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炼阴、林露的silhouette 消失,the entire world 似乎都清净了。

……

不久之后,一缕流光沿着天之壁的轨迹飞梭,而我则一睁眼就能看得真切,没办法,坐镇天之壁的头衔不是虚的,当我出现在这座Ancient Celestial Court 中的时候,整个天之壁事实上都变成了我的个人Small World 了,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洞察,只是我的cultivation base 有限,只能洞悉附近一部分的天之壁that’s all ,再多就承载不了,想要真的把整座天之壁都变成个人Heaven and Earth 的话,会像是吞噬者一样被sword intent 撑爆的。

那流光越来越近,距离several dozen li 外时就看得十分清楚是,一位灰色长衫Sword Immortal 正在仗剑远游,不知道是哪一个位面的翘楚,更不知道是daoist ,还是只是游戏里的一缕数据that’s all ,不过以我的感应推断,多半是daoist ,相反,我在他的眼中,可能只是一缕数据,一道意识that’s all 。

数秒后,灰衣Sword Immortal 抵达数十米之外,一袭长衫,飘飘欲仙,脚下踏着一柄ancient sword ,浑身都氤氲着让人敬畏的超然sword intent 。

“en? ”

我手中拄着Divine Sword 诸天,抬头看了他一眼。

“嘿……”

灰衣Sword Immortal slightly smiled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碎鼎界sword cultivator 司徒南pay respects to 上仙!”

我一愣:“我可不是什么上仙,甚至……我的realm 都没你高。”

这个Sword Immortal ,是个飞升境啊!

灰衣Sword Immortal 笑着摇头:“realm 高低不过是时间事,你能手握诸天,坐镇天之壁外的Ancient Celestial Court ,这就已经上仙之名了,不必过谦。”

“en. ”

我nodded ,道:“请问……Sword Immortal senior 这是要?”

“巡弋天之壁。”

他slightly smiled ,再次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或者说是游历,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些天之壁散发的规则,以便为以后即将到来的那场风暴做好准备。”

我frowned :“你也知道风暴要来?”

“正是。”

灰衣Sword Immortal said with a smile :“在下闭关悟道数十载,最终从Heavenly Dao 的伏线之中找到了一些线索,顺藤摸瓜之后哦,基本上可以确定,天之壁坍塌在即,整个人类world 都会成为过去,唯有洞穿天之壁,成为那个人,才有机会挽救苍生于厄运。”

我nodded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失敬!”

灰衣Sword Immortal 看着我,道:“敢问……上仙名讳?”

“陆离。”

“many thanks !”

灰衣Sword Immortal 颔首,道:“陆离上仙,既然你已经手握诸天,获得了坐镇天之壁的资格,就等于和天之壁融合了一小半,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上仙的立场会如何?会冒天下之大不韪,阻拦Myriad Realms 人杰洞穿天之壁吗?亦或者是,助我们一臂之力?”

我frowned :“如果真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我会跟着那你们一起冲击天之壁。”

他的目中泛起一丝敬意:“既然如此,Myriad Realms 的希望有多了一分,司徒南代天下生灵,many thanks 陆离上仙的深明大义了!”

“客气。”

他slightly smiled :“既然如此,在下不打扰上仙cultivation ,再会。”

“再会。”

一缕流光穿梭而过,灰衣Sword Immortal 再次仗剑远游,而我则看着他的silhouette ,在天之壁上,这样的Sword Immortal 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倒不是膨胀了,而是真切的能感受到手中诸天的formidable power ,就算是林海到了天之壁都未必能挡得住我的一剑,在天之壁上,我就是无敌的存在。

只是,没有敌手啊!

……

于是,又在天之壁上温养了一段时间的深渊锏,随即一步踏出,离开了Ancient Celestial Court ,下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化为一粒星火出现在了Illusory Moon continent 的天幕之上,低头俯瞰人间,到处都是densely packed 的golden 纹线,星眼对主system 的防火墙加固可谓是相当牢固了,出去原有的大量漏洞、腐蚀之外,星联想要进一步对主脑动手几乎是impossible 的了,特别是在主剧情上,现在星联已经无法左右。

“哧!”

大地之上,忽地一抹golden sword light 破空而去,从龙域的位置直接劈向了Northern Domain ,与此同时,Senior Sister Yun 的声音在我的心湖中传来:“Junior Brother ,马上就要开始了!”

“en? !”

我slightly startled :“什么?”

“决战时刻,即将来临了。”她轻声道。

我浑身一颤,就在天幕上低头俯瞰那golden sword light ,in a spurt of energy 的穿透了整个拓荒林海和大半个英Spirit Sea ,紧接着重重的劈向了最高的一座王座,正是死亡之影林海的王座。

“荆Yun Yue ,好胆!”

林海凌空一剑递出,said with a sneer :“在我的Heaven and Earth 内,你还敢出剑?”

却不曾想,林海一剑递出的瞬间,Senior Sister Yun 的sword light 骤然divided into two ,一道劈向了林海的王座,一道劈向了不远处的死亡祭坛,sword technique 之高,天下独步!

……

也就在林海被Senior Sister Yun 这“变化多端”的一剑弄得有些慌乱的时候,心湖中一缕心神芥子浮现,化为火Demoness 王苏拉的silhouette ,她slightly smiled :“如果荆Yun Yue 没有出剑扰乱林海的心神,我与你的心声必然会被林海洞察,懂了吧?”

“en. ”

我gently nodded :“什么计划?”

“四天后,决战。”

苏拉浅浅笑:“那些该还点账也应当还了,四天后,林海在死亡祭坛中的Formation 即将完成,到那时,林海会裹挟天下的死亡气运,带着菲尔图娜、夏尔、樊异等王座集中所有的力量猛攻北岳骊山,不管风不闻、荆Yun Yue 如何,他们宁可拼掉几个王座也会打碎北岳的屏障,届时,希望你能集中Human Race 所有的力量,在北岳骊山与异魔Legion 决战,我和大Heavenly Dog 将会伺机而动,这一战,将会决定未来Human Race 的命运,请务必must spare no effort 。”

我轻轻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无论是为了Human Race or for 你天下,或者是为了你和大Heavenly Dog ,我必然会不遗余力!”

“en! ”

苏拉gently nodded ,心神缓缓消散在我的心湖之中。

而此时,Senior Sister Yun 也不再出剑了,驾驭sword light 的silhouette 已经重返龙域,似乎只是想给林海找一点小小的麻烦that’s all 。

……

“呼……”

took a deep breath ,我不由得slightly smiled ,终于就要决战了吗?

游戏里的四天,现实中只有一天that’s all ,也意味着great decisive battle 这个版本应该会在明天正午的时候开启,this time ,国服真的must 争气了!如果国服能在决战中击败异魔Legion ,显然,国服会成为真正的全服王者,再也不会有异议了。

“shua!”

身形长空直下,落在了宫殿之中,一群侍卫齐齐行礼:“pay respects to Your Majesty !”

“立刻,召集群臣,great hall 议事!”

“是!”

十分钟不到,群臣纷纷抵达朝堂。

时间是深夜,但一个不缺,一相三公,各大Legion 统领都纷纷到齐了。

……

“Your Majesty ?”

林回看着我,道:“是不是出major event 了?”

“en. ”

我nodded :“四天后,林海已经带着其余的八位王座不顾一切的猛攻北岳骊山,一旦让他们成功,我们的四岳格局将会被打破,when the time comes 国境内就会沦为战场,再也今天的鼎盛局面,所以这一战,是我们与异魔Legion 之间的决战!”

“决战?”林回一愣。

张灵越则欣欣然:“请Your Majesty 下令便是。”

我轻轻颔首:“即刻起,所有甲等兵团、乙等兵团全部出Wild Goose Sect 关,在骊山以南集结,各地官府的守军抽调一半,只留足够镇守府衙的守军即可,此外,各位大人的府军也请一并带来,这是帝国的决战,请各位都不要再有保存实力的心思了。”

众多武将纷纷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末将遵命!”

我looked towards 林回:“林相。”

林回颔首:“Your Majesty 请说。”

“有你督统各大Legion 所需的器械、甲胄、兵刃、粮草等一应major event ,后勤就完全交给你了,must not be missed 。”

“是,臣遵命!”

林回是一位文官,虽然是white clothed 卿相的dísciple ,但是林回不是文武双全的那种,当年white clothed 卿相在的时候,在军事上也是有卓越见识的,经常能够为轩辕应出谋划策,林回在军事上的见解就大大不如先生了,但是在后勤、政务上,林回依旧不失为一位好手,绝对算得上是我这个流火Great Emperor 的左膀右臂了,没有这份能耐,恐怕他也当不了这个丞相。

一群统领级War General 纷纷回去调兵遣将去了。

我则留下来,亲自查看各种簿册,把帝国的军备库都给清空了一些,所有的炮弹、甲胄、器械等尽数运抵决战的战场,此外,铭纹剑、铭纹箭簇之类的也全部配发给各大Legion ,四岳铸成之后,帝国一直没有太大的战事,许多物资都节省下来了,刚刚好,这次决战可以物尽其用了。

一直忙到深夜,兵部尚书都已经睡醒惺忪了,几个年轻的兵部侍郎则in great spirits ,看得我有些欣慰,帝国兵部的未来也是后继有人的,前一代老了,后一代也就成长起来,英才代代都有,这样才能支撑起蒸半个帝国的兴盛。

……

不久后,一道铃声在主城上空响起,久久不散,终于,决战的版本公告触发了——

“Ding! ”

system 公告:所有勇者请注意!决战时刻已经来临,【决战骊山】版本即将开启,异魔Legion 密谋良久,终于决定全力攻破轩辕帝国的北方屏障骊山,他们将会集中九大王座的全部力量,发动对骊山的猛攻,届时,将会是人类与异魔Legion 的一场决战,得胜,则Human Race 的香火得以延续,败了,则Human Race 灭亡!【决战骊山】版本将在明日正午12点开启,请所有勇者努力吧,这是一场决战,也是我们this World 的存亡之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