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 Yue Chapter 155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牵制住他!”

昊天shouted in a low voice ,夏耕法相的lance 重重的扫过了仙主的左腿,紧接着整个夏耕法相的身躯都猛然下沉,一条有力的黑毛大腿fiercely 的踹在了右腿之上,一举将被围攻的仙主给放翻,而我则趁势迎面直上,一套winds sigh and cranes call +草木皆兵+Flames of Karma +Hunter’s Edge ,双刃锋芒激荡,打得仙主的血条刷刷直掉,紧接着又是一道弑龙斩重重的落在了仙主的脑门上,劈得鲜血四溅。

“全力输出!”

杀戮凡尘擎着双刃,驾驭刑天法相从天而降,干戚战斧fiercely 的劈在了仙主的腰部,打出了腰斩的imposing manner ,劈得无数晶石崩碎,这还不算,刑天法相身形一旋,盾牌尖尖的tail section 也一并重重撞击在了仙主的身躯之上,而不远处,Ah Fei 扬起法杖,各种流星火雨、Ice Dragon 爆流、陨石术等技能baptism ,据比法相不断膨胀光辉,浑身血色缭绕,没有亲手进攻,但却让Ah Fei 的技能伤害提升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层次,打得仙主的血条tú tú 乱跳,看起来都不像是Ah Fei 了。

……

“吼~~~”

被围攻、牵制之下,仙主一声咆哮,浑身的晶体皮肤都浮现出一缕缕golden 古老文字,随之而来的则是一波狂猛的golden 冲击波,猛烈冲击之下,Ah Fei 的据比法相不断后移,昊天的夏耕法相则凌空倒翻了出去,杀戮凡尘的刑天法相低吼,以干戚划破大地,却依旧在不断被冲击得向后移动。

唯有我,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在对方的冲击波降临之前就早早的summon 出了White Dragon 壁和叹息壁垒,双腿一屈,整个人仿佛put down roots 了一样,而蚩尤的Giant Dharma Manifestation 也一样跟着重心下沉,八条腿盘住大地,像是一堵墙壁一样,任凭仙主的冲击波肆虐,但一步未退!

五秒钟时间,冲击波消弭的瞬间蚩尤法相就重重的一斧头把仙主再次砍翻在地,紧接着一冲而至,重重一脚将仙主踩在脚底。

“快点!”

我转身看着Ah Fei 、昊天and the others ,大声shouted :“不要犹豫,全力输出,光明祭司都给我围上来,给几个主战玩家加血,让他们心无旁骛的输出!”

“是,老大!”

一群人再次杀到,甚至就连只剩下30%气血的杀戮凡尘也咕咚一声灌下了一口10级life potion ,驾驭着刑天法相再次fiercely 的一斧头砍在了仙主的脑门上,劈得汁液四溅,仙主头颅周围的晶格化防御层已经开始龟裂了。

all around ,司幽、巢父、羲和、Hou Yi 妺喜等五十divine corpse 的法相one after another 浮现,九歌、天柴、暖阳and the others 纷纷助战,one after another divine corpse 法相之下,则是咆哮乱舞的各种spell 、箭矢技能噼噼啪啪的集火仙主,甚至就连一些B-Rank 、C-Rank 、D-Rank Spirit Beast 印记的融合玩家也围了上来,能输出多少算多少,大家尽心就好!

这仙主大约是整个游戏最强的BOSS 之一了,虽然没有什么智商,但他的实力比起樊异来应该都不差多少,毕竟,我现在是蚩尤印记+杀神之翼的双重变身效果,不是一般的强悍,真要单挑樊异的话,未必就会落了下风。

……

短短十分钟不到,我的山海Spiritual Qi 已经疯狂燃烧消耗了20点的时候,仙主的血条也只剩下不到25%了,至多四分钟,仙主在一鹿众人的围攻下必死!

“hmph ……”

云霭之中,王座之上,樊异提着野猪剑,神色冰冷,道:“没有想到Human Race 的印记力量已经融合到了这般恐怖的地步了,仙主Old Brother ,你的失败还真是怪不得你,是我樊异低估了对手,既然如此,那就回来吧,没有必要白白送死了。”

说着,樊异手掌一张,一张azure 卷轴缭绕张开,铺成了一条in the sky 的隧道,直通仙主的脚下。

“roar! ”

仙主猛然一拳震退了我和杀戮凡尘,转身就冲向了卷轴的末端,要逃!

“不能让他走!”

我yelled ,与杀戮凡尘几乎一起冲出,瞬间一左一右的撞击在了仙主的两侧,蚩尤、刑天一起动手,但却只是将仙主撞得原地晃了晃,旋即再次冲向了卷轴末端。

“wishful thinking !”

空中,一缕火红sword qi 落下,“蓬”一声在近百米高的位置爆开,化为成千上万道sword light 密集的轰在了仙主的身躯之上,风中,苏拉绝美的silhouette 踏风而行,纤足轻轻一点虚空,顿时一道火焰六芒星array 爆发,sword light 直下,又是一缕雄浑sword qi 轰向了仙主。

下方,仙主双臂横在脸庞前方,一声声的怒吼不断,就这么不断承受着来自苏拉的攻势。

“大胆!”

远方,樊异sneered :“你这叛徒,真当Northern Domain 没人能制得住你了?”

说着,樊异抬手一指,金光灿烂,指尖一道“制”自喷薄而出,化为一道磅礴sword light 轰向了空中的苏拉,而苏拉not even think 一剑劈出,火焰Divine Sword 迸发出雄浑的flame aura ,直接与樊异的一剑硬撼在了空中,顿时整个空中“嗵”的一声,仿佛万物静止一般。

苏拉连退数十米,身形略显狼狈,而樊异则依旧立于王座之上,神色凛然:“失去了王座,你这一身的火焰规则根祇本身就已经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了,凭什么与本王抗衡?现在给你一个机会,重新投入Northern Domain 的怀抱,我可以再赐予你一座王座。”

“呸!”

苏拉冷笑:“当年林海敕封的王座都没能留得住我,你樊异算什么,林海座下的一条摇尾狗罢了,你凭什么留住我?”

樊异不再言语,只是张手去收那azure 卷轴,试图将仙主的身躯一起卷走。

“苏拉!”

我驾驭着蚩尤法相一剑弑龙斩劈得仙主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同时,低shouted :“持续出剑,不要给仙主有逃逸的机会!”

说着,转身looked towards 南方的天下,loudly said :“风相,该出手了!”

“来了!”

风中,传来了一个醇厚的声音,紧接着一缕熟悉的azure radiance 飘然而至,那是一宗刻写着无数儒家文字的典籍,但每一片竹简,每一个文字都已经被完全refining 了,几乎变成了一人的Life Source 物。

Azure Bamboo 书卷!

当年,我还向风不闻讨要过来着,可惜终究因为我读书不多的关系,最后还是失之交臂,这本Azure Bamboo 书卷也就跟着风不闻一起成为了西岳上的treasure 了。

如今,Azure Bamboo 书卷飞梭而过的同时,仿佛还带着琅琅读书声,儒家意境十足!

“嘿!”

王座之上,樊异的神色颇为狰狞,双臂张开,驾驭着他自己的那一道azure 卷轴,said with a smile :“风不闻,你一个trifling 陋巷、sect 无名的布衣学子,即便是你骗取了轩辕应的赏识当上了white clothed 卿相又能怎样,还真以为是学而优则仕了吗?老子樊异可是正宗山门书院的开山dísciple ,是那饱读诗书的贤人,你风不闻算什么?你得到了儒家书院的认可了,得到了文林中那些old man 子的nodded 了吗?”

风不闻只是施展divine ability 驾驭Azure Bamboo 书卷,没有回话。

我则一边攻击仙主,一边说了一句:“樊异,读书多有什么用,你的书终究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hahahaha ~~~”

众人大笑。

樊异越发的神色狰狞,azure 书卷不断冲击苏拉的sword light ,要卷走仙主的身躯,而风不闻的Azure Bamboo 书卷则以润物无声的姿态,转眼间就化为无数Azure Bamboo 与文字moved towards 前方延伸出去,不是为了轰杀仙主,而是不断席卷,将樊异的azure 书卷给裹挟其中。

“你……”

樊异的脸色越发苍白:“什么意思?要perish together ?”

“有何不可?”

远方,风不闻slightly smiled ,紧接着Azure Bamboo 书卷居然裹挟着樊异的azure 书卷倒退而去,凌空“蓬”一声炸成了无数灵华碎片,周遭的大地纷纷龟裂,丛林被撕成粉碎,这两件绝世秘宝几乎都equivalent to 两位儒家贤人的Life Source 物了,一炸之威恐怖如斯!

“pu! ”

远方,风不闻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气息陡然下降了至少三成,他已经尽力了。

而樊异则有王座护体,气息最多也就下跌了半成罢了,站在王座上said with a sneer :“白云书简不过是我的众多法宝中的一件,为了爆掉它而折损了你的半件Life Source 物,值得吗?”

“值得。”

风不闻笑得peaceful :“天下人皆是你樊异的敌人,而我风不闻的死敌却只有你樊异一人,如何能不值得呢?”

“你!”

就在这时,苏拉又是凌空无数sword light 落下。

“hmph! 秦石大人,还不下场?”樊异问道。

“知道了。”

远处,王座之上,一位浑身Yin Qi 森森的君王驾驭王座而来,人没到,剑light flashed 即逝,in the sky 无数sword qi 杀向苏拉。

“哦?!”

苏拉凛然无惧,虽然脚下没有王座,但却毅然仗剑迎敌,一缕缕飞雪sword array 的sword rhyme 停留在她的身周,瞬间轰出一道火红sword light 席卷半个world ,一时间无数sword qi 碰撞的声音密集传来,整个天空都被sword light 所笼罩,终于,分别来自于天行continent 、Illusory Moon continent 两个world 的两位君王正式交手了!

……

我仰头looked towards 空中,苏拉一双雪腿踩着精致战靴,浑身sword rhyme 缭绕。

Senior Sister Yun 走后,这world 上sword dao 最接近她的人,应该就是苏拉了吧?

一时间,好想她。

Leave a Reply