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866

  第863章 诅咒与沼泽女巫

  “您最后真的找到那片湖泊了吗?”

  Shade 问道,德雷克教授翻看着那本red 相册gently nodded :

  “是的,实际上那片湖被称为‘智者之湖’,或者说是“基路伯之湖”。著名的童话故事《智慧之水》,其实就是根据我们这里的传说而改编的,或者至少与我们这里的传说有关联。但youngster ,我无法给你提供更多的细节。瞧我这双腿,我只记得自己找到了通往那片湖的方式,然后瞒着所有人去寻找。等我再次被人发现的时候,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Shade slightly frowned :

  “您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找到了Goddess ,但当年肯定是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教授sighed :

  “我的研究资料,你可以找人抄录一份带走。我只是希望,华生先生,如果你真的能够再找到那位‘湖中Goddess ’,是否可以帮我询问,我当年到底许下了什么愿望。”

  “这很重要吗?我还以为您已经放下了。”

  “以前感觉放下了,但”

  德雷克教授看着外面的阳光:
  “我年龄这么大,说不定过几年就要死了。临死之前,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到底用我的这双腿,换了什么愿望,真的想知道。”

  Shade 能够感受到他的那种怅然,nodded :
  “如果我找得到,而且不必付出代价,我愿意帮你询问。另外,我是否可以看一看您的双腿?我只是有些怀疑,您的腿到底是什么情况。”

  教授沉默了一下:
  “希望不会吓到你。”

  女佣将教授从书桌后面推了出来,教授将那张red 的毯子拿开。毯子下面是一双只有半截的腿,裤腿在膝盖的位置扎起来,膝盖以下的部分完全不存在。

  Shade 有些惊讶,想要为自己的冒失举动道歉。却didn’t expect ,教授主动让佣人将自己扎起来的裤腿解开,向上卷起后,露出了膝盖的断裂处。

  那里非常的平整,平整的就好像人体本身就是这幅样子。

  “有疼痛感吗?”

  Shade one-knee kneels 在地毯上,惊讶的看着那截面问道。

  “没有,在我被人们发现昏迷在城市东部的乡下时,这双腿就已经变成了这副样子,没有任何的疼痛感。”

  “您当年失踪了多久?”

  “我在秋天的周三出发,在周四下午被发现。”

  一天的时间,伤口impossible 愈合的这么快,更不必说这整齐的截面也不像是自然恢复的样子。

  Shade 忽然extend the hand ,在教授腿上摸了一下,然后迅速站起身。

  【你接触了Miracle 。非常微弱的Miracle 。】

  “Miracle .看来,这次是真的找对目标了。”

  心中想着,又对教授说道:
  “我明白了,如果我能够找到湖中Goddess ,我会想办法弄清楚您当年的经历。”

  他从口袋里取出钱包,掏出五张一镑的纸币:

  “这张照片我拿走。”

  说着,拿起了桌面上的湖景照片:

  “明天,贝恩哈特子爵会派人抄录资料。这五镑,算是资料费和抄录费用。”

  教授沉默的让佣人替自己重新绑起裤脚,在Shade 准备告辞时,才suddenly asked :

  “youngster ,你说自己主要是为了取材,但我想你应该只是想要找东西吧,你要找回的到底是什么?”

  right hand 死死捏住那张蕴含诅咒的照片的Shade 轻声说道:

  “那是.我愿穷尽一生的追求。”

  这张德雷克教授多年前获得的照片并不是遗物,否则也impossible 被教授保管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出问题。但这张照片,的确记录下了一个恐怖的人形诅咒遗物的形貌,并在多年后的今天,由于Shade “看”到了它的全部,而将这份诅咒传递给了Shade 。

  不同的诅咒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而这份诅咒目前的作用形式中,对精神的污染和对肉体的衰败,暂时被那熊熊燃烧的初火压制了下去,但Shade 的视野边缘,依然会不断的出现那个只露出半边身体的女人。

  在Shade 离开德雷克老教授的家以后,只要视野边缘有合适的掩体,那个比Evil Spirit 还要恐怖的女人,就会分别在包括但不限于巷子转角、carriage 后方、打开的商店门后,露出上半身和头,用带着恶意的脸看着Shade 。

  甚至,当飘飞的报纸偶然间从Shade 面前经过时,那女人居然从报纸后方出现,几乎将脸贴在了Shade 脸上。就算Shade 在米堡见识过种类丰富的Evil Spirit ,但那一刻还是被吓得后退了两步。

  根据“她”的判断,这当然是诅咒带来的幻象,不会对Shade 造成实际伤害。

  而能够造成实际影响的环境,是狭窄的巷子之类相对密闭的空间。当Shade 走入巷子,那個恐怖的披发女人便会尝试着探出身体,向着Shade 靠近。

  Shade 不知道一旦和对方接触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暂时只是幻象,但这种仿佛置身恐怖小说一样的经历持续下去,也必定会发生更加难以控制的事情。

  他要尽快想办法解决麻烦,而对于这种诅咒,正神教会有专业的解决方法,但现在Shade 不方便去教会,所以他只能返回亨廷顿市市中心,想要寻求Great Demon 女的帮助。又因为不能进入封闭的carriage 车厢这种密闭空间,所以Shade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架无顶出租carriage 。

  这种carriage 在several decades 前很流行,但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此时的西尔维娅小姐已经回到了Princess 下榻的罗斯柴尔庄园,Shade 没有太好的理由去找她,只能花钱托人给庄园送了一封信,在信中声称西尔维娅小姐订购的全新书刊已经在猫头鹰图书馆到货。

  Demoness 果然一下就猜出了这封信的含义,并很快来到了猫头鹰图书馆的俱乐部见到了Shade 。进入房间后,她几乎是immediately 就察觉到了Shade 的不对劲:
  “你身上的Whisper 要素.你接触遗物了?”

  “是遗物的诅咒。”

  Shade 将那张照片背面向上扣在了桌面上,一边简单的介绍照片的来历,一边卷起了右臂的袖子。他刚才是用right hand 触碰的这张照片,因此right hand 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

  表现在naked eye 可见的层面上,Shade 的右臂上有一团胎记似的淡black 痕迹,仔细看那又像是一张恐怖的人脸。

  “你的皮肤真不错。”

  Great Demon 女随口说道,extend the hand 指在Shade 的胳膊上摩挲了一下:
  “问题不大,只是遗物Curse Power 的残留,一个简单的ceremony 就能清除。”

  “那就very good ,现在我眼中,那个披散着头发的terrifying 女人还在看着我呢。”

  Shade 有些困扰的说道:
  “就在您的身后。”

  “是幻觉,不必担心。”

  Demoness 轻松的说道,相当确信自己身后什么都没有。

  Shade 则将袖子重新放下来,轻点那张照片:

  “那么您知道这是什么遗物吗?”

  “是的,我和teacher 对潘塔纳尔地区的遗物有很深入的研究。虽然不能确定,但大概率是贤者级遗物【沼泽女巫】。”

  “果然是人形遗物?”

  “是的,而且这件遗物的起源极为明确。它原本是生活在第四纪的普通女人,但你也知道第四纪是如何的黑暗和terrifying 。遗物的本体在生前遭受了极为恐怖,我甚至不想描述的事情后,尸体被遗弃在了沼泽中。混乱的环境和生前的怨念,让尸体复苏为了亡灵,这亡灵徘徊在了沼泽地带,当纪元变迁,它也不知何时成为了遗物。”

  “它有什么特性?”

  “它会给那些在沼泽中迷路的,kind-hearted 的女性指引离开的方向,甚至有可能会保护他们。但对于心灵不纯的女性和任何男性,都会施加类似你遭受的诅咒。

  当然,你没有见过它,但依然受到诅咒,是因为以任何方式记述它的存在,观看记述者都会受到诅咒,这一点不区分男女。只有特殊的牛皮纸卷,才能安全记录这种遗物。根据议会的记载,由【沼泽女巫】释放的诅咒,会堕spirit transformation 魂,腐化尸体。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能让一个健康的活人,变成受到操控的遗物衍生物,而通过观看记录遭受诅咒,效果会大幅减弱。环warlock 对此类诅咒虽然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也不能长时间受到它的影响。”

  在西尔维娅小姐的建议下,Shade 烧掉了那张记录了遗物模样的照片。随后,Demoness 借用了图书馆的地下室,为Shade 布置了ceremony ,成功让他摆脱了视野边缘的恐怖女人的幻象。

  但西尔维娅小姐同时也警告Shade ,即使驱逐了诅咒,他身上依然有诅咒曾经残留的痕迹。因此,Shade 会比正常人更容易遭遇【沼泽女巫】的本体,而当Shade 真的遇到了遗物本体,对方会immediately 发现Shade 摆脱了诅咒,因此对他的offensive 会更强。

  “这种诅咒残留痕迹,会在几周内消失,Shade ,你最近不要靠近亨廷顿市的西部。”

  Demoness 给出了建议,但坏消息是,Shade 必须靠近那片区域,才能确定“湖中Goddess ”的真正位置。

  照片被烧成的灰烬算是一种特殊的诅咒材料,经过Shade 的同意,那些灰烬全部送给了西尔维娅小姐。Shade 还想为这次“治疗”支付费用,但被年轻的Demoness 拒绝了:

  “嘉琳娜小姐,是不是提到过我的经济状况?”

  她狐疑的问道。

  “当然没有。”

  Shade 立刻摇头,虽然他向来讨厌撒谎,但有时候一些谎言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并不是很缺钱,只是在为未来做打算。现在我们算是朋友,我怎么可能收你的钱?”

  她转身准备离开,Shade 注意到这位女士的耳朵有些泛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