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nnot Afford To Offend My Woman Chapter 1214

这些人简直太怂了,没点意思,刚刚来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吗!

东皇轻柔想喊,但不知道喊什么,这是Patriarch 才应该有的征兆,难道要叫这个女人Patriarch 吗?

明显不是啊,这怎么办啊,到底应该如何解决!

东皇轻柔好想装作没看见呀。

Ye Hua indifferently asked :“你这是什么意思,干什么要下跪?”

东皇轻柔很想纠正一下,这不是下跪好不好,这是一种礼节!你眼瞎啊!

东皇轻柔不想理会Ye Hua ,moved towards 东皇白芷说道:“这位Young Lady ,还请您跟我们回去一趟,求证一下。”

“求证什么?”Ye Hua 好奇问道。

东皇轻柔怒视着Ye Hua :“我在和她说话,不要插嘴!”

“小朋友,你真的很没礼貌!”Ye Hua moved towards Void 一扇。

Pa!

这一声有点响,但not at all 将东皇轻柔扇飞,但东皇轻柔的脸却倾斜了。

众人大惊,尤其是站在东皇轻柔身后的人,这怎么可能!

前庭门卫长竟然被人打了脸,而且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东皇轻柔现在也很错愕,自己竟然被打了!

多少年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被打脸!

“你竟敢打我!你知道下场是什么样的吗!”

Pa!

Ye Hua indifferently said :“下场?我只会给别人下场!”

群臣心中感叹,不愧是叶王爷,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想打就打,就连东皇一族都打脸了。

那么还有谁不敢打!这也太恐怖了,还好自己是站在叶王爷这边的,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Ye Hua 原本是打算假装被俘虏,但是想了想,这样不妥。

刚刚白芷表现出来的,肯定是让他知道什么了,不然怎么可能···口口声声都是纯正bloodline 呢?

如果自己是那边的老大,忽然听到别人有纯正的bloodline ,应该会着急吧。

这么联想一下,看来这其中是有猫腻的。

比如说,两个有纯正bloodline 的人,正在争夺Patriarch 的位子。

然后其中一个作弊,将另外一个人放逐了,本尊这推理应该没有毛病。

事实应该就是如此的。

先让他带回消息,然后自己再过去,就问你们慌不慌!

此时Ye Hua indifferently said :“你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听,我们自然会登门拜访的!”

东皇轻柔的脸都被打肿了,模样很糗,恨不得隐形。

但是面对这样的事情,东皇轻柔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如果强行上的话,肯定是dead end 一条。

既然这两个人说会来,那就更好不过了!

“我记住了!你一定会后悔的!站在女人身后的pretty boy !”说完东皇轻柔带着众位小弟就消失了。

Ye Hua 嘴角微微抽搐,你刚刚那只眼睛看见本尊站在女人身后了!简直就是无中生有!

这句话本尊记住了,到时候会好好还给你的!

随着这些人的消失,群臣也relaxed ,毕竟在登基大典上出现鲜血是不好的。

Ye Hua 也是知道这一点,刚刚也就只是扇了两下,这些人到时候会慢慢解决的,unhurried 这时。

登基大典继续进行,之后Ye Hua 还发表了讲话。

虽然说得很委婉,但说话的意思就是,这时我younger sister ,惹敢乱来,只有绝望恭送!

反正就是各种委婉的威胁,聪明人都听懂了。

加上刚刚那么几下,谁敢乱来,恭恭敬敬的喊叶王爷。

随着great hall 结束,Ye Hua 也准备带着东皇白芷去那Nine Provinces 五海走走。

不过在走之前,Ye Hua 还是让younger sister 带着去看看清虚传送坐标。

当看着这坐标,Ye Hua 就知道了,这就是去Nine Provinces 五海的坐标位置。

清虚本来就是ordinary person ,无法达成传送条件,而斗浮世的实力仅仅只能瞬移到神明界。

想去Nine Provinces 五海这样的位面,必须依靠这个传送地。

但对于Ye Hua 这种powerhouse 来说,不需要用这种传送。

梦瑶也有这样的实力,来去自如。

知道清虚的位置之后,Ye Hua 就有了主意,这次要将清虚给打醒了!

如果Wei Chang 在这个位面,那就完美了,一起解决掉。

回到皇宫里面,叶元青suddenly asked :“big brother ,要不要去看看father ?”

“他和我没关系。”Ye Hua indifferently said ,本尊刚刚见面就把他给揍了一顿,算是给mother 出口气,要不是看在mother 的份上,直接咔擦了。

叶元青知道big brother 和father 的关系不好,也没有继续劝说,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father 对big brother 这么抵触。

其实father 还是挺好的,嘴上虽然骂着,但是到了关键时候,还是挺身而出,之前没有father 的话,自己也许···

一旁的东皇白芷不敢多说什么,有些事情能劝劝Ye Hua ,但有些事情去劝,这个大脾气的就会板着脸不开心,像个child 似得。

叶元青抿了抿小嘴:“big brother ,你现在就要去吗?”

“是啊,那个清虚就在Nine Provinces 五海,我得去找他,对了,你的那些属下让他们镇守皇宫,我怕这些人又杀个回马枪,这个竹笛你留着,有困难就吹响。”Ye Hua 将一个竹笛给了叶元青。

叶元青结果竹笛,好奇问道:“big brother ,这是不是有惊喜?”

“笨蛋,这是叫big brother 那些属下来帮忙的,big brother 要在那边办事,所以不能过来。”

“恩,big brother 我能理解,你和嫂嫂注意安全。”叶元青还是有点担心的,就big brother 和嫂嫂两个人去,是不是有点危险啊,big brother 的那些属下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带去呢?

Ye Hua 以前一直叫属下办事,感觉自己都要生锈了,重要出去活动一下筋骨。

“big brother 知道,好好当皇帝,你是big brother 的骄傲。”Ye Hua 说着就张开了双臂。

叶元青轻轻抱住Ye Hua ,这是siblings 之间的拥抱,不存在其他的意思。

东皇白芷站在旁边没说话,知道Ye Hua 只是当叶元青是younger sister 。

看着big brother 和嫂嫂消失在面前,叶元青的脸色渐渐紧绷,这时候的叶元青才是女皇,从刚刚那个小女孩转变过来了。

然而在Nine Provinces 五海!

东皇轻柔带着不甘回到了家族里面!

东皇一族坐落在一片彩虹之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