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58

  第1158章 雪夜钟楼

  直到这天和蕾茜雅在歌剧院的包厢中吻别,Shade 才记起将玛格丽特的信交给她。他没有拆开信阅读,蕾茜雅则当着他的面把信打开,看完后笑了一下后,用指尖的火焰把信烧掉。

  她没有告诉Shade ,南国的Princess 邀请她一起做什么生意,但从她此刻的表情来看,那生意的规模一定不小。

  在这个时代的传统中,每年的第一个月被称为“初生之月”,而随着初生之月第一天的结束,也就意味着岁末节正式结束,生活会再次回到正轨,不管是谁,都要继续去面对全新一年生活的艰辛和挑战。

  初生之月第一日是周三,而Shade 的903年的时间钥匙,则是上一个周三深夜,距离午夜十二点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钟时使用的。但虽然现在手中有了一把冷水港的艾德蒙德先生赠送的时间钥匙,但由于树父的惩罚,Shade 却并未在这个周三的夜晚使用它。

  他也打算让自己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等到找到了去往兰德尔河谷的方式,再继续全新的冒险。

  于是时间来到了初生之月的second day ,也就是周四。

  一大早睡醒以后,Shade 便去了城里,处理全新一个月的手中的杂事。将广告费用、煤气费、蒸汽费交完以后,又去本地的税务部门,核查圣德兰广场六号的房子和地产的遗产税问题。

  中午和小米娅一起吃过了午饭,然后去了黎明教堂。和奥古斯priest 交谈几声,Shade 便去见了欧文bishop 。送上了新年祝福后,又和欧文bishop 一起在侧厅谈了谈国王Your Majesty 年末演讲的话题。

  而等到他离开黎明广场的范围后,奥古斯priest 才匆匆的从身后追了上来,并递给了Shade 一只手提箱:

  “今晚十一点,我在教堂门口等着你。”

  priest 压低声音对他说道,然后转身返回了教堂。Shade 在人群中继续向着路口走去,手中的手提箱里装着什么,他自然是知晓的。

  托贝斯克市的钟楼,是整座北方明珠中最高的建筑,其位置位于托贝斯克的central area 的东部,与富人聚集的城市东部毗邻,距离圣德兰广场不算特别近,但每天仍然能够听到钟楼的声音。

  钟楼竖立在托贝斯克有名的“War God 广场”西侧,背靠蜿蜒而过泰拉瑞尔河,塔底则是伯明翰博物馆。实际上,伯明翰博物馆作为半官方性质的城市博物馆,也负责灯塔的维护和管理工作。而灯塔的建筑和地皮,在十多年前也已经归属于博物馆,一层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展览馆。

  这天傍晚,负责今天值守工作的老迈的守塔人,从博物馆的后墙小门穿行而过,进入到了灯塔一楼。打开了墙壁上的煤气灯以后,看了一眼那些紧闭着的玻璃陈列柜,便想要沿着蜿蜒而上的楼梯,进行今天最后一次的灯塔检查,并计划着在睡觉前,将今天的工作日志写完。

  新的一年,工作日志也换成了全新的册子,而根据老年人的智慧,全新日志的最开始两篇如果不能认真记录,那么后面的内容大概率也会被不认真的记录:

  “现在的youngster ,总是不知道完备记录的好处。”

  只是,他才只是走上了两级台阶,便意外的听到了灯塔的门被打开的声响。惊讶的转身看去,只看到开门后,大片的red 玫瑰花如同雪花般的随着晚风吹进了室内,随后他便完全失去了意识。

  “拉格莱的跳跃!”

  门口提着手提箱的Shade 一步迈出,来到了老人身旁将其搀扶住,防止他因为跌倒而受伤。而跟在后面的医生,则在关上门以后换好了鞋套和手套,才同样提着手提箱走了过来:

  “虽然我一直生活在托贝斯克,但还从来没有进入过这里。”

  医生拍打了一下肩头的雪花,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all around 的环境:

  “这座塔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一些,这展览馆真不错,可惜不是免费进入的。”

  “根据我从我的贵族朋友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贵族、托贝斯克大学区的教授们,是可以免费进入的.Knight 也算。”

  Shade said with a smile ,将值班的老人小心的放在墙边,还不忘为他披上一件毯子防止着凉。

  “speaking of which ,我和这家博物馆还有些关联。我的Uncle 斯派洛·Hamilton 侦探死前说过,如果我以后走投无路,可以将那张【创始·银月】拿到这里来卖.走吧,医生。”

  他对医生招了招手,两人便提着煤油灯走上了蜿蜒向上的阶梯。他们的目标是最顶层,而灯塔只在最底层安装了煤气管道,爬塔需要照明,他们大概要走好一阵子。

  “明天的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医生走在Shade 身后随口提问道,刚才在路上两人谈论的是年末的国王演讲中的经济数据是否真实的话题。

  Shade nodded :

  “应该背下来的内容,我差不多都记下来了。考核课程需要制作的魔药和炼金item ,Academy 允许我推迟一周再上交,不过论文都写好了。”

  “实践学分的缺口呢?”

  “这个没问题了,图书馆管理员丹妮斯特小姐答应帮我想办法,我前不久完成了她的一项很重要的Academy 悬赏。你呢,医生,《以太力学》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话题,医生便忍不住叹气:

  “试试运气吧,这可不是单靠背诵就能通过的科目,灵的基础理论,向来是需要innate talent 才能学习的。好在,我只是想通过考试,获得选修课的资格,而不是真的想要研究这个。”

  他忍不住叹息:

  “知识啊,如此的迷人,如此的让人苦恼。”

  医生的这句话让Shade 也是大为感慨,而医生的下一句话更是惊人:

  “侦探,听说莱金斯·普利夏爵士的事情了吗?你周六时没来开会,安娜特说她会说给伱听的。”

  “学术间谍的事情吗?”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攀登着台阶,手中的煤油灯的rays of light ,随着迈步的动作而闪烁。每隔一会儿,就会看到墙边的小窗,能从小窗看到下方托贝斯克市深冬的万家灯火。而每一次新的窗口,都会使城市看上去更小一些。

  如今的蒸汽时代,即使煤气灯不是每一家都能承受得起的,但城市夜晚的风貌依然与几百年前大不相同。外乡人在路过窗口时,记住了每一次的景色,他知道这代表着的是文明。

  “是的,学术间谍,tsk tsk ,这可是三大Academy 这several decades 来,关于函授环warlock 的最大丑闻。”

  医生一边说一边摇头:

  “虽然是瑟克赛斯高等Medical College 的事情,但毕竟对方和我们一样都是函授。学校那边还没说什么,但我从熟人那边听说,三大Academy 会在明年,哦,是今年,会在今年对现有函授环warlock 进行一轮更仔细的身份筛查。”

  他和Shade 一起sighed ,医生想着的是这会连累很多人,而Shade 想着的是,他们整个小组的五个人其实都有问题。

  “speaking of which ,你不是让我调查过莱金斯·普利夏吗?”

  医生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两人的爬塔速度很快。实际上,灯塔是有升降机的,但为了防止弄出太大动静,他们并没有使用:

  “我还记得那个人的欲望,疯狂的求知欲。”

  他哼哼了两下:

  “虽说当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但现在看来,这种求知欲,就是他陷入疯狂的原因。”

  “Academy 那边说,这个学术间谍疯了是吗?”

  Shade 趁机问道,医生在Shade 身后nodded ,恰好两人又经过一个窗口,医生便looked towards 了窗外的月亮。持续的落雪始终没有停止,但今晚的雪很小,因此可以看到星空: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在卡森里克联合王国的亨廷顿市,接触到了一些禁忌的知识。随后便被教会追捕,逃进了潘塔纳尔Great Swamp 地区,并引起了一场大混战。据说,上周四凌晨的奇怪钟声就与此有关。”

  医生对此咋舌不已:

  “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大战,能够让整个物质world 的环warlock 以及高灵感的ordinary person ,都能在现实和睡梦中听到那钟声。”

  Shade 倒是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为了医生还能继续自己的和平生活,他此时是不能说出来的。

  “疯狂的求知啊。”

  谈到这一点,Shade 也很是唏嘘:

  “其实我曾经和那位爵士谈过这个话题。他是那种.很像scholar 的人,艺术造诣也很高。只是,有些不知道敬畏了”

  “这种人我见过不少。”

  医生说着,和Shade 走过了最后First Rank 楼梯,进入了钟楼的最顶端。

  月光从小窗口照射进来,两人手中的煤油灯的光亮同样微弱,使得这里的气氛像是三流的恐怖小说场景。钟楼顶层的面积不小,但其中只有1/4/2022 可以让人活动,而被黑铁色泽的金属栅栏挡住的大多数区域,则是占据了钟楼主体结构的钟表机械部分。

  巨大的齿轮、转轴和链条,在黑暗的钟楼顶端,在栅栏后咔嗒咔嗒的运转着。它们以位于钟楼地下室的蒸汽机为动力源,为这个城市带来精准的报时。什么都会改变,只有时间不会。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