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zard Loaded The Thriller Game Chapter 25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惊悚wizard 塔发生的变化,都让四人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当变化彻底结束之后,整个环境情况已经是大变模样。

  至少从内在的构造当中,看不出还是以往的惊悚wizard 塔。

  Wang Ya 的silhouette 从虚空当中凝聚而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老师!”

  Wang Ya slightly nodded ,也没有解释什么的意思,直接开口说道:“世间万物都在变化,有时候变化才是进步。”

  几人都looked thoughtful ,貌似有所领悟。

  Wang Ya 便说道:“关于primordial ancient forest 的罗根苏Secret Realm ,还有整个不可知区域内的自然实验场计划,我想你们也是知道的,接下来你们将着手这方面的事情,也是我给你们的第一个考验。”

  “整个不可知区域范围很大,其中所存在的超凡生物,也是数不胜数,你们可以随便的抓捕其中的超凡生物,以哈拉克微观物质为实验核心,用来进行实验,改变相应超凡生物的特性,但有一点要求,那就是要比原先的综合数值更加的高。”

  “依据让我满意的程度,我会给你们相应的奖励,可以是wizard 知识,也可以是巫术,甚至是一些关于哈拉克微观物质的研究原理,并且这个实验活动是我面向整个幽暗之地开放的,你们可以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能力,将这个消息给传递下去。”

  Wang Ya 脸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人数越多,奖励也越多,我可以满足你们的一切,只需要让我满意就可以了。”

  “而时间,就定在三天之后。”

  Wang Ya 下了决定,在三天的时间里面,也足够他将自然实验场,初步的进行整理。

  幽暗wizard 会议的召开,也已经有了准确的信息了。

  是在一个月之后。

  ········

  房间之内,Wang Ya 与爆炎wizard 相对而坐,桌子上摆放着一些wizard 特色的风味饮品。

  “看来惊悚wizard 是略有所得啊,就是不知道有些人的想法会是什么样的。”

  爆炎wizard 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意有所指的说道。

  Wang Ya 现在的变化,和一个月之前也的确是有不小的差异,一些老牌正式wizard 还是能够察觉出来的。

  “他人怎么想,和我们怎么做,愿不愿意去那是两回事情。”

  Wang Ya said with a faint smile 。

  爆炎wizard 眼睛明亮无比,带着期待的说道:“惊悚wizard 的实验学科,可是已经完善了下来,old fogey 我可是十分的期待啊,听说惊悚wizard 已经将实验学科的一部分成就,给应用到了wizard Academy 当中的学生上。”

  Wang Ya 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蕴藏着大量哈拉克微观物质的black 小球,凝聚而出。

  爆炎wizard 惊讶了起来:“这是·····”

  “so that’s how it is ,惊悚wizard ,你这下可真的是前途光明,再无一丝阻碍啊,clown ,终究只是clown 罢了。”

  两人开始交谈起了其他的内容来。

  聊着聊着就说道了幽暗wizard 会议。

  “黑白wizard 二人经过商议,还有我们诸多正式wizard 的同意,将时间定在了下个月的中旬,不过一方面,实验学科方面的总结,就要延续到五十年之后了,相信那个时候,就算还是有着诸多的阻力,惊悚wizard 也能够如愿以偿。”

  爆炎wizard laughed 的说道。

  Wang Ya 眼神带着几分闪烁,五十年么,或许他要不了这么久。

  最多二十年的时间,整个幽暗之地变化,将会让所有人startled 。

  不同于正式wizard 的阶层,Wang Ya 早已经提前的接触到了Level 2 wizard 的阶层,能够得知到更多的信息,甚至干涉决策方面。

  爆炎wizard 所得之的一些信息,还是处于落后的阶段。

  “那么爆炎wizard ,我就先离开了,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这个小东西就留给你玩玩吧。”

  Wang Ya 轻笑着,将手中的black 小球放在了桌子上。

  爆炎wizard 看着Wang Ya 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学科大楼,眼中有着几分looked thoughtful 。

  而后眼神变得凝重起来,他不同于一般的正式wizard 。

  若是论在幽暗之地所待的岁月长久,纵然是两个魔龙wizard 加在一起,也不够他所经历的。

  所以有一些特别的手段,能够辨别危险程度。

  在和惊悚wizard 相处的过程当中,他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那是脑后的刺激,提示着他,让他尽快的远离面前的存在。

  危险!

  大危险!

  爆炎wizard 的眼神当中带着疑惑,可是这impossible 啊。

  在一个月之前,也就是惊悚wizard 完成招生任务,回来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怎么现在突然就有了这样迥异的感觉了。

  当真是不可思议。

  甚至有了几分Level 2 wizard 大人的征兆。

  爆炎wizard shook the head ,随后laughed ,自己真的是老了,异想天开。

  惊悚wizard 这才晋级正式wizard 没几年,怎么可能就涉及到Level 2 wizard 的层面。

  不过想到了惊悚wizard 战胜了白骨社的骨魔wizard ,还将其活捉了回来,并且实验学科也是引起了黑白wizard 二人的注意,或许得到了某种特殊的奖励吧。

  能够涉及到Level 2 wizard 的层面,就引起了他这番的警示。

  “当真是老了,后辈真是出彩啊!”

  爆炎wizard 感叹了一句,不得不佩服惊悚wizard 所做出来的种种举动,以及引起的变Shadow Transformation 响。

  ·······

  在山海continent 上,有着诸多的wizard 势力,白骨社无疑是其中较为notorious 的。

  每次较为大的骚乱或者动作,都是由其引起的。

  十分热衷于战斗,侵略性也十分的强大。

  粘稠的泥土当中是深埋着的森森白骨,远远看去,都望不到边际,也没有多少的绿化以及树木能够生长到这片区域上。

  因为这是白骨社的本部区域,只会存在白骨,不会存在任何的其他。

  绿色的火焰,在那些冒出泥土范围内的白骨上燃烧,又或者直接形成了大量的绿火燃烧区域。

  压抑且怪奇的氛围,笼罩在每一处的角落,任何活人到了这里,都会感觉到由衷的不适感。

  事实上,白骨wizard Formation 笼罩运转的情况下,任何活着的生命,只要没有抵抗的手段,就会失去生机,骨质化,最后成为泥土当中一具白骨。

  古老的giant beast 尸骸倒在了大地上,经过长年累月的风华,骨头依旧保持着森然的苍白,一个个silhouette 正从尸骸当中修建而起的诸多建筑中,进进出出。

  而在白骨社的最深处,巨大的白骨高塔群落当中,古老的White Bone Palace 殿汇聚了不少的正式wizard 级别,同时散发着强大的气息,彼此争锋相对着。

  隐隐有碰撞起来,展开前所未有的大战趋势。

  但当身穿巨大black robe ,露出森然白骨之躯的silhouette 走进房间的时候,在场诸多白骨社的正式wizard ,立马就收敛了气息,似乎不敢触怒这位存在。

  诡异的white 火焰在这具骸骨的周身燃烧,却没有将black robe 给点燃,面目上也是有着火焰寄宿,类似于Soul Fire 。

  “pay respects to 死亡wizard 大人。”

  众多白骨社的正式wizard 齐声说道,在声势以及气机的互相交缠下,声音更是如同滚滚浪潮一般,席卷到了四方。

  整个白骨社的上空,风云也都为之变色。

  不少隐藏起来的其他wizard 势力探子,发现了这一幕,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准备将相应的消息传递下去。

  “这是白骨社展开wizard 会议时候的Celestial Phenomenon 趋势,一定发生某种major event 了。”

  某个骨质建筑物阴影角落站立的silhouette 心中沉重了起来,双手合十,准备施展巫术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上居然出现了white 的骨质。

  脸色瞬间大变起来,然后还未曾及时的做出反应,体内的能量粒子就彻底的沉寂了下来。

  “这是一个阴谋。”

  话音还未曾完全落下,那带着痛楚表情的silhouette 彻底成为了骨质雕像,然后摔落到了地上,成为了一地的powder 。

  不久之后,有巡逻白骨社wizard 成员squad ,发现了这里的骨质powder 情况,领头的白骨社wizard apprentice sneered :

  “果然被正式wizard 大人们说中了,这些老鼠们,会忍不住的窜出来。”

  ········

  死亡wizard 高坐在最上首的位置,他的气息十分的诡异,哪怕是什么都没有做,都能够让周身的一些虚空当中,出现苍白的气息流转。

  在其身旁最近的两个位置,是属于Level 2 wizard 级别的存在。

  在看到那苍白气息的时候,面色也是有些变化了起来,眼中充满了look of dreading 。

  “白首wizard ,诅咒wizard ,you two 说一说这次召开白骨wizard 会议的原因吧。”

  死亡wizard 的声音缓缓的回荡在了空间之内,让每一个wizard 存在,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声音带着沙哑。

  “尊从您的意愿,死亡wizard 大人。”

  在其左手边,身穿white 花纹wizard 袍的高大silhouette ,起身行礼。

  他是白骨社两大Level 2 wizard 之一的白首wizard 。

  而另外一边坐着的女人silhouette ,身穿诡异的blue wizard 袍,个子虽然不高,但在场的任何一个wizard will not 小看这一位存在。

  同样也是有着terrifying 实力和耀眼战绩的Level 2 wizard ,诅咒wizard 。

  白首wizard 是一个看上去正值中年的男人模样,面带肃穆的说道:“骨魔wizard 的事情,我想你们都明白了吧。”

  在场的正式wizard 心中有了一些底了,果然是为了商讨骨魔wizard 的事宜。

  骨魔wizard 这次出去执行一个学徒级别的任务,本来应该是with no difficulty 的才是,却没有想到遇到了幽暗之地的正式wizard ,还被打败活捉,脸都丢尽了。

  听说,那个幽暗之地的正式wizard ,还是一个新晋wizard 。

  这件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白骨社的正式wizard 层次。

  当然,在场没有多少的wizard 会相信幽暗之地所传出来的这个消息。

  只当是为了恶心一下他们罢了。

  肯定是动用了类似于魔龙wizard 这等老牌wizard 。

  骨魔wizard 在他们当中,也不算是弱者,相反,还是较为强大的老牌wizard 。

  轮本质来说,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结果。

  白首wizard 继续说道:“现在,幽暗之地那边已经得知到了我们this time 的计划,还用骨魔wizard 来和我们交换利益,想要从我们这里敲诈大量的资源,作为交换条件,幽暗之地会将相应的消息隐瞒下来。”

  “具体是在三个月之后的交接会上,进行接触处理,不知道在场的正式wizard 们,你们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白首wizard 说完,便是闭口不言起来,目光淡漠的看着在场诸多正式wizard 的神色变化,还有彼此暗中小声的交谈。

  他心知肚明,this time 白骨wizard 会议的结果,大致会走向什么结果。

  毕竟,就连他们白骨社的Level 3 wizard 存在,都已经出现了。

  尽管出现的只是一个Avatar ,但也代表了前所未有的分量。

  以及对于这件事情的看重。

  随着白首wizard 和诅咒wizard 的闭口不言,而死亡wizard 大人更是没有丝毫的表示,下方的诸多正式wizard 也开始大声了起来。

  “我觉得,骨魔wizard 毕竟是我们白骨社的老牌正式wizard ,本身蕴含着的价值足以让我们与幽暗之地进行交涉,只要价值没有大过骨魔wizard 本身,都可以进行尝试性的交换,at worst 就付出一些资源罢了。”

  “别开玩笑了,我们可是白骨社,从来只有我们去找别人麻烦的时候,也只有别人妥协我们的时候,怎么现在还要反过来了,幽暗之地都主动的欺压上门了,你还想着妥协,hehe 。”

  有人当即就反对了那个提出交换意见的正式wizard ,语气带着冷漠,嘴角也是冷笑。

  “你····”

  大有吵起来的意思,但是很快就被其他人给强行压下去了。

  “现在是在商议如何处理骨魔wizard 的事情,还有三位wizard 大人在这里看着,你们这样的行为可真是让我觉得丢脸。”

  “hehe ,反正我是觉得不应该妥协,应该给幽暗之地一个教训,白骨社是永远不会妥协的。”

  “骨魔wizard 是我们的一员,老牌正式wizard 的含义可不同,何况还为我们白骨社立下了汗马功劳,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我们都该将其救回来。”

  “那是他自己没ability ,没用,居然被一个幽暗之地的新晋wizard 给拿下了,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得亏没有传开,只有白骨社和幽暗之地两方才知道,不然早就成了一个笑柄了。”

  “幽暗之地说的你就信了?你难道会认为一个新晋wizard 真的会是骨魔wizard 的对手?真是可笑至极,幽暗之地都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了,还不知道团结·····”

  眼见得这议事大厅,有着变成菜场的趋势,坐在最上方的死亡wizard ,终于有所动静。

  那原本归于平静的灰白骨火,此刻波动起来,一股无形的影响遍布了整个空间。

  白首wizard 和诅咒wizard 有所感应,神色微微一变。

  很快,在场的正式wizard 都感觉到了一股仿佛灵魂都要冰凉彻底的感觉,心中警钟大作,当下闭口不言起来。

  整个议事大厅为之一静。

  死亡wizard black wizard 袍鼓荡,大量的灰白能量粒子涌了出来,在整个议事大厅的中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骨凝实silhouette 。

  在场wizard 们,并不知道死亡wizard 此举何意。

  只有二位Level 2 wizard ,才有所领悟,心中多了几分惆怅。

  诅咒wizard 更是sighed 。

  她才是最不喜欢打打杀杀的那人,只想在自己的wizard 塔,没事就诅咒诅咒人。

  正面搏杀,真的太没有脑子了。

  但眼下死亡wizard 都是直接表态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那白骨逐渐的变成了实质,最后成为了一个手拿刀兵的骨质雕像,solemn killing aura assaults the senses ,凡是看过去的wizard 都有所感应。

  心中顿时惊骇万分,终于是到了这样的地步么。

  也是啊!

  白骨社本就是从来不会妥协的存在。

  死亡wizard 开口说道:“白骨社平静太久了,是该动一动了,展现不了自己的强大,就会被人认为是软弱。”

  意思已经是再明确不过了。

  那就是和幽暗之地真正的来一场的碰撞。

  就算是幽暗之地将消息抖落出去了那又怎样。

  I死的无非就是这一批的新生,和几个小小的wizard apprentice 罢了。

  难道那些wizard 势力真的敢来找他们白骨社的麻烦么。

  死亡wizard 如果不狠,就不会将自己的fleshy body ,变成这样的一副白骨模样,彻底的进入真正的白骨真意之境。

  “白首wizard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安排,幽暗之地既然想和我们交易,那就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完成一次最好的交易。”

  白首wizard 声音低沉,应了下来。

  this time 的白骨wizard 会议算是彻底的确定了下来。

  白骨社之后的应对,之后的行动。

  由白骨社的Level 3 wizard ,死亡wizard 亲自敲定。

  ········

  议事大厅当中人都走的差不懂了,诅咒wizard 即将离开的时候,被白首wizard 叫住。

  有着荧光色头发,面容上涂抹了奇异粉彩的诅咒wizard ,looked towards 了白首wizard ,有些疑惑。

  白首wizard 问道:“杀戮wizard 的状态,还没有调整回来么,竟然白骨wizard 会议都没有进行参加,接下来针对幽暗之地的一些行动,可能需要杀戮wizard 的配合。”

  诅咒wizard 回答说道:“他的状态不是一直都是这样么,需要大量的杀戮和鲜血,才能够让其平静下来,参加什么会议是impossible 的了,不过你要是让他去战斗厮杀,那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再好不过了。”

  白首wizard said with a faint smile 。

  “虚伪!”

  诅咒wizard 眉头一挑,直接走出了议事大厅。

  白首wizard 脸上笑容不变,现在幽暗之地那边估计也即将召开幽暗wizard 会议了吧。

  既然死亡wizard 大人都下命令了,那就让this time 的交易,变得更加精彩起来吧。

  ······

  茂密的丛林,绿色的植被遍布,而那高耸的树木,更是达到了百米高,并排起来,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nothing difficult 。

  roar!

  不知名的吼叫声音传遍了这片区域,那是声音当中所传播出去的imposing manner ,只有同为超凡生物才能够感受到。

  又或者是wizard 的存在。

  从imposing manner 感受,竟然达到了极限wizard apprentice 的地步。

  而传达出来的意思,也是最明显不过的宣誓主权,甚至还带着几分畏惧之色。

  这着实太惊人了,极限wizard apprentice 级别的超凡生物,已经是这不可知区域内的王者,究竟还有什么样的存在能够让这样的超凡生物也为之畏惧。

  “好了,安静一点,不会痛的,只是做一次检验罢了,只有达标的,才能够进入到我的自然实验场,when the time comes 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Wang Ya 面带笑容的看着面前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试图威胁他,将他从领地上赶走的huge monster 。

  black 的毛发直接从脊背到达tail section ,宛若树木一样粗大的尾巴,身上布满了各种black 鳞片,头部类似于恐龙,而又如蜥蜴一般吐出长舌。

  一头正值壮年的荒Ancient Dragon ,各方面都趋向于完美。

  狰狞腥臭的獠牙大嘴已经迎面咬下。

  Wang Ya said with a faint smile :“不错,挺有活力的,作为最后一个检验素材,没有让我失望啊。”

  哈拉克微观物质从虚空当中凝聚而出,形成了一根black 的尖刺铁棒。

  Pu chi!

  贯穿血肉,直接从咽喉插入其中。

  荒Ancient Dragon 的瞳孔直接收缩了起来,大量的粘稠液体呕吐了出来。

  猛然爆发的大力击打在了胸膛的位置。

  庞大的身躯翻滚了好几圈,在地面都犁出了十几米。

  Wang Ya 缓缓的放下了右腿。

  目光落在了那根black 的尖刺铁棒上,slowly said :“不错,从检验的结果来看,并没有什么不良问题,是一个各方面都绝佳的实验材料。”

  black 的靴子在荒Ancient Dragon 的瞳孔当中不断的接近,泪水开始流出。

  那如同阴霾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其他的兽王已经在等你了,就差你一个了。”

  ·········

  ps:感谢书友20··3780的1000起点币打赏,爱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