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867

  第864章 蕾茜雅的“恶作剧”

  这天傍晚离开亨廷顿之前,Shade 拜访了贝恩哈特先生的庄园,并让他派人去德雷克教授家抄录那些文本资料。

  贝恩哈特先生得知Shade 的调查有了进展也很高兴,不过他提到了另一件事,也就是明晚在罗斯柴尔庄园举行的送别晚宴。

  这是玛格丽特·安茹Princess 代表王室前往托贝斯克访问的送别晚宴,因此宴会的规格非常高,明晚的宴会不仅有本地贵族,甚至有专程从威纶戴尔赶来的卡森里克贵族到场。

  贝恩哈特子爵作为本地很有名望的贵族,当然已经拿到了邀请函,他邀请Shade 与他一起去,而Shade 也是这个意思:
  “贝恩哈特先生,我的卡森里克语不是很好,明晚可能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待着。”

  Shade 有些抱歉的说道,但贝恩哈特先生并不介意这一点:
  “你也是第一次参加卡森里克的贵族宴会,那会很有趣的。”

  周六夜晚,其实是传统意义上Shade 的晚课时间。当然,从这个月初开始,这又变成了蕾茜雅和Shade 的单独约会时间。

  Shade 在周六上午,通过银十字大道的花店,提前告知了蕾茜雅今晚他有事需要去亨廷顿,所以晚上不能见面的消息。

  蕾茜雅并没有immediately 给Shade 任何的回复,但当Shade 抱着猫来到施耐德医生诊所参加这周的学习会时,他几乎一眼就看出了已经提前来到的多萝茜,其实就是蕾茜雅。

  他并不能敏锐的分辨两个灵魂的区别,但从“多萝茜”looked towards 他的不满眼神来看,怎么想都知道那不会是金发作家小姐本身的想法。

  这周的学习会的大部分时间,是施耐德医生在帮助小组的其他人核算各自的学分,以此讨论一個月后的年末考试的细节内容。而提到Shade 的事情,医生就显得有些头痛了。

  Shade 目前正在考虑申请从二年级跳入四年级,因此前段时间还特地从学校图书馆中借了大批图书进行“学习”。但现在的问题是,他的实践学分还差很多,最好的情况下,他要一周开启一把时间钥匙,而且每次都能遇到有价值的major event ,才能勉强凑够那些学分。

  但很显然,Shade impossible 有这么快的效率。

  “图书管理员丹妮斯特小姐说,她会帮助我的。”

  Shade 小声的告知了医生这个消息,医生愣了一下后nodded ,什么都没问,显然也知道Academy 的一些门路,只是didn’t expect Shade 能够和那位十三环warlock 有这样的关系。

  学习会结束后,才不过下午四点。“多萝茜”随着Shade 一起坐carriage 离开了施耐德医生的诊所,金发姑娘沉默着登上了carriage ,等到carriage 徐徐向前行驶,才提到了Shade 今晚的安排:

  “亨廷顿?你该不会是想要告诉我,Knight ,你已经认识那位玛格丽特·安茹Princess 了吧?”

  语气中颇有质问的意味。

  “是的,不过她认为我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而不是雷杰德的Hamilton 。”

  Shade speak frankly ,抱着米娅坐在金发姑娘对面,非常抱歉的说道:

  “我知道不该占用今晚的时间,但因为某些原因,我必须参加那场宴会。”

  “不必向我解释这些,我难道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姑娘吗?”

  蕾茜雅撩了一下多萝茜那漂亮的golden 长发,上下打量着Shade :

  “我知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但我希望你没有忘记,每22天一次的‘红蝶之日’就要来到了。”

  “是的,这周日的夜晚。”

  那个让Shade 印象深刻的rainstorm 之夜是周六,枯叶之月的26日。因此第一个红蝶之日结束,是27日。从27日夜晚起,21天等待期要重新开始,所以到这周周日夜晚,便又来到了第二个“红蝶之日”。

  多萝茜和蕾茜雅都喜欢用这种称呼,来对待那特殊的一天。

  “如果你们没有其他的安排,我可以提前准备周日晚上和周一的活动。”

  Shade 提议道,蕾茜雅摇摇头:

  “周一我要陪同mother 一起,去迎接玛格丽特·安茹一行的访问团。我已经和多萝茜商量好了,将红蝶之日,推迟到下周二,霜降之月的19日。”

  “但那天也有事情,周二是你的younger sister ,蒙娜·卡文迪许Princess 的婚礼。”

  Shade 提醒道,蕾茜雅nodded with a smile :

  “是的,所以我可以和多萝茜在婚礼宴会上见面,那不是比普通的一天要更有趣吗?”

  “哦,是的。”

  Shade 恍然大悟,蕾茜雅看了一下窗外的街景,然后伸手将车窗关上。撩着耳边的垂发,脸色有些红的看着Shade :

  “我和多萝茜可以和你在宴会上见面,Shade .我提前准备了手抄本的《夏夜集》,你愿意,在宴会上与我们一起看吗?”

  《夏夜集》是多萝茜的获奖作品《仲夏夜的愿望》的灵感来源,是非常有名的散文集。

  “在婚宴上看手抄本的散文?”

  Shade 一愣,看着“多萝茜”有些红晕的脸颊才明白过来:
  “当然,是的,和你们一起在宴会上看夏夜集。”

  金发姑娘轻咬着嘴唇,眼神闪着光的看着Shade :

  “真是期待周二的到来真是的,明明今天才是我们约会的时间。”

  “玛格丽特·安茹Princess 来到托贝斯克以后,应该会有很多的大型宴会和舞会在市内举行,when the time comes .”

  Shade 微微压低了些声音,用左手牵住了蕾茜雅的right hand :
  “你甚至可以用你的身体和我见面,还想一起跳舞吗?出席宴会和舞会,可是我们合理的见面机会。”

  蕾茜雅露出了笑意:

  “是的,这样speaking of which ,玛格丽特·安茹的访问反而是好事。Knight ,我很高兴,你在惦念着面前金发碧眼的姑娘的同时,还能思念着我的身体。”

  她伸手摸向了Shade 怀里的猫咪,睡的香甜的猫发出了不满的叫声,蠕动着想要避开那只手。

  “既然今晚你要参与那场宴会,不如和安茹家的Princess 开个玩笑吧。”

  说着,蕾茜雅从手包中翻出了多萝茜的记事本,匆匆写下一行字,递给了Shade :
  “把这个放到玛格丽特·安茹的手边,但不要暴露是你放的。我记得这位Princess ,比我的年龄还要大一些?今年夏天在卡森里克访问期间,我和她也打过交道,这是位很有趣的女士。”

  蕾茜雅写下的是卡森里克语,而且控制着书写方法,一点也不像是她的笔迹——

  【向您致意,殿下。宴会上的紫甘蓝,还是如同当年那样的美味。】

  Shade 狐疑的看了好几遍,确定这其中并没有自己无法理会的深意: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紫甘蓝,是代指吗?”

  “不,就是紫甘蓝。”

  多萝茜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表情。那是笑意,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笑意:
  “你大概不知道八年前的威纶戴安紫甘蓝事件。当年只有十几岁的玛格丽特·安茹,因为不喜欢吃紫甘蓝,在1845年秋季的一次晚餐时,故意怪罪自己的女仆在蔬菜沙拉中掺了沙子。她想以此来逃避那种蔬菜。

  可怜的女仆,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还是几乎立刻就遭到了解雇。几周后,女仆在家中自焚而死,人们只找到了她的部分遗骨。提前寄给朋友的遗书中说,她明明没有做错事,却还是遭到了如此的对待,她的名誉受到了莫大损失,因此不愿再活下去。”

  金发姑娘说着这段往事,但脸上并没有露出惋惜的表情,Shade 明白了过来,微微张大嘴巴:

  “伱该不会说,这件事和军情六处有关吧?王国的政治斗争?还是间谍们无声的争斗?”

  蕾茜雅笑了一下:
  “是的,Shade ,你一直都是如此的敏锐。我是三年前,才从嘉琳娜那里听说了真相。

  那位女仆,其实是军情六处安插在安茹王室身边的探子。当年突兀的遭到解雇,让军情六处做出了误判,以为她被发现了。于是紧急转移了那位女仆,并在当地购买了一具身材差不多的女尸进行了替换。”

  carriage 碾压路面,速度平缓的驶向圣德兰广场,Shade 听着多年前的间谍秘闻,小心的感叹道:
  “这对玛格丽塔·安茹Princess ,应该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吧?”

  毕竟只是因为她讨厌吃紫甘蓝,就导致了女仆的“自焚”。

  “是的,今晚你还可以尝试一下,将有紫甘蓝的菜拿到那位Princess 面前。”

  蕾茜雅suggested ,Shade 则不解的晃了一下纸条:
  “那么,把这张纸条给她的用意是.”

  “和她开一个小小的玩笑。顺便报复一下,她今晚挤占了我的约会时间。”

  蕾茜雅脸上依然带着笑意,但Shade 怎么想都知道,后者才是重要原因。

  年轻的外乡人非常明智的没有指出这一点,考虑到给出这张字条,也只是会让那位Princess 心情糟糕一整晚,不会造成更大的麻烦,所以Shade 答应了下来。

  “军情六处,一直在安茹王室身边安插有间谍吗?”

  他又curiously asked 。

  “我并不负责这方面的事情。”

  蕾茜雅摇摇头,但又很肯定的说道:
  “但今晚亨廷顿市的宴会上,肯定有军情六处的人我不是在说你。就算你提到的潘塔纳尔巫毒会的环warlock 不出现,围绕着那场宴会的阴谋和计划,也绝对不会少的。”

  “和平年代,特工们依然是如此的忙碌。”

  Shade 感叹道,转头从车窗looked towards 托贝斯克深冬时的街景。大街上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即使是在年末也不会清闲下来。如此繁华的时代,暗流终究是一直在涌动着。

  蕾茜雅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

  “前段时间帮你换掉那张床多萝茜那晚也太激动了,我顺便帮你换掉了主卧室的旧家具,并确认了壁炉可以使用。需要我提前为你准备冬季的燃木吗?如果需要,过几天我派人帮你把地下室做一下防水,否则燃木受潮,烧起来烟会很大。”

  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伸手捂住了Shade 的嘴,jade green 的眼睛“瞪着”Shade :
  “我有的是金镑,难道我不帮你处理这些琐事,嘉琳娜也不会吗?你是想要拒绝我,然后接受她的好意?”

  Shade 在此刻,简直能够从那双漂亮的眼睛中,直接看到蕾茜雅的灵魂。

  她松开了手,将Shade 怀里的猫丢到一旁,然后直接抱住Shade 的脖子吻住了他,根本没给Shade 拒绝的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