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zard: Start From Knight Academy Chapter 156

2023-07-21

  “吉娜,你must 与我作对?”

  半晌后,萨尔曼缓缓开口,within both eyes 瞳孔微微闪烁。

  “是又怎样?”

  吉娜sneered ,面上丝毫不惧,淡然道:“别人害怕你们坦利亚家族,我们坎贝尔可不害怕!”

  “那头赤鳞鳄龙,我势在必得,你要是不服,可以找我单挑啊!”

  说话之间,吉娜眼底闪过一丝挑衅。

  同样是日炎王国的wizard 家族,坎贝尔与坦利亚实力相当,双方都有真正的wizard 坐镇。

  因此,吉娜丝毫不惧萨尔曼。

  相反,由于某些历史原因,坎贝尔家族与坦利亚家族向来不和,虽然双方高层早已签订停战协议,却也不妨碍两家族之间的争端。

  即便那头赤鳞鳄龙,对于吉娜来说并不算太重要,但只要能让萨尔曼吃瘪,便值得她前往绿沼泽。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萨尔曼脸上浮现一丝狰狞,within both eyes 光泽闪烁。

  next moment ,大地一阵翻涌。

  仿佛某种古代生物sharp claw 般的东西,猛然从泥土中探出来,直奔着吉娜的方向袭去。

  “hmph! ”

  原地,吉娜coldly snorted ,对于萨尔曼的攻击,似乎早有准备,手中魔杖一顿,无形能量便化作护盾一般。

  “给我宰了这个贱货!”

  萨尔曼怒火中烧,挥手之间,身后的Knight 们纷纷出手,双方顷刻间在森林中爆发起一场混战。

  “这就是日炎王国的transcender 吗?”

  角落里,Sauron 眼眸闪烁,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惊异。

  看样子,坎贝尔家族与坦利亚家族应该有着某些仇恨,因此萨尔曼与吉娜之间才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只不过,这两方势力,如今来绿沼泽都是为了赤鳞鳄龙,可如今,正事还没开始,他们反而发生冲突,如此行为属实有些不理智。

  “萨尔曼交给我!”

  吉娜眼底闪过一丝be eager to have a try ,高声说道:“至于剩下那些人,随便你们,全杀光也无所谓。”

  tone barely fell ,吉娜眸light flashed 。

  却见她周身lightning 浮动,one after another 闪电从天而降,仿佛化作thunder 锁链一般,直奔萨尔曼冲击而去。

  不远处,萨尔曼面无表情。

  对于吉娜的攻势,他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身形却一阵扭曲,仿佛化作一头half human half beast 的monster 。

  “这是……bloodline wizard ?”

  角落里,Sauron pupils shrank ,从萨尔曼的身上,他竟然感到一丝熟悉,脑海中快速思索起来。

  与此同时,周围。

  属于坦利亚家族的Knight 们,在萨尔曼的命令下,纷纷激活life seed 的力量,皮肤上浮现出黑褐色的鳞片。

  这一刻,Sauron 终于想起来。

  这些坦利亚家族的Knight ,所cultivation 的Breathing Technique 绝对与Blackfire Breathing Technique 类似,所凝聚出的life seed 也必然大同小异。

  “难道,当初那个伯恩,也曾效忠于坦利亚家族?”

  顿时,Sauron 心中念头闪烁。

  回想起当初在Olington 时,自己杀死的那名Knight ,对方虽然受制于人,cultivation 的Breathing Technique 却品质极高。

  Sauron 得到Blackfire Breathing Technique 后,至今都没能将其cultivation 到极致。

  轰隆隆!

  正当Sauron 思索之际,萨尔曼与吉娜的手下们已经展开激烈交锋,虽然萨尔曼这边人多势众,但拥有四名准巫的吉娜却也同样不弱。

  双方激烈交锋,造成很大动静。

  “去死吧,slut !”

  萨尔曼狞笑一声,化作半兽形态的silhouette 直奔吉娜冲去。

  “烈火囚笼!”

  对面,吉娜face doesn’t change ,手中魔杖挥舞间释放出大量火焰。

  几乎是一刹那,火焰将萨尔曼吞噬。

  吉娜唇角raise upwards ,脸上浮现一丝冷笑,正得意之际,却见火幕忽然被撕裂,萨尔曼猛然冲了出来。

  “Eldest Young Lady ,小心!”

  身后,一名坎贝尔准巫said solemnly ,挥手制造出一道土墙,这才挡住萨尔曼进攻的脚步。

  远处,Sauron looked thoughtful 。

  从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看,萨尔曼只是Level 3 学徒,然而,对方作为bloodline wizard ,battle strength 却堪比准巫。

  甚至,根据Sauron 的推测,即便是当初的Normaroth ,如果真正交手,大概率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愧是wizard 家族的人啊!”

  Sauron 感叹一声,muttered :“看样子,这个坦利亚家族的势力,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至少超越Death Tower 与Starnet Society 。”

  森林之中,混乱的战争激烈无比。

  Sauron 将自己的气息隐藏,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付这群日炎王国transcender 恐怕毫无胜算。

  roar!

  就在此时,双方激烈交锋,森林深处的绿沼泽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兽吼,音波扩散仿佛令大地都微微颤动一般。

  “赤鳞鳄龙!”

  萨尔曼slightly frowned ,绿沼泽传来的吼声,显然是那头赤鳞鳄龙发出。

  对面,吉娜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该死,是你的人!”

  萨尔曼脸色阴沉几分,似乎猜到了什么,当即怒吼一声,挥动sharp claw 猛然袭去,生生击碎吉娜周身的防护。

  然而,吉娜似乎早有预料,身形快速moved towards 后方退去。

  角落里,Sauron looked thoughtful 。

  “so that’s how it is ……”

  Sauron 眼眸闪烁,难怪坎贝尔家族的吉娜,见到萨尔曼后便一副嚣张态度,看样子都是为了拖住对方的计策。

  吉娜表面在这里与萨尔曼交手。

  然而,实际上,她却早就派人前往绿沼泽,打算抢先一步,将赤鳞鳄龙拿下,让萨尔曼无功而返。

  此刻,随着赤鳞鳄龙angry roar ,萨尔曼也终于明白过来。

  当即,他不再浪费时间,对着身后几名手下命令,而后直奔森林深处而去,吉娜见状立刻阻拦。

  ”fuck off! ”

  萨尔曼依然是暴怒状态,体内的Bloodline Power 爆发,身后生长出一条粗大的尾巴,犹如铁鞭般横扫过去。

  吉娜groaned ,身形从in midair 落下。

  紧接着,萨尔曼加快速度,冲向了绿沼泽,而吉娜这边,见自己拦不住对方,也紧随萨尔曼其后。

  双方暂时停战,纷纷moved towards 绿沼泽而去。

  “Rall !”

  角落里,Sauron 心中一动,却没有立刻前往绿沼泽,而是使用Raven Spirit Rune 的力量,操控乌鸦Rall 在绿沼泽上空盘旋。

  此刻,绿沼泽已经不复之前的平静。

  淤泥与浑浊液体混合的沼泽不断翻涌,一头头魔鳄钻出来,犹如水鬼般的鬼婆们,手持长矛发出一阵阵嘶吼声。

  沼泽中央,in midair 。

  巨大的树木凭空生长出来,两名白袍准巫,站在树枝上,眼神警惕的望着下方,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xiū xiū xiū !

  沼泽之中,鬼婆们将手中长矛投掷出去,就仿佛一群野人,想要赶走入侵它们家园的outsider 一般。

  “hmph! ”

  白袍wizard coldly snorted ,随意的挥了挥手,周围顿时violent wind erupted ,袭来的长矛立刻纷纷被卷向all around 。

  见到长矛无法伤害敌人,鬼婆们驾御着魔鳄,纷纷moved towards 巨树方向而去。

  那一头头狰狞的魔鳄,在鬼婆的驱使下,疯狂撕咬着巨树,似乎想要将上面的两名准巫弄下来一般。

  “先把这群杂鱼清理掉!”

  其中一名白袍准巫coldly said ,随后,他挥动手中魔杖,狂风仿佛化作利刃一般,moved towards 周围激射而去。

  破空声不断响起!

  然而,随着风刃袭来,那些鬼婆与魔鳄,却纷纷钻入淤泥,即便是准巫的攻势,也没能发挥出任何效果。

  “看来,魔潮的原因,让这群低等生物都变聪明了。”

  另一名准巫面露思索,眼底闪过一丝复杂,随着魔潮翻涌,不仅是wizard 们的力量变得更强大,这些魔怪也同样如此。

  “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一群低等……”

  旁边,白袍准巫face revealed disdain ,可还未等他的话说完,下方沼泽忽然一阵翻涌,却见犹如狰狞利刃般的尾巴,忽然袭来刺穿了他的身体。

  next moment ,长尾猛然拉扯。

  在同伴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袍准巫已经被拖拽到沼泽之中,一头无比庞大的giant beast 也缓缓浮现出来。

  ”no! !”

  在白袍准巫绝望的哀嚎声中,giant beast 缓缓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仅仅是一瞬间,便将其生生吞入腹中。

  巨树之上,另一名准巫complexion changed 。

  “该死!风乱舞!”

  目睹同伴被赤鳞鳄龙生吞,这名准巫怒火中烧,当即双手伸出,elemental power 凝聚成狂风疯狂swept away 。

  数十道风刃切割空气!

  刺啦啦!

  风刃击打在赤鳞鳄龙的躯体上,却没能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能留下,赤鳞鳄龙的鳞片仿佛比钢铁更坚硬。

  “怎么可能?”

  准巫complexion changed ,似乎明白了什么,瞳孔中闪过一丝惊恐。

  然而,next moment 。

  赤鳞鳄龙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炽热的火焰猛然喷出,白袍准巫immediately 凝聚元素护盾,却丝毫无法挡住这种terrifying 的高温。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中,白袍准巫的躯体融化,仅仅是一瞬间,便化作焦炭般从巨树上坠落下来。

  紧接着,赤鳞鳄龙张开大口,直接将其吞入腹中。

  与此同时,萨尔曼与吉娜,也都出现在绿沼泽周围,刚好目睹赤鳞鳄龙,吞噬坎贝尔家族准巫的场景。

  “嘶!”

  吉娜suck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脚步忍不住后退,眼底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道:“难道,这家伙已经进化到First Rank 魔物的程度了?”

  旁边,萨尔曼眼眸闪烁。

  绿沼泽中的赤鳞鳄龙,似乎比想象中更加强大,如果对方真的已经是First Rank 魔物,那么也唯有正式wizard 能与其抗衡。

  不过,相比于吉娜的反应,萨尔曼心中却生出一丝火热。

  假如这头赤鳞鳄龙,真的已经进化到First Rank 魔物,那么对于他来说,也将变得更有价值。

  “First Rank 魔物!”

  萨尔曼眼眸闪烁,心头火热:“若我能将其收复,拥有一头First Rank 魔物作为魔宠,那么在家族中的地位,必然可以一跃而起!”

  “甚至,下一任patriarch 的位置,也将非我莫属!”

  想到这里,萨尔曼猛地转过头。

  “联手如何?吉娜小姐。”

  萨尔曼脸上浮现一丝讨好,道:“只要你能帮我制服这头赤鳞鳄龙,待事成之后,任何条件随你开!”

  听到萨尔曼的化,吉娜眸子微眯。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片刻之间,吉娜已经做出决定,一副笑hehe 的表情,但眼眸之中,却闪过一丝狡诈的光泽。

  对此,萨尔曼也不在意。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如何控制住这头赤鳞鳄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即便事后与吉娜再翻脸,大家也不过各凭手段而已。

  各怀鬼胎的两人,在短时间内达成协议。

  坎贝尔家族与坦利亚家族的人,也停止了纷争,准备work with a common purpose ,先对付绿沼泽中的赤鳞鳄龙再说。

  而与此同时,绿沼泽外围。

  感受到那头赤鳞鳄龙的强大后,Sauron 不敢轻易靠近,利用乌鸦Rall 的视野共享,他也能看到绿沼泽中发生的一切。

  “First Rank 魔物!”

  Sauron 心中念头闪烁,根据wizard world 的计算方式,所谓的First Rank 魔物,其battle strength 已经堪比正式wizard 。

  如果这头赤鳞鳄龙,真的已经达到First Rank 魔物的程度。

  那么也就意味着,众人即将面对的存在,equivalent to 一位正式wizard ,并且依靠环境优势,赤鳞鳄龙所能爆发的危险更terrifying 。

  “菲利普!”

  吉娜一声令下,名为菲利普的白袍准巫,立刻一跃而起,从袖口之中挥洒出一枚枚绿色种子。

  顷刻间,数十枚种子落入淤泥,立刻便疯狂生长起来。

  数十株树木野蛮生长,令沼泽上方,仿佛出现一片森林,Two Great Families 的Knight 与准巫,纷纷以巨树作为落脚点。

  赤鳞鳄龙的领地意识非常强。

  想要将其引诱出绿沼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萨尔曼与吉娜想要狩猎,就必须进入绿沼泽之中。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拥有spatial flight 的能力。

  因此,那一株株巨树,就是Knight 们的立足之地,至少不至于让他们在淤泥中与赤鳞鳄龙搏杀。

  “heavenly thunder !”

  随着一株株巨树生长出来,吉娜率先出手,挥动手中魔杖的同时,in the sky 一道银white radiance 闪烁。(本章完)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