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863

  第860章 学徒
  距离安茹王室的代表们来到托贝斯克的时间越来越近,托贝斯克的居民也能感受到市政厅和王国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但这与Shade 暂时无关,从预言家协会离开后,他告别了在家中窗台上lazily 的晒太阳的猫,通过地下室的雕像前往了亨廷顿市。

  从白河谷葡萄园的酒窖中走出来的时候,秋冬之交上午的太阳甚至有些刺眼。

  抬起手放在眼睛上方,恰好看到了贝恩哈特先生,正和自己的仆人以及车夫一起,站在小庄园的庭院中,指挥着工人们从平板车上卸货:

  “上午好,贝恩哈特先生。”

  “上午好,华生先生。”

  两人熟稔的打着招呼,Shade 紧了紧保暖的black 外衣的衣领纽扣走了过去:

  “又是在为过冬储存食物吗?”

  中年吸血种犹豫了一下,小心的摇摇头,和Shade 站在一起看着工人们卸货:
  “不是,是烟草。”

  “烟草.嗯?”

  Shade 有些吃惊,压低了声音:

  “您还做烟草生意?”

  不管是在Delarion 还是卡森里克,烟草生意都是受到王国管制的,看现在卸货时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正规生意:

  “你还有走私的门路?是去新continent ,还是去Delarion ?”

  Shade 并不是特别惊讶,毕竟蕾茜雅在米堡还做着走私军火的生意。

  “no no no ,我可没有那么大胆。”

  贝恩哈特先生稍稍压低了声音:
  “昨天我们不是见到玛格丽特Princess ,而且帮助破获了杀人案了吗?殿下对我的印象很不错,昨晚她派人到我的庄园,给了我一张字条。这是那位Princess 的货,从威纶戴尔运来,让我先存放在白河谷葡萄园,等到明天蒸汽浮空飞艇降落,就将这批货拉过去。”

  Shade 愣了几秒才明白过来:
  “玛格丽特Princess 这是想要走”

  “王室的事情,怎么能叫走私呢?”

  贝恩哈特先生纠正道:
  “而且浮空飞艇的空间那么大,空着也是空着,放些值钱的货物也是应该的。我想Your Majesty 也不会介意这一点,只是最好不要被别人发现。当然,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说这是送给Delarion 的礼物。”

  Shade 露出了然的表情,然后又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那位Princess 不会让你白做吧?”

  贝恩哈特先生向着周围看了看,侧身对Shade 比划出了一个数字:
  “这个数。”

  Shade 换算了一下,挑了下眉毛:
  “她可真是慷慨。”

  “毕竟刨除烟草税,这些货物的成本并没有多少,但你也知道烟草的售价。”

  这位喝酒抽烟也饮血的中年贵族摇头感叹了一下:
  “王国的税务部门,可比我更像是吸血种。”

  似乎不同阶层的人们,都喜欢抱怨税务问题,不管是在Delarion 还是在卡森里克都是这样。

  今天贝恩哈特先生忙着帮玛格丽特Princess 运送货物,所以就不和Shade 一起进城。不过,他已经整理好了关于本地“湖中Goddess ”传闻的资料,把装着资料的文件袋交给了Shade :
  “其实每隔几年,都会有类似的传闻,我小时候就听说过很多。如果你想要冒险,可以叫上我一起,马上就要入冬了,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去做。”

  贝恩哈特先生说道。

  这位先生本打算让carriage 送Shade 去亨廷顿市,但Shade 却在马厩选了一匹马,想要自己骑马穿过乡间。

  乡下的天空没有因为蒸汽工厂而出现污染性雾霾,秋冬之交的上午,天气非常好,大朵大朵的云彩像是棉花一样悬挂在湛blue 的in the sky 。勉强算是会骑马的Shade ,沿着乡间小路一路前行,看着周围的田野和葡萄园。

  骑马的确比坐车要冷一些,等到处理完亨廷顿市的事情,Shade 也要考虑冬季时圣德兰广场六号的取暖问题了。

  玛格丽特Princess 和随行的私人医生以及仆人们,目前居住在亨廷顿市市中心的罗斯柴尔大宅,那是王室在本地的财产。只不过,西尔维娅小姐昨晚在议会中约见Shade 的时候,没有让他去罗斯柴尔大宅见面,而是给了他本地“猫头鹰书店”书店的地址。

  猫头鹰书店位于亨廷顿市马尔福大街的中段,从外表看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临街的橱窗里展示着的是通俗小说《西西弗斯的秘密》《疯Knight 与傻Princess 》以及《风暴眼冒险指南》,而推开书店的大门,在铃铛声中首先看到的则是《罗德尔斯诗集》和《特罗格斯精选集》,这反而是严肃文学。

  天气很不错的上午,书店中有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氛围,这就像是沉闷夏季的课堂一样。这里没有多少人,Shade 进门后直接走向柜台,敲了敲木质的柜台桌面,让似乎是在打瞌睡的,穿着白衬衫套着褐色马甲的youngster 清醒一些。

  Shade 用并不熟练的卡森里克语轻声问道:
  “我想找一本书。”

  “什么书?”

  柜台后看起来至少有十七八岁大的youngster 打着哈欠问道,他脸上有acne 消失后留下的痘印,和雀斑一样的密集。

  “《大数理论》。”

  “哦,这边请。”

  youngster 掀开柜台遮板,随后又打开身后那扇几乎和墙壁fuse together 的门。

  Shade nodded ,正想要走进去,又问道:

  “你们这里有《Hamilton 侦探故事集》吗?”

  youngster 迟疑了一下,狐疑的打量着Shade :

  “暗号里,有这一句吗?”

  “不,我是真的想找这本书。”

  “哦,原来是这样。但抱歉,那本外国小说似乎还在翻译,如果你想看,可以去Delarion 人的Trading Company 问一下,现在只有Delarion 语版本。”

  Shade 还以为能够从这里找到盗版书。

  猫头鹰图书馆后面是大型俱乐部一样的建筑,这里本身就是亨廷顿市的环warlock 黑市。

  西尔维娅小姐已经在这里等待Shade 了,当侍者领着Shade 走进来的时候,这位女士正端着茶杯翻看手中的书本,那本书正是Shade 刚刚才提到的《Hamilton 侦探故事集》。

  “上午好,Knight 。”

  这位年龄比外乡人身体还要小一些的Great Demon 女向Shade 扬了扬手中的书,她今天穿着一袭black 的裙子。black 的头发,其实和black 的裙子有些不搭配,而且这个时代的人们迷信black 会带来灾厄,因此这种穿衣风格,Shade 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是我朋友写的书。”

  Shade 说道,拉开椅子坐在了Demoness 对面,Demoness 对一旁站着的年轻姑娘挥挥手,后者走过来为Shade 倒茶,这也是她的追随者,但等级比Shade 还要低。

  “是的,否则impossible 将你描写的那么详细。嘉琳娜·卡文迪Young Lady Xu ,还真的是找到了一位不错追随者。”

  “不,我可不是嘉琳娜小姐的追随者。”

  Shade 纠正道,谢过了倒茶的姑娘:
  “只能算是.合作伙伴。”

  “是的,我明白,你们的地位是平等的。”

  Demoness 说道,充分理解Shade 话语中的含义:
  “不过,你的朋友在书里面说,你很擅长数学?”

  “还可以。”

  Shade 矜持的nodded ,多萝茜在塑造故事人物的时候,大量借鉴了他的形象。她询问过Shade 是否擅长艺术,或者是否有独特的hobby ,Shade 便说自己擅长数学。

  多萝茜并未询问Shade 有多擅长,只是高兴的说,数学的确和精明的侦探很搭配。

  “这问题,你能够给出答案吗?”

  Demoness 将手边的笔记本推给了Shade ,Shade 歪着头看了一眼,发现她还特地使用了Delarion 文:

  “多元方程?现在Delarion 高等Academy 的入学考试,也比这個难度要高一些,我想不必用这种问题询问我吧?而且,这与空间力量有关吗?”

  因为考虑过去托贝斯克的大学,通过捐款的方式弄到荣誉学位,来让自己摆脱“斯派洛侦探家教”级别的文化水平,所以Shade 知道这些信息。

  “与空间力量无关,但我很好奇你的数学水平。”

  西尔维娅小姐笑了一下,翻开了下一页,让Shade 继续看。

  下一页是一些铅笔草图,旁边写着densely packed 的字母:
  “立体几何?女士,虽然我并不很擅长这个,但你已经选定了坐标系和参照点,我想解开这个的难度不大。”

  他拿起笔记本,草草的画了几条辅助线。来到this world 小半年,这些本领对他来说并不生疏。

  “很不错。”

  Demoness 再次nodded ,最后翻到最后一页:
  “瞧这个,我想这个可能有些难度。”

  Shade 继续去看,发现笔记本上用花体字母写出来的东西非常眼熟:

  “摩斯展开?”(201章)
  在外乡人的故乡,这其实叫做泰勒展开。

  “你知道这个?”

  年轻的Great Demon 女这次是真的有些吃惊了,Shade nodded :

  “夏天的时候,参加过几场在托贝斯克大学区举办学术讲座和报告。didn’t expect ,您也懂这个。”

  西尔维娅小姐仔细打量着他:
  “你可比安茹家族的姑娘们聪明多了,我一直认为学好了数学,能够让环warlock 的思考方式更加理性、有逻辑和有条理。况且,基础数学、几何学,与ceremony 学一直密不可分。”

  她将自己的笔记本收了起来:

  “Hamilton 先生,你很不错,现在我可以问出这个问题了——有兴趣来当我的学徒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