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59

  第1159章 时间的真相

  钟楼顶层的窗户是关着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极为浓郁的机械润滑油的臭味,被煤油灯照亮的地板上,则存放着钟楼机械的备用零件以及维修部件。

  在靠西侧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幅完整的维修操作手册,那些black 的线条勾勒出了简单的图画,尽可能详细的描述出维修操作的细节。

  “对于环warlock 来说,知识和力量,其实是相同的。”

  医生还在继续说话,但此时已经弯腰将手提箱放在了地面上,小心的打开后,露出了Shade 为此准备的昂贵的ceremony 材料。

  “你可真是舍得花钱,就算你能买到便宜的走私货,这些材料也不会低于四位数的金镑。”

  医生感叹一声,就和Shade 布置了起来。

  “是的,对环warlock 来说,知识与力量几乎可以画High Level 号。”

  Shade 一边赞同,一边将自己拎着的那只手提箱,极为小心的放在墙边,因为里面存放着的是危险item 。

  他们一起蹲在地板上,用blue 的粉笔勾勒ceremony 基阵的线条,施耐德医生空手画圆的水平可比Shade brilliant 的多。而这个ceremony 的基阵,大致是复杂嵌套着的钟表表盘形状。

  “沉迷于力量者会迷失,沉迷于知识者也会迷失。我听过一句话,对于智者来说,智慧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医生说道,Shade 也笑着补充:

  “我也听过一句话,知识,是无知的海洋上的诱饵。”

  他放下粉笔,将时钟石石心磨成的powder ,混合在双头红眼demon wolf 的心脏榨取液中。确认颜色变成ceremony 记载中所说的blue 以后,用灰夜兔尾巴毛的小刷子蘸了一下,然后沿着医生画出的粉笔印记刷了上去。

  blue 的液体混合blue 的粉笔印记,居然形成了灰色的痕迹。

  “但求知的欲望,也是人类进步的最根本动力。”

  医生还在向Shade 传授着人生经验,在他看来,刚成为环warlock 半年,而且年龄在小组内也最小的Shade ,还远can’t be called 是成熟:

  “我的年龄比你大,算是亲眼看到最近三十多年,world 在蒸汽革命的浪潮中是如何变化的,所以我更能体会到知识与智慧的重要。很可惜,知识与智慧是死的,而人是活的。”

  他哼笑了一声:

  “对伱来说,莱金斯·普利夏可能是遇到的first 求知的疯子。但对我来说,像莱金斯·普利夏这样的事情,可是见的多了。环warlock 的失控,如果与遗物的影响无关,大多数都是因为无法掌控自己心底的欲望。”

  Shade nodded ,站起身矫正ceremony 基阵的位置:

  “那么医生,你认为知识到底是什么,智慧又是什么?”

  “我今晚只是帮你进行ceremony 的,怎么问起了这么哲学的话题?”

  医生站起身,ceremony 基阵简单的布置完,将象征物放到空缺的圆环中,差不多就可以进行这个Shade 期待许久的“时间感知”增强ceremony 了。

  Shade 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是第一个进行这个ceremony 的人,因此也不知道历史上的人们,是否为升华后的Mystic Art “时间感知”赋予全新的名字。

  两人将箱子里Shade 租来的五只古董怀表取出来,分别将时间调整到一点零三分、五点十七分、十一点整、十五点二十一分、二十三点四十分——怀表依然是十二小时制,但表盘侧面有上下的箭头指示是上午还是下午。暂停怀表时间,随后又拿出了八只大小一致的银质沙漏,这是纯银的古董,是Shade 从嘉琳娜小姐的庄园借出来的。

  蜡烛被点燃,辅助增强感知的魔药被Shade 饮下,作为ceremony 辅助item 的【青春不老叶】被Shade 含在嘴巴里,而最重要的item ,那只墙边的手提箱,也被Shade 异常小心的打开了。

  “不过,如果真要说知识和智慧是什么。”

  医生已经退出了ceremony 场地,背靠着栅栏看着Shade 打开了手提箱。月光从窗口照进钟楼顶层,照亮了ceremony 场地和Shade 的侧脸,而医生则完全站在黑暗中。他的背后,大小不一的巨大的齿轮带动着链条旋转,进而带动墙壁外侧的钟楼表盘指针转动。

  “知识,是获得力量的工具;智慧,是使用力量的方式。知识和智慧,是帮我通过考试的方法。”

  “这种答案,还真是务实。”

  Shade 笑了一下,因为嘴巴里含着叶子,因此声音有些含糊。

  他看着手提箱中的方形石块,石块表面,由奥古斯priest 亲手刻画了正神【黎明先生】的圣徽以及祷告词,并且这块石头,是priest 从教Hall Master 礼堂挖出的地砖。

  石块表面钉着黄铜色的锁扣,打开锁扣以后,石块的上半部分被取下来,能看到镶嵌在其中的艺术品古董沙漏。

  三根琉璃细柱,围绕着玻璃沙漏的主体,玻璃内的细沙呈现出闪光的silver ,就仿佛星辰被禁锢在其中。琉璃细柱中空,填充着星星点点golden 的细沙,而沙漏的上下两个圆顶,则是手感异常润滑的不知名银绿色石头材质。

  石头圆顶被打磨的异常光滑,分别有着钟表盘以及巨树的图案。

  整个沙漏差不多是两只手掌的大小,被Shade 抓住侧面的细柱提起来以后,细碎的流光围绕着三根琉璃细柱环绕飞舞,进而缠绕到了Shade 的手上。他此时有种莫名的感觉,仿佛自己提起的不是沙漏,而是一条长河。

  飞舞的流光如同舞动着的小精灵,在Shade 眼中构成了古代精灵铭文,其含义大概是:

  【时间会公平对待所有生灵。】

  “这就是你说的.”

  医生有些惊讶的问道,Shade nodded :

  “是的,借来的那件天使级遗物。”

  其实是不可知级的,但Shade 怕吓到医生。

  不可知级遗物【回溯之时】,由于查不到资料,所以露维娅和奥古斯priest 只知道它可以回溯时间,但不知道如何开始,也不知道如何正常结束。但这件遗物对【黎明先生】的力量格外敏感,几乎完全被这位正神的力量压制。因此,由于长时间被镇压在Divine Idol 下方,此时Whisper 要素非常弱,遗物本身也不必担心会忽然失控。

  只是Shade 要尽快将它还回去,否则肯定会出现其他事故。当初露维娅和奥古斯priest 收容它的时候,只是看到遗物本体,瞬间就丧失了所有感知时间的能力。如果不是露维娅及时将沙漏收容,priest 的意识差一点就要迷失在时间的乱流中。

  当然,不管是他又或者奥古斯priest 、露维娅,都没有想过要弄明白这件遗物的特性,然后在日常中利用它。不可知级遗物,不具有被凡人使用的probability 。

  如果说其他等级的遗物,都是谨慎使用,那么唯独0级遗物,绝对不能进行收容以外的其他的用途.十三环warlock 为了应对人类无法应对的敌人,是唯一的例外时刻。

  “医生,可以开始了。”

  Shade 说着,单手拎着那只很是轻盈的沙漏走到了ceremony 基阵中央,小心的躺下来以后,将沙漏放在自己的心脏位置。

  医生默默的nodded ,然后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scarlet 的rays of light 在右眼中闪烁,古老的恶魔力量瞬间影响这片区域,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力量,立刻刺激了ceremony 。

  淡淡的white 雾气,从地面上升腾而起,半分钟的时间,便将躺在地板上的Shade 遮在了其中。

  Shade 睁着眼睛看着浓雾遮盖视线,然后听到被他们停住的怀表同时传出了咔嗒咔嗒的运转声响。八只古董沙漏,在雾中散发微光,原本位于底部的沙砾,时间倒转一般的飞向上方,而被Shade 握住的【回溯之时】,则像是融化进他的身体一样,一点点的在胸口位置下陷,直至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胸口。

  轻微的心脏刺痛感传来,Shade 嘴角抖动了一下,感觉自己像是躺在了流淌着的河流中。

  他忍受着异样的感觉,心中默念道:

  “赞美无限树之父,愿World Tree 庇佑时光中的我。”

  沙~沙~沙~

  他听到了树冠在风中摇曳的声响,感觉到了微风吹过整个身体。于是顺应着自己的感觉,捂着刺痛的心脏,在这片雾中坐了起来,看到了眼前那颗仿佛连接着天空与大地的巨树。

  古老的树木记录着岁月的故事,每一片叶子上都有着时光的歌谣。

  Shade 对这棵树相当熟悉,甚至对这片雾也相当熟悉,因为眼前的,正是Ancient God 【无限树之父】离去后留下的影子。

  巨树的影子倒影在Shade 的眼眸中,刺痛的心脏,随着树梢被风吹过时的颤抖而跳动着。时光的故事,全部记述在World Tree 的年轮上,看着这棵树,便已经知晓了那些过去的故事。

  【外乡人,你接触了“Miracle ”。】

  【时光的微风吹开岁月的帷幕,将过去的故事带到了你的身边。当你的灵魂在岁月长河中触摸时间的真相,在尽头等待着你的,是无限树之父的silhouette 。】

  【外乡人,Mystic Art “时间感知”得到了升华。】

  【你获得了Mystic Art “接触无限树之父”,你可以更为详细的感知时间的真相。】

  Shade 微微张嘴,看着眼前的巨树:

  “感知时间,变成了感知树父的影子,这真是合理啊。那么,我现在所处的时间点是”

  那被探究的真相,此刻终于出现在脑海中,时光的长河,终于在Shade 眼中连贯了起来。

  此刻没有惊讶,只有恍然后的平静,就仿佛一切都失去了吸引他的意义。

  白雾逐渐的散去,Mystic Art 的升华ceremony 就这样在短暂的natural phenomenon 中结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Shade ,发现自己依然是躺在地板上的姿势,胸口的【回溯之时】也依然放在那里。

  一只手拿着遗物,一只手撑着地板坐起来。使用升华后全新的Mystic Art ,在沙沙的树冠被风吹动的悦耳声响出现在耳边后,Shade 得到了答案:

  “现在的时间,是【现世·第六纪,通用历1854年,初生之月第二日,周四,夜晚八点零五分】。”

  “现世”是外乡人自己的翻译,与那已经过去的【往世·第六纪元】相对应。

  “第五纪Demoness 纪元结束后,是【往世·第六纪元】,然后依然是【往世·第六纪元】,然后又是【往世·第六纪】.原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