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54

  第1154章 Princess 的梦

  当Shade 恍惚的意识到自己正陷入漫长而深沉的深层梦境时,他注意到了自己正站在无尽旷野的田埂上,眺望着空中那几乎要坠落的硕大月盘。

  星空下旷野之中的风很轻柔,只是这风中仿佛还有姑娘们的香水味道。银月倒映在了Shade 的within both eyes ,他stared wide-eyed ,缓慢的深呼吸着,心情无比的放松,甚至隐约感觉到自己正在睡眠的身体,也是无比的安详。

  即使意识到了正在梦中,但依然motionless 的站在田埂上眺望月亮。他对自己的这个梦境相当熟悉,在这个梦中,他只需要望着月亮就足够了。

  【刚才的五个小时,你似乎很愉快?】

  轻柔的微风带来了“她”的声音,梦中潜意识的活跃,让Shade 在理解“她”的话的同时,距离“苏醒”状态又近了一步。

  他在梦中感知着睡梦中的身体周围的情况,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卧室内很昏暗,只有均匀的呼吸声,而姑娘们都已经陷入了沉眠。

  由于此刻是在梦中,Shade 甚至怀疑刚才发生的事情,也属于自己的梦境。露维娅是三人中最羞涩的那一个,而理论上与她根本不认识、但其实很熟悉的蕾茜雅则是最大胆的那一个。有着如同长发颜色一样火热性格的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成功让第一次进行“多人探戈”的露维娅逐渐适应了气氛。同时也让外乡人明白,这个时代的想象力,其实并不比自己的故乡要贫瘠。

  回忆着刚才的事情,但眼睛依然在看着月亮,忽的在梦中说道:

  “现在进行那个入梦ceremony 吧。”

  医生给的ceremony 材料,Shade 昨天就布置在了自己的床下,只可惜昨晚的月相不符合要求。

  虽然他原本的想法是考试结束后的那天晚上再进行ceremony ,但既然今晚露维娅已经来了,而且她真的睡的很熟,不如今天就执行计划。

  昏暗的房间内,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为Shade 换的新床,依然被all around 的帷帐遮盖着,被作家小姐抱着的right hand ,此时忽的动了起来,但也只是无声的打了个响指。

  无人注意到这个动作,但被安放在床板下面的三短一长的四根golden 雕文蜡烛,却在这响指后燃烧了起来。火光从床底微微逸散,但对于三位劳累的姑娘来说,这点火光还不足以唤醒她们。

  虽然床板是木头的,但蜡烛并未点燃床板,因为漆黑的正六边形金属盘,牢牢的贴在床板背面。蜡烛的火光照亮了金属盘上复杂的ceremony 基阵,随着金属盘上如同海螺一样的rune 一枚枚在火光中亮起,床底的rays of light 更加的明亮了。

  房间内本来就有熏香,蕾茜雅特地准备的有着特殊效果的熏香的味道中,此时多了一股安眠草的清香。这会让姑娘们陷入了更深层的沉睡,而且醒来后会感觉这次睡眠的质量非常好。

  梦境中,勉强操纵自己的身体点燃蜡烛的Shade ,依然在看着那轮银月。随着施耐德医生的ceremony 开始影响他,他明显感觉自己从半梦半醒的状态,再次进入了深层的睡眠中。

  【猜得到一会儿会看到什么吗?】

  “她”笑着在Shade 耳边问道,声音如同田埂上的风一样轻柔。

  “我只是希望,露维娅现在做的梦,真的是我想要见到的梦。”

  这个要求极为苛刻的入梦ceremony ,不仅要求入梦对象对sorcerer 极为信任,而且要求二者有肢体接触。现在露维娅正趴在Shade 怀里,条件已经满足了。

  他在梦中念出了施耐德医生给予的咒文,咒文属于异类种族“食梦妖精”。而随着咒文在梦中被念出,一扇有着一圈圈螺纹的black 大门,突兀的出现在了Shade 的right hand 边,矗立在旷野的草地上。看材质,这扇门似乎是某种巨大贝类制作的,而上面那些螺纹Shade 看一眼就感觉脑袋胀痛。

  没有迟疑,他推开那扇门,走了进去。

  “哦!”

  夏日的阳光甚至有些刺眼,走出门的Shade subconsciously 的抬起手挡在眼前。眯着眼打量all around ,才看到这里居然是非常熟悉的约德尔宫的国王书房,此时夏日的阳光从书桌后那扇色彩斑斓的窗户上投射进来,让地面仿佛都在亮着光,这场梦的氛围和Shade 想的完全不同。

  细碎的golden 裂纹此时从抬起的手上蔓延,Shade 看着手指上的璀璨rays of light 一路延伸向手腕,进而蔓延向了全身,而那golden 光痕中,也有着很难察觉的淡淡的red fire star 。在深层梦境中,灵魂会展现出更真实的姿态,因此“神性余辉”才会显现出来。

  再打量周围,虽然这里是国王的书房,但与Shade 多次前来见到的,中央放着孤零零书桌的模样不同。梦中的书房里不仅家具变多,墙壁上油画不同,甚至连坐在书桌后面,戴着王冠的人也不同。

  蕾茜雅·卡文迪许此时正坐在属于她father 的位置上,red 头发上戴着王冠,身穿华丽的礼服长裙。女仆们侍立在她的身后,数位Shade 在报纸和现实中见过的王国大臣们,正站在书桌前毕恭毕敬的和蕾茜雅汇报着什么,而放着文件的气派长桌上,居然有一只red 的垫子,垫子上趴着lazily 的小米娅。

  【瞧,她果然对你的猫有想法。】

  入梦状态,只要他不惊扰到梦的主人,梦的主人很难主动注意到他,于是Shade 走向书桌,looked towards 了桌子上摆着的黑white 家庭合影。

  蕾茜雅和多萝茜并肩坐在刺绣长沙发上,都是一模一样戴着王冠穿着礼服长裙的打扮。黑白照片难以区分颜色,但Shade 依然猜测红发姑娘穿着golden 裙装,金发姑娘穿着red 裙装。至于Shade ,照片中的他抱着猫站在沙发后面,穿着也很正式。

  他虽然知道自己似乎进错了梦境,但仍然在脸上露出了笑意。

  而在此时,书房的门被敲响,女仆在门口说道:

  “Your Majesty ,露薏莎小姐到了。”

  于是梦中的蕾茜雅让王国大臣们先退下,随后穿着Princess 长裙的多萝茜才走了进来。作家小姐和女王Your Majesty 笑着拥抱了一下,然后抱起米娅,谈论着午饭,谈论着Shade ,谈论着生活琐事,从门口离开了。

  Shade 此时微微皱着眉头,站在书房的光中,看着走廊里两人的背影:

  “怎么回事?为什么多萝茜和蕾茜雅,在梦中,都是梦的主人?一个梦,可以让两个人一起做吗?”

  在梦中区分梦的主人和梦中其他人,其实很简单。除非被入梦对象受过一定的专业训练,才有可能隐藏梦中的自已。而刚才的多萝茜和蕾茜雅,无疑都是做梦的人。

  【去触摸她们,在梦中接触她们,是更深入的接触方式。】

  Shade 快走几步追上了在女仆们的包围下,在走廊中前进着的两位姑娘,并将两只手同时搭在了她们的肩膀上。

  主动接触梦的主人,也让她们意识到了Shade 的存在。一瞬间,空间本身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就仿佛world 将要崩塌。但等到蕾茜雅和多萝茜转过身,看到是Shade 时,梦便重新稳定了下来。

  她们并未对Shade 身体上显现出的奇异效果感到惊讶,而是都露出了笑意。

  “今晚很不错,Knight ,不过现在我真的不行了”

  作家小姐脸色slightly red 的说出了和梦境很不符合的话,她并未意识到是在做梦,而是本能的说出这些:

  “好好休息,明天一起去城里转一转吧。蕾茜雅当面喊了露维娅‘elder sister ’,露维娅才同意把时间让给我们。”

  这是现实中,Shade 绝对问不出的答案。

  “表现真不错,Shade 。”

  戴着王冠的蕾茜雅也这样说道,只是脸上有些遗憾:

  “岁末节就是要开心,你让我感觉到了伱的热情、强壮和如果你不满意,下一次,叫阿杰莉娜怎么样?或者,我的贴身女仆们,也不会拒绝.”

  “不不,这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你们快去休息吧,也许去庭院里喝茶很不错。”

  Shade 立刻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蕾茜雅脸上露出了恰到好处的迷惑表情,但还是nodded :

  “那待会见,我的亲王。”

  Shade 站在原地,看着多萝茜和蕾茜雅手牵着手,在一众女仆的带领和跟随下,走向了被一扇扇窗户光影照亮的sun shone brightly 的走廊。

  梦中似乎是夏季,阳光好的出奇,这也能反应两位梦境的构造者的心情。

  “怎么样?”

  【这的确是两人共同的梦境,她们灵魂的过度接近,才产生了这种现象。】

  “会加速她们两个灵魂的融合?”

  【不,反而会让soul fusion 状态稳定一些。你可以将其看做,利用双子红蝶的力量,打破了不能靠近的禁忌后,灵魂过度靠近,但又因为你的存在而让她们不想失去自我,因此灵魂稳定了下来。】

  “也就是说,红蝶之日的存在,是有好处的?”

  【是的,但并不能完全阻止soul fusion 过程。而且,必须像今晚一样,让她们.灵魂激动,共鸣你知道你做了什么。】

  Shade nodded :

  “但这依然只能延缓,不能根治。”

  【是的。】

  他看着多萝茜和蕾茜雅的背影消失以后,才再次念诵了施耐德医生提供的咒文,转身推开了又一扇black 的螺旋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