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51

  第1151章 那些礼物

  此时的Shade 已经围上了那条围巾,他有些sorry 的说道:

  “我本来打算明天再把送给你的礼物给你的.我搜集了大half a month 的‘太阳之火’,我想你会喜欢的。”

  “嗯,那是不错的礼物。”

  伊露娜nodded ,随后两人便陷入了诡异的安静。Shade 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而立刻起身离开也不是很礼貌。

  余光看到煤气灯的光很亮,心中的笑声大概是“她”在嘲笑Shade 不懂得气氛。

  【不,我只是想要提醒伱,亲爱的外乡人,围巾和手套的编织中,掺进了她自己的头发。】

  最后还是伊露娜先开口:

  “我能要另一件岁末节礼物吗?”

  “当然。”

  Shade nodded ,看到伊露娜一副鼓起勇气,想要和潘塔纳尔邪物再打一场的模样:

  “我你.我.”

  放在腿上的两只手几乎算是扭在了一起,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能吻我吗?”

  “当然,这其实不能算是礼物。”

  伊露娜红着脸鼓足了勇气:

  “不是用友情的方式,是.用你吻露维娅,还有那位漂、漂亮Princess 的方式。”

  Shade 看着她,这让十七岁的姑娘脸色更红了,但她依然挺着修长光滑的脖颈:

  “我认为以我们的关系,那,没,没问题的。”

  “你是不是又看那种不健康的书了?”

  Shade 稍稍有些迟疑,伊露娜一瞬间几乎感觉自己要变作蚂蚁,藏进地砖的缝隙中。但她还是鼓足了勇气,笨拙的按照书中说的那样,咬了下嘴唇,微微低头,用从下向上看的方式looked towards Shade 。

  少女笨拙的卖弄风情,又显露出了笨拙的惶恐,这反而让Shade 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负罪感。

  “Shade ,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就像在潘塔纳尔之战的最后,我也吻了你。”

  她红着脸,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而“她”轻笑着在Shade 耳边呢喃:

  【你还在等什么?】

  Shade 翻了下口袋,取出一枚花瓣托在手心,轻轻一吹,漫天的繁花自天花板缓缓落向地面,又因为咒术的原因,近乎像是漂浮在了空中。

  red 的蝴蝶自袖筒飞出,发光的透明蝴蝶,在空中与那些花瓣共舞。Shade 站起身,他当然懂得,伊露娜此刻到底拿出了怎样的感情:

  “伊露娜,那么,岁末节快乐,这一年你也辛苦了。”

  伊露娜控制着笑意,感觉自己此刻的心脏要跳出胸膛,她有些局促的坐在短沙发上,然后像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些勇气,在Shade 之前便站起了身,捏着裙角走向了他:

  “我提前和露维娅说了,她同意你吻我了,所以不必有负罪”

  由于过于害羞和激动,才刚刚站起来就被绊了一跤,然后直接向着Shade 摔去:

  “哦!”

  “所以,这就是你的嘴巴被磕伤的原因?”

  依然是这个夜晚,圣德兰广场六号,露维娅笑着听着刚刚回来的Shade 讲述刚才的事情,洗漱完抱着猫从盥洗室走出来的Shade nodded ,和露维娅一起走进了卧室:

  “是的,她正好跌倒,撞到了我的嘴巴。你想象不到,伊露娜当时脸上是多么尴尬。”

  “然后呢?”

  紫眼睛的姑娘眯着眼睛继续问道,Shade 略显尴尬的坐到了床边,露维娅顺手关了门和煤气灯:

  “希望那之后,她和你接吻的时候,没有咬伤你的舌头。”

  “当然没有,Demoness 们为我进行了我是说,我没有那么笨拙。不过在接吻之后,我就离开了,否则我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伊露娜看起来很不适应接吻,她像是要晕倒了。”

  露维娅嘴角挂起淡淡的笑意,手指一摇,窗帘拉开,月光照亮了床边坐着的他和窗前的她。

  后者抱过小米娅,在橘猫闷闷不乐的表情中,将其放进了衣柜里。

  “Little Yi 露娜的胆量可比我想的要大得多,我还以为她最后什么will not 做呢。”

  说着,又笑着补充:

  “如果是我邀请你这样做,你今晚可就别想回家了。”

  “你这是在嘲笑伊露娜?”

  “不不,单纯的姑娘大家都爱。”

  purple 的眼睛中,真的有漂亮的光晕,语气中带着笑意:

  “不如这样,为了庆祝伊露娜的大胆,今晚.”

  她一只腿站在地面,一只腿跪在了chuang边,微微向前弯腰:

  “你可以称呼我为‘伊露娜’。”

  “不要开这种玩笑,我可不会称呼错任何的姑娘。”

  Shade 抱怨道,而“她”却指出:

  【外乡人,这是谎言。你无法轻易区分蕾茜雅·卡文迪许与多萝茜·露薏莎的灵魂。】

  both of his hands 向后撑在chuang上,露维娅向前弯腰吻住了他,让Shade 无法再为伊露娜主持公道。

  害羞的姑娘有着青涩的感情,但对外乡人来说,十七岁的年龄,毕竟还是有些不合适。

  (小米娅奔跑中.)

  “岁末节快乐!”

  年末的米德希尔堡,也如同托贝斯克市一样张灯结彩,每一家的门口都挂上了槲寄生的装饰,而卡珊德拉Auction House 更是被妆点一新,抱着礼物而来的Shade ,正惊讶于Auction House 一楼大厅中那株可以喷热蒸汽的黄铜色机械树,Old Demon 女的学徒,有着漂亮亚麻色头发的丽塔·斯威夫特小姐便笑着走了过来:

  “Shade ,岁末节快乐!黛芙琳修女,teacher ,还有两位teacher 的teacher 正等着你呢。”

  她很大方的在Shade 侧脸上吻了一下。

  在蒸汽时代,传统意义上的岁末节,自年末最后一天开始,持续共两天,这两天是理论上的假日。而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Shade 当然不会忘记修女,卡珊德拉婆婆,斯威夫特小姐、海伦以及格蕾斯。

  特别是后两者,红蝶双子们对于Shade 的到来异常开心,她们分别都为Shade 准备了节日礼物。黛芙琳修女虽然依然保持着往常的平静表情,但今天她似乎多笑了好几次,而卡珊德拉婆婆也很高兴能够热热闹闹的过岁末节,这对年龄很大的Old Demon 女来说非常重要。

  修女的岁末节礼物,Shade 在潘塔纳尔湖畔便已经收到了,他会将修女摘下眼罩向他道节日快乐的画面,永久收藏在自己的回忆里。

  而他送给了卡珊德拉婆婆《不老秘术》的部分翻译本,因为他还没有翻译完全部内容;送给了丽塔·斯威夫特小姐一小瓶“月华之水”,年轻的Demoness 学徒,在Shade 去盥洗室的时候半路截住了他,然后热情的吻了Shade 。

  至于海伦与格蕾斯,她们对于Shade 有着重要的意义,所以Shade 答应了在年后找时间,与她们一起到托贝斯克逛一逛,这对她们来说是最好的礼物。

  几个人一起在卡珊德拉Auction House 吃了午饭,午饭之前,卡珊德拉婆婆又和Shade 以及黛芙琳修女,谈了谈潘塔纳尔之战的事情。Old Demon 女并没有询问太多事情,但她仿佛已经知道了全部的内容。

  “Shade ,你要注意好自己的安全,前些天在议会里,嘉琳娜还说过,你总是如此的喜欢冒险。”

  和蔼的老人笑着摇着头,并推荐Shade 尝试一下桌面上的那道卡森里克式鹅肝。

  Old Demon 女送给Shade 的礼物,是装在礼物盒子里的三枚白石水晶,她知道Shade 很需要这个。这种矿物用途不是很广泛,因此如果是临时寻找,很难短时间内找到。

  至于海伦和格蕾斯送给Shade 的礼物,在她们这天中午告别Shade 时才送出。

  “那么年后再见,先生。”

  站在Shade 面前的不是十五六岁的海伦以及格蕾斯,而是红蝶双子“融合”后的格蕾斯·海伦。双子的样貌本就几乎一样,此时不过是长大了一些,变成了成年姑娘。

  身上穿着一件有着white 纹路的black 长裙,在二楼的楼梯转角叫住了Shade 。而其他人都很默契的暂时离开,留给她们告别的时间。

  “年后再见,等到我的考试周结束后,我们就一起去托贝斯克转一转。”

  Shade said with a smile ,眼前的姑娘立刻nodded ,然后拥抱住Shade 并吻住了他。

  见Shade 没有反抗,红蝶姑娘的脸上笑意更甚。她轻轻推了一下Shade ,随后在一群红蝶中,重新变作了格蕾斯和海伦。

  “年后见。”

  elder sister 格蕾斯·怀特笑着挥着手。

  “年后见!”

  younger sister 海伦·布莱克则是有些害羞,这与她假装不认识Shade ,在西卡尔山中带着Shade 进入鬼村时的表现可不相同。

  而等到Shade 下楼离开的时候,他还能听到twin 姐妹在楼梯上方谈论着刚才那一吻的感受:

  “和我们接吻时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这是格雷斯的声音,海伦则轻声说道:

  “elder sister ,下一次,尝试三人一起接吻吧,就像西卡尔山山顶时的迷锁那样。”

  正在走楼梯的Shade 一个趔趄,怀疑她们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她们的恢复速度,比预期快的多。】

  耳边传来了“她”的提示,Shade nodded 。但这也就代表着,海伦和格蕾斯作为“正常人”生活的时间也不多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