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1160

  第1160章 知识就是力量(本卷完)

  时间对于Shade 不再有任何的羞涩,向他展现了所有的秘密。时光长河在Shade 眼中变得完整,联通第五纪元与如今时间点的桥梁,终于展现了自己的身姿。

  想要站起身,但虚弱感和七窍流血同时头疼欲裂的感觉,差一点让Shade 摔倒在地,但好在医生及时扶住了他。

  “我没事。”

  神情恍惚的Shade 用左手捂住自己的脑袋,将right hand 的遗物递给医生让他收回箱子里,自己则是扶住墙壁,努力的站稳身体。

  “也就是说,第五纪结束后,是第一次第六纪元。然后第六纪的时间被摧毁,所有一切回归第六纪元的开始,时间流淌向第二次的第六纪元。随后,第二次的第六纪元的时间,也被完全摧毁,所有一切,回归第六纪的开始,进入第三次的第六纪元”

  如果不是Shade 如今已经进入五环,而且在数次冒险后灵魂和躯体变得更加强大,他怀疑刚才自己得到真相后的一瞬间,脑袋就会像是西瓜一样炸开。

  【往世·第六纪元】,已经重复进行了六次,而外乡人到来的时代,是第七次的第六纪循环。旧神【耀变门扉】在千树之森冒险的最后曾经提示过,现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六纪元,这真的是相当精准的描述。

  真正的第六纪早已远去,但现在却依然还是第六纪。严格意义上,这的确不是第六纪元,但【时间感知】给出的答案却又没有错误。

  “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轻笑声自心底出现,“她”的笑意抚平Shade 精神的爆炸性躁动,也让极为不稳定的灵魂重新稳定下来。

  “医生,我想去吹一下夜风.有nodded 晕。”

  他轻声说道,医生有些担心的nodded ,然后看到Shade 打开了通往钟楼巨型表盘后方机械装置的栅栏门。

  栅栏门后面,是一条被铁丝网围起来的横木道路,这条小道插入那些巨型齿轮中央,让mechanic 们可以进入机械内部。而在这条路的尽头,则是墙壁上被锁起来的门,Shade 用【门之钥】打开门以后,扶着位于腰身附近的金属栅栏,将被滑槽固定着的金属板向外推。在有些尖锐的声音中,道路向外延伸,他们便从表盘上的小门中走了出来,扶着冰冷的金属横杆,站在了落雪的星空下。

  这有些像是站在钟楼表盘外的露台上,只是这露台有些太过狭小,但也因此不必担心被人看到。

  “成功了吗?”

  医生问道,冬季冰冷的夜风吹拂着两人,Shade 勉强点了一下头。他感觉肺部像是在着火,耳朵嗡嗡的叫着,大脑像是被塞入了一块砖。但他自身也在快速恢复,这个结果对他来说并不惊讶,或者说,他早就猜到了部分的真相。

  “前不久,我在亨廷顿市,认识了一位老教授。”

  Shade 的声音很沙哑,这声音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如同莱金斯·普利夏一样的疯狂求知,但在真正触摸到mysterious 以后,他自己却害怕了,于是退缩了。”

  医生有些不解的看着Shade ,不知道Shade 为什么会讲这个故事。

  “医生,你知道吗?”

  他望向夜空下的蓝眼睛心理医生:

  “我其实也在疯狂求知,追求一个,关于world ,关于所有一切的真相。而现在,我已经找到了。”

  医生一愣,然后问道:

  “你也害怕了吗?”

  “当然没有。”

  “那么,你如同莱金斯·普利夏一样,想要更多吗?”

  “当然不是,暂时这就足够了。”

  于是医生said with a smile :

  “伱瞧,你和莱金斯·普利夏不同,和你说的那位老教授也不同。”

  “我们生活在一个名为无知的平静小岛上,被无穷无尽的black 海洋包围”

  Shade 轻声说道,扶着冰冷的金属横杆looked towards 星空下的城市。

  德雷克教授说,漆黑的坟墓就在眼前,我愿长眠于此,听取风浪;

  普利夏爵士说,但依然要出海,去探索,去见证,去渴求,去求知。

  而此刻的医生则说道:

  “谨慎出海吧,骄傲的水手。降低你的风帆,轻摇你的船桨,在那无尽的黑暗之海中谨慎远行。压低你的头颅,放亮你的眼睛,名为真实的海洋中,注定会有下一片,你我可以生存的土壤。”

  Shade 笑了起来:

  “医生,也许你真的可以去成为作家。”

  “是吗?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医生也said with a smile ,和Shade 一起从钟楼顶端,looked towards 托贝斯克市的万家灯火。

  “刚才你问我,什么是知识与智慧。现在,我要改一下答案——”

  冷冽的风从钟楼侧面whistled past ,带着雪花自两人身边穿行。头顶,是被乌云遮住的myriad forms Star River ,三轮月亮在灯塔后方照耀着大地;脚下,是北方明珠托贝斯克市如同棋盘一样的煤气灯网格,灰雾中的那一簇簇火光,延伸向黑暗的更远处,显现出Star Sifting Cover 在平原上的蒸汽之都。

  灰雾朦胧,雪花微冷,两根巨型black 指针,在他们身后缓慢的转动。在黑暗中并肩站于城市的最高处,仿佛伸手就能触及那浓郁黑暗的夜空。

  Shade 双手抱在胸前,中年医生伸出right hand 指向前方。就如同最重视光影的油画之中,占据画面主体的钟塔顶端,最为渺小的两道影子。

  比起这座被星星点点的辉光照亮的灰雾笼罩的城市,他们实在是微小:

  “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一盏盏在夜晚亮起的灯,远处那些在风雪中矗立着的烟囱,还有我们身后正在运转的巨大机械,这才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知识与智慧。”

  “文明?”

  Shade 问道,医生想了一下,露出笑意nodded :

  “是的,文明。”

  医生的背后,蒸汽雾中出现了命环的影子,全新的Enlightenment spirit rune ,因为这一刻的触动而出现。

  在那稍显刺耳的钟声与汽笛声中,“她”那温柔的声音,也在飘散的雪花中出现:

  【现世·第六纪,通用历1854年,冬,初生之月。雪夜中无人可以看清你的脸,就如同求知的道路上,无人能够解开你的谜团。疯狂的求知者,终将陷入永恒的疯狂;谨慎的守秘者,得到了渴求获得的力量。旧神给予祝福,天使赐予力量,守密人指引前路,十二次的试练,全新的冒险与传说。被Demoness 环绕与宠爱着的外乡人啊,当你拔出long sword ,于此刻拨开无知的迷雾、窥见时间的真相,这份知识,到底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Shade 沉默的看着灰雾朦胧的城市,任凭雪花落在肩头:

  “其实,你也是我的守密人。”

  “她”轻笑着问道:

  【那么请让我来考验你——时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一共有六次【往世·第六纪元】,而如今是第七次的第六纪元。真正的第六纪,早已远去了.露维娅.露维娅的另一个我,是所谓‘reincarnator ’或是‘时间毁灭者’,她早已知晓一切,也许也是她造成了往世与现世的一切。只是,我不能确定,是否每一次的时间回溯,都与她有关。”

  耳边轻声呢喃:

  【外乡人,你接触了Miracle 、Blasphemy 、Enlightenment 、Whisper 】

  【你获知了完整的时间真相,你可以选择性不接受时间类力量的影响,时间类力量得到永久性大幅增强。】

  【接触树父之影:不消耗灵。】

  【错乱Time and Space Blade Edge :可以自时间中同时唤出至多三把武器。】

  【过去的回音:聆听时间扩展为“神性余辉”状态72小时,普通状态48小时。】

  【上古之音:触及第一纪item 后,获得更多信息。】

  【岁月之息:倒退时间扩展为三年,加速时间扩展为十年。消耗lifespan ,为影响时间的五分之一。】

  “this time ,必定是最后一次的第六纪元,我会改变一切的。”

  Shade 半是感慨的长出一口气,看着鼻腔呼出的热气化作白烟在雪中随风远去后,才在星空下微微转头,对身后命环消失,正感受力量的医生说道:

  “医生,谢谢你今晚的帮助,ceremony 很顺利。明天考试结束后,请让我刺你一箭。”

  “什么?”

  钟楼表盘前的医生好奇的looked towards 黑暗中Shade 的脸。

  “我弄到了一支箭,那箭.”

  冬季以来冒险的种种rise in the mind ,由于获知时间的知识,而得到的出乎意料的力量,此刻也in the heart 。Shade 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笑着轻轻摇头:

  “我是说——知识,真的就是力量。”

  说完便又转身looked towards 了脚下的城市,双手扶着栏杆,right hand 食指手指敲打着金属。

  而随着他话音落下,暗golden 的幻影巨书出现在了Shade 背后,展开但又合上。那光影极为黯淡,Shade 本身都看不到,但this time ,医生确定自己看到了。

  蓝眼睛的中年心理医生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但什么都没说。

  一人双手扶着栏杆,一人双手抱在胸前,穿着black 外套的先生们,在钟楼的表盘前,于雪中looked towards 托贝斯克的万家灯火,全新的一年真的开始了。

  只有“她”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外乡人,你获得了新的力量。】

  (本卷完)

   PS:钟楼都具有类似的表盘上的小门,方便维修指针。但generally speaking ,都会停下指针,才能用这种门,否则所以,这里设定,托贝斯克的钟楼,只有两根指针,即时针和分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