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56

  第1156章 死的钥匙与活的Demoness

  整个梦中的world ,似乎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大地破碎,天空也变得不再完整。这末日一般的景象,即使露维娅描述过,Shade 在入梦前也预料到了,但真正看到却依然感觉terrifying 。他非常庆幸此时是在梦中,虽然看起来场景异常可怖,但也只是被简单吓到而已。

  如果是在现实,他根本无法想像这里的要素会有多么的混乱。

  他甚至疑心,就算是生活在濒临失控的不可知级遗物【生死狭间】中,都比生活在这种地方要好。但好在,这里也只是梦而已。

  转头looked towards 房顶的高处,想要寻找刚才的猫,一抬头,却看到梦的主人露维娅·安娜特,正抱着小米娅坐在那里。

  此时出现的露维娅看起来稍显成熟一些,身上穿着的black 长裙沾满了灰尘。有些打绺的褐色头发不再是披肩短发,而是近乎及腰的长发。

  而靠近了看被她抱住的猫,又发现lazily 正在舔爪子的猫,和米娅还是有些不同的。它的眼睛不是明亮的琥珀色,而像是有眼疾似的silver white 。正常的猫,impossible 有这种颜色的眸子。

  梦中的露维娅此时正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景象。purple 的眼睛正在流泪,那副伤心的模样,让看着这一幕的Shade 感觉无比的心疼。

  他小心踩着瓦片和沙砾,弯腰向上走近了一些,原本以为梦中的“她”不会注意到自己,但露维娅沙哑的声音,却随着干裂嘴唇的张开而出现:

  “Shade ,你明白,这一幕意味着什么吗?”

  Shade 继续向上走,滑了一跤以后,才站到了坐在房顶高处的紫眼睛姑娘的身边,与她一同眺望眼前的末日景象。昏yellow 的天空下,即使他身上的神性余辉,也显得无比黯淡。the entire world 仿佛已经死去了,这梦是如此的真实:

  “末日是吗?”

  露维娅忽的低头抽泣了起来,Shade 即使不去看,也能想象此时那只梦中的猫,正露出皮毛被打湿的嫌弃表情。

  他望着眼前的景象出神: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与被选者有关?与诗章有关?”

  露维娅一边呜咽的哭着一边摇头:

  “不能,我不能说给任何人曾经的事情,我要付出代价。”

  “因为跨越了时间的洪流,而付出的代价吗?”

  紫眼睛的姑娘只是“嗯”了一下,随后便将脸埋在小米娅的身上继续哭泣。

  Shade 微微叹气,然后小心的扶着瓦片,靠着露维娅坐下。

  没有犹豫,他主动伸手搂住了露维娅的肩膀,哭泣的姑娘像是早已等待他这样做,便顺势靠在了他的怀里。虽然长相看起来更加成熟,但她比起真实的露维娅,似乎更加的脆弱。

  梦中的主动接触,便意味着更加深入的了解,“她”在Shade 耳边呢喃:

  【她的确是这场梦的主人,但并不是你所认识的露维娅·安娜特,她是】

  “露维娅的‘另一个我’,那个身体残破,只有在露维娅进行特殊占卜时,才会偶尔被我看到的姑娘。”

  Shade 心中轻声感叹,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一切。

  她依然在抑制不住的抽泣着,好半天才红着眼睛,与Shade 一同looked towards 眼前的一切,这末日之中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眺望着那轮漆黑的落日。

  “能告诉我‘现在’的时间点吗?”

  等到露维娅稍微平静,Shade 才又问道,抽泣的姑娘哆嗦着说道:

  “我不能说任何的事情,不能,真的不能”

  Shade 搂住她的手紧了一下,想让露维娅能够再平静一些。当然,他也能够体会她此刻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没关系,这一切都没关系,我自己会去调查的。而且,不管眼前的一幕是因为什么,我会改变这一切的,露维娅。以前的你身边没有我,但现在我出现了。until now ,我不是做的很好吗?”

  他轻声说着,仍然在抽泣的姑娘擦了擦眼泪,然后轻轻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Shade .”

  “我答应过她,也就是答应了伱,我会改变这一切。”

  “好,但,不,不要告诉她,现在,还,还不是时候。”

  她一边抽泣一边说话的模样,倒是可怜中带着些好笑。

  “我不会告诉露维娅的,但我想,她impossible 没有任何的察觉,你是很聪明的姑娘。真是不可思议啊,露维娅,你的秘密居然真的是这个,居然真的有这种事情.背负着这一切,很辛苦吧。”

  Shade 的手拂过褐色的长发,干枯的发质摸起来和几小时前洗完澡后湿漉漉的触感完全不同。

  稍显成熟的姑娘流着泪靠在他的身上:

  “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可以知晓这一切。谢谢你,一直都在探寻这一切。还,还有。”

  露维娅每说一个单词,身体都会因为抽泣而抖动一下:

  “虽然我不能诉说过去的故事,但如果你想要了解这一切。存在一把,唯一的一把,回到‘现在’的时间钥匙。”

  “回到现在?时间钥匙?什么?”

  Shade 一惊。

  “不是正常的拥有life force 的木质时间钥匙,是black 枯死木头材质的时间钥匙,那把时间钥匙,是死去的钥匙。”

  他looked towards 被自己搂住的,泪水糊了一脸的姑娘:

  “那把唯一的通往‘现在’的时间钥匙,在我所在第六纪元的哪个位置?”

  “卡森里克王国南部的石匠之城、春之城-兰德尔河谷市。具体位置,你要自己去找寻。不要试图占卜,没用的,只能靠你自己。当你看到它,你立刻就会明白,那就是你要找的。你不属于任何的时代,当你来到了‘现在’,说不定,说不定.”

  她将脸埋进Shade 的怀中,灰扑扑的脸蛋被Shade 身上的golden 皴裂照亮,但这又能让她倾听到,Shade 有力的heartbeat 声。虽然依然在不受控制的抽泣,但露维娅已经稍微平静了一些。她从未想过,有一天,真的能够与Shade 分享这一切。这个本不应该存在的男人,真的做到了。

  Shade 回忆着旧continent 的地图,如果没记错,在卡森里克的城市区划中,兰德尔河谷也是一座相当重要的城市,它位于联合王国的southwest part ,靠近港湾,濒临河谷,水运交通极为便利。

  卡森里克联合王国以兰德尔河谷当地有名的“兰德尔花”绽放,作为每年春季到来的标志,因此那座城市被称为“春之城”。而被称为“石匠之城”,则是因为兰德尔河谷的石匠,在整个旧continent 都很有名。

  “我会去找到那把钥匙,然后去‘现在’找到你,寻找过去的答案。”

  Shade 保证道,缩在他怀里的姑娘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然后抽泣着说道:

  “以后,不要进入我的梦境。这梦,对任何存在都有极为terrifying 的影响。我们,不要经常见面。Shade ,Shade ,拥抱我吧,去探寻我的秘密吧能,让我感受你的热情吗?”

  “什么?”

  “你嫌弃,这个样子的我?”

  流泪的purple 眼睛,似乎又要痛哭起来。

  “哦,你在说什么,露维娅。”

  于是,哭泣着的姑娘吻上了Shade 的脖子,然后开始扒他的衣服:

  “请温暖我的灵魂,哪怕,哪怕只是一丝的温暖。”

  梦里的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经历。不知道,这是否可以被称为“春梦”。

  【你接触了被时间诅咒的灵魂。你被诅咒了。】

  【无限树之父庇佑你,时间诅咒无效。作为惩罚,下一把时间钥匙,从此刻起向后推迟两周使用。】

  【外乡人,你接触了Miracle ,Whisper ,Enlightenment ,Blasphemy 。你对时间、空间、太阳、月亮、平衡、黑暗、光明、创造、死亡、知识、混沌、大地、命运,有所感悟。】

  【外乡人,你获得了‘Demoness 残响·露维娅’。由于Demoness 依然存活,该残响性质特殊,你的低环升华之语对其无效。】

  “en? 什么?Demoness 残响?”

  Shade 一愣,他可didn’t expect 还有这个。不论什么情况,留下残响都意味着Demi-God Demoness 与议会的正式席位。

  与此同时,庞杂的mysticism 知识涌入脑海,与以往的Demoness 残响带来的知识不同,这次的知识全部是第六纪元的知识。这很好的填补了Shade 低环时基础课缺失的部分,甚至还让他更深入的了解了当代占卜学的奥秘。

  “Shade ,请不要停下来。”

  依然在哭泣着的姑娘抱着他的脖子说道。

  “哦,抱歉。”

  “我的力、力量目前只有这些。希,希望,这能够帮助你继续走下去吧,Shade ,我的爱人。愿,最、最初的银月,指引最终的方向。那扇门、被选者、末日、离去的众神、你与我答案,都在这条路的尽头。”

  梦中的猫,背对着昏黄天空下,在房顶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猫盘着尾巴仰起头,风沙吹过细长的胡须和小巧的耳朵,silver 的双眸looked towards 了那轮black 的太阳,太阳倒影在猫的眼眸中。

  天色渐暗,那太阳,想必也快要消失了。

   PS:需要强调一下,就算Shade 所处第六纪时间点,出现了晋升为Demi-God 的Great Demon 女,她们也无法为Shade 留下残响。残响是Demoness 在时空中留下的印记,只有过去的Demoness 才行。所有出现的Demoness 残响,全部来自过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