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Isn’t A Cultivator? Chapter 495

  第495章 愿望实现中

  Chen Shu 一边哼着歌,一边打开陈半夏带来的鸡看了看,倒确实如她所说,一个小时前还是活的,很新鲜。

  不过这人只带了鸡来。

  好在家里还有个洋葱,土豆则是常年备着有的。

  “要不给她说家里没有香料了,做成辣子鸡?算了算了……”Chen Shu 心里不禁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但是念及那是自己亲爱的elder sister ,又作罢了,继续哼着歌,查看起其它菜来。

  作为一个优秀的厨师,只消看一遍,流程和计划就都在心里了。

  Chen Shu 晃晃悠悠的,走到客厅一瞄。

  这里的气氛好像有些奇怪。

  little girl 和桃子坐在沙发上,各自捧着一个水杯,保持着喝水的姿势,眼睛盯着水杯里面,十分专注,好似外界的所有声音in this brief moment 都与她们无关了一样。

  陈半夏和张酸奶坐在旁边,并拢双腿,手放在大腿上,姿势格外乖巧。

  清清则面无表情,坐在她们对面,她故意不走,也不看书,还时不时瞄她们一眼,使得二人如坐针毡。

  这个人……好像有点焉儿坏。

  Chen Shu 想了想,喊了一句:

  “做饭了。”

  “哦哦!”

  陈半夏和张酸奶瞬间站起来,争先恐后的往外走。

  “我来帮忙!”

  “我来我来!”

  两人生怕抢不过似的。

  Chen Shu 不由得笑了,瞄向清清。

  清清使用着他的身体,表情淡淡的,也将目光往他这边瞟,与他稍一交错,随即端起水杯,抿了口水。

  little girl 和桃子仍旧专心喝水。

  Chen Shu 咧嘴笑着,转身走回厨房。

  先做陈半夏的大盘鸡。

  由于这鸡是刚杀的,品质也很不错,Chen Shu 就不焯水了,炒了糖色后,便直接将之下锅煸炒,这样的鸡肉相比焯过水的煸炒的时间就要长一点,把油炒出来。

  下葱姜蒜香料。

  鸡肉水分被炒干,出了油后,在锅里zi zi 作响,香味一下子就上来了。

  “闻到味了……”

  陈半夏使劲吸着鼻子,扭头盯着锅中,咽了口口水,又问道:“你什么时候回Yuan Prefecture ?”

  “过些天吧,你呢?”

  “我跟你一起……我the past few days 有些忙。”

  “忙什么?”

  “搞研究啊,难得寒假不上课。”

  “研究什么?破解lifespan 密码?”

  “不是,是灵衰。”

  “厉害厉害……”

  Chen Shu 拿着炒勺,nodded 称赞。

  张酸奶则眨巴着眼睛——

  破解lifespan 密码?研究灵衰?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在许愿Divine Dragon 面前许的……第多少个愿望来着?总之是希望小姐妹健康长寿没有灵衰。如果小姐妹的研究有了结果,岂不是等于她的愿望实现了?

  想想还挺神奇的……

  这时Chen Shu 瞄着身旁的陈半夏:“伱刚刚是不是也和张酸奶一样,把清清当成是我了,说了她坏话?”

  “别提了……”

  陈半夏一边切着土豆,一边憋屈的说:“you two 玩得也太花了吧?”

  当时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后来在客厅的几分钟,面对着清清时不时的目光注视,她更是宛如被无数刀子割肉一样,难受得要命。

  也就是躲到了这里来,避开了清清的目光,她才开始缓慢回血。

  念头刚起,余光一瞟——

  一道silhouette 出现在门口,平静的瞄着她们,像是平常两人围观她和Chen Shu 做饭一样,围观她们。

  “……”

  陈半夏和张酸奶表情逐渐僵硬。

  陈半夏沉默许久,终于找到对策,干咳两声,拿出了elder sister 的气度,对门口的Ning Qing 说:“要不……你来?”

  张酸奶也悄悄瞄向了门口。

  Ning Qing 淡淡看着她们,终究是点了头,放过了她们。

  “呼……”

  两人such as the amnesty ,立马放下手里的活,逃出厨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two figures 站在屋檐下,默默喝水。

  ……

  做好饭时,已是十一点半。

  陈半夏和张酸奶大口大口的刨着饭,只有美食才能治愈她们心里的创伤了。

  Chen Shu 则觉得时间紧迫。

  距离和清清交换身体已经过去了四个半小时,而总共也只有六到八个小时。

  因此饭一吃完,他便开始执行起了自己的计划。

  第一项是拍照。

  Chen Shu 让潇潇当摄影师,面对着陈半夏、张酸奶和桃子的围观,给自己和清清拍了很多张照片——他特意用清清的身体做了一些往常她不会做出的动作、露出她不会露出的甜美笑容,看得陈半夏和张酸奶都快呆了。

  这是要留着以后做壁纸的。

  而清清对他的想法很清楚,却也选择了纵容,一直面无表情的配合着他。

  第二项是换衣服。

  Chen Shu 以吃饱了饭犯饭困、想睡午觉为由,让陈半夏和张酸奶回张酸奶的small courtyard 去打游戏,自己则上了楼。

  Ning Qing 面无表情的跟着他。

  “……”

  Chen Shu 感觉有点不妙,回头盯着她:“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

  Ning Qing 一脸漠然:“我不该跟着你吗?”

  “emmm……”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Eh……”

  就在Chen Shu 以为自己将要被迫放弃这个计划的时候,却只见她抿了抿嘴,coldly said :

  “就this time 。”

  “!”

  Chen Shu 差点抱住她亲一口。

  可惜她现在用的是自己的身体,面对着那张自己的脸,Chen Shu 克制住了心里的冲动。

  一分钟后。

  Chen Shu 站在卧室中,褪下衣衫。

  不得不说,清清的身材真的很好。

  纤秾合度,曲线美妙,该瘦的地方瘦,该饱满的地方饱满,光洁溜溜。most important 的是,她的皮肤好白,白得程度在Chen Shu 的审美里是刚刚好……虽说high-rank cultivator 行者可以自行调整身材、样貌与肤色,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自行改变这些东西,但Chen Shu 觉得即使如此,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做到清清更美了。

  Chen Shu 面对镜子,静静欣赏。

  余光往旁边一瞄——

  清清双手环抱在胸前,倚靠着墙,看表情,已处于发作的边缘了,似乎只要他再多看哪怕一眼,她就会冲过来用被子把他给裹上,把他打晕,直到互换结束。

  “……”

  Chen Shu 默默收回目光,开始穿衣服。

  black 紧身吊带裙+黑丝。

  重要的不是穿衣服,是穿好衣服后再拍两张照片,以后没事翻出来欣赏一下。

  第三项是录歌。

  Chen Shu 本来是不想让清清跟着的,他又不是专业的歌手,录歌还有个人在旁边看,总让他觉得别扭。奈何清清以“不确定你会做什么”为由,赖着不走,还用一种极不信任的眼光看着他,让他很没有办法。

  早知道就先录歌,再换衣服了。

  不过脸皮一厚起来,转念一想,现在自己用的是她的身体,声音也是她的声音,Chen Shu 便说服了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Ning Qing 依然双手环抱于胸前,倚靠着墙,默默看着他。

  听“自己”唱歌。

  其实她从来没有唱过歌,也不会唱歌,甚至很难想象自己唱歌会是什么模样、唱出来好不好听,而今天却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自己的歌声,看到了自己唱歌的模样。

  并且唱得如此专注入神……

  Ning Qing 觉得很有意思。

  恍然间她不由得想,如果自己是个性格正常的普通girl ,也许会经常穿这种衣服来诱惑他吧,也许也会应他的要求唱歌给他听吧,也许也会和他拍很多亲昵的合照、发很多自认为好看的照片给他做壁纸吧……可惜她实在很难做到这些事情,便只能以这种方式来满足他。

  unconsciously 间,歌声已经停下。

  “喂?”

  Chen Shu 直直的盯着她:“你是不是被自己的歌声迷住了?”

  “不是。”

  “自恋啊你。”

  “说了不是。”

  “我觉得头有点晕了……”

  “快结束了。”

  “会昏迷吗?”

  “不会。”

  Ning Qing 冷静的看着他:“但你最好坐下或者躺下,因为在意识互换的一瞬间,你可能会站不稳。”

  “那你怎么还站着?”

  “摔坏的又不是我的身体。”

  “我……”

  面对着他生气的模样,Ning Qing 只是略微勾起笑容,便迈步走到了床边,坐下再躺下,动作优雅文静。而使用着她的身体的Chen Shu 则完全不同,直接往床上一扑,砰的一声,在床上还弹了弹。

  两人一个躺着,一个趴着,各自扭头,互相对视。

  “好怪。”

  “嗯……”

  “你别碰我啊!”

  “……”

  Ning Qing rolled the eyes 。

  突然间,Chen Shu 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混乱起来,像是正在从脑中抽离。

  隐隐听见“自己”的声音。

  “Chen Shu ……”

  “干嘛?”

  “我也会慢慢学着变得温柔,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有病……”

  Chen Shu 已闭上了眼睛。

  ……

  艰难的睁开双眼,光线照入眼睛。

  red 宫墙,满地白雪,有一支梅花从宫墙里探了出来,散出幽香,身旁来往行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唔……”

  有种又活过来的感觉。

  触摸着雪,恍如隔世。

  独钦沙南、灵毒实验室、秘宗和原本的轨迹,不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结果,苇神复苏,镇压南洲……

  无名人士沉默爬起,看了看自己这一身破破烂烂如beggar 般的装扮,难怪没人敢扶自己。接着他在自己的storage ring 中拿出自己的手机,充灵开机。

  手机卡是部队的,仍能使用。

  可他一时却迟疑了。

  按照规定,自己immediately 应该联系学校或部队,可他这时劫难重生,却更想先告知自己的朋友。

  会有人理会吗?

  还有人记得我吗?

  无名人士颤抖着手,忐忑着内心,点开了古修群。

  无名人士:大家下午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