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50

  第1150章 守密人殿堂

  【外乡人,你进入了守密人殿堂。】

  跨过White Fog Sect 后,便进入了那片Shade 异常熟悉的浓稠白雾中。白雾中并非空无一物,白玉似的石阶通往了更高处。

  沿着台阶向上走了十third rank ,位于那浓稠白雾中的,是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摆满了一排排golden 长桌和圆凳的殿堂。

  golden 的吊顶垂下了晶莹的水晶灯,墙体上是油墨绘制的不断变换形态的壁画。这殿堂仿佛没有任何尽头,一眼望去只有那一排排长桌延伸向看不到的远方。

  与只有一条小径的“空间迷宫”,不存在具体构造的“时间长廊”,只有地面活板门的“黑暗地牢”,荒凉墓园一般的“灵魂墓园”,古代祭祀场似的“Demoness 议会”相比,“守密人殿堂”的模样看起来的确是相当华丽。

  “这里的作用,不会是学习速度加速吧?”

  伊露娜curiously asked ,Shade 笑着摇摇头:

  “这种地方,可不是能够长久停留的,Miracle 要素的浓度,已经会对人造成伤害了。跟我来。”

  他抱着猫走到桌边然后坐下,伊露娜和露维娅也跟着坐下。随着缭绕着白雾的殿堂景色消失,他们居然又回到了被月光照亮的Shade 家中的二楼二号房里,White Fog Sect 也并未因为无人触碰而消失。

  “实际上,目前我们依然在殿堂中,但也在现实里。”

  Shade 简述着自己从天使那里得到的知识:

  “在守密人殿堂中落座,会回归门附近的现实,也就是说,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也能够看到我们忽然出现。这种状态下,equivalent to 为自身添加了多种增益的状态,学习、创作、发明、创造,进行类似的活动都能够得到增益。而且,停留在殿堂中进行类似活动,有机会聆听到过去的使用者们,在这里灵感迸发而获得的知识,当然,这比较靠运气。哦,还有更小的概率,在进出殿堂的同时,获得为期24小时的‘智者指引’状态,该状态下能够让自身脑力和反应力,保持最佳的状态。”

  他指向那扇White Fog Sect :

  “能够用naked eye 看到White Fog Sect ,是区分是否位于‘守密人殿堂’的标志。如果想要脱离殿堂,一种方式是重新进入White Fog Sect ,然后原路返回;一种方式是,离开门附近的空间,去往隔壁房间,这也将自动退出状态。”

  伊露娜眼神一亮:

  “也就是说,如果我能够在殿堂里学习古代语,我的古代语也能快速学会?”

  “殿堂只是提供了增益,是否能够学会还是要看自己。”

  Shade 笑着提醒道:

  “而且,同一个人每天能够使用这里的时间是有限的,你们的另一个我,应该能够得到提示。”

  伊露娜对此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露维娅则提议Shade 购置一些家具,将二楼的客厅装修成新的书房,或者至少添置桌椅。“守密人殿堂”对任何环warlock 来说都相当有用,三大Academy 这近千年来应该也是受益匪浅。

  当然,Ancient God 遗留的空间,往往都具备着隐藏的特性,而那些特性,也往往只能由Shade 来触发。

  【外乡人,向守密人殿堂献祭一滴神性,或是献祭一顶智慧金冕,你可以进入殿堂深处,去面见当前时间点现存的任意伱知晓的“守密人”,后者会很乐意在Ancient God 的殿堂中,解答你的疑惑。】

  Cherubim 也算是守密人,apart from this ,Shade 甚至相信某些特殊的Evil God ,也算是守密人。当然,利用殿堂还是需要小心和谨慎,况且他也不知道所谓“智慧金冕”到底是什么。

  好在,他目前也没有急需利用守密人殿堂的必要。而且比起随意使用这些特殊空间,他更愿意在合适的机会偶尔用一用。

  直觉告诉年轻的外乡人,十三位Ancient God 遗留的空间,绝对不只是为了便利凡人而已。

  他们商量着以后对这里的利用,一起重新迈入White Fog Sect ,然后返回了Shade 的家中。

  Shade 抱着米娅,looked towards 了那面被月光照亮的恢复了正常的墙:

  “这是第四扇门,我家中古怪的地方越来越多了。”

  “这里本身就很古怪。”

  露维娅said with a smile ,伊露娜则开起了小小的玩笑:

  “Shade ,连你都可以算是存在于这里的怪异之一。你难道认为,自己比已经发现的奇异点要正常吗?”

  仔细想想他说的很对,像已经过世的斯派洛侦探,才算是被这座房子吸引的正常人受害者。

  夜已经很深了,伊露娜明天还要去Supreme Sun Cult 堂进行报告,然后参加岁末节的活动,所以她今晚必须回到自己的公寓。

  十七岁的姑娘dilly-dallying 的坐在沙发上不想走,直到露维娅开口:

  “Shade ,你把伊露娜送回去吧,都这么晚了,作为绅士,你可不能让伊露娜单独回家。”

  说着,又抱住了沙发上趴着的小米娅:

  “就不要带着你的猫了,早去早回。”

  伊露娜这才站起身,向露维娅露出了略带感激的表情,后者则笑着冲她眨眨眼。

  “没问题,我把伊露娜送到公寓里,看着她上楼再回来。稍等一下,我去拿外衣。”

  Shade 说着便走进了卧室,站起来的伊露娜转身looked towards 露维娅,嘴巴张了几下不知说什么好,露维娅小声的鼓励道:

  “勇敢些,明天是属于我的时间,岁末节以前,你只有this time 机会了。”

  褐色长发的姑娘接受了她的鼓励,握紧了拳头放在自己的胸前。

  就和伊露娜刚才来时说的一样,岁末节前最后一天的夜晚,想要找一架四轮出租carriage 可是着实不容易。两人在雪中走到了银十字大道,才终于在已经灭灯的预言家协会门口附近,遇到了一架正准备回家收工的carriage 。

  车夫并不想再载客了,最终看在Shade 愿意额外出钱,而且那也是他回家的方向的份上,才答应送他们一程。黑石安保公司的位置,在托贝斯克的北城区和西城区之间的地带,而伊露娜租住的公寓则距离那里非常近。

  carriage 在雪中安静的将两人送回到了目的地,随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再将Shade 送回去。伊露娜在公寓前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邀请Shade 进去坐一坐再走:

  “送给你的岁末节礼物,还在楼上呢。”

  查内姆街7号的owner 是一位孀居的妇人,她不仅是正神【提灯老人】的忠实信徒,而且年轻时也为Supreme Sun Cult 堂做一些很隐秘的工作。这栋公寓,就是教堂帮忙联系她租给伊露娜的。伊露娜就住在二楼的202号房,而她的邻居们也都是【提灯老人】的信徒,邻里关系非常的和睦。

  夜已经深了,这栋房子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安睡。伊露娜领着Shade 小心的上楼,并提醒他第Level 7 楼梯不要踩,否则会发出奇怪的响声。

  直到进入了房间打开了煤气灯,伊露娜才sighed in relief ,而见到Shade 打量客厅,又有些脸红的表示:

  “因为刚刚出门旅行回家,所以客厅可能有些乱。”

  公寓的客厅面积并不大,两只行李箱摆放在茶几前面,其中一只还被打开了,里面是瓶瓶罐罐的魔药以及施法材料。另一只行李箱则是半打开状态,箱口夹着几件衣服。

  客厅虽然不大,但被布置的很温馨。墙上除了挂着便宜的油画,还挂着伊露娜从里德维奇场以及教堂得到的嘉奖令,当然,都是那些ordinary person 可以看的那种。

  窗台上放着绿植盆栽,门口柜子的饼干盒里放着家中钥匙。风铃自窗口上的钉子垂下,但伊露娜拉上了窗帘以后,就看不到了。

  “你先坐下,我去拿你的礼物。”

  她有些脸红的说道,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Shade 依然好奇的打量着这里,坐下来后不久,伊露娜便拿着一只打着绸带蝴蝶结的红盒子走了出来:

  “原本想着如果节前回不来,就让露维娅帮我送给你,所以提前包装好了.你可以现在就拆开看看”

  “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喜欢的。”

  Shade 于是拆开了盒子,看到里面是一条棕色的针织围巾和一双深blue 的针织手套。围巾有着方格图案的装饰,在两个尾端有着极其像是小米娅的orange 猫型图案。手套的样式则简单了一些,只有小巧的太阳纹装饰。

  “哦,真是不错.是你自己织的吗?”

  Shade curiously asked ,然后尝试着将围巾戴起来,大小很合适。

  伊露娜有些害羞的坐在短沙发上:

  “是的,和我们安保公司的赛利亚太太学的。”

  赛利亚太太就是Shade 每次拜访黑石安保公司时,都能在一楼看到的那位戴着发套的中年女士。她经常一边等待接待来访者一边织毛衣,而且安保公司的那只猫也是她负责饲养的。

  “花了你很多时间吧?你可比我忙的多。”

  “也没花太多时间”

  说着,她想到了夜晚独自在家,在煤气台灯下,一边眯着眼睛看着针织花样图谱,一边数着毛衣针穿刺次数进行针织的那些夜晚:

  “没什么的,这大概不是你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但岁末节快乐,Shade 。”

  忍着害羞,抬头looked towards 了Shade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