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 Yue Chapter 155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顿时,一鹿的整条阵线上,清灯、卡路里、昊天、杀戮凡尘各自挡住了一名120+meter away Ancient Spiritual God 的进攻,而林夕更是与一头154米级别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捉对厮杀起来,这一刻,整个国服的许多玩家都看过来,尽数呆住了,这样的壮举,国服再无第二个公会能做到的了。

“直娘贼……”

龙骑殿阵地上,子熊一边抵挡一头99米级别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一边gnashing teeth 道:“一鹿的人猛是真的猛,that many 超high level 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还真的他妈的能挡得住啊?!这换成任何一个别的公会,阵地还不立刻就雪崩瓦解了?”

“确实。”

鬼行者brows tightly frowns :“一鹿的人……确实是boldness of execution stems from superb skill ,敢打敢拼,也敢把国服的重担扛下来。”

“说什么呢?”

诗酒年华提着长月剑,sneered :“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好吗?我们龙骑殿一样能抵挡high level 别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只是樊异没有下令让那些high level Spiritual God 冲击我们的阵地罢了。”

“Alliance Leader 说得没错。”

夏虫语冰提着白鱼杖,嘴角轻扬,道:“咱们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见真章呢!鬼行者,你该上了,把旁边公会的那个87米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给接过来,毕竟你的朱厌印记可不是假的。”

“hmph ……”

鬼行者frowned :“冰姐,这是你的意思,还是Alliance Leader 的意思?”

诗酒年华said solemnly :“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还不明白吗?”

“知道了。”

鬼行者疾驰而去,而诗酒年华一旁的Wang Shiyu 则咬着银牙,恨得脸色苍白,醋意大发,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而龙骑殿的entire group ,方白羽、act wilfully and the others 则摸摸鼻子,一个个悻悻然的样子都没有说什么话,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都heart is like a clear mirror ,不说出来罢了。

据说,周大同利用RMB和公会中的权力给予攻势,早就把夏虫语冰这位当红游戏女主播给拿下来了,之后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居然说服了Wang Shiyu ,据说有一次方白羽去找周大同的时候,撞破了三个人同住一个房间、大被同眠的画面,一时间论坛上就传开了,人人都说,男人当如周大同,从此传为美谈。

……

“你说,周大同跟夏虫语冰睡了没有?”

小黑远远的盯着龙骑殿的阵地前方,道:“这个夏虫语冰能在直播平台上火真不是没有道理的,你看看那身段,那眼神,被那眼神看一眼,哪个男人受得了啊?这种怎么形容来着?”

Ah Fei 看了看远处的夏虫语冰,旋即took a deep breath ,道:“好一个黛眉青山、双瞳剪水啊!”

“Fuck !”

小黑拍掌称道:“好文采,这文绉绉的词语我就是想不出来,飞哥果然是LSP中的文化人!”

Ah Fei rolled the eyes ,都懒得自证清白了,似乎,也无法自证。

“吼——”

就在这时,远处又传来了一声低吼,一名浑身凝结湛blue 晶格化形态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降临凡尘,身躯微微一屈,旋即以unimaginable 的速度笔直的冲向了一鹿的阵地,近五里地的路程,估计也就十秒钟就能抵达了,而在我开了辅助工具之后,准备测量出这头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的高度,129米!

“Ah Fei !”

我伸手一指前方:“快上,挡住它!”

“艹!”

Ah Fei 惊了:“这么高的巨灵我怎么挡啊,我一个小小的法师,你让我去当肉盾?”

“少废话!”

沈明轩一脚踹在Ah Fei 的屁股上给他踹出去了,没好气的说:“十大divine corpse 据比印记是留着看的吗?你那么high level 别的法师,装备又好了,印记变身下的元素之盾你知道有多肉吗?赶紧上,难道你这么快就想让陆离下场了吗?”

“行,老子拼了,死就死!”

Ah Fei 提着法杖向前狂奔,像是一个要壮烈赴死的小法师,法杖猛然一横,“蓬”一声身后绽放出血色缭绕的据比法相,顿时,那由血色丝线连在脖子上的脑袋晃晃悠悠,一头秀发在身后摇摆,断了的手臂也一样晃晃悠悠,仅有的右臂提着黄金杵低吼一声,重重的撞击在了冲过来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身上。

当即,据比法相脑袋一歪,fiercely 的用脑袋砸在了对方的身躯之上,正是断首技能,打得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的血条剧烈一跳,显然相当疼,紧接着又是一波spell baptism ,一时间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吃痛,怒吼一声,Iron Fist 招呼,“peng peng peng ”的在据比法相身上乱锤一气。

然而,Ah Fei 身上的元素护盾受到印记力量指引,飞速变得化为一道巨大的golden 护罩也保护着据比法相,一时间,对方的攻势果然如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一样!

“靠!”

Ah Fei 惊了:“元素护盾+印记变身这么强?厉害啊……”

“hahahaha ~~~”

楠木可依said with a smile :“十大divine corpse 啊big brother ,据比印记的力量你以为比Azure Dragon 、白泽能差到哪儿去?赶紧输出吧,这次靠你了!”

“别让Ah Fei 一个人。”

我一摆手,道:“再上十个左右的B-Rank 印记增援Ah Fei ,有必要的话在元素护盾破掉的时候帮他扛住伤害。”

“好嘞!”

人群中,自告奋勇的十人飞掠而出。

……

与此同时,右侧阵地前方,一个个巍峨silhouette 冲出,一下子就有十多名100米以上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发动了进攻,其中有三名120+米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imposing manner 澎湃,这次樊异真的是动真格的了,上次,可没有出动that many high level 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

“兵来将挡!”

风林火山阵地上,风沧海剑刃一晃,coldly said :“来一个S-Rank 印记跟我一起上,我们先杀一个再说!”

“是,Alliance Leader !”

next moment ,风沧海急冲而出,shouted in a low voice 之下身后绽放出一道璀璨的雨师屏翳印记,大袖翩翩,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尚未接近就双手扬起,凝聚出一道圆形水柱重重的撞击在了一名127米高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的身躯之上,紧接着风沧海贴身近战,sword light 连连,加上身后的fire star 河开着pegasus 法相,攻势连连,瞬间就把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给压制在了原地,无法寸进。

雨师屏翳在十大divine corpse 中Ranked 5th ,事实上比起王者级Sacred Beast 都不逊色太多了,甚至差不多可以齐平,再加上风沧海的个人能力,单挑127米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其实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更远处,炼狱曙光一声低啸,手握战弓出现在阵地前方,当一名124米高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fiercely 一拳砸下的时候,顿时被一道火焰蹄印给招架住了,一头火红Qilin 法相在炼狱曙光身后gradually raised ,就在蹄印震开对方的同时,箭落如雨,炼狱曙光的瞬间爆发相当的绚烂。

正如当初有人说,如果《Illusory Moon 》的时代没有我和林夕,那唯一能跟风沧海争一争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的人恐怕就只剩下炼狱曙光了,以archer 这种远程职业对战风沧海这种优势近战职业,风沧海之前的胜率是从来都不低的。

此时,另一个方向,偃师不攻开着Torch Dragon 法相,带着十多名无极的印记融合玩家挡住了一名122米高的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而神话、风林火山等公会也出了大量人力,抵挡住了杀过来的至少数十名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甚至出现了30+名印记融合玩家轮番攻击一名117米高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的盛景。

这一战,国服玩家人人尽力,没有谁再有什么保留了。

整个战场上,B-Rank 以上Spirit Beast 印记融合者,或者是divine corpse 印记融合者,所有人都已经上场,高阶印记融合者中,唯独我一个人还站在一鹿的阵地上,等着属于我的对手。

……

“hehe ……”

至圣Dao Altar 上空,传来了樊异一阵颇为“羞赧”的笑声,tsk tsk 说道:“不得了不得了,如今Human Race adventurer 的实力真是因为山海Secret Realm 而提升极多,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啊,之前本王还以为你们impossible 触及晶石阵,如今才意识到,你们的这一击确实穿透力十足,已经威胁到晶石阵了,幸好啊……本王还有一张王牌没有打出来,韩瀛大人!”

瞬间,一旁不远处立于王座上观战的韩瀛body trembled :“樊异大人,您所说出的王牌……该不会是指我吧?”

“你?”

樊异不禁嗤声said with a smile :“你铸剑人韩瀛当真是没有一点点自知之明的吗?虽然你身为王座,但Dao Heart 稀碎,大道cultivation base 根祇更是八面漏风、一片稀烂,依仗着一座王座吓唬吓唬凡人还可以,如今眼前的阵仗,你敢出战吗?就不怕那July Wildfire 、林夕、风沧海、炼狱曙光等adventurer 把你给宰了?”

韩瀛的脸色苍白:“属下愚钝,不知道大人的深意,有什么话……请樊异大人直说吧!”

“hmph! ”

樊异一张手,道:“将你的王座气运分一半给我。”

“什么!?”

铸剑人韩瀛大惊:“一半气运?”

“怎么?”

樊异said with a sneer :“只进不出?你当你貔貅么?立刻拿出来,等本王的晶石阵refining 更多的气运之后,自然会加倍奉还给你。”

“是!”

铸剑人再也不敢违拗,抬手将一缕浓郁golden 气运拱手奉送,而樊异根本没接,而是手中折扇张开,风度翩翩的moved towards 身后方的Northern Domain 轻轻一扇,said with a smile :“仙主Old Brother ,多吃点,吃饱了送July Wildfire 上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