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Cannot Afford To Offend My Woman Chapter 1218

“我能不紧张吗,谁知道你搞哪一出啊。”东皇白芷气hu hu 说道,看着绾绾进屋,东皇白芷保持冷静。

绾绾倒好两杯茶放在桌上,然后走到Ye Hua 身后,羞涩问道:“Young Master ,需要绾绾给你按摩吗?”

“当然,看看绾绾的手艺如何。”

“Young Master 放心,绾绾的手艺很好的。”

Ye Hua laughed 了,right hand 握着茶杯,却没有喝,东皇白芷气得哪有心情喝茶。

“绾绾,你多大就在那种地方做事了?”Ye Hua 好奇问道。

绾绾愣了愣,失落说道:“Young Master 是嫌弃绾绾在那种地方做事吗?”

“确实有点。”

绾绾:“······”

“绾绾,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Ye Hua 轻声问道。

“Young Master ,在我eight years old ,就被卖到了花楼···”

Ye Hua 深深sighed :“好凄惨的故事,白芷你觉得呢?”

“hmph !”东皇白芷娇声一声。

“Young Master ,这不是故事。”

“是哦,如果真是故事,那也太老套了一点。”Ye Hua 摸出一根烟点燃。

“绾绾,你为什么要选我呢?”Ye Hua 再次问道。

东皇白芷听后愣了愣,开始警觉起来了。

“Young Master ,你相信缘分吗?”

“我当然相信缘分了。”

“那一定是缘分让我们相遇了。”绾绾柔声said with a smile ,那纤细的手指搭在Ye Hua 的身上,轻轻揉着。

这让东皇白芷很不爽。

Ye Hua 笑而不语:“绾绾,你和那个胖胖的女人关系很好吧。”

“嗯,她对我很好的。”

“绾绾,按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喝口水吧。”Ye Hua 将茶杯递给绾绾。

绾绾恭敬说道:“Young Master ,我不渴,Young Master 请喝。”

“那怎么行呢,听话绾绾。”Ye Hua indifferently said 。

“Young Master ,真的不用。”绾绾低声说道。

Ye Hua 只能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面,helplessly said :“绾绾,你和那个欧巴桑是一伙的吧。”

“Young Master ?”绾绾疑惑了一声。

“你这种套路实在有点过时了,我带着一个女人逛花楼,这本就是花楼的大忌,那个欧巴桑竟然没说什么,倒是有点奇怪哈。”

“还有你,谁不选,偏偏选我,虽然我是长得帅,但你也太膨胀了点,看到这个女人没有,你居然还要选我,就没有一点自惭形秽的感觉吗?or is 那个欧巴桑和你说好的呢?”

东皇白芷听后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Ye Hua 给了东皇白芷一个眼神,你这个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这样的套路都没看出来。

你只要记住一件事,这老天不会掉馅饼下来的,就算要掉,也不会砸中你,如果砸中了,那就死了···

“Young Master ,您到底在说什么啊,把绾绾都搞糊涂了。”绾绾一脸的茫然,很是疑惑。

Ye Hua 将茶杯端起:“喝吧。”

“Young Master ???”

“让你Hah! 你就Hah! ”Ye Hua 收起笑容,said solemnly 。

绾绾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双手也从Ye Hua 肩上放下。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绾绾冷声质问道。

Ye Hua moved towards 东皇白芷眨了眨眼睛,said with a smile :“我乱说的,没想到真中的。”

绾绾:“······”

“你耍我!”绾绾手掌化成一把匕首,直接刺向Ye Hua 的头颅。

然而在匕首离Ye Hua 脑袋只有一厘米的时候,停住了!

“说吧,你们精心布局,这背后的人是谁?”Ye Hua solemnly asked ,虽然是吓猜的,但也好奇,这到底是谁在搞鬼,自己才刚刚过来,就被人发现了,甚至还有埋伏在等着。

就是人蠢了点,竟然用honey trap ,不知道本尊身边的女人各个美得冒泡吗?

而且没有一点个性的女人,本尊也看不上的,像这种投怀送抱的,那是完全没有兴趣。

看着就像一具skeleton body 似得。

绾绾露出恶毒的目光,却没有说话。

Ye Hua 站起身来,回头看着绾绾,轻轻抚摸着:“我想,你应该认识Wei Chang 吧。”

“do not know!”

“女人一般都是说反话,你认识。”

绾绾:“······”

东皇白芷都很无语,Ye Hua 还真是一个无赖啊,不过这个绾绾竟然···是个奸细,而且已经埋伏在花楼,就等着Ye Hua 上当。

Ye Hua indifferently said :“Wei Chang 是个聪明人,他肯定不会用这种办法对付我,想必是另外的人吧,以为用这种套路就行了,太不了解本尊了。”

Ye Hua 这也是在瞎说,谁叫这个女人笨呢,一个小小的套路就炸出来了,真是太单纯了···

比本尊这个Undead Race 还要单纯几分。

“放屁,冥大人志勇双全,他算什么东西!”

Ye Hua 一听就愣住了,甚至东皇白芷都愣住了。

Wei Chang 还真的在这里。

Ye Hua 都笑起来了:“绾绾,别生气,我们好好聊聊,这个冥大人是你上级吧,而且你应该很喜欢他。”

绾绾这时候真正的脸红了,不过很快就一本正经说道:“不!冥大人何等的优秀,我等下人只能仰望冥大人的背影。”

好吧,这就是一个小迷妹,已经被洗脑的那种。

不过就是有点傻。

“对了,Wei Chang 你认识不?”

“那个男人what virtue and ability ,竟然被殿主看中,竟然压着冥大人,我看殿主就是被猪油蒙了心。”

Ye Hua: “······”

这个绾绾牛逼了,竟然在背后如此辱骂殿主,这个殿主真是可怜啊,被猪油蒙了心。

看来Wei Chang 现在的官很大啊,有点棘手。

“其实我和Wei Chang 是对手,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找到她!然后杀了她!你能帮我找到他吗?只要我杀了Wei Chang ,你的冥大人又恢复到原来的身份了。”Ye Hua said solemnly ,正在策反中。

绾绾没有做声,良久之后说道:“为了冥大人,我愿意做任何的事情。”

“有胆魄,冥大人有你这样的属下,也会非常荣幸的。”

“那是当然。”绾绾一脸自豪。

东皇白芷有点懵,Ye Hua 就这么说了几句,这个绾绾···

天呐,这么好骗的吗?这绾绾是个新手吧。

“绾绾,你的sect 叫什么?”Ye Hua 好奇问道。

“you gues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