小姐的后续,讲述起了周四凌晨,在那座灯塔顶端发生的事情:

  “第五纪末期的两位Demoness ,在那本书里藏了一些东西,将它留给了下一个纪元的我。我想【真理会】的帕沃小姐想要得到《不老秘术》,大概就是为了这个。”

  那卷parchment 在其他人看来是空白的,因此Shade 只能用话语解释了一下那到底是什么。听完了Shade 的描述,Demoness 们的眼神中又多了些东西,女公爵patted 自己旁边的沙发坐垫,于是Shade 便抱着猫换了下位置,坐到了嘉琳娜小姐的身边,Demoness 接过西尔维娅小姐递来的茶杯,塞到了他的手中:

  “如果你不介意,就把上面的内容抄写三四份,给我们和卡珊德拉婆婆。”

  “没问题,有些高环warlock 的知识,我自己其实也看不懂。这是我送给你们的岁末节礼物,岁末节快乐,女士们。”

  Shade 轻声说道,嘉琳娜小姐在他的侧脸吻了一下:

  “岁末节快乐。”

  阿芙罗拉小姐和西尔维娅小姐倒是有些sorry ,她们知道那些知识的价值。

  Shade 又接着说道:

  “另外,和克洛伊小姐在第五纪元冒险的时候,我见证她走完了Demi-God 之路.”

  咣当~

  阿芙罗拉小姐手中的茶杯落到了地毯上,精致的瓷茶杯中的红茶打湿了地毯,但她毫不在乎。

  Shade 不得不停下说话,这并非因为茶杯落地,而是因为三位Demoness 们看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吃掉一样。小巧的猫再次感受到了“敌意”,便又喵喵叫了起来,直到又被Shade 塞了一颗草莓才安稳下来。

  “你在第五纪,见到了Demi-God Demoness 的升华ceremony ?”

  红发Demoness 忽的大口喘着气。

  “也不算是完整的ceremony ,实际上,那个故事很有趣,而在故事最后,她给了我一枚记述Demi-God 之路的冰晶哦,嘉琳娜小姐,你的手太用力了。”

  女公爵握住了Shade 的right hand ,听到Shade 抱怨才稍稍松手,而紧握他手的动作,倒是让Shade 想到了昨天下午“服用魔药”时的蒂法。

  “Shade ,那枚冰晶在哪里?”

  西尔维娅小姐微微前倾身体看着她,另外两位Demoness 也都是类似的模样。

  “在家里地下室的雪堆中,我认为这么重要的东西,最好不要外带。嘉琳娜小姐,等到你回到托贝斯克市,可以去我家里查看。”

  阿芙罗拉小姐和西尔维娅小姐都looked towards 了嘉琳娜小姐,后者slightly nodded ,但眼睛却死死的盯着Shade :

  “Shade ,你比我们想的还要优秀。Demoness 们的倾心不是那么的容易,但你值得这些。我的Knight ,请接收我的谢意。”

  她当着两位Demoness 的面吻住了Shade 。

  这一吻相当的过分,而Shade 一手摸猫一手端着茶杯,根本无法阻止。

  嘉琳娜小姐不在意另外两位女士依然在这里,好半天才放开了Shade ,Demoness 绝美容貌下热切的表情几乎要将Shade 融化:

  “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帮我从过去的时空,得到Demi-God Demoness 的秘密!”

  她闭上眼睛,捧着Shade 的脸还想继续接吻,但被跳到Shade 肩膀上的小米娅驱离。当然,更有可能是因为阿芙罗拉小姐大声咳嗽了几下:

  “嘉琳娜,冷静一下,先听我说。Shade ,周四的事情我们会帮你掩盖的。议长问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推给唤神者,黛芙琳修女那边也会和我们统一口径”

  “不过,Shade 到底是不是唤神者?”

  西尔维娅小姐又问道,另外两位Demoness 都不言语,Shade 摸着自己的嘴唇给出答复:

  “使用迷锁的一直是我,【守夜人】的持有者也是我,没有切实的证据表明,唤神者拥有迷锁和守夜人,那只是教会根据事实作出的推测而已。”

  “你是想说,其实until now ,你和唤神者被教会混淆了?”

  大波浪头发的Demoness 笑着问道,Shade indifferent expression :

  “我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她们没有继续追问这个话题,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知识与智慧的被选者,是你吗?”

  嘉琳娜小姐又问,她靠的是如此近,以至于香水味道完全遮住了红茶的香气。

  “当然不是。我不会是被选者,这没有必要说谎。”

  Shade 停顿了一下:

  “我使用了伊露娜·贝亚思获得的知识,在没有杀死被选者的情况下,剥夺了他的被选者资格。所以现在,即使莱金斯·普利夏还活着,但知识与智慧的被选者,如同黑暗的被选者一样,都可以被视为死亡了。”

  那只箭的事情,露维娅决定不告知除黛芙琳修女和伊露娜以外的任何人。而其他人也不具有感知被选者力量的能力,因此只要Shade 不经常使用【艾肯奥拉-被选者之箭】,就不必担心被戳破谎言。

  Shade 很同意露维娅的这种想法,被选者资格的确太过于重要,当作其不存在就好,没必要节外生枝。

  “这样啊”

  阿芙罗拉小姐nodded ,大概是思量着如何向议会汇报这件事。

  Shade 继续摸猫喝茶,想了想又说道:

  “嘉琳娜小姐,蒂法昨天告诉我,她已经可以晋升七环了。”

  “我也能晋升十二环了,被选者ceremony 的Enlightenment 很有效。Demoness 们的力量与环warlock 力量相互促进,这也就代表着,12th Rank 也就在眼前。”

  谈到这个话题,女公爵再次露出了笑意:

  “被选者的史诗虽然危险,但的确很有用.我知道你最近在庄园养伤,我不在托贝斯克期间,你们没有做什么吧?”

  “cough cough 。”

  Shade 被红茶呛得咳嗽了几下,阿芙罗拉小姐非常善解人意的,及时帮他扯开了话题:

  “我当时距离有些远,只是获得了一种新的Mystic Art 。我现在仍然是十二环和12th Rank ,和嘉琳娜举行ceremony 后相同。不知道,我们谁能首先触碰到十third rank 。”

  这位有着大波浪棕色长发的女士很是遗憾。

  “我得到了一些知识,但还要具体尝试和实验一下才能有结果。”

  西尔维娅小姐也said with a smile ,对Shade 眨了眨右眼:

  “也许不久之后,我能够给你一些惊喜.各种意义上的惊喜。”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