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862

  第859章 初冬的清晨

  虽说那只【黄金幸运兔腿】给成功到达亨廷顿的Shade ,带来了太多的幸运,不仅让他找到了贝恩哈特先生,甚至还让他有惊无险的结识了西尔维娅小姐,但Shade 也不会忘记遗物的负面特性。

  这天晚上他在嘉琳娜庄园的客房中休息以前,还惴惴不安的想着今晚会有怎样的梦境,于是嘉琳娜小姐便笑着询问,Shade 要不要到她卧室的沙发上休息,但被Shade 拒绝了:

  “那个梦应该还没有危险到这种程度。”

  留宿在庄园里不过是为了保险一些,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被疯狂的兔子们扭曲精神甚至失控,只是担心夜晚的噩梦会影响白天的精神,从而导致耽误正事。

  但不管怎么样,Shade 总是还要睡觉的。在客房的盥洗室洗漱后,关上房门,顺手旋转门旁的房间煤气灯总阀门熄灭了墙壁上的煤气灯和头顶的煤气吊灯。

  爬上床以后,摸了摸已经卧在枕头旁的小米娅,这才拉好了柔软顺滑的被子,restless 的闭上了眼睛。窗帘并没有拉上,三月的光照射进有些空荡荡的房间,温柔的rays of light 洒在了枕边,却没有去打扰Shade 和米娅。

  庄园中的床铺和被子的质量显然比Shade 家中的要好,柔软和温暖的被子让Shade 很快就陷入了睡眠,而遗物的负面特性,几乎也立刻就发挥了作用。

  Shade 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并在黑暗中看到了无数双散发着red rays of light 的兔子眼睛,正在注视着他。

  他心中有些发毛,因为那不是普通的兔子,而是近似儿童故事书中插画那样的兔子。双腿站立,耳朵比身体还要长,兔子的头生长在人的身体上,兔子的嘴巴里齐声发出了类似念诵咒文的声音,但就算是Shade 也听不懂那些话的含义,因为那只是无意识的呢喃。

  那些兔子在梦中距离Shade 越来越近,携带着疯狂的情绪,想要将梦中的Shade 也拉入疯狂的深渊。

  但在这深沉的梦中,随着第一缕火光出现在了Shade 的指尖,蔓延向全身的裂纹中,初火的微光以余烬的形式放射而出,火红的光点在衣摆下缓缓飘落。

  疯狂的兔子们被那火光震慑,迟疑的不敢向前,只剩下那一对对猩红的眼睛在极致的黑暗中注视着他。

  Shade 并没有想要在梦中进行反击,梦中的他思维有些迟缓和混沌,他只是subconsciously 的抬起头,随后黑暗的梦中再次出现了亮光。硕大的银月,像是击破了头顶的黑暗,出现在了上方,随着月光辐照all around ,那广阔无垠的旷野向着周围展开。

  Shade 站在田埂之上,身上闪烁着初火的余烬,抬头望着那轮月亮,而周围那些充满了恶意的兔子们,竟然像是被Shade 同化了一样,被迫抬起头,和他一起抬头望向那轮月亮。

  猩红的眼睛的rays of light 熄灭,变成了纯净的silver 。旷野之上的数千只兔子沉默着,被银月照亮,但又像是在膜拜着田埂上的外乡人。

  而在现实中,在那被月光照亮窗口的昏暗宁静的卧室里,穿着睡裙的嘉琳娜小姐和站在一旁的蒂法一起看着床上的Shade 与猫。她看到Shade 睡的香甜,月光不知何时照在了猫球一样的米娅的背上,让橘色和white 的毛发更有光泽。

  “嘘~”

  女公爵对自己的女仆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确认Shade 平安后便想要离开。但忽然又止住了脚步,尽量动作舒缓的在黑暗中,在Shade 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晚安,我的Knight 。”

  少见的脸色slightly red ,嘉琳娜·卡文迪许转身走向门口,竟然像是担心被蒂法看到自己的表情。

  black hair 的女仆小姐轻笑,想要跟上自己的主人。但又转身looked towards Shade ,right hand 食指和中指并拢贴在红唇前,在向Shade 眨动左眼的同时,手指向着Shade 一抛,随后也心情不错的走出了卧室。

  “喵~”

  米娅发出了不怎么响亮的梦呓声,蠕动着身体站起来,迷迷糊糊的爬到Shade 胸口的被子上卧了下来。忽的又仰面向上露出肚皮,眯着眼睛四只小爪子胡乱扑腾了几下,然后身体一歪,又滑落到了枕头旁。

  于是,Shade 在梦中,就与无数的兔子看了一晚上的银月。中途还梦到了莫名的花香,以及自己被巨石压住了胸口,但醒来后梦境便变得模糊了。

  他依然记得自己在黑暗中被红着眼睛的兔子们包围,却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什么:
  “难道我梦到了小米娅,然后猫战胜了兔子?”

  他狐疑的想着,再去回忆那个梦,梦中的细节却更加的模糊。从床上坐起来,先是看了一眼窗外明媚的晨光,然后低头looked towards 缩成猫球样子睡觉的米娅,总感觉昨晚的睡眠反而比normally 里更加舒服。

  今天是周五,早餐自然也是在Demoness 的庄园中吃的。吃早饭的时候,嘉琳娜小姐还询问Shade 昨晚都梦到了什么,当Shade 提到那奇异的花香时,嘉琳娜小姐不知怎么的露出了笑意,但被Shade 问起却又什么都不说。

  “她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低头用银质餐刀向面包上抹着奶油的时候,Shade in the heart 问道。

  【她吻了你。】

  耳边传来了“她”的轻笑,Shade 再抬头去看坐着的嘉琳娜小姐,慵懒的Demoness 像是知道了Shade 在想什么似的,转头对一旁的女仆说道:

  “蒂法,去给侦探剥一個鸡蛋。”

  蒂法的脸上立刻染上了红霞,低着头并没有动作,Shade 也猛地咳嗽了起来,再也不敢去追问了。

  诗章残篇有可能近期就能被拿到手,Shade 当然要将这件事告知露维娅。Shade 坐着carriage 从嘉琳娜小姐的庄园直接出发,到达银十字大道的时候,预言家协会刚刚开门营业。

  他的出现让刚来上班的马克Vice-President 大为吃惊:
  “为了找安娜特占卜,你居然来的比我还要早?”

  这位勤恳工作的先生,还特意拿出自己的silver 怀表看了一眼:
  “现在才早晨八点二十分,我甚至是提前到了。Hamilton 先生,你为了.真是努力!”

  他露出了非常敬佩的表情:
  “年轻时,我为了追求我的太太,也不过是送了几封情书,夜晚悄悄在她家的栅栏外,和她闲聊几句,送上几枝漂亮的玫瑰花。现在的youngster 真了不起啊,youngster 们的爱情总是如此的让人歆羡。”

  说着露出怀念的表情。

  “马克先生,协会收藏的两张【创始】系列罗德牌,总会那边有消息了吗?”

  Shade 还没忘记这件事,而马克先生则有些遗憾的摇头:
  “抱歉,预言家协会现在的会长舒伯特先生,还特意给您写了一封信表达歉意。待会我把信拿给你,至于那两张牌,我想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拿到的。”

  对方这么客气,也与Shade “大城玩家1853冠军”的身份有关,他现在可是预言家协会hot enough to scald one’s hands 的宣传材料。

  露维娅并没有像马克Vice-President 那样提前上班,而是晚了十分钟才准时出现在预言家协会的门口,好在预言家协会并没有打卡上班的制度,而且占卜家们大都懒散,所以也不会扣基础工资。

  那时Shade 已经被安排到二楼的占卜室等待,露维娅在协会的更衣间换好了衣服,才来到占卜室中找到了他:

  “Shade ,你这么早来,不会是约我今晚看歌剧吧?。”

  她笑着坐下来,看起来今早心情不错。

  Shade 摇摇头,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玛格丽特·安茹Princess 和那本《不老秘术》。露维娅立刻认真了起来,不是为了诗章残篇,而是那本书:
  “原来《不老秘术》在瑟克赛斯。”

  “这本书很有名吗?”

  “是的,这是第五纪的Demoness 们,总结出的让自己容颜不老的方法,里面记载着多种Mystic Art 、咒术、ceremony 和遗物的信息,【青春不老叶】的最完整收容记录,就在那本书里。这本书的类型,很类似你手中的那本《粉红之书》,不是指内容,而是指两本书,都是某些特定用途的超凡知识的聚合。”

  露维娅看了一眼Shade 的猫:
  “岁月会给任何凡物留下痕迹,就算是Great Demon 女们,也会担心自己的容颜变老。据说,有人曾通过《不老秘术》,真的获得永不衰老的秘密。这可不是在脸上涂覆珍珠粉的技巧,Shade ,没人会拒绝不老的诱惑。”

  说着,还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嘉琳娜小姐让西尔维娅小姐,将那本书带给议会,想来不仅因为那是Demoness 皇帝的遗物,Great Demon 女们也想要其中的知识.露维娅,你的皮肤真不错,那么,需要我为你抄录一份那本书的内容吗?”

  Shade 问道,紫眼睛的占卜家立刻露出了笑意:
  “如果方便的话,很感谢你,Knight 。”

  两人并没有在诗章残篇的问题上聊更多的话题,毕竟,目前那也只是残篇而已。自米德希尔堡市事件结束已经一个月的时间,第四位被选者目前并未露出端倪。

   PS:感谢读者@世蒂成为本书第19位Alliance Leader 。感谢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