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zard: Start From Knight Academy Chapter 139

2023-07-18

  第139章 攻城

  tone barely fell ,Normaroth 的头颅,仿佛树根般枯萎起来。

  与此同时,无头尸体也化作一具稻草人。

  “某种超凡item 吗?”

  Sauron slightly frowned ,眼底闪过一丝思索的光泽。

  地面上,Normaroth 已经化作稻草人。

  显然,对方使用了某件超凡item ,代替了自己的死亡。

  原地,Sauron 抬起头。

  in the sky ,乌鸦Rall 盘旋,俯视大地已经找不到Normaroth 的踪影,显然对方已经离开战场。

  而与此同时,一阵号角声也随之响起。

  正在厮杀的Western border 军,忽然得到撤退的命令,都感到有些不明所以,却依旧执行军令。

  就这样,Western border 军开始撤退。

  “这就想走了?”

  Oren 脸上浮现一丝狞笑,抬手将两名Western border 士兵斩杀,而后一跃而起,犹如War God 般落入人群。

  不远处,一名Western border Knight looked pale 。

  “long time no see 啊,罗利卡。”

  Oren 眼底闪过一丝冷笑,面前的男人他并不陌生,对方是Western border Phil 公爵麾下三位猛将之一。

  怒狮罗利卡!

  相比于狂狮Knight 与血狮Knight ,罗利卡对于Phil 更加忠诚,在对方还不是Western border 公爵时便坚定支持。

  为了Phil 的大业,罗利卡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来吧,Oren !”

  对面,罗利卡怒吼一声,双手握住锯齿形giant sword ,体内life seed 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到极致。

  当年在Western border 比武大会上,罗利卡便曾败给Oren 。

  如今,他深知自己impossible 是Great Knight 的对手,但为了心中的信念,却不得不拼死一战。

  “courting death !”

  Oren 眼神冰冷,挥动手中十字剑,仅仅是刹那间的交错,怒狮罗利卡的头颅已经滚滚落地。

  “这就是……差距吗?”

  生命的最后一刻,罗利卡心中升起莫名的悲凉情绪,紧接着,便是无尽的黑暗吞噬一切。

  而Oren 一剑斩杀罗利卡的行为,也让Western border 军的士气彻底崩溃,所有士兵犹如发疯般moved towards 铁甲城方向逃散。

  “进攻!”

  Oren 扬起手中十字剑,命令麾下军队发起冲锋。

  imposing manner 如虹的军队,犹如一股奔腾的洪流般呼啸而去。

  顷刻间,Western border 军兵败如山倒!

  铁甲城之上,Normaroth 面无表情,身后一团scarlet mist ,仿佛扭曲的monster 般漂浮在那里。

  “father ,好多灵魂啊!”

  wraith 伽罗眼底闪过一丝贪婪,战场上士兵死伤惨重,一团团灵魂,犹如白雾般飘散出来。

  对于wraith 来说,这些灵魂都是难得的美味。

  “灵魂!我要灵魂!”

  忽然,wraith 伽罗发出一声尖啸,仿佛不受控制般朝下城下涌去,可就在这时,Normaroth 却coldly snorted 。

  crash-bang !

  却见Normaroth 手中,一条漆黑锁链束缚着wraith 伽罗的躯体,让其无法离开自己半米。

  “father !”

  被锁链束缚的wraith 伽罗,发出幽怨的声音。

  然而,Normaroth 却面无表情。

  pa!

  他另一只手中出现长鞭,ruthless moved towards wraith 伽罗抽打过去,长鞭挥舞之间,wraith 伽罗发出一阵阵凄厉惨叫。

  ”no! father ,请不要这样!”

  随着几鞭子fiercely 抽打,wraith 伽罗犹如受伤小兽一般蜷缩起来,躲在角落里shiver coldly 。

  灵体想要进化,就必须吞噬同类。

  此刻的城下战场上,数之不尽的灵魂正在飘散,这对于wraith 伽罗来说无疑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然而,Normaroth 却不敢让伽罗吞噬那些灵魂。

  死灵进化后成为幽灵。

  幽灵的下first stage 是wraith ,而wraith 再度成长则将化作Evil Spirit 。

  根据Necromancer Codex 记载,Evil Spirit 的实力堪比正式wizard 。

  而如今的Normaroth ,只不过是一个冲击wizard realm 失败的准巫,他没有能力控制Evil Spirit 。

  踏上wizard 之旅数十年,Normaroth 作为Necromancer Faction 的准巫,已经培养过数十头wraith 。

  然而,在众多wraith 中,真正有机会晋升Evil Spirit 的,却只有伽罗一头,是他付出许多代价才培养出来的王牌。

  只不过,在没有成为wizard 之前,Normaroth 必须压制伽罗的成长,否则对方一旦晋升Evil Spirit ,那么第一个倒霉的或许就是Normaroth 自己。

  在Necromancer Faction 的历史中,可是出现过不少学徒被自己培育的灵体backlash 事件。

  甚至,就算是Normaroth 自己,也曾差点受到wraith backlash ,那是在他冲击wizard realm 最关键的一刻。

  同时,也是Normaroth 最虚弱的时候。

  回想起之前的事情,Normaroth 眼底闪过阴冷之色,手中长鞭再度moved towards 角落里的伽罗fiercely 抽打过去。

  对于wizard 来说,无论魔物还是灵体,都如同饲养的猎犬一般,只有fiercely 抽打才能让它们明白自己的地位。

  将伽罗教训一番后,Normaroth 目光望向城下。

  此刻,溃败的Western border 军,已经全部拥堵到铁甲城下,他们发出哀求,希望铁甲城可以打open the city gates 让自己进入。

  而在远处,Oren 则扬起手。

  将Western border 军逼到城下后,他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命令麾下军队,停在距离铁甲城不远的区域。

  city wall 上,Normaroth 与Oren 隔空对峙。

  “你以为我会open the city gates 吗?”

  Normaroth 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已然是看出Oren 的想法。

  这位Night Raven Knight ,之所以没有将Western border 军kill to the last one ,就是为了迫使铁甲城打open the city gates 。

  虽然Normaroth 不是军事家,但也敢肯定,如果自己打open the city gates ,Oren 率领的军队必然会一拥而上。

  到了那时候,铁甲城也将沦陷。

  “放箭!”

  铁甲城之外,Oren 面无表情,挥手间下达命令。

  身后,一队archer bend bow and place arrow 。

  xiū xiū xiū !

  顷刻间,箭矢犹如雨点般射出,铁甲城下聚集的Western border 军死伤惨重,尸体几乎堆成小山。

  不过,Oren 并未一次性将所有Western border 军全部杀死。

  片刻之后,second round 箭矢射去。

  Oren 眼眸闪烁,逐步施加压力,逼迫铁甲城打open the city gates ,然而,city wall 上的Normaroth 却始终无动于衷。

  “没用的,father 。”

  旁边,Sauron shook the head ,said solemnly :“Death Tower 的准巫,可不是Western border 公爵,这群士兵死伤再多,他也不会心疼。”

  (本章完)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