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ing Poems Chapter 957

  第954章 【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

  诺贝尔神父虽然看上去是和施耐德医生差不多年龄的middle age person ,但落座后Shade 才发现他的两鬓有很明显的白发。

  贝恩哈特先生和Shade 坐在了同一侧,在得知Shade 还没吃午餐后,便招呼侍者重新点餐。诺贝尔神父非常友好的向Shade 伸出了手,Shade 握住那双手后,再次确认对方是八环warlock 。

  “这就是我提到的,那位外地来的朋友。”

  贝恩哈特先生介绍到,然后又向Shade 眨眨眼:

  “这位诺贝尔神父和我相识多年,他是位虔诚、忠诚和值得信任的神职人员。我已经说明了你也是我们那边的人,你可以信任他。”

  Shade 了然的nodded ,诺贝尔神父也接受了贝恩哈特先生的夸奖。

  “中午好,外地来的朋友。你在找通用历1842年的资料是吗?”

  他压低了声音:

  “我不会询问伱究竟想要做什么,但你要承诺不会给这座城市惹出乱子。”

  “是的,我可以用我的灵魂发誓就算惹出乱子,我也会解决它。我是个hobby 和平的人,这一点贝恩哈特先生可以作证。”

  “是的,今年秋季,这位先生可是帮我摆平了不少大麻烦,他的确hobby 和平。”

  贝恩哈特先生立刻附和道,诺贝尔神父于是端起了酒杯:

  “敬和平!”

  他语气庄严的说道,Shade 和贝恩哈特先生也一起举杯:

  “敬和平!”

  三只酒杯在桌面上方碰撞,而在饮下这杯酒以后,Shade 明显感觉到对面神父的态度温和了一些。两鬓斑白的中年神父从口袋里掏出眼镜盒,戴上小巧的金丝眼镜后,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

  “贝恩哈特上周让我找1842年的资料,其实他描述过后,我就差不多知道你到底想要找什么。通用历1842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先生,你也能够想象到,在这种大城市里从来不缺少古怪的事情。至于符合你的描述的事件,也对应于你提及的时间点,具体事件.”

  他将笔记本向后翻了几页:

  “城里出现了一件贤者级(Level 2 )遗物失控事件。那一次,我们在瑟克赛斯高等Medical College 的帮助下,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平息了事端。”

  五神教会和三大Mystic Art Academy 有约定,在贤者级遗物出现时要互相通知,因此教会收容遗物得到Academy 的帮助是很正常的事情。

  “贤者级遗物?我有些印象,不过居然是那件事情?”

  贝恩哈特先生slightly frowned :

  “那时候我才只有二十多岁,远不如现在成熟。是的,我记得似乎是一支箭。我这一生没遇到过几次贤者级遗物,这件遗物给我的印象最深。”

  “什么特性?”

  Shade curiously asked ,诺贝尔神父讳莫如深,当他开口,Shade 似乎感觉连俱乐部室内的灯光都黯淡了许多。窗外的雾气随着carriage 的匆匆经过打着旋的舒展开,略显阴郁的冬日中午,气氛变得更加压抑,神父的话语将三人一同带回了十几年前的那段时光:

  “贤者级遗物【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遗物的外表是一支箭,更准确的来说,是一枚golden 泽的箭头,箭头上有青铜纹路构成的密文。木质的箭身是后来者加上去的,箭身并不重要。”

  诺贝尔神父的声音低沉而沙哑,那段回忆对他来说并不愉快:

  “这只箭的特性之一,非常罕见的特性,能够在刺伤ordinary person 的身体后,让未来会成为innate talent 者的ordinary person ,直接觉醒成为innate talent 者;对于毫无innate talent 的ordinary person ,则会让对方逐步的精神失常,畏光,幻听幻视,运动能力增强,感染相当terrifying 的脓疮疫病,直至身体内部的器官衰亡而死。”

  “加速环warlock 觉醒?”

  Shade 很是吃惊:

  “还有这种遗物?”

  “是的,更准确的来说是加速transcender 的觉醒,但这种加速会导致就职的环warlock 很不稳定。传闻中这只箭来自比第三纪更古老的时光,甚至有可能是.它在岁月的长河中有着无数次被收容的历史,但总是会在某些特定时刻被使用。虽然只是贤者级,但这件遗物非常古老,强大和mysterious 。”

  诺贝尔先生looked towards 两人:

  “你们如果懂得第四纪元的古赫曼语,就应该明白‘艾肯奥拉’的含义是.”

  因为他读对了发音,因此Shade 给出了翻译:

  “王冠的智慧。”

  贝恩哈特先生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当年【潘塔纳尔巫毒会】的一个疯子掌握了那支箭,试图依靠箭在城里批量制造环warlock 。但你也知道,正常人中的innate talent 者本就不多,就算成为innate talent 者,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就职环warlock 。如果你查阅当年的报纸,会在角落里发现,通用历1842年的亨廷顿市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疫病,以及出现疯子杀人的新闻,那其实就是那支箭造成的terrifying 后果。”

  Shade took a deep breath ,虽然有种种弊端,但【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的确有相当不得了的特性。

  “但这还不是主要特性,ordinary person 被意外划伤的效果你已经知道了,环warlock 被意外划伤,则能够直接获知一些.诡异的知识。”

  诺贝尔先生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谈:

  “这只是划伤的情况,但如果这只箭作为‘箭’,经过蓄力过程,被弓或者弩发射出去”

  他饮下手中的酒,声音变得更加沙哑。薄纱窗帘让微弱的日光透入室内,因为薄纱的颜色而呈现出了奇异的玫瑰色:

  “根据使用者的知识储量,那只箭能够发挥出不同的作用。理论上来说越是博学的人,发射出的箭,就能发挥越强大的力量。这一点不限制ordinary person 或者环warlock ,只不过ordinary person 使用这只箭以后,自身的脑袋会炸掉。”

  贝恩哈特先生谨慎的nodded :

  “那一年我还年轻,没有直接参与进那次事件,但当年正神教会牺牲的环warlock 可是不少。”

  “更关键的是”

  诺贝尔神父微微眯眼:

  “1842年,我们击败并杀死了持有箭的巫毒会成员,但并未找到那件遗物。那件事已经结束了十多年,教会相信是【潘塔纳尔巫毒会】的其他成员带走了箭,并将其收容藏匿了起来。”

  “那么还存在别的probability ?”

  Shade 问道,和平教会的神父nodded :

  “也有部分人认为,那只箭依然在这座城市里,当年的环warlock 还有其他的追随者,未被我们发现。而非常有趣的是,在事后的调查中我们发现,【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极有可能是非常古老的纪元中,已经失落的旧日神明的教团铸造的武器。”

  Shade 默不作声,只是gently nodded 。此时侍者推着餐车走来,为贝恩哈特先生和诺贝尔神父端来了甜品,并为Shade 准备了午餐的开胃菜。

  “这位先生,你难道有这件遗物的线索吗?”

  等到侍者走后,端着红酒杯的神父才问道。

  “没有,至少目前没有。实际上,我甚至不确定自己要调查的是否是这件贤者级遗物引发的事故。”

  Shade 微微摇头,诺贝尔神父表情不变,贝恩哈特先生则took a deep breath 。

  从Shade 最近的表现来看,中年吸血种知道他肯定在这座城市谋划什么major event 。此时便已经牵扯到了贤者级遗物,贝恩哈特先生很难想象,接下来亨廷顿还会发生什么。

  午间时间,Shade 与吸血种与神父一起在白王俱乐部闲谈。诺贝尔先生是个相当有意思的人,他非常清楚Shade 的身份肯定不是简单的外来环warlock ,但依然向他透露了本地的一些秘密。谈到【潘塔纳尔巫毒会】,也乐意向Shade 分享教会近期对他们的抓捕情况。毕竟在玛格丽特Princess 离开本地前,这群人确实是搞出了大新闻。

  Shade 在下午离开白王俱乐部时,贝恩哈特先生和神父依然在俱乐部内消磨时光。Shade 非常好奇对方对自己信任的原因,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神父是在信任贝恩哈特先生。

  本地的吸血种子爵和正神教会的八环warlock 能够建立十多年的友谊,这其中必定有很多故事。如果探究起来,精彩程度肯定不会逊色于贝恩哈特先生秋季时在米德希尔堡的遭遇。

  有时候Shade 也会想,虽然他追寻的是命运的诗章,但实际上他遭遇的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美妙而精彩的故事。虽然无人会为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们著书立说,但那些故事的确曾经发生过。

  如果有可能,他愿意去亲眼见证那些故事,而他在这个越发寒冷的周一所要做的,就是去探寻德雷克教授曾经的故事。

  Shade 目前已经有理由相信【艾肯奥拉的知识之箭】大概率是导致德雷克教授去寻找“湖中女神”的原因,德雷克教授在给曼宁教授的信中夸耀的自己“身体状况”的描述,大致符合被【知识之箭】伤害后的后果。

  但保险起见,Shade 仍然认为自己有必要寻找到更多的线索来印证这一结论。而且他的第二项考验需要回答的问题,可不止德雷克教授的遭遇,还有教授付出的代价和许下的愿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