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Isn’t A Cultivator? Chapter 410

  第410章 群里风气迅速恶化

  Chen Shu 站在半空之中,身形隐没在厚重的夜色之下,眼睛闪烁着微光,宛如一尊Spiritual God ,在他的注视下,下方任何想要逃跑的人都无处遁形。

  几发曳光打过去,只当是警告,那些人就乖乖的回来了,聚集在sect 广场上。

  步高达与Sect Master 战在一起。

  这位王室护卫长身材矮小,打法却异常凶悍,擅长连绵不断的攻击。对方恰恰与他相反,skilled in defense ,坚硬的体魄加上严密的防守招式,两人一时打得有来有回。

  吴诶蔚则只身独战几名sixth rank 。

  这几名Elder 大抵是normally 里犯罪太多,过于心虚,即使名单中没有他们,也依然和Sect Master 一起拼死反抗。

  月夜女侠可不会惯着他们。

  好言相劝?impossible 的。

  要打就打,要courting death ,就让你死。

  只见吴诶蔚movement method 如电,在黑夜中更让人看不清,几次出手,将几名sixth rank Elder 分散之后,便化作残影。一时间场中好像同时出现了好几个她,同时出剑。

  “gu lu lu ……”

  几颗人头落在地上。

  同为sixth rank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吴诶蔚将头一扭,又looked towards 了正缠斗在一起的两名seventh rank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果断提剑而上。

  “让我来!”

  步高达hearing this 迅速后退,不敢置信的望着她:

  “你?”

  “你让开。”

  “……”

  步高达沉默了下,还是点了头。

  不过他也没敢走远,而是站在不远处,随时准备上去支援——他已经想通了,这两位都很不得了,在协同清缴中自己尽量迎合他们,未来的他们必将在大益身居高位,when the time comes 若是还能记得自己,就已经很好了。

  “四队呼叫指挥所,四队呼叫指挥所。”

  “指挥所,四队,战斗结束了吗?”

  “战斗……还没完全结束,吴诶蔚在与Black Mountain Sect 主战斗,她似乎在……磨练自己。但其他人已经被控制,有两个目标在战斗中死掉了,还有几个活着。”

  “支援机马上就到。”

  “收到。”

  步高达做着这些杂事之时,目光一刻都没离开前边的二人——

  换做以前,无论如何他也不敢相信,一名sixth rank Peak 的cultivator 竟然能与seventh rank 周旋,而且还不落下风。要知道高阶和中阶跨度非常大,二者之间有本质差别,不可逾越。可现在眼前的事实无疑推翻了他的认知。

  黑夜成了吴诶蔚绝妙的伪装。

  闪电般的速度,捉摸不定的movement method ,让Black Mountain Sect 主手忙脚乱,而那柄王庭之剑亦锋锐无比,以至于就连以防御见长的Black Mountain Sect 主也难以扛下,身上浮现出one after another 伤痕。

  胜负一时难分。

  步高达沉默的看着。

  直到几架支援机赶来,指挥所传来命令让do it quickly ,步高达才见高空中that silhouette 轻飘飘降落下来,正巧吴诶蔚在与Black Mountain Sect 主的战斗中逐渐落了下风,战斗已经从难舍难分变成了吴诶蔚在刀尖上、生死间跳舞。

  “玩够了吗?”

  Chen Shu 对吴诶蔚问。

  吴诶蔚抽身后退,脱离战斗。

  Black Mountain Sect 主没有追击,而是同样扭头,警惕的看着Chen Shu 。

  Chen Shu 望了眼飞来的支援机,又低头与他对视:“放弃吧,伱也知道,你的抵抗没有任何意义。”

  “投降能活命?”

  Black Mountain Sect 主满脸阴沉,心里却有一点希冀。

  步高达hearing this 也looked towards Chen Shu 。

  只见Chen Shu 沉默两秒:

  “不能。”

  连说个谎都不愿意么?

  步高达心里悲哀。

  仿佛不是Black Mountain Sect 主面对Chen Shu ,也不是小国cultivator 面对大国cultivator ,而是小国面对大国,碾压般的实力差距下人家连糊弄你一下都嫌懒得。

  耳边响起一阵云来国骂。

  方言口音太重,Chen Shu 听不懂,也不想听懂,见Black Mountain Sect 主不愿投降,便也不废话,运足spiritual power 伸手一点——

  “篷!”

  穿山之力瞬间打出。

  Black Mountain Sect 主早有心理准备,在感觉到那爆发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时、在spiritual sense 刚一报警时,便全力构建了防御,整个身体在spiritual power 与secret technique 的加持下亮起银光,同时飞身躲闪。

  “bang! ”

  显然没有躲开。

  双方碰撞。

  一切防御在这可穿透山岳的力量之下,都显得无比乏力。

  将画面放慢,甚至可以看到Black Mountain Sect 主身体外层防御崩碎的过程,spiritual power 结构破碎,化作光尘回归黑夜,接着他引以为傲的身体也在穿山之力的打击下碎裂,最终被打出一个手臂粗细的洞,身体也倒飞出去。

  “pu… ”

  空中洒下温热的血。

  步高达内心震撼无比。

  吴诶蔚也沉默了。

  两人心里此时只有一句话——

  这……这他吗是刚才那个和我打得难舍难分的对手?换人了吧!

  “我去!”

  步高达终究经验老到,迅速反应过来,飞身上前制住Black Mountain Sect 主,并封锁他的意识和spiritual power ,丢上支援机。

  清点其他目标,活的带上支援机,死了的也要带走尸体,剩下的事留给地方军警接管。

  squad 三人踏上回程之旅。

  Chen Shu 坐在支援机上,对吴诶蔚说:“我觉得下次应该叫指挥所增加一点难度,最少要有两个seventh rank ,一个拿给我检验刚改完的曳光术,一个拿给你感悟生死sword dao ,我抽空的时候还能帮你看着点儿,效率最大化。”

  吴诶蔚的表情隐没在金属面具下,默默涂抹药膏,包扎伤口,一言不发。

  步高达也坐在旁边,默不作声。

  “weng weng! ”

  两人的手机同时震动起来,他们对视一眼,摸出手机。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情况如何?@就叫罗怀安算了@青菜可可@奶奶总说

  Chen Shu 看着消息,想了想。

  青菜可可:怎么不先@我

  奶奶总说:怎么不先@我

  旁边的吴诶蔚看着消息,抬头看了Chen Shu 一眼,面罩的眼睛处亮着微光,这种机械的光总给人冰冷的感觉,所幸很快她又低下了头,开始打字。

  就叫罗怀安算了:我和青菜刚结束First Stage 战斗,很顺利,没有难度

  奶奶总说:奶奶也一样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云来还是很平稳的,我们的行动也没什么阻力,云来官方也很配合

  奶奶总说:我这里就很扯了

  奶奶总说:这个鸡儿国家,有政府像是没有一样,他们的军队要么只听长官的,要么听毒贩的,全国上下的权贵人士全在为非作歹,没一个好东西,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都不为过,恐怕要战略武器洗一遍才洗得干净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西孝since ancient times 都乱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你在那边,多多小心

  奶奶总说:你能这么关心奶奶

  奶奶总说:奶奶很感动

  奶奶总说:不过奶奶不听,haha ,奶奶现在在外头吃烧烤哈啤酒,坐等别人来调戏奶奶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

  就叫罗怀安算了:难度太低了

  就叫罗怀安算了:叫指挥所给我们增加点难度,不然没有效果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我去提一句吧

  Chen Shu 见状露出了笑意。

  其实这场全球清缴真正的对抗并不在这里、不在战场上,而在指挥中心。

  真正的对抗是情报的对抗,是策略的比拼。

  以四大体系为核心的情报指挥机构确实强大无比,所以overwhelming majority 战斗都必然是以多打少、以优打劣——占据全方面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和对方打得生死难分、伤亡各半的话,只能说明指挥的无能。

  现实不是小说,没人想死。

  而指挥中心费了不知多少心血才计算好的结果,如今他们却主动提出要增加难度。

  不知道指挥中心怎么想。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今天你打得怎么样?不够过瘾吗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就叫罗怀安算了

  就叫罗怀安算了:还行

  就叫罗怀安算了:给自己洗脑一下,忘掉身边的帮手,也能勉强进入Life and Death Battle 的状态,不过打到一半,就被这沙雕指挥所叫停了,然后被青菜一指头就解决了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云来的指挥好像是我Uncle

  就叫罗怀安算了撤回了一条消息。

  王庭之人,不可侮辱Imperial Family 成员。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你回来该晋升了吧

  就叫罗怀安算了:与你无关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我关心一下你

  就叫罗怀安算了:……

  就叫罗怀安算了:殿下,放弃吧,when the time comes 我要么回王庭去晋升,要么就请个信得过的群友来守着我,绝对不会在Imperial Palace 或军营里晋升的,你打点的眼线用不上的/微笑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这个群里,你信得过谁?

  就叫罗怀安算了:那个名字和我一样长的

  八块腹肌的美女:/你grandfather 来啰!

  八块腹肌的美女撤回了一条消息。

  八块腹肌的美女:来啦!

  八块腹肌的美女:/可爱

  八块腹肌的美女:Senior Sister 要晋升了么?恰好我过段时间也要晋升,我们互相守啊

  就叫罗怀安算了:好

  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表情复杂

  奶奶总说:/疑惑/疑惑/疑惑

  奶奶总说:/坏笑

  Gate of Many Wonders :/嗑瓜子

  青灯古佛:Amitabha ,hey hey hey 施主,快发出来看看

  “?”

  Chen Shu 也来了兴趣,连忙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瞄向吴诶蔚:“是不是群主上次晋升的时候,出了糗,而你恰好在旁边把他出糗的经过录下来了?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no! ”

  “Aiya 咱们都是战友了……”

  ”no! ”

  “看看!又不会少个什么!”Chen Shu earnest and well-meant advised 的persuaded ,“快乐并不会因为分享而减少,只会增加。”

  “事关Imperial Family 颜面。”

  “……”

  Chen Shu 露出无奈的表情。

  可他心里却隐隐有种直觉——

  总有一天,自己可以看见它。

  这种直觉的依据来源于群里迅速恶化的风气,而这不得不怪罪于张酸奶。

  Chen Shu 决定回去后先和张酸奶通通气:互相捏着的核弹must 捏紧了,不能when the time comes 一时脑热就抛出去了,这次他们要做个沉默的看客,自身坚决不能成为笑话。

  支援机飞回皱Leaf City ,缓缓落地。

  除了被月夜女侠宰掉的几人中包含了两名目标外,其余的目标都还活着,Black Mountain Sect 主也只是重伤而已。

  这些曹辞的信奉者视情况会在当地或被送回大益审判,不过这次情况特殊,审判也只是走个流程,真正决定他们是否能活下来的是道门的cultivator 。因为常规审判可能证据不足,但这次涉及曹辞的信仰,只要他们in the past 犯下过足以判死刑的罪名,就绝impossible 让他们活下来。

  squad 三人交付目标时,有一道持剑silhouette 便站在远处灯光下,默默的看着他们。

  那是留守指挥所的剑主七Disciple 。

  今天来的路上,Chen Shu 因为和张酸奶关系不错,连带着觉得和Sword Sect 也挺有缘,还上前和他打了声招呼。不过当时庄白茶只淡淡的nodded ,un’ed ,表现得很高冷,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多说话。

  这个sword cultivator ,好像和别的sword cultivator 不一样。

  更像是王庭sword cultivator 。

  目标交接完毕,Chen Shu 往营地走去。

  庄白茶提着古朴long sword ,站得笔直,面色淡然,整个人如一柄出鞘的剑,让人怀疑地上的白霜不是因为这秋日的深夜和云来特殊的气候,而是因为他身上的凛冽寒意。

  Chen Shu 再次对他打了声招呼:

  “庄senior 。”

  ”en. ”

  庄白茶依然淡淡nodded ,语气中透出对小辈的关心:

  “回来啦?”

  “是啊。”

  “怎么样?”

  “很轻松,很顺利。”

  “我看那个王庭L……嘞Disciple 似乎受了伤。”庄白茶话拐了个弯,“你们遇到危险了?怎么不呼叫支援?”

  “没有。”

  Chen Shu 小声答道,心里疑惑,Jian State 的口音是这样的吗?

  随即对庄白茶解释道:“是她想寻求breakthrough ,主动与seventh rank 的目标战斗,我们就在旁边看着。”

  “无聊的行为。”

  “庄senior 一直在这里?”

  “不是,你们走后,我去皱Leaf City 内抓了些曹辞的信徒,跟抓小鸡崽子似的,无趣死了。”庄白茶说道,心里很羡慕他们可以到处飞,杀人放火,但并不表现出来,“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呼叫支援。”

  “这是好事啊。”

  “嗯……”

  庄白茶点着头,谈兴不高的样子。

  好事个屁!一群傻逼!难度都不知道分配,要是去当游戏策划,分分钟下岗!

  算了老子懒得跟你说……

  “那就有劳庄senior 继续值守了,我们先回屋休息。”

  “嗯……”

  庄白茶抬眼悄悄瞄着他。

  Chen Shu 迈步走回帐篷,觉得这个sword cultivator 矜持得有些不正常,要么其中有鬼,要么就bloodline 不纯,决定明天问问张酸奶。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